貝安娜:「小伊,接下來我們幹嘛?」

伊耶絲手指悄悄是指了指周圍道:「都是帝國的冒險者,能幫一把幫一把吧,反正現在也沒事幹」

「你呢?塞西莉亞」伊耶絲看向塞西莉亞和塞莉,徵求她們都意見,早在塞西莉亞加入冒險團的時候就說好的,伊耶絲絕不勉強他們干任何事情。

塞莉道:「與伊耶絲大人一起行動」

塞西莉亞一臉無所謂道:「都可以,隨便吧。」

……

受傷的冒險者是真的多,伊耶絲忙活了好久,才將這些受傷的冒險者搭救完畢,後面就簡單多了,獲得消息的梅德爾城派出了大部隊前來救援,將受傷卻沒法離去的冒險者運會城裡。

另外還有一部分救援隊前往那個被摧毀小鎮,去做災后救援,一時間這片山野之地十分的熱鬧,可惜這熱鬧的背後就是大量的傷者和財務的損失,沒有人喜歡這種場景。

忙活完后,伊耶絲等人和法蓮娜那邊的人匯合,黑鼠和鷹眼倆人在發現突破不了風障之後便去法蓮娜那邊搭把手了。

一行人回到梅德爾城裡的住處,飯都懶得吃便各回各屋去休息了,實在是太累了,忙了一整天,目的沒達成,就在做勞力了。

說起來法蓮娜最是辛苦,伊耶絲剛和她匯合時,見到她臉色都變得有些蒼白了,那是神力損耗過多所導致的,這個傻妞只要有人來找她治療一概不懼,完全沒有估量自己的神力儲備。

不過這倒也符合她的做風,伊耶絲也沒有多說什麼,他知道法蓮娜就是這樣,這個姑娘是改不回來的。

回來之前,伊耶絲很是大方的摸了摸法蓮娜的頭,表示獎勵,伊耶絲不知道那時候他為什麼這麼做,可能是上輩子在地球動漫看多了,總覺得摸頭能夠給妹子很大的鼓勵,也是一種表示讚美的方式。

法蓮娜那時候瞬間臉紅,低著頭唯唯諾諾,一點沒有之前那大大咧咧的模樣,這讓伊耶絲驚奇萬分,立刻縮手,因為他感受到了貝安娜不善的目光,塞西莉亞鄙視的目光,猴靈兒若有似無的詭異目光等等…

此事也不多提,伊耶絲權當失憶了,啥都沒發生。

美美的休息一晚上,伊耶絲睡到了第二天中午這才醒來,旁邊的貝斯特像豬一樣還在睡覺,而且呼嚕還打個不停,如果不是伊耶絲心態好,非得把他鼻子堵了。 洗漱一番,一身清爽出門,伊耶絲沒有去打擾其他人,自己去打探消息,順便去冒險者公會了解一下昨日的情況到底如何了。

今日是冒險者公會人是少的很,不用猜大部分人都躺在家裡治療呢,昨日受傷的人成百上千,可沒那麼快治療好,現在一個個在受著傷勢的折騰,哪有空來公會了。

經過一番了解,伊耶絲髮現這次的風行馬所造成的傷害規模是所有被人發現蹤跡以來最大的一次,以往那些風行馬看到契約者來了后大多直接逃跑,很少主動進攻,但是這次不一樣了。

伊耶絲心中很是懷疑那些風行馬受到的影響越來越大了,再這樣任由其這樣流竄下去,造成的損害就不止這麼一點點了。

現在風行馬所造成的破壞大多是對小鎮村莊物資的損害,對於那些村民和小鎮居民的傷害倒是不多,大多是被波及的。

而隨著風行馬的瘋狂下去,如果像昨日那種規模的魔術攻擊直接扔向小鎮或者村莊,可以說那些人一個都活不下來。

伊耶絲不相信那些帝國的人沒有發現這些端倪,但是昨日派出的那幾個渣渣,說實話他很失望,有蛋用吶,換做伊耶絲五階,分分鐘將那些風行馬驅散。

昨日的具體傷亡情況伊耶絲也見到了,冒險者去了足足二千多名,其中五六百是去觀望看熱鬧的,那些人都在非常的後面原因觀看,沒有湊熱鬧,因此基本都沒有受傷,除了一部分太激動,被別人打的。

