見王倫一臉捨不得的表情,李岩心中有些擔憂。不過還是老實回答:「是的,老祖宗看到弟子防護力太差,就尋來了五行金環。而弟子對於陣法也十分著迷,曾經讓老祖宗去幫忙找一些布陣材料,他就將這如意陣旗賜予了弟子。」

王倫神情有些獃滯,良久才道:「那五行金環是本宗開山祖師的隨身之物,曾隨祖師一起經受過天劫的洗禮!!後來祖師飛升上界,這才將它留給了崑崙宗。那如意陣旗更是上古奇特,其中妙用,到現在也無人可以真正弄清。這二物都是本宗的鎮山之寶呀!!」

李岩心中也是一驚,沒想到這二個看上去並不起眼的小東西,還有這麼大的來歷!!這五行金壞理旬經受過天劫之物!!簡直是可遇不可求呀!!如此貴重的東西,放在自己的身上,好像不的有些不合適,他正在那裡患得患失,王倫再次開口。

「罷了,既然老祖宗將它們送於你,那就說明你和這二件寶物有緣。希望你能好好的愛護它們。這裡沒有你們什麼事,一路辛苦,各自回去休息吧。」得罪老祖宗,自己雖為宗主,也沒有什麼好果子吃,這個道理王倫還是明白的。

李岩三人知道,這之後他們要說的事情,自己現在是沒有資格聽的,於是齊齊的行了一禮,這才退出金光殿。來到殿外,孟凡和周徑紛紛向李岩道賀:

「恭喜師弟喲,一下得到二件師門重寶呀!!可喜可賀,一定要好好的慶祝一下!!!你可不要心疼你那裡的好酒喲!!我們二個今天可是要喝個痛快的!!」

「這個絕對沒有問題!!我看不如叫上之前的幾位師兄,大家一起喝個痛快不是更好??」李岩也是年輕心性,好個熱鬧,索性大家一起玩個痛快,也好去除之前在秘境內心中的陰影。

「哈哈。。。好!!既然師弟這麼說了,我們可是不會給你省啊!!不過,總不會是讓我們幾個空肚子喝酒吧??」經過了奪丹大會,孟丹和李岩已經成為了好朋友。此時孟丹笑嘻嘻的看著李岩,故意刁難李岩。心中暗笑,這麼短的時間看看他怎麼準備我們大家的吃食。

李岩賊兮兮的偷偷看了看身後的金光殿,小聲的說道:「這個你們就不用管了,儘管去叫人。肯定不會讓你們失望的就是!!」

本想讓李岩出窘,沒想到還反到被他弄的心痒痒。看樣子問也不會告訴他們,於是三人就在金光殿前分開,李岩回去準備酒食,陣凡和周徑分頭去通知其它的師兄弟。

不一會,才從秘境之中出來的那些師兄弟,還有剛剛可以下地行走的上官迪,全都聚集在了李岩的小院之中,目瞪口呆的看破著李岩在院中的火堆邊上來回忙碌。

周徑一臉的痴獃狀,傻傻的問道:「孟凡師兄,我是不是眼花了??你能告訴我李岩現在烤的是什麼嗎??」

孟凡也不比周徑的表情好到哪裡去,獃獃的回道:「我不敢確定,如果沒有看錯的話。。。應該是一隻仙鶴!!!」

要知道雖然李岩和老祖宗二人吃這些靈禽異獸那是家常便飯。可是這事王倫怎麼可能讓其它的門人知道???唐唐的修真大派竟然做出焚琴煮鶴的勾當!!有辱斯文,丟不起那人呀!!

所以這還是周徑他們第一次看到李岩當場烤仙鶴,而且看他動作熟練,表情沒有一點變化,明顯這是老手了嘛!!這讓他們對李岩的景仰之心,一下子快有崑崙主峰那麼高!!這師弟膽子也太大了!!

