迎著衝殺過來的江寂塵,一掌拍出。

「不好,不要與他正面硬撼!」

這時候,聖山山主卻臉色大變地叫道。

同時,也撲殺向江寂塵,欲幫那名聖尊使解圍。

對於聖山主的話,三位少尊、三位聖尊使,都不足為意。

他們覺得,江寂塵雖強,但還強不到讓他們一擊就退避的程度。

覺得聖山山主大題小作,反應過激了。

江寂塵,自然感應到聖山山主從背後擊殺過來,但他直接無視,依舊不顧一切,不閃不避、直直的殺向那名聖尊使。

哪怕對方那可怕的一掌,江寂塵也直接以身為器,撞殺過去。

轟!

當聖尊使那可怕的一掌與江寂塵的身體相撞時。

江寂塵的身上驀然之間暴發出無窮的耀眼金光。

那是完美的金身防護罩!

江寂塵踏入金身九重巔峰境,體內金身不滅之力浩瀚如海。

且他是重續煉體路,打破天地桎梏的煉體者,哪怕在上古,也絕對是同階無敵的存在。

這位聖尊使的攻擊無比強大、可怕,但也只能讓金身防護罩一陣動搖、出現一絲破損而已。

而江寂塵身體上的可怕力量,直接就把對方的攻擊撞碎。

然後,速度不減分毫的出現在這位聖尊使面前。

「是你找死!」

江寂塵冷然的回應,然後對著近在身前的聖尊使一拳轟出。

天地寂!

寂滅拳第一式,一拳之意,天地俱寂,萬靈俱碎!

直至金身九重境,江寂塵才開始發揮出寂滅拳真正威能。

這一名聖尊使還沒有反應來,便看到身上強大的防禦紛紛破滅。

甚至,連一身的防禦秘器,也即刻報廢。

但哪怕如此,也依舊抵擋不了近身之下,江寂塵強大無匹的拳勁。

這一名聖尊使心中震撼,臉上儘是一副不敢置信的神色。

還有無窮無盡的恐懼、絕望之意!

啪!

下一刻,他的身體爆碎,化成一片血肉之雨灑落。

一名頂級融嬰老祖,聖山的聖尊使,就此殞落。

靈魂被江寂塵隨手揮動煉魂幡,收走。

而身後,聖山山主的攻擊也落在了江寂塵的身上。

轟!

江寂塵這個時候要閃避已然來不及,生受了這一擊。

他的身體一震,完美金身防禦罩出現無數裂痕,似要碎裂開來。

但下一刻,無盡的金色不滅之力湧出,那防禦罩上出現的裂痕瞬間就被修補,恢復如初。

「這……」

這一幕,真的是完全震撼了全場。

那怕是三位少尊、餘下兩位聖尊使,也感到難以置信,一時之間無法接受。

事實上,只有聖山山主與江寂塵交過手,也非常關注過他,知道他煉體的可怕。

但三位少尊、三位聖尊使都是第一次與江寂塵交手,哪裡知道這些情況?

所以,開始時才會對聖山山主的話不以為然。

但現在,看到了聖尊使和聖山山主的一擊都奈何不了江寂塵,連對方的防禦光罩都沒有打破。

反而是一名聖尊使被他一拳打爆了!

江寂塵要逆天了,強到爆炸!

這個樣子,防禦無敵,在場誰能是他對手?

就剛才看來,江寂塵絕對是達至了極道融嬰老祖的級別存在,可怕到沒有盡頭。

「聖山山主,來得好,我們的帳也該算清了!」

江寂塵連喘息都不需要,再次揮拳殺向聖山山主。

聖山山主臉色已經大變,眼中有了驚恐之色。

他根本沒有想過會有今天!

「快退,江寂塵已至融嬰極道境,非我等能敵!」

聖山山主大叫道。

同時,疾退!

還有三少尊、兩聖尊使也欲退出落塵域。

「現在想走,遲了!」

江寂塵冷喝,然而他沒有去追要退出落塵域的這些人,而是腳踏大地,全身力量爆發。

然後,他如同炮彈一般衝天而起,直直撞向落塵域上空的天照神器仿製品。

「不好,他要破除秘器,恢復落塵域規則!」

退走的天道界少尊驚恐的大叫。

然而,一切都遲了,誰也快不過江寂塵。

江寂塵全身冒著無窮的金光,撞擊在虛空上的那一面巨大銅境上。

轟!

