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對狗男女,早就在顏兒離開之前就已經苟且到一起,白若為了早日成為皇族的媳婦,才設計陷害了顏兒。

為此,藍宇才沒有特地邀請太子來參加晚宴,他生怕自己會忍不住上去掐死他!

「藍家主,你該不會怪罪本太子不請自來吧?」南宮翼攤開摺扇,微笑著走向藍宇,「我只是聽說藍家老爺子的病越來越重,特意藉此機會探望一下,也不知道藍家老爺子還有幾日可活?」

藍宇緊緊的握著拳頭,唇角掛上一抹冷笑:「我家老爺子好得很,就不勞煩太子關心了!只是太子前來的目的太過不純,恕難接待。」

老爺子康復的消息,暫且只有藍家的人才知道,並沒有傳出去,也難怪南宮翼以為老爺子重病在床,無幾日可活。

南宮翼聽聞藍宇這明顯的逐客令,眉頭輕輕一皺,正欲開口,一道通傳聲又從門外傳來。

「蒼王爺駕到。」

蒼王?

藍宇與南宮翼的表情都是一怔。

這蒼王孤傲冷漠,鮮少與那些家族勢力來往,即使皇族的宴會邀請,他也都不會參加。

故以,藍宇特意沒給蒼王府遞上請帖。

如今,卻在白顏的接風宴時不請自來?

這代表著什麼? 宴會廳內,眾人的目光皆是投向門外,原先站在白振祥身旁的白芷小臉更是一變,語氣有些憤憤的說道:「不就是為一個不潔之人的接風宴而已,蒼王怎麼也來了?」

她縱然是在小聲的嘀咕,但因為蒼王的到來,讓整個宴會廳都安靜了下來。

因此,她的聲音很是突兀,在這安靜的宴會廳內響起。

藍宇的臉色陰沉,冷冷的掃了眼白芷,再將視線轉向了門外……

這一刻,包括藍宇在內的所有人,都被驚艷住了。

深黑的夜空之中,一輪明月高高的掛於天際。

月華籠罩下,幾頭銀狼抬著一頂王座飛過天空,如同光芒疾射而來,轟的一聲砸在了宴會廳的中央,嚇得那些身處於驚艷中的人都是後退了幾步。

王座上,男人兩隻手臂慵懶的搭在座椅上,身體靠著椅背,在輕風之中,衣襟半場而開,裸露的胸膛白到發光。

他一頭銀色的長發,美如妖孽,俊美絕世的臉龐之上一片的孤傲不可一世。

如果用一句話來形容他的眼神,那就是——在他眼下,眾生如螻蟻,隨踩隨滅!

可偏偏如此嗜血無情,冷漠孤傲的男人,卻是萬千少女的夢中情人。

明知飛蛾撲火,也心甘情願衝上去。

「王爺,」藍宇面對眼前的男子,倒是沒有對待太子那般的冷淡,語氣倒是透著尊敬,「你願意來為參加我們藍家的接風宴,是我們藍家的榮幸,來人,給蒼王爺看座。」

南宮翼見到了藍宇對待帝蒼的態度,臉色很是難看,好歹他才是真正的皇室之人,這帝蒼僅是一個異姓王爺罷了。

結果,藍宇對他如此恭敬,卻對自己下了逐客令!

帝蒼從王座上站了起來,而當他起身的那剎那,身後的眾多銀狼抬著王座飛速的離去,在空中留下一個光點。

眾人的呼吸都倒抽了一下,看著群狼離開的方向,久久不能回神……

那些可是妖獸啊,他們早知道蒼王實力很強,卻未曾想到,這群妖獸心甘情願在蒼王府給蒼王抬座。

「本王只是聽聞藍家為白家的人舉辦接風宴,」帝蒼的一雙鳳眸掃過藍宇,聲音孤傲冷漠,「所以,本王僅是好奇,白家的人,為何會由藍家來舉辦這次宴會?」

「王爺。」

此次不等藍宇開口,白振祥立刻站了出來,臉色帶著無奈:「這事你就不知了,我白家對這個女兒白顏,可當真是掏心掏肺的好,我的妻子也將她當成親生女兒看待!可她卻是個忘恩負義的白眼狼,我只是說了她幾句,她便宣布與我脫離父女關係,由此回了藍家。」

聽見白振祥的話,眾人皆是臉色憤憤。

「這白顏還真是一隻白眼狼,當初和人私奔,氣的白夫人傷心過度,就連於老夫人都心疼的暈過去,現在只是教訓了她幾句,她就連爹都不認,如果我有這樣的女兒,我一定會掐死她!」

「白夫人當真是善良,我聽聞,她從小到大將白顏當做親女,連自己的兩個女兒都靠邊站,沒想到好心沒好報,居然養了一個這樣的白眼狼!」 聽聞這些人對白顏的誣賴,藍宇終究是沒能忍住心裡的那一股怒意,暴怒的大喝一聲:「統統給我閉嘴!」

人群驟然安靜了下來,所有人都被藍宇這突如其來的怒吼給嚇住了。

「你們說顏兒和人私奔,可有證據?」他冷笑一聲,「口說無憑,憑什麼冤枉小顏兒?口口聲聲稱她婚前不潔,除了白若之外,又有誰見過? 大嫁光臨:寶貝,我寵你 聲稱她身懷有孕,也是白家傳來的消息,按我說,是白若妄想顏兒之前的未婚夫,也就是當今太子殿下,故意設計陷害顏兒。」

「藍宇!」

白振祥怒聲而起:「你這話什麼意思?本家主好心好意來參加你們藍家的宴會,你卻如此的陷害我的女兒?若兒性情清高,怎屑用這種手段謀得太子?我看,只有白顏才能做的出這種事情來!」

女兒?