當然李岩可沒有絲毫認為有哪裡不對,這隻仙鶴還是他從老祖宗那裡扣下來的。他可沒有強悍到自己去捉,這不,今天就派上了用場。

動作麻利的將手中仙鶴剝洗乾淨,裡外抹上淡淡的鹽巴。腹中添滿從秘境之中得來的靈草,又取一些靈草靈果擠出汁水塗在仙鶴的外面。做好這一切,這才將它架在架子上開始了烘烤。

經過和老祖宗邊吃邊研究,一致認為這種靈力極其充沛的靈禽,不適合多加香料,只是簡單的鹽巴,就可以很好的將它的本身鮮美味道,發揮的淋漓盡致。

再加上仙草靈果的功效,不到一柱香的時候,陣陣香氣迎面撲來,簡直就連神仙都會從天上被吸引下來。所有人都忍不住齊齊的咽了一口口水,這香氣,實在是太勾人了。

不一會,整隻仙鶴就被烤的外焦里嫩,滋滋冒油。看著差不多了,李岩飛快的將烤肉放在一邊早就準備好的大盤之中,取了一條大腿放在一邊,又放了一壇酒。這才將餘下的按人頭分好,一人一份肉一壇好酒,集體開吃!!

孟凡和周徑等人看著手中的烤肉,有一種不真實感。要知道平時別說吃了,就是想到靈獸園摸一下恐怕都做不到!!小心翼翼的吃了一小口,那種鮮美讓他們身心俱醉,一下子眼睛就亮了起來,再也不管其它,全都大口吃肉,大口喝酒,不時傳來陣陣笑聲音。

一隻仙鶴雖然不小了,可是十幾個大小夥子分,還是有一處意猶未盡的感覺。將自己的那一份吃完,全都眼巴巴的看著最後的一條鶴腿。李岩一攤手:「你們最好不要打它的主意,這個己經有主了!!」貓撲中文 ?(貓撲中文)聽了李岩的話,全都是一愣,所有人都有份了呀?怎麼說這份有主了??還沒等他們開口相問,只見一個嘻笑的聲音傳來:「恩哼,算你小子有良心,知道留著孝敬我老人家!!看來沒白疼你嘛!!」

話音剛落,眾人只感覺眼前一花,一個白鬍子老頭出現在了桌前,一身道袍都看不出原來是什麼色兒了,青裡帶黃,黃裡帶黑,黑里露白。。。這玩意估計比這崑崙宗也年輕不了幾歲吧??

小老頭也不管這裡有多少人,大刺刺的往那一坐,抓起烤肉就啃,時不時的喝上兩口酒,「恩,還別說,你小子這手藝又有長進呀!!這次比以前的都好吃!!」

李岩白了他一眼,都是他烤的,哪有什麼不一樣的??只不過是以前只有他們二個人,而且一個人吃一整隻。現在是這麼多人眼巴巴的看著他吃,而且只有一根鶴腿了,細品之下,肯定會感覺味道不同,這很大因素是心理作用。

「我說老頑童,這次差一點我們就回不來了!!你就不會再給我們弄點野味來壓壓驚??」

「嘿嘿,這就害怕了??現在的年輕人還真的是嬌貴的很喲!!我年輕那會兒,大場面可是經歷的記都記不清多少次了呢!同門師兄死的死,亡的亡。最後還是我大難不死的活到了現在。」老頑童將手上的油膩往身上的破道袍上擦了擦,抱起酒罈子狠灌了幾口,這才打了個飽嗝:

「呃。。。舒服,小子們,這奪丹大會只不過是個開始!!這個時代,最終的主角還是你們,就看你們能在其中扮演什麼樣的角色了!!記住一點,敢拼敢搏,才有可能會贏。只想坐享其成,那等待你們的只有滅亡一途!!」

說完悄然而去,來如一陣清風。去的無息無聲。李岩當然知道,老頑童這是在點醒崑崙宗未來的希望。亂世將臨,沒有人可以安逸享樂。

「那位,是老祖宗吧?!?」

「不知道,我來宗里從沒見過老祖宗的真顏。」

「李岩,他居然認識老祖宗。」

「是啊,看起來還很熟悉呢。」

大家議論紛紛,所有人都在回想著老祖宗的最後一番話,默默的喝著自己手中的酒。

不知不覺,月高懸,夜己深,各自帶著無盡的思緒回到自己的住處。李岩將他們全都送走,這才回到了屋裡,上官迪的傷還沒有好,心情沉重的來到李岩面前:「師弟,我看我明天還是下山去吧??在這裡畢竟不是長事,恐怕會讓人說三道四。」

