金文眼眉微挑,不做停留繼續逼近謝傲雲,金色光束直直刺出,朝著謝傲雲的腹部刺去。

見金文緊追不捨,而在謝傲雲的後方又是一堵牆,謝傲雲退至牆角,雙腿猛地跺地,旋即其躍空而起,雙腿再借著后牆猛地一蹬朝著金文相反的方向凌空而去。

而就在謝傲雲蹬地而起之際,金文的金色光束也如約而至,直直刺出,只不過這一次依舊是刺了個空。

接連二次都被謝傲雲輕易躲過,金文的臉色漸漸的憤怒起來,一股羞怒之火迅速佔據他的內心,作為一個老生竟然被一個新生耍得團團轉,這讓他又有何臉面待在聖武靈院,帶著滿心的羞怒,金文的靈力再度呼哧而出,顯得愈加的凝練。

嗖!

金文再度爆射而出,其速度明顯比之前快上許多,就在謝傲雲剛落地之後其身形很快就來到謝傲雲的身前,金色光束橫空劃出,金色的殘影齊齊而至。

嗤!

金文的速度突然暴增,謝傲雲雙目微張,腹部微微一收,金色光束的尖端在距離謝傲雲衣袍不過幾毫米的地方迅速劃過,金色光束所帶的鋒芒將其衣袍給劃了個大口子。

在謝傲雲衣袍上留下一個大口子之後,金文以極快的速度舉起右臂,金色光束在其右臂的揮動之下朝著下方迅猛劈去。

不過他並沒有對著謝傲雲的腦袋而去,而是對著其左肩狠狠劈下,雖然不能在此地斬殺謝傲雲,但是先斬去謝傲雲一條手臂,然後對付一個傷殘的謝傲雲金文就易如反掌了,到那時再慢慢折磨謝傲雲也不遲。

想到此處,金文臉部露出猙獰的笑容,於是金色光束下降的速度再度提升。

砰!

然後還未等金色光束接近謝傲雲,金文的猙獰笑容頓時就凝固,甚至就連雙目都瞪著極大,愣愣地看著突然出現在他眼前的謝傲雲。

他自認為自己的速度已經是施展到極致了,就算是同等級的武者也未必有他的速度快,更不可能在他一招還未落下之前攔下或者躲避的。

可是在他眼前,謝傲雲卻是將他內心的自以為給徹底的粉碎了,說起比速度,謝傲雲的《逍遙身法》的等級不知比金文高出多少百萬倍。

若非之前謝傲雲太過於輕視金文也不會被金文割破衣袍,而如今謝傲雲施展出《逍遙身法》,這金文的速度再快也快不過謝傲雲。

瞪大的雙目中瞳孔猛然緊縮起來,驚恐猶如潮水一般迅速涌遍全身,背後一片拔涼。

而且金文的右臂已經再也動彈不得了,因為謝傲雲的一隻手已經牢牢的抓住了他的右臂,令得其想抽回手臂也辦不到了。

謝傲雲看著金文,嘴角微微翹起,沖著金文微微一笑,就是這樣一個平淡的微笑,落在金文眼裡就像是一隻猛虎真欣喜地盯著一頭羊似的,令得金文內心一陣驚慌。

他再次用力,想要將手臂從謝傲雲的手上抽出,可是謝傲雲那猶如卡鉗一般的手卻是一動不動,根本就掙脫不了。

見此,金文的眼中驚恐之色越來越濃厚,面對突然出現在他眼前而且還禁錮他右臂的謝傲雲,金文一時除了驚恐就再無其他頭緒了,如今他唯一在想的就是如何儘快從謝傲雲的手中掙脫開自己的手臂。

「怎麼?想要掙脫嗎?」

嘴角翹起的謝傲雲笑眯眯地看著金文輕聲問道。

「放開我!」

金文本能的回答了謝傲雲一句。

「小子你以為抓住了我的右手你就以為拿你沒轍了嗎?」

回了一句之後的金文似乎想到了什麼,驚恐的神情也迅速平靜下來,嘴角處多了份冷弧,眯著雙目看向謝傲雲微微而道。

說著,金文的左手已經開始了動作,陡然間一道與右手一模一樣的金色光束從左手處噴發而出,直朝謝傲雲的腰間刺去。

可是還未等他的金色光束碰到謝傲雲的衣角,謝傲雲的金色拳頭就已經臨至金文的腹部,一拳帶著凌厲的拳風直接打在金文的腹部。

砰!