而餘下的近兩千名契約者乃是從帝國各處趕過來的完成任務的,這部分人就是受傷的主力了,近兩千名冒險者或多或少基本都受傷了。

冷麪總裁馴妻 即便是操縱者級別在後面也是防禦不住,受傷了,其中重傷兩三百,死亡不多,大約幾十人,都是些倒霉蛋,被魔導車爆炸弄死的,或者靠的太近正好被掌控者們是身書包波及的,總的來說死的不多。

而財務損壞這些伊耶絲就不關心了,同為一個國家的人,伊耶絲也不希望這些人死的太多,都是契約者,放在各個小地方也是不錯實力的了。

至於最重要的風行馬蹤跡,根據目擊者提供的信息,他們一路向著北部跑去,消失在山川丘陵之中。

伊耶絲腦中浮現這附近大概的地形,之前那個地方的北部…那裡不是一座小型城市呼阿娜嗎…?

伊耶絲心中升起不好的預感,呼阿娜作為小型城市,城內最高的守衛力量不過四階操縱者,一旦那一大群風行馬攻擊破壞那裡,造成的損傷必然不小,甚至會產生大量的人員傷亡!

伊耶絲是急忙詢問了心中的猜想,但是伊耶絲畢竟詢問的只是底層前台,那位漂亮的小姐姐並不知道詳細的狀況,更預測不到可能發生呃災難。

伊耶絲匆忙回到旅店,雖然那個猜測只是有一定的可能,說不定風行馬隨時都會調轉方向,說不定它們的目標還是攻擊小鎮小村。

不是伊耶絲絕情,無視小鎮小村被攻擊,而是因為城市不同於小地方,一個城市再小的規模也是人口集中之地,而且城市裡面一般都頗為擁擠,一旦發生災難裡面的居民很難逃脫,再加上風行馬似乎越來越危險,事情很有可能演變到小城被滅的地步!

而且現在帝國還未真正對風行馬下狠手的原因也是因為它們一直沒有對帝國的居民百姓生命造成太大的威脅,作為比較珍的風行馬,帝國一直在做著忍讓。

但是一旦一個城市被攻破,一城百姓遭殃,帝國必然大怒!而那一大群風行馬很有可能在帝國的怒火之下直接被滅族!

人類作為整個啟明世界最強大的種族之一,一旦動真格,沒有多少人能夠擋得住!

伊耶絲不忍心看到如此一群風行馬被滅,更不忍心看到一座小城被滅,他想要阻止那種可能性!

總裁大人,情深入骨 不過伊耶絲知道光憑他一個人的力量是不夠的,需要冒險團的所有人團結在一起為之努力,才有著可能阻止。

至於號召其他冒險者來共同抵禦,伊耶絲不是沒有想過這個方法,但是說實話並不靠譜,一來他沒有確切的證據表面風行馬的下一步目標是那座小型城市,二來他在冒險者中並沒有什麼名氣,很難召集到人。

就在伊耶絲匆匆忙忙的回到旅店的時候,在風行馬原先的棲息之地,那是一片比較隱蔽但是十分寬闊的山谷之地,這裡有著十分豐富肥美的青草,也有清泉流響的溪水,足以支撐一大群風行馬的存活。

本應該是如此美麗的一個山谷,此刻卻變的…

五名中年模樣的男女,穿過樹林來到這個山谷,她們看到峽谷裡面的景象,頓時皺起了眉頭,一臉的警惕。

此刻在山谷之中,絲絲神力密布,那不是正常的神力,幾人在瀰漫的神力之中感受到了瘋狂與邪惡。

「果然風行馬的暴動是受到了外界的作用!這些到底是什麼力量,你們有頭緒嗎?」一名老嫗問道,她是來自梅德爾城的掌控者,其餘幾位都是如此。

這次風行馬群的暴動被帝國交給了菲爾德家族去平亂,作為豪門大族,菲爾德家族自然不會簡單驅趕風行馬就算了,肯定要從源頭解決,才能彰顯菲爾德家族的實力!

而他們五人便是這次的特別行動小隊,這名老嫗名叫葵司·菲爾德,乃是菲爾德家族的族人,也是這次行動的負責人,一身實力高達五階巔峰,雖然年紀頗大,但是戰力卻是這裡面最強大的。

其餘人皆是依附於菲爾德家族的強者,他們或是某個家族的族老或是菲爾德家族的門客,這些人都不是草包,不但見識豐富,戰鬥能力也極為強大。

聽到老嫗的詢問,四人皆搖搖頭,雖然接觸的邪惡契約者不少,瘋癲者也有不少,但是這種光是神力就充滿瘋狂暴躁力量卻是沒見過。

老嫗皺眉,這種莫名的力量讓她有些不放心,但是這是家族的任務,不能這樣空手回去,她咬咬牙道:「走吧,我們進去查探一番!」 大魔王又出手了 山谷中絲絲帶著狂暴的神力蔓延開來,一行五名掌控者帶著一探究竟的目的沖了進去。