李岩不悅的將他重新扶到床上躺好:「師兄,你說這話幹什麼??在陸劍門中的時候,如果不是師兄的照顧的磁愛,我不知道還要多受多少苦呢!!這話休要再提!!你就安心的在這裡,崑崙宗靈草丹藥充沛養傷的條件要比陸劍門好,所有的事情不用你來操心。」

李岩又想了想,有些擔憂的說道:「而且。。。現在修真界大亂將至,我感覺陸劍門不一定會很安全呀。。。」

「唉。。。」這些上官迪又如何不知??可是自己陸風死後,自己一躍成為陸劍門的大弟子。如果不回到宗門,也實在是有些說不過去。

上官迪忠肝義膽的對李岩說道:「師弟的好意,我心領了。可是我有其它的選擇嗎??除非陸劍門不復存在、而我又能保住一條殘命,也許,才會有其它的想法。現在我身為陸劍門的大弟子,門內有難,我焉能不回?」

李岩想了想,也不再多勸,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堅持,只要不違背本心,那麼別人又有什麼權力干涉??作為上官迪的這種愚忠的想法,李岩也只有由著他了,

「好吧,既然師兄這麼說了,那小弟也不多勸。但是有一點我得說在前面,只要你的傷還沒有完全恢復,就不準給我下山!!你也知道現在魔焰高漲,我可不想讓你帶著傷回到陸劍門,和魔宗的人拼殺!!」

「恩,我答應你,這個道理我明白。雖然我有自己的堅持,也不會輕易的拿自己的小命來開玩笑!!一定要在你這裡養的白白胖胖的才會回去。畢竟打土豪的機會可是不常有呀!!」

上官迪難得也開了一次玩笑。李岩這才放下心來,讓他好好休息,自己到隔壁休息。

一夜之間,魔祖破封,重返魔域的消息不徑而飛。整個修真界風聲鶴唳,人人自危。本己沉寂多年的魔門弟子,一下子變的異常活躍。不斷的擴大自己的活動範圍,不時傳來某個小門派被攻陷的消息。讓所有人終於意識到魔劫可能再一次的到來!!

崑崙宗,金光殿。八大門派的掌門齊聚一堂。這次是崑崙宗宗主王倫親自發貼將他們請來,共商退魔大計。

「眾位,現在的情況對我們非常不利。魔宗的強大就在於異常齊心,五宗合一而成魔域。如果我們再不聯合起來,恐怕難免落得個個擊破的下場呀!!」

王倫感覺自己這些天來一直就沒有省心過,本以為這些人都是一門之主,在這種生死大義面前,應該會看的很清楚,可是現在卻讓他大失所望,除了七霞宗表示願意和崑崙宗結盟之外,其它的幾派竟然還在爭執要由誰來擔任盟主!!

王倫感覺到深深的悲哀,就在魔宗醞釀多年,準備大舉反撲的時候。所謂的正派支柱,八大門派卻還在為這些虛名爭的面紅耳赤!!這就是魔漲道消的前兆嗎??看著大殿之上一團熱鬧,王倫無奈的搖了搖頭,獨自走出殿外。

夜空之中,月光暗淡,烏雲將起,似乎正是當今修真界的真實寫照。心中煩悶不己,不由仰天長嘆:「唉。。。修真界危矣!!!想當年九靈劍齊出,與五魔祖決戰婆羅山之上,不惜犧牲自身,以神魂獻祭,方才將五魔祖封印。如今再次魔臨天下,還能有誰來力挽狂瀾??」

「道友悲天憫人,實在令小妹欽佩不己,」不知道什麼時候,七霞宗的宗主落霞仙子也來到了殿外,「可是現在雖然亂世己現,卻還不能真正的他們感受到危機。總以為可以安身事外,實在是可笑之至。」