藍宇唇角的笑容帶著諷刺,看來,在白振祥的眼裡,只有白若姐妹才是他的女兒。

「藍家主,你這做法確實有點過分,」南宮翼眉頭一皺,臉色很很是難看,「之前若兒就和我說過,以白顏那狠毒的性子,肯定會將自己與男人私奔的事情推卸到她的頭上,如今看來,若兒所言不假!也虧你會相信這女人的胡言亂語。」

藍宇緊緊的握著拳頭,他正待開口,此刻,卻突聞一道輕咳聲傳來,當眾人望過去之際,便見那清冷的月華之下,一身錦衣長袍的藍老爺子在一群人的圍擁下走來。

帝少的寶貝 「父親。」

藍宇將內心的怒火壓住,走至藍老爺子面前,恭敬的拱了拱拳頭。

「咳咳!歡迎各位來參加我外孫女的接風宴。」

藍老爺子乾咳了兩聲,凌厲的雙眸環視四周,在看到帝蒼的時候,他明顯得愣了一下,旋即將目光轉向藍宇,那眼神帶有質疑。

似乎在問,他怎麼來了?

藍宇向著藍老爺子搖了搖頭。

他也不知道帝蒼前來是為何事。

「藍老家主,你的身體……」南宮翼的眸光閃過一道訝然,心裡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白振祥已經控制不住情緒,怒火滔天的眸子死死的盯著藍老爺子。

這老傢伙怎麼還沒有死?

不,應該說,他怎麼可能會從床上爬起來?不是說已經病重難愈?

寵妻入骨:總裁老公是隻狼 藍老爺子在眾人驚訝的眼神下抬步走向了帝蒼,蒼老的面龐上揚起一抹微笑:「蒼王能來參加我們藍家的宴會,當真是讓老夫榮幸至極。」

帝蒼居高臨下的俯視著藍老爺子,他神態冷傲,聲音微涼:「本王僅是好奇,這讓流火國名身大震的白顏是何等人物而已。」

他想起了侍衛所打探到的那些消息,鳳眸微眯。

六年前失身,未婚先孕?

好!

很好!

他倒要看看這女人能嘴硬到何時!

帝蒼的嘴角勾起一抹嗜血的笑,俊美絕世的臉龐面無表情,一身絳紫色的長袍無風自揚,強大到……讓周圍的人都無法呼吸。

藍老爺子的心咯噔了一下,難道顏兒在不知不覺中,惹了這名嗜血成性的王爺? 「王爺,」見到帝蒼眼底那毫不掩飾的怒意,白芷心中一喜,從椅子上站了起來,神色嬌羞,「白顏她雖然未婚先孕,並且與野男人私奔了,但是,我們白家的人,絕不會像她那樣做出如此不要臉的事情。」

她可不希望帝蒼把她和白顏混為一體,如此,對她進入蒼王府太過於不利。

可笑的是,白芷想的太多了,因為帝蒼壓根不知道她是何人。

「野男人?」帝蒼冷笑連連。

白芷沒有察覺到帝蒼陰沉下來的臉色,繼續點頭道:「六年前,白顏在古道邊和一個野男人苟合,被我二姐給抓姦在床,誰知她最後竟是與那野男人私奔了。」

「哦?」帝蒼揚眉,聲音透著狠戾,「這麼說來,你們見過那個『野男人』?」

當說到野男人這三個字時,帝蒼特意咬重語氣,鳳眸內閃過一道嗜血的紅光。

別說是白芷,即使白若也並未見過那個男人,可這種時候,為了篤定白顏失身的事事,她自然不可能說出來。

「我當然見過,那個野男人長得完全不如太子殿下俊美,也不知道白顏是不是被豬油蒙了心,竟然和那樣讓人噁心的男人苟合。」

此時此刻,白芷只顧著誣賴白顏,卻絲毫沒有見到帝蒼越來越陰冷的氣息……

就在這種時候,一道嘲諷的聲音從廳外傳來,差點讓白芷氣的跳了起來。

「本小姐剛才就說,這宴會廳內怎麼烏煙罩氣的,原來是你來了!爹,你怎麼把這賤人給放進來了,將整個藍家都熏的臭烘烘的。」

藍小韻剛走入宴會廳,就看到了站在廳內的白芷,頓時,仇人見面分外眼紅,她的怒火都忍不住騰騰的燃燒了起來。

這時,所有人的視線,都放在了與藍小韻共同踏入宴會廳內的女子身上……

艷冠天下,絕世無雙!