在山谷的某個隱秘山洞,一個墓碑模樣的物體斜靠在一個坑洞中,可以看到墓碑的周圍有著新翻出來不久的土,很顯然這是被某個閑的無聊的風行馬翻出來的。

墓碑上有著一層灰暗的黑光環繞,周圍的神力因子不斷匯入,再通過墓碑釋放出那絲絲狂暴的神力,而隨著時間的推移,可以發現墓碑表面上有著一些不屬於現世的文字,而那些文字也逐漸逐漸的開始發出微微光芒。

如果有人此刻在這裡看著這些文字,會驚異的發現這些文字彷彿有生命一樣,似乎想要擇人而噬!十分的詭異恐怖!

……

「情況就是這樣,心中的直覺告訴我,那種小城很有可能遭到襲擊,不知道官方有沒有預計到這種情況,如果沒有那座城市就危險了,所以我認為可以去看一下,你們怎麼說…?」伊耶絲將大致的情況介紹了一遍。

本來按照原來的目標,他們的任務只有一個就是捕獲風行馬,其他的事情與他們無關,現在已經大致了解了風行馬群的能力,按道理說他們沒必要過去,先行與風行馬接觸,畢竟以他們的實力想要抵抗住數千頭風行馬的攻擊還是很難的。

他們最優選擇應該是等風行馬露面,爆發出了攻擊之後,等到所有人一起行動,甚至官方出手再去撿漏才對。

伊耶絲還是按照以往的作風,將問題拋出來由大家一起決定,他從不會以團長自居,便直接強行決定所有事情,他是個自由公平主義者。

「我…」法蓮娜舉起手來,剛想發表言論,伊耶絲直接抬手阻止她說話,「你的意見不用發表,大家都知道」

「…」法蓮娜默默的憋會自己的話,確實以她的性格不必多說,凡是需要去幫助別人的事情她統統選擇答應,哦,不能說是答應,應該說是帶頭衝鋒!

伊耶絲靜靜的等待著其他人的意見,但是大家都不說話,包括塞西莉亞在內,所有人似乎都沒有意見。

「你們不說話我就都當你們同意了?」伊耶絲問了一句,大家還是不說話。

伊耶絲拍了拍手道:「既然如此,目標小型城市呼阿娜!因為這次是怕他們遇到襲擊因此趕路需要快一點。」

在伊耶絲的帶領下,一行人駕駛著魔導車朝著呼阿娜駛去。

說起來呼阿娜作為小型城市,雖然規模不咋滴,但是風景確實不錯,那裡是一個盆地的地形,四面環山,青山綠草,小溪流淌,算是一個蠻舒服的地方了。

不管風行馬到底去不去那裡,伊耶絲權當旅遊了。

梅德爾城中,原本打算找伊耶絲麻煩的菲爾德家族此刻也暫且沒有時間去管他們了。

「你說什麼?!葵司姑姑一行人失去了聯繫?!他們可是五名掌控者啊!」菲爾德家族中,那名冷峻的男子此刻臉色極為難看,他的名字為洛奈·菲爾德,是菲爾德家族的嫡系,也是洛雅的親生弟弟,排在洛雅後面,更也是繼承菲爾德家族的第一序位!

這次關於伊耶絲的處置以及風行馬霍亂的應對,菲爾德家族交給了洛奈全權處理,算是對他的一種考驗。

一般這種家族到了子女成年之後,都會給她們一些適合的任務作為他們能力的檢驗,洛奈今年十八歲,也是到了該獨當一面的時候了。

就在這時,洛雅款款入內,步伐優雅,神情淡雅,十分的具有貴族氣息。

「洛奈,發生了什麼事情讓你這麼生氣?」洛雅問道,洛雅是她的親弟弟,能夠讓一直努力表現的冷冰冰的洛奈都氣的的為之變色的事情,肯定很嚴重。

「姐…」洛奈看到洛雅進來氣勢頓時為之一緩,剛才嚴厲的語氣也軟了下來,對於這位親姐姐洛奈十分的敬重,沒辦法,從小在她的壓迫下長大的,已經習慣了…

洛奈低聲向洛雅介紹了一下情況,洛雅聽后露出詫異的表情道:「葵司姑姑也失去了聯繫?」

葵司是菲爾德家族中實力很強的一人了,當然那是在掌控者階位的,而兩人如此驚訝的一點不止是因為葵司的實力,而是因為葵司作為活了幾百年的長者,應對各種危險的經驗可以說是極為豐富了。

也正是因為如此,這次家族才讓她帶隊去調查具體情況,現在連她都失去了聯繫,看樣子風行馬棲息地那裡的危險超出了他們一開始的預計了!