王倫突然有一種遇到知己的幸福感:「是呀,未雨綢繆總是讓人難以接受,可亡羊補牢到時候能補上還好,如果補不上那就是真正的引狼入室呀!!」

落霞仙子也是深有同感:「是呀,如果八宗齊心,那麼相互支持互補不足,還是可以和魔宗拼上一拼。如此各自為戰,互不相幫,終究是自取滅亡!!」

「現在也管不了那麼多了,剛才在殿中,既然仙子同意與崑崙宗結盟,那麼明日仙子離開之時,本宗會派出一隊弟子隨同仙了一齊歸山。以作助力。」

王倫決定還是先作好眼前,能有一分助力,起碼還是多一分生的希望。如果最後八宗還是在那些不知所謂的問題上爭來爭去,那麼大家都洗好脖子等著魔宗之人殺上山門吧!!

既然王倫給出了態度,那麼落霞仙子也不能不表示,「如此甚至好,歸山之後,本宗也會挑選一些資質尚可的弟子前來拜山。到時候還請道兄莫要嫌棄,多多指點才是。」

「呵呵,仙子可不要取笑在下了,我們大家一起努力,希望能夠堅持到其它人看清時勢吧!!」王倫可不會被落霞仙子隨便幾句好話就哄的不知道自己的斤兩。

「看來這些議事是不會有什麼結果,我們還是各自準備吧!!相信他們也不會不知道魔宗的危害,必要的防備還是要有的。眼下還要多多關注魔宗的動作,以防他們突襲,造成不可估量的損失。」

現在的修真界沒有之前那麼強大,曾經的上古九靈劍,出自九個不同的門派。傳到現在,己經有一派消失在歷史的長河之中,其它的八支流傳至今演化成八大門派。

雖然也都有一些實力不俗的長老、名宿,卻再無一人能達到當日九靈劍的修為。要知道當年可是以九敵五,還被迫以神魂獻祭之法才將五魔祖封印!!貓撲中文 ?(貓撲中文)「希望正道中人可以在魔劫大爆發之前真正的聯合進來,否則。。。天地間再無我等安身立命之處!!!」王倫說完不再開口,仰望夜空,一臉的沉重。

落霞仙子輕點頜首:「是呀,修真界己經安逸太久了,這一次,也許可以能給一灘死水般的修真界注入一絲血腥和鬥志。現在,只有先行防禦,立住陣腳,再去考慮下一步的事情吧。」

這一場聚會,最終不歡而散,除了七霞宗的崑崙宗結成同盟之外,其它的宗派全都持一種觀望態度,絕對不肯輕易開口。都是一宗之主,思考問題肯定是先以宗派利益為主。

要是魔宗的侵襲沒有那麼嚴重,到時候成立了同盟,自己門內弟子肯定是要被分派出去。萬一被有心之人利用去當炮灰,那有多倒霉??雖然這種情況不一定會出現,可是知人知面不知心,還是提防一點好。

好在五大魔祖看來這麼多年來也被碰壓制的夠嗆,不是短時間內可以恢復的過來。能在群魔亂舞的魔域晉陞起魔祖,本身就不是身具大毅力,大智慧,同時資質超群之人!!在沒有完全恢復修為的情況下,是不是輕易出手的。

如此一來,就給了修真界一些調整和準備的時間,至於能以一個什麼樣的狀態來迎接魔祖降世,那就沒有人可以提前預料了。在八大門派的宗主都各返山門之後,崑崙宗派周徑帶著二十名弟子跟隨落霞仙子前往七霞宗幫忙駐守。落霞仙子也承諾回山之後會同樣派出出弟子回拜。

等周徑和落霞仙子離開崑崙宗之後,王倫親自來到了李岩的小院。按理說這李岩就算是再資質出眾,也還遠沒有到安排一間獨門小院的程度。可是誰讓人家和老祖宗打的火熱呢??誰知道他們能搞出什麼驚世駭俗的事情來??