一道沉悶的響聲蕩漾而開,只見金文的金色光束停滯在半空,冷弧漸漸平復,雙目停留在謝傲雲那輕笑的臉龐之上。

砰!

收回拳頭,謝傲雲再次出拳,這回他直接放開抓住金文右臂的手,一拳之下金文直接貼靠在牆壁上,原本還算英俊的臉龐在劇烈的疼痛之下顯得過於猙獰。

隨之而來的便是金文那大口大口的吐血,那痛苦和猙獰並存的模樣令得那六人心中無不是膽顫心驚,心裡對謝傲雲無不是恐懼萬分,不過對於一個新來的新生能夠將一個老生打得如此狼狽不堪,六人同樣也感到無比的驚駭,看向謝傲雲的眼神充滿了敬畏之色。

「剛才是想斬斷我一條手臂是嗎?」

走到金文跟前,謝傲雲微微蹲下,看著神色萎靡的金文輕聲問道。

「不…不是。」

艱難地抬起頭來,金文看到謝傲雲那平靜的目光心裡莫名的在顫抖著,於是有些僵硬的搖晃著腦袋。

金文後悔了,他後悔自己來找謝傲雲並威脅其交出玉牌,若非如此他也不會最終落得這幅下場。

可是世上並沒有後悔葯可買,要怪只怪他自己貪心而且還太自大了,本以為謝傲雲只是一個剛剛進入聖武靈院的新生而已,並不會對他產生任何的威脅,只要奪得謝傲雲手中的玉牌,那麼他就可以向他背後幫派的首腦邀功,被那位首腦所看重,以那位首腦背後的背景,若是能夠得到他們的幫助那麼他進入內院還不是水到渠成的事。

然而誰都沒想到的是,對方的實力並不是一個剛剛進入聖武靈院的新生所擁有的,雖是新生但是實力卻是強的離譜,他自己除了把謝傲雲的衣袍劃了一道口子之外,並沒有給對方帶來什麼傷害,反觀自己卻是在對方手裡沒有一絲的還手之力,只有挨打的份。

「你說是斷你右手呢還是左手呢?」

沒有理會金文,謝傲雲自顧自的說道,同時伸出手臂用手輕輕拍著金文的右肩和左肩,露出一副思索的樣子,彷彿在做一個很難的抉擇一般。

「不…不要。」

聽到謝傲雲的話,金文終於拚命的搖晃起腦袋來,神色驚恐的看著謝傲雲吞吞吐吐地說道。

「不要? 嫡女無雙:腹黑小毒妃 這可不行,俗話說得好禮尚往來嘛。」

謝傲雲微微搖了搖頭,旋即微微笑著說道。

看到謝傲雲的笑容,金文感覺在自己眼前的根本不是一個人,而是一個魔鬼。

「不…不行,我可是陰月幫的人。」

見謝傲雲真要對自己動手,金文徹底怕了,若是真被廢掉一條胳膊的話,他的實力不僅僅會下降,甚至連他背後的幫派也將放棄他,畢竟沒有那個幫派會收留一個廢人,而他以前所得罪的人絕對不少,這些人絕對不會放過他的,到那時即便他不會被殺死,也會經受不住這些人的折磨精神崩潰而死。

想到總總後果,金文劇烈的晃著腦袋,只能將自己身後的幫派搬出來了,以陰月幫在外院的地位絕對沒有人敢得罪的,即便是玄龍幫的人也不敢太過於得罪他們。

所以他想要用陰月幫的名號來震懾謝傲雲,讓後者不敢對自己動手。

「陰月幫?」

謝傲雲眯了眯眼睛,對這陰月幫在來的路上吳焰馨已經和他說過,這個陰月幫是外院第二大幫會,其背後有著內院的大靠山,背景不俗。

不過,謝傲雲卻是翹了翹嘴角,平淡的聲音在金文的耳邊緩緩響起。

「既然想要奪取我手中的玉牌,那不付出點代價怎能行,就算你是什麼狗屁陰月幫的人也不行。」

謝傲雲的右手搭在金文的右肩之上,旋即微微用力,再往下猛然一扯,一股狂暴的金色火焰在金文的右臂上暴涌而出,焚燒著金文的右臂。

啊~!