整個天空都在震顫,而後,巨大的銅境竟然出現了無數如同蛛網一樣的裂痕。

緊接著,那些落入照天神境仿製品內部空間的六道幻界規則之力從裂縫中沖了。

同時,江寂塵身前突然浮現出一枚紫玉地圖。

「六道規則,聽我號令,禁封!」

隨著江寂塵的一聲怒吼。

照天神境仿製品轟然爆開,無盡的六道幻界規則之力狂暴的傾泄而出,瞬間籠罩在落塵域上。

「你們,誰也逃不了,都得死!」

隨之,虛空之上,傳來江寂塵冷漠無比的聲音。

剛剛要瞬移出落塵域的三位少尊、聖山山主、兩位聖尊使,驀然感到身體一重,無盡的六道幻界規則之力落在他們的身上,要將他們禁封起來。 ?銅鏡破滅,落塵域的六道幻界規則恢復。

江寂塵可以操控落塵域內六道幻界的規則。

此時,他如同這一片天地里的神,神念一動間,規則化成禁制枷鎖,降落在所有進攻落塵門域之人的身上。

融嬰老祖境下的修士,此時全部禁錮,無法反抗、動彈分毫。

落塵門五千背叛的修士,臉如死灰,從沒想過會是這樣的結果。

還有幾方勢力組成的隊伍,本想進入落塵域,分一杯羹,但連命都送上了。

這一切的變化,只因為江寂塵回歸。

江寂塵,落塵域至高的存在,手握紫玉地圖,可操控規則。

現在,自然也可以定他們生死了。

不過,江寂塵現在的注意根本沒在這些人的身上。

他此時一步踏出,剎那出現在聖山山主面前。

此時,聖山山主正與六道幻界的規則對抗,並不屈服。

一條條規則鏈鎖也無法一時禁錮他。

「江寂塵,你不要亂來,聖尊尚在聖山中,你把我們放了,此事我們不再追究。」

「你要知道,聖尊之威大如天,六道幻界沒人能反抗他!」

聖山山主並不想在此殞落,此時開口說道。

「聖尊?放心,他不來找我,我也會去找他,先殺了你們,再殺上聖山。」

江寂塵卻霸氣的回應。

而後,他大步向聖山山主走去,直直的一拳轟殺。

同時,他神念一動,無盡的六道幻界規則凝出鏈鎖,禁錮住聖山山主,讓他只能眼睜睜地看著江寂塵一拳將他打爆。

隨後,江寂塵身影不斷地在落塵域中幻動,出現在幾個地方,把三位少尊、兩位聖尊使統統擊殺,不留一個。

落塵門門眾也出動,無情的出手進行屠殺。

軒轅青衣,揮動手中的軒轅青鋒劍,隨意幾道劍氣就把凌封、三名中階融融老祖斬殺。

還有小灰、韓青、小哈斯、葉柔等等全部出動,把入侵落塵域的修士全部殺掉。

那怕他們求饒,落塵門眾人都不會有一絲的手軟。

比如那背叛落塵門的五千修士,痛哭、求饒,表示後悔。

但無用,落塵門修士無情的屠殺盡,不留一個。

四周圍觀的人,看著這一幕,一個個都感到身體發冷。

他們全程見證了落塵門的強大、鐵血、無情。

之前,是誰說落塵門沒有底蘊?沒有大高手?

這一天之後,還有誰敢說?

三位少尊、一位聖山山主、三位聖尊使,都是頂級融嬰老祖的存在。

統統碟血落塵域,統統都是死在一個人的手上。

還有近萬的修士,也魂葬於此。

六道幻界的修士,誰也無法忘記這麼一天。

這一天,落塵山上,血流成河,屍體成山。

還有一道身影,披著落塵域內無窮的規則之力,變得無比的巨大,與天齊高。

他伸出一根手指,對著聖山的方向一點道:「現在,落塵門要殺上聖山。」

「有誰?願隨我殺它個昏天地暗、日月無光!」

江寂塵此時的聲音,以六道幻界規則凝出,可以傳遍六道幻界每一個角落。

「我!」

「我!」

「我!」

落塵門內,數千門眾,熱血呼應,聲震天穹。

江寂塵目光堅定,凝視前方,繼續開口:「有誰?願隨我殺它個生死無懼、無怨無悔!」

「我!」

「我!」

「我!」

落塵門所有的人,忘我吶喊,戰意沸騰。

「那麼,就戰吧!」

最後,江寂塵吼出一聲,震蕩天地,引動風雲。

「戰!」

「戰!」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