為了還崑崙宗一個清靜,也為了讓門下弟子免去被他們帶壞,乾脆就給李岩單獨安排了一間小院。權當是給老祖宗準備的了。一進完門,就看到李岩正是院中與上官迪在那裡閑談。

經過這幾日的調養,還有李岩毫不吝嗇的丹藥供應之下。上官迪的傷勢恢復的不錯,看樣子用不了多久就可以下山,返回陸劍門。看到王倫自己走了進來,李然和上官迪連忙向王倫行禮。

王倫擺了擺了手,上官迪知道這是有事來找李岩,識趣的推說自己身體不適先回到了自己房間。李岩又何嘗不知,別管私下交情多好,可是畢竟不是一個宗派,還是有很多事需要避嫌。因此也沒有說什麼,任由他離開,

將王倫讓進了自己的房間。恭敬的倒上一杯香茗。王倫端起來輕輕的啜了一口,不同得嘆道:「唉,果然是好東西,也就老祖宗這麼特殊的身份才可以弄到如此稀罕之物吧??」

李岩有些不好意思的撓了撓頭:「嘿嘿,這個在下就不太清楚了,全是他老人家拿來的,弟子只不過是負責料理一下。」

王倫沒好氣的白了他一眼,「怎麼??還怕我將你這寶貝拿回去充公呀??」

要知道這可是紫背銀毫呀!!整個崑崙宗也不過那麼二株而己。可以說是上古遺留下來的奇特物種。葉脈極為細小,淡雅清香,聞之就有清心醒腦之功效,入葯更是能培元通絡,提升品質。現在就是想再尋一棵都是極難。偏偏被老祖宗看上了,硬生生的將才冒頭的嫩葉全都摘下當茶喝。。。

王倫聽到仙草園的看守弟子一說不由得在心裡連呼:敗家呀!!!這要是全都用來煉丹製藥,不知道能讓多少弟子受益??偏生還既不敢怒也不也言,生怕將老祖宗惹煩了之後給他來個一掃光,那他可是哭都沒地方哭了。。。

李岩垂手候在下首,恭敬答道:「弟子的全有一切都是宗門給的,就算是現在這裡,也全是宗門之物,何來的拿回之理??」

「你這小子,油嘴滑舌到會說話!!」王倫不由得搖頭笑罵道:「好了,別在這逗我了,這次來,是想和你談一談築基丹的事。雖然你們回山的時間也不短了,可是一直瑣事纏身,也沒有什麼時間過來。現在有空,我想看看你是怎麼個意見??」

一聽是因為築基丹而來,李岩連忙從乾坤袋中將那個小丹瓶取出來恭迎交了上去,啟稟宗主,這個就是弟子在此次奪丹大會之上得到的築基丹,現在上交宗門,請宗主分派。

王倫並沒有伸手接,「李岩呀,你誤會我的意思了。如果你還是之前的鍊氣期十一級修為,那麼說不得我會先將這粒築基丹讓給其它師兄弟,等你到了鍊氣期大圓滿的時候,再去想辦法給你弄一粒。相信以我們和流雲宗的關係,以及你此次取得的靈草,他們也並不會過於為難。」

李岩感激的說道:「多謝宗主厚愛,弟子何德何能,讓宗門如此照顧,實在是慚愧。。。」

「你沒有必要過於謙虛!!」王倫對李岩是非常看好的,只不過感覺他有時候過於謙虛,少了一分年輕人應有的傲氣和激情,「你可以去問一下和你一起回來的那些師兄弟,對你服用築基丹可有任何意見嗎??這是你通過自己的努力和實力得到的尊重!!」

這話說到這,相信李岩也應該能明白自己的意思,「現在我要說的是,你準備什麼時候服用築基丹,突破到築基期??要知道,只有進入築基期,才能算的上是真正的踏入修真的大門!!」

李岩有些躊躇:「這個。。。說實話弟子還真的沒有想過。畢竟對於之後的一切,弟子了解不多,不敢枉下定論。」

王倫面有愧色:「唉,這個是我們的失職。當初一心想讓你提升修為,好在此次奪丹大會之上一鳴驚人,卻疏忽了這些基本的道理。現在我就給你大概的講一下吧!!」

輕輕的將手中的茶杯放下,「這修真等級大概分為練氣、築基、金丹、元嬰、化神,出竅。合體、歸虛、空冥、渡劫這幾個層次。其中鍊氣期其實說白了只不過是基礎中的基礎,只是判定了個人是不是真的有修真的潛質。」