一道凄厲的慘叫響徹在房間內,隨後謝傲雲不顧大聲慘叫的金文直接扯動其手臂往大門之外用力甩去。

…………………………………………………………………! 「哇,你一個人走路是去北京一趟了嗎?」

雯雯看著我一臉玩味的問。

「路上遇見個老太太被小車子撞了。」

「所以你做了一回好人?」

「怎麼被你這樣一說我好像很傻一樣。」

「哇,小姐姐你真行,不怕遇見個碰瓷的?」

哪有那麼多碰瓷的我在邊上仔仔細細觀察之後在幫忙的,幸好人沒什麼事,他兒子把她帶回去了。」

「有沒有發生什麼意想不到的事阿?」

雯雯看著我一臉古怪的笑容。

「能有什麼事發生,就給了一張名片。」

「哪,給我看看。」

我從包里拿出名片,被雯雯一把搶過去。

「哇塞大公司的總裁!」

「是啊,說以後有什麼困難可以找他。」

「怎麼樣人帥不帥。?」

「還行吧,沒仔細看,就穿的還清爽。」

「沒見過你這個女人,職業病真重,哪有看見帥哥光看衣服的。」

「一個人的內在也可以從精神面貌看出來的。」

「喲,你還有這個技能?」

「受不了你的以貌取人。」

雯雯大笑「我以貌取人?」

婚婚欲醉:惡魔哥哥輕點愛 「嗯那。」

「知不知道什麼是,相由心生。」

「你們聊個聊帥哥倒是頭頭是道。」

「去,一邊去,關你什麼事。」雯雯一臉嫌棄的說。

這個耗子還真是一隻耗子雯雯一聲就把他定住了。

「雯雯我們還是說關於接單的事吧!」

「說起這個,告訴你一個好消息。」

我迫不及待地問:「什麼好消息。」

「上次那個定舞蹈服的學生又來信息說定幾百件類似舞蹈服。」

「啊!真的,那你趕緊打電話給廠里叫他們加量。」

「等你回來黃花菜都涼了,我已經打了。」

「太好了,我要素描幾幅舞蹈服。」

「去吧,反正你兒子已經睡了,能可以安安心心畫了。」

「謝謝!大美女。」

我像一個丫鬟一樣退了下去。

生活在怎麼難過下去,自己也得開心面對。

以拿起畫筆,我整個人的狀態就是,心定神寧。

剛要畫完就聽見門外雯雯女漢子的叫喊聲:「心陽,你快點出來。」

我急急忙忙的趕到客廳。

重生之相公別跑 「怎麼了?」

「你自己看門外。」

我從貓眼望去門外站著一個不速之客。

他是怎麼一下子找到這裡的。

「人都來了看看他想要幹啥,要不要我出去。」

我看著耗子一臉正氣。

「好,你告訴他沒什麼事就請回吧。」

耗子在外面一會就進來了,對著我和雯雯聳聳肩。表示無能為力。

「還是讓他進來,他和你說。」

我調整呼吸,告訴自己之前只是一個錯誤,該面對的還是要面對。

「唐庸,你怎麼找到這裡的。」

「原諒我,我是一路跟蹤你來到這裡,而且我還知道你沒有結婚。我想知道孩子是誰的?」

「誰告訴你我沒有結婚,你怎麼能這樣做。這是我的隱私,你就那麼喜歡讓我暴露無遺嗎?」

「我只是擔心你,所以找人查了查那小子,他不是你老公,你們兩個沒有結婚也沒有孩子,他是……」

我打斷了他的話:「對,他不是我老公也不是孩子的爸爸,我只想給孩子一個完整的家,所以找的臨時演員。」

「他,你不知道他是誰。」

「唐先生,我剛才好像就告訴過你,麻煩你講正事,我就沒有什麼好說的,我就是個群演。」

耗子一臉正色嚴肅的說到。

我疑惑的看著兩個人,難道他們兩有什麼過節? 啊~!

金文的慘叫之聲依舊響徹震天,在房門之外的平地上,金文不停地翻來覆去,在地上翻滾著欲要將右臂上的金色火焰給撲滅。

可是無論金文如何打滾都無法將金色火焰從自己的手臂中撲滅,不僅沒有撲滅,反而是越燒越旺,金色火焰很快就蔓延整條右臂,一股肉焦味散發開來。

而這裡的情況自然也吸引了眾多的目光,居住在這裡的全是新生,雖然不多但也有著五六百號人。

「怎麼回事?這人是誰?」

眾人圍了過來,看著在地上打滾神情極為痛苦而且大聲哀嚎的金文疑惑而道。

「我的手我的手……」

金色的火焰並沒有立即將金文的右臂立即燒成灰燼,而是從肩頭到手掌蔓延而開,那鑽心的痛苦令得金文神色猙獰的可怕,全身上下無不是被汗水濕透。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