「不知道葵司姑姑現在什麼情況…」洛雅擔心道,畢竟是自己的長輩,對於她的生死,兩人都十分關心。

「現在你打算怎麼辦?」洛雅問道。

雖然這名義上是自己弟弟的考驗,但洛雅也會幫助一把,否則她此刻就不會出現在這裡了。

「我暫時還沒計劃」洛奈無奈道,他是第一次處理這種大事情,因此也很陌生,一遇到困難就有些不知所措。

「你呀,還是不會善於利用自己手頭的資源」洛雅有些教訓意味的說道。

洛奈低著頭受訓,面對洛雅的責備他一直都是如此聽著的,小時候如果自己不聽話會被揍,而現在依舊如此,他敢肯定如果自己不服,接下來等待著自己的就是來自老姐的鐵拳。

見洛奈低頭不語,洛雅想起了小的時候,語氣逐漸放緩下來,「不管怎麼說,葵司姑姑那裡的生死我們必須搞清楚,人還是需要派過去,不過領域級的契約者以我們現在的權利還沒有資格調動,五階契約者去又不放心,人選方面必須小心斟酌。」

洛奈道:「這我清楚,不過我現在手下只有三名掌控者了,沒有再多的人了,以葵司姑姑的實力都…這幾人恐怕…」

「這確實是個問題」洛雅很是苦惱,自己這邊的人手很是不足,而對於洛奈的試煉不可能在增加人手給他,一切只能靠他自己。

洛雅自己這邊的實力比之洛奈還要差,雖然她是嫡長女,但是為了追求自由她早就選擇放棄家族的一切權利,否則到了她現在這個年齡任憑她再怎麼無理取鬧,再怎麼謀划,也早就被聯姻出去了。 其實洛奈這便的實力不可謂不強,家族給他安排了八名掌控者,在有需要時可以隨時調遣,這種等級的待遇即便放在頂級勢力中也是極為少見的了。

一世之尊 嘛,畢竟是第一順位繼承人有這種待遇也很正常,不過即便是菲爾德家族中的那些人也不可能預料洛奈第一次接到的考驗就會遇到如此多詭異的事情。

要知道一開始就是讓他處理風行馬群的騷亂的,風行馬群中實力最高的不過四階,雖然數量多了些,但是有著八名掌控者存在倒也沒什麼問題,可沒想到一去接觸了解內情居然遇到了如此事情。

掌控者紛紛失去了聯繫,這就糟糕了呀,實力才三階的洛奈如何應付的了,而洛雅雖然比他年長接觸的事情蠻多,但是處理這種大事情的機會也不多。

洛雅皺著秀眉,暫時沒有好的對策,「這次表現事關你的未來,是你在近幾年中最重要的一次考驗,必須完成。」

「這我知道,但是我這沒人手」洛奈很是無奈,要是手中有著幾個領域級存在,早就派出去解決這件事情了。

「我們自己這裡的力量是不夠了,但是其他地方還有…你可別忘了這裡是什麼地方?」洛雅說道。

梅德爾城作為一座大城不止是其內的守衛力量高達六階領域級,其所蘊含的大量機會也會吸引來無數的強者,當然領域級的肯定不多,但是掌控者卻是不少。

而作為豪門的菲爾德家族繼承人選,洛奈可是有著不少的資源能夠動用,只要他捨得花些本錢,自然能讓一些冒險者或者其他職業者接受任務前去打探,至於成不成功不重要,失敗了換一批就好了。

洛奈畢竟是從小被當做菲爾德家族的繼承人所培養長大的,很快便理清了其中的關鍵,立刻大喜道:「多謝老姐!」

這一次作為這兩個任務的主事者,洛奈有著超過上億的資金可以動用,不過錢用的越多,他的評分自然也會越低,但是此刻卻是管不了那麼多了。

「你個臭小子,也就這個時候知道謝我」洛雅沒好氣道。

洛奈聳聳肩,無奈的笑了笑,只有面對洛雅時,他才會放下平時的偽裝,解開那冰山一樣冷峻的模樣。

洛雅神情一動,忽然想起來一件事情道:「對了,老弟,關於奧德拉夫那件事情你處理的怎麼樣了?」

洛奈:「那群冒險者居然連老姐的面子都不給,我自然不會對他們客氣,我會讓他們知道區區冒險者可沒有威脅菲爾德家族的資本,不過現在沒有時間,這事情等手頭這事情先忙完再說。」