「可是有氣感和能真正的修真卻是二個完全不同的概念,只有體內靈力壓縮成液體,並且凝聚于丹田紫府,凝而不散,這樣才能看是築基成功,!天下鍊氣期修士多如過江之鯽,可真正能邁過這個坎,才是真正的魚躍龍門便成龍呀!!」王倫的話雖然不多,可是李岩還是很清楚的聽明白了他的意思。

衡量一個人是不是真正的可以踏上修真之路,還是要看能不能築基成功!!其實王倫故意說的這麼嚴重,也是有一些警示的用意在其中。但丹是真靈根的擁有者,基本築基成功是毫無壓力的,更不用說李岩還是變異至強靈根---雷靈根!!

可如果一直過於平坦,就會讓他的心中不自覺的產生一種鬆懈和自滿的態度,這對於以後的修鍊非常不利。萬一受到什麼挫折,很有可能被心魔所擾,一潰千里,從此再無寸進!!

云神圖 王倫當然不想看到這樣的情況發生,這才有意將本來並不是很複雜的事情擴大化。就是要讓李岩明白一個道理:修真自是逆天舉,一步出錯毀前程!!!只有時刻小心,把握機緣,才可一路前行,暢通無阻!!!貓撲中文 ?(貓撲中文)這些道理李岩當然是還沒有接觸過如此詳細,不過也知道是為了他好。畢竟王倫以一宗之主的身份親自來自己的房間給自己講解這些,可謂是用心良苦呀!!

「請宗主放心,李岩一定會努力修鍊,爭取早日衝破築基這一關,成為一名真正的修真者!!!」

王倫滿意的點點並沒有:「恩,你有這個心,固然是極好的。可是有的時候也要捉住機緣才行呀!!做事不能死板,也要學會變能,有更好的機會可以利用,何樂而不為呢??」

李岩心思微動,遲疑的說道:「宗主的意思是。。。築基丹??」

「不錯!!我說的正是你得到的這粒築基丹!!」王倫很直接的說道:「現在你的修為己經接近鍊氣期大圓滿了,雖然我不知道你的修為在如此短的時間內有了這麼大的提升,到底是怎麼做到的,可這對你以及宗門來說都是好事。」

李岩心中一紫,他其實一直擔心王倫會詢問修為提升的原因,畢竟私自修習魔門功法,這在所有正派之中都是大忌!!雖然他在當日學會《化元**》之後,就第一時間將它毀掉了,可還是擔心王倫追問。要知道,學了魔宗的功夫,可是不被八大門派能夠容忍的啊!

「這個。。。弟子平時得到了宗主和眾長老那麼多的奇丹靈藥,再加上在秘境之中又是以死相搏,僥倖臨界戰突破,到也沒有太多值得細說之處。」

王倫微微一笑,並不在這上面和他多說:「我這次來的最終目的,就是想讓你立刻使用築基丹!!希望你不要讓我失望!!」

「什麼??現在就使用築基丹??」李岩吃了解一驚:「可是,在下的修為還並沒有到達鍊氣期大圓滿呀??這樣會有成功的可能嗎??」

王倫的眼中竟然也閃過一絲瘋狂之色。沒有辦法,時間太緊了,李岩必須快速的成長起來,這樣才能在接下來的魔劫之中發揮更大的作用!!