晚風下,三千青絲隨風浮蕩,一身絕美的鮮紅長裙,從眾人眼前拂過。

女子的容顏很美,美得讓萬物都可以失去眼色,一雙眸子勾人心魂,淺笑嫣然間,仿若有著一種魔力,讓你的心臟都會停止跳動。

南宮翼的眼睛都快看直了,當初的白顏縱然也有第一美人之城,卻身材瘦小,與現在的她比,更是猶如雲泥之別。

如果說,當年她為第一美人,如今,天上地下僅此絕有!

白芷見到所有男人的視線都牢牢的盯在白顏的身上,她嫉恨的咬牙,放在兩旁的手也緊緊的握著。

尤其是……

看見帝蒼的視線也轉向了白顏,白芷的心裡更是猶被螞蟻啃噬,疼的難受。

「王爺!」她咬了咬牙,說道,「她就是我大姐白顏,也是六年前失身的女人。」

白芷是在特意提醒帝蒼,白顏已經失身了,如此一個不自愛的女人,又怎配入他的眼?

王爺?

白顏柳眉輕蹙,循著一道帶著探究的目光望去,當看到那一張妖孽的臉龐之後,她嚇了一跳,話也不禁自的脫口而出。

「你怎麼會在這裡?」

「本王為何會在這裡,難不成……你不清楚?」 眾人傻眼了。

就連白顏本人也愣住了。

這男人自稱本王,難不成,他就是流火國的異性王爺帝蒼?

心思百轉間,帝蒼已經向她走了過來。

看著男人走進,藍少陵兄弟下意識的就想要將白顏給拉到身後,卻被男人搶先一步給拽到了身邊。

他的手臂緊緊的箍住了白顏的腰,輕輕眯起的鳳眸中透過一道威脅,用那咬牙切齒的語氣說道:「你可真讓本王好找!」

男人所說的是這幾年來,他四處找著強-奸了他的女人!誰知,這女人就在這流火國內。

但是這話到了其他人的耳中,又成為了另外一番意思。

「滾!」

白顏怒了,一腳踩向了男人的腳背。

就在她的腳將要踩下的瞬間,被一隻大手給狠狠的抓住了。

男人修長的手指還在撫著她的大腿,讓她的雞皮疙瘩都冒了起來。

「你這小腳當真是太不安分了,」帝蒼的唇角,揚起一抹嗜血殘忍的笑容,「你說,本王是將它剁了,還是剁了?」

他那威脅的語氣很是輕柔,落入其他人的耳里,卻成了打情罵俏。

白芷獃獃的看著帝蒼那邪笑著的臉龐,眼眶一紅,淚水無聲的掉落了下來。

「芷兒,」白振祥看到白芷默默落淚,心都疼了起來,旋即憤怒的目光轉向了白顏,「白顏,你到底在幹什麼,大庭廣眾之下,你還要不要臉?」

白顏眸光一沉,轉頭掃了眼白振祥父女,當看到白芷那嫉恨的表情之際,眸光微閃,絕美的臉龐帶著一抹笑意。

「我們在幹什麼,你不是很清楚?」白顏挑了挑眉,修長的手指輕輕挑起帝蒼的下巴,「小蒼蒼,你說我說的可對?」

小蒼蒼?

嬌寵童養媳:七爺,霸道愛 這稱呼讓帝蒼的嘴角明顯抽搐了一下,

然而……

白顏大變的態度,倒是挑動起了他的興趣。

帝蒼握住了白顏挑逗他的手指,轉頭望向臉色難看的白振祥:「白家主難不成眼瞎?看不出本王在幹什麼?」

「爹!你看她……」白芷的臉色煞白,雙眸中含著淚水,嫉恨的眸子死死的盯著白顏,怒聲道,「她一定是故意的!」

不錯,白顏確實是故意的!

為了氣白芷,她連色相都犧牲了,又怎可能達不成目的?

「王爺,」白振祥壓住內心的怒意,低首面對著帝蒼,「我這大女兒的風評想必你也清楚,她婚前失貞,並且未婚先孕,早就並非純良之身,我不忍王爺被欺騙,這才特意告知王爺。」

白振祥這話,徹底的將藍家眾人激怒了。

他讓白若頂替白顏,並且將白顏逐出白家也就罷了,如今,還在蒼王面前故意詆毀白顏。

這還是一個當爹的該做的事情?

正當藍老爺子滿臉怒火的想要去和白振祥掐架的時候,帝蒼那微涼的聲音緩緩傳來:「那又如何?本王喜歡的就是這一款。」

眾人目瞪口呆。

他喜歡的……就是這一款?

也就是說,蒼王有怪癖,竟然喜歡少婦?

天哪!難怪流火國如此多優秀年輕的少女都入不了蒼王的眼,竟然是因為蒼王的這種怪癖! 白芷睜著大眼睛,不敢置信的的盯著帝蒼。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