洛雅:「要不這樣,那邊依舊交給我來,我順便看看有沒有機會幫你一把」

「幫我?」洛奈有些不解,不過對於自己這位親姐姐的心思他一直不太了解,也懶得深究直接道:「隨便你吧,反正都是些小人物,就算有那些資料其實也沒多大用處,若不是家族中有些老人對著東西有興趣,誰會去管」

「那就這樣說定了」洛雅不知道想到什麼事情,嘴角微微翹起,心情似乎變的不錯了。

「對了,風行馬群那裡如何了?雖然要解決根源,但是馬群的危害也不能視而不見。」洛雅問道。

洛奈道:「根據他們的流竄方向來看應該是呼阿娜城那裡,不過估計還是像以前那樣攻擊周圍的小鎮吧,看那馬群的模樣還不像是找死的樣子,量它們也不敢對城市動手,一旦惹怒了帝國想必它們知道後果」

「是嗎…?」洛雅心中隱隱有著一絲擔憂,不過洛奈說的也有道理。

……

呼阿娜小城,從領地上來說是附屬於梅德爾城的,其內綜合發展實力一般,算是一個中規中矩的城市了,因此當中的契約者數量也不多,其中最高等階也就是四階操縱者。

呼阿娜小城一直過得風平浪靜,由於靠近梅德爾,再加上地處東南部,整體環境頗為安全,遭到的騷亂也很少。

半天的功夫,伊耶絲就帶著大部隊(十人)來到了呼阿娜小城。

「這裡的景色確實不錯,整體環境感受起來也很安逸,怪不得有很多有錢人都喜歡在這裡買上一處房產。」貝安娜點評道。

作為這群人中對於帝國各種情況了解最深的貝安娜,她的話語一般可行度極高。

貝斯特摸著後腦勺憨厚道:「是這樣嗎?我倒是沒多大的感覺,和風之都沒太大區別啊」

猴靈兒沒好氣道:「就你這傻憨樣子懂個屁」

塞西莉亞興緻缺缺,不死族內的風景雖然沒有這裡的綠色盎然卻也有著自己獨特的特色,最主要的是十分適合他們不死族人的愛好。

一行人是直線加飛快趕路到達這裡的,因此比風行馬的速度快了很多,風行馬可不是直奔這裡的,它們還需要進食飲水等等。

伊耶絲來這裡很低調,他只是為了以防萬一而已,所以並沒有告知這座城市的城主,當然就算告知了別人當不當真還是個問題呢。

伊耶絲在路上已經觀察過周圍的景象了,十分的平和不像是有著大群風行馬經過的樣子,因此伊耶絲希望只是他多濾了。

一行人找了個地方落腳,按照伊耶絲的估計,在這裡待個三四天就差不多了,到時候風行馬應該會再次動手,如果是周圍的小村或者小鎮被襲擊,那這裡估計問題就不大了。

「他們人呢?」洛雅位於一座高大府邸的客廳中,這裡是她在梅德爾城的住宅,很是豪華。

雖然洛雅在家族中沒多大權利,但是錢財卻是極多,一方面是家族給予的,另一方面則是她自己賺取的,身為梅德爾城的女神,如此能力還是有的。

在洛雅身旁的是一名異族女子,被賜名為洛伊,這是她救下來的一個人,為了報答她,成為了她的管家,深得洛雅信任。

洛伊道:「他們人已經不再城內,根據情報顯示,他們應該前往呼阿娜城了」

「呼阿娜?」洛雅心中一緊,那種不好的預感再次浮現,難不成風行馬真的會攻擊那裡? 呼阿娜作為梅德爾城的附屬城市,它的安危狀況自然也由菲爾德家族負責,如果出事,那又是一個大麻煩扣在他們頭上。

而現在在這裡主事的便是洛奈,那麼到時候他頭上的責任怎麼也逃不了,本來關於風行馬的事情就已經讓洛奈這裡麻煩不已,這裡再出事情,估計他頭殼都要疼裂了。

洛雅不想讓自己的弟弟再頭疼了,心中不打算將這事情告訴洛奈,打算自己這裡出力幫助洛奈搞定掉。

「我們這裡還有什麼力量?」洛雅指的是自己這裡的掌控者數量,雖然家族沒有給她權利,但是必要的安全肯定會給予保障的。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