「李岩,你仔細聽著!!築基的本質就是將外界進入你體內的靈力在丹田紫府之中進行壓縮,只要能出現一滴靈力之液,那麼你就處划築基成功!!所謂的鍊氣期大圓滿不過是全身體內靈力的容納量達到最大化罷了,這個完全可以用丹藥在短時間內達到這樣的效果。」

李岩雖然相信王倫不會害自己,可還是心中忐忑不安,「宗主,這個事,真的要這麼急嗎??弟子實在是沒有做好思想準備。。。」

王倫現在將寶全壓在李岩身上了。一旦魔劫臨世,那麼就不可能再有挑選弟子的機會。而這一次上山的眾多弟子中,李岩論資質是變異至強的雷靈根,論才能,在這次奪丹大會之中以一己之力能壙得崑崙、七霞二宗弟子。臨危不亂,處事果斷,絕對有大將風範。

吏不用說人緣,現在上到久未出山的老祖宗,下到剛進門不久的弟子,哪一個不都關係極好?更主要的是那份沉穩和睿智!!要知道有的時候一個聰明的大腦,和一個好的統帥,可以勝過千軍萬馬!!!這讓他有什麼理由不重點培養??甚至於王倫都在考慮是不是要將李岩立為下任宗主候選人???作為宗主,不就是可以個宗內的上下修仙者一個能有一種主心骨兒的安全感嗎?

「李岩呀,現在魔焰高漲,正派八大宗門卻還是一盤散沙,情況極其的不妙。讓你在此時嘗試突破,也是為了給崑崙宗多增加一分戰力呀!!畢竟群魔之威,你應該也算是有一些了解。」

李岩默默點頭,在秘境之中的所見所聞對他怕震憾還是相當大的,既然王倫這麼說了,李岩也不再推辭,一咬牙:「好!!既然宗主這麼說了,那麼弟子定當從命!!只是不知道要何時開始??」

王倫聽他已經決定築基之後心中狂喜,看了看天色:「今夜子時,陰氣最重,可服赤焰丹助你體內的靈力瞬間達到真正的鍊氣期大圓滿,陰陽調濟,也不會對你的身體產生什麼危害。你先好好的調整心態,我子時再來親自為你護法!!」說完起身向外行去。

「恭送宗主!!!」李岩連忙恭敬的將王倫送出小院,看他遠去,這才回到院中。想了想,先來到了上官迪的房間。上官迪正在床上打坐,聽到門響,抬頭一看是李岩,不由笑道:

「師弟。又有什麼好事呀??這些天在你這裡過的簡直快趕上神仙般的生活了,這讓我再回到陸劍門可怎麼過??」

李岩聽的出他在打趣自己,絲毫不以為意:「師兄要是願意,就在這裡面直住下去就是。」

看的出來李岩有些心不在焉,上官迪奇道:「怎麼了??這才多一會就變成苦瓜臉了??這可不像我認識的那一個李岩喲!!」

對於上官迪,李岩沒有絲毫的隱瞞,將王倫想讓自己提前築基的事情說了一下,「就是這個情況,我現在非常的矛盾。 崛起美利堅 既想嘗試一下,看能不能進入到真正的修真者之列,又怕萬一失敗,會對自己以後的衝擊造成什麼陰影。畢竟現在的時機選擇並不算是多好。」

聽了李岩的話,上官迪一陣沉默,半天才開口道:「師弟,本來這是你們崑崙宗的事,我一外人不好多說什麼。可是你我都是在秘境之中撿了一條命回來!!魔宗的實力能造成如此大的破壞,一旦全力進攻,八大門派還真不一定可以抵抗的住!!這時候能多獲得一分戰力,就多一分自保的資本呀!!」

「這個小弟也都知道,要不然早就一口回絕了。只是對於築基了解太少,這等於是在一無所知的情況下就要踏入一個新的境界。有些沒有底氣呀。。。」李岩經過這些日子的歷煉,己經習慣了謀定而後動,對於沒有把握的事,實在是不太願意嘗試。

上官迪正色道:「師弟!!你錯了!!人算不如天算!!就拿這些的秘境之事來說,有哪一個可以算的到會出現這樣的變化??人力有窮盡,意外總是在不經意間發生的。一旦有機緣出現,就要不顧一切的把握住!!有整個崑崙宗給你作後盾,你有什麼不敢嘗試的??你還怕宗主害你不成!!!」

「這個到是沒有。」被上官迪的一番話說的李岩有些醒悟。「師兄說的很有道理,小弟明白要如何做了!!你好好休息吧,我也要回房去調息,養好精神,準備晚上子時衝擊築基境界!!!」

上官迪滿意的點頭道:「這才是我認識的那個李岩!!全力去拼吧!!儘力就好,我會在這裡替你祝福的。」他也知道,就算是想過去給李岩護法,估計王倫也不會同意!!

李岩臉上再次浮現了那種堅定的神色:「放心吧,別人都可以成功,我為什麼就不能??師兄就等我的好消息吧!」說完思索身回到自己的房間不提。

小院之中重新恢復了寧靜,一陣微風吹過,一道淡淡的身影借風力飄離了屋頂,空中傳來幾不可聞的話語:「算你小子識抬舉,還說了幾句人話,沒白在你身上浪費那麼多的丹藥。。。」

深夜,子時。王倫的身影準時的出現在了李岩的房間之內。迅速的在房間之外布下陣法結界,隔絕一切聲響和靈力異動。這才取出一粒火紅的丹藥遞給李岩:

「這個就是赤焰丹,服之能使體內靈力迅速提升到鍊氣期大圓滿,你在服下之後將藥力化開,感覺周身發熱之際便馬上服用築基丹。本宗會親自給你護法,儘管放心!!」貓撲中文 ?(貓撲中文)既然都說到這份上了,還有什麼好猶豫的!!李岩點頭取過那粒赤焰丹吞入腹中,只感覺到一股至陽至純的靈力瞬間擴散開來,暖洋洋的讓他感覺舒服至極。好在還沒有忘記王倫之前說的話,在全身都被那咱暖流布滿的時候取出那粒得自奪丹大會上的築基丹一口吞了下去。

頓時只感覺到一股強大的靈力直接衝進了自己的丹田紫府之中,交自己的丹田紫府之外包裹了一層薄薄的靈力護罩。可是那種靈力激蕩產生的劇烈漲痛感,讓李岩感覺生不如死,渾身的衣服都己被汗水濕透。王倫在一邊看到這個情況,就知道築基丹在發揮作用了,連忙出聲提醒道:

「抱元守一,眼觀鼻、鼻觀口、口觀心,五心向天。意守空明。氣運丹田。盡全力壓縮體內靈力!!只要能有一滴液態靈力出現,就算是成功!!」

壓縮。。。怎麼壓縮??還不是拚命的將靈力向丹田紫府之中輸入!!當密謀達到一定程度,而又沒有爆體而亡,那麼才會真正的築基成功!!李岩現在有了一絲明悟,自己現在是只能前進不能失敗。因為一旦失敗,他面臨的很有可能就是丹田盡毀、成為廢人的下場!!!

這時候也沒有心思去想那麼多了。體內的赤焰丹藥力己經完全發作,充沛的靈力將李岩的身體都充的胖了一圈,又找不到宣洩的地方,只能拚命的向丹田紫府之中硬沖!!

李岩的身體現在衣衫盡無,皮膚變的通紅,如同燒紅的大蝦。毛孔盡閉,根本沒有一絲靈力逸出。而在他的丹田之中,靈力幾乎己經快要達到峰值,根本就很難再有一線一毫的空隙。 帝少的甜心寶貝 這會不用王倫說。李岩也知道到了是關鍵的時候,這就是一個極限,也可以說是突破的瓶頸!!

而突破這個瓶頸所需要的只是一絲靈力,只要再有一絲靈力進入到李岩的丹田紫府之中,那麼就會打破這種平衡,產生質的變化,出現第一滴液體靈力!!現在他也發現了,之前築基丹所形成的那層薄膜,最主要的功效,還是在於保護丹田和紫府。

只有這樣,的才能讓服丹之人丹田紫府,可以容納更多的靈力,而不用擔心被靈力沖爆。有了這絲明悟,李岩沒了後顧之憂,臉上浮現一線狠色。強行運轉調動體內的全部靈力,如同瘋了一般強行向自己的丹田紫府衝擊!!

這簡直就和用重鎚狠狠的敲擊一般無二,這種直達靈魂深處的痛楚,讓李岩每衝擊一次,臉色就白上一分。雖然丹田之中有薄膜保護,可是內臟沒有呀!!幾次下來,己經受了不輕的內傷!!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