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然,顧沉心頭突然一顫,他似乎看到了自己真實想法,他之所以做這麼多,不是稀罕位列仙班,也不是榮華富貴,而是想讓這個世界去靠近自己所成長的世界。

自己原先的世界里有電視,有網路,還有手機,跟著匹配的有影視,遊戲等等娛樂,而這仙界除了修行,什麼都沒有,這如何能讓一個生活在網路時代的人接受。

在這個前提上,才會誕生要經商,自己想要的不是一個人打遊戲,不是一個人看電影,而是有同路人。

而這同路人的出現,必須需要自己去推廣前世那些科技產品,因此,才走到經商這一步。

所以說,自己不是一個合格商人,更不會成為一個合格財神!

但是如今這些都加持在身,想要脫身都難啊!

況且,聽孫悟空和哪吒言下之意,自己帶來的科技產品,已經引起天庭重視,還被示為是破除新劫數的工具,那麼自己更脫不了身。

「你並沒有後台是嗎?」孫悟空繼續平靜道。

顧沉聽到這話,猛然從沉思中驚醒,一臉戒備看向孫悟空和哪吒。

「你不要怕,貧道沒有惡意」孫悟空淡淡道,「而且三太子也沒有惡意?」

「那你們說出這話是什麼意思?」顧沉冷聲道,他已經做好啟動升級版的安全衛士,只要有危險,立馬啟動。

孫悟空沒有說話,哪吒倒是嘿嘿一笑:「看來大聖猜對了,你真的沒有什麼後台!不過不用擔心,如今你已經成為仙界寵兒,沒有人會願意傷害你,都等著你為仙界做出更大改變?」

「這話什麼意思?」顧沉再次陷入疑惑,實在搞不懂大聖到底在玩什麼花樣,而且看起來還高深莫測的樣子。

「你真想知道?」孫悟空眉頭一緊,沉重道。

顧沉點點頭,沒有說話,靜靜等待大聖繼續說下去。

「好吧,既然定天娛樂可能拯救仙界,你應該知道!」

孫悟空像下了大決定,緩緩站立起來,接著隨手一揮,似乎布下來了屏障,讓外界之人看不到,聽不見屋內談話。

「這是一場新的大劫?」 電視工廠的成立算是徹底解決了大量訂單問題,由上百家商人組成的定天商業聯盟,在電視能生產後,第一時間就決定擴張。

一時間,各種製作材料大批大批流進陳塘關,這些材料往常都是沒有人要的,比如石英石,可以製作玻璃,如今都成了搶手貨。

顧沉在此期間也帶著孫悟空和大聖去了一趟電視工廠,兩人看到很多普通材料都被利用到,再次露出複雜之色,同時心中更加堅定大劫或許真的可以解決。

網遊之劍刃舞者 說到大劫,顧沉表示很蛋疼,像是聽了一個笑話。

尼瑪,仙界靈氣竟然也會枯竭,怪不得靈石不值錢,怪不得仙石那麼少,原來都是幾個萬年消耗太多。

這靈氣,就好比前世地球上得煤炭石油資源,是不可再生資源,用一點便會少一點。

也不知道這群仙人怎麼想得,在地球都有人知道要研究新能源,為何這群仙人都不知道尋找替代品呢?

其實顧沉還真誤會了仙界大能,他們不是沒有想過,只是仙眾太多,修士太多,冒然改革,禁止修行,不說會不會成功,首先迎接而來的便是一場大浩蕩。

所以,他們需要時間,需要一種多度方法。

而定天娛樂的出現,讓他們看到了一種過渡方法,只要能把很多人留在家中看電視,留在網吧打遊戲,慢慢改變他們的行為習慣,那麼天庭也好有機會推行新的政策。

這種計劃是孫悟空對顧沉說的,顧沉聽完以後有一種熟悉感,很像他曾經看得一本科幻。

書里講到生存資源匱乏,政法聯合一起研製虛擬遊戲,讓萬民進入遊戲生活,以此來度過新劫難。

「太特么扯淡」

「太特么扯淡」

顧沉越想越覺得扯淡,這種情景讓他都不知道後面的路怎麼走,自己突然成了救世主,還是在仙界,能不扯淡嗎?

本來只想安逸做個富翁,閑暇之時裝個比,現在弄得如此沉重,還能不能好好玩?

也罷,想了一夜后,顧沉早晨起來后,像是下了什麼決定,既然你們這麼相信我,那麼老子就玩大點。

次日,他直接把電腦研製圖紙交給了孫悟空,還給了他很多其他科技產品資料,能不能吃透,就看天庭本事了。

天庭得到大量圖紙后,立馬把圖紙復職多份,派人給每一位在職神仙都送去一份,連幾位聖人也沒有少下,一時間天庭高層很忙,關於顧沉的議論更加熱烈。

連天帝在朝會上都不止一次誇讚顧沉,很多神仙也都認為這個新財神很上道,值得交往。

至於顧沉,該的科技樹資料他都給了,直接甩手做起網吧小網管,外界變化問都不問。

當然,他也有私心,可以放科技資料,可以放出研發圖紙,但是大量軟資源,他一個沒有捨得放。

要知道電視和電腦之所以這麼普及,不是科技含量高,而是因為有軟資源做支撐,沒有大量經典電視劇和電影,沒有大量遊戲和各種軟體,這兩種東西都沒有太大用處。

「是適合解鎖新遊戲了」

顧沉坐在櫃檯,看看自己可憐得夢幻西遊賬號,實在不想再繼續練級,如今等級差太大,有些練級狂人已經快升到滿級,而且不知用什麼辦法,還弄了一身神裝,這還讓怎麼玩?

說好的去吊打這群修士,結果自己被吊打?

顧沉小虛榮心不能接受這點,他要換遊戲,用一部新遊戲去奠定自己大神地位,用一部新遊戲告訴這些修士,誰才是王者?

「英雄聯盟出來吧!」

在符文之地,魔法就是一切。

在這裡,魔法不只是一種神秘莫測的能量概念。它是實體化的物質,可以被引導、成形、塑造和操作。符文之地的魔法擁有自己的自然法則。

同時源生態魔法隨機變化的結果也改變了科學法則。

顧沉看到這熟悉得介紹,不覺嘿嘿一笑,心裡暗想:「仙法,科技,現在又出現一個魔法,不知道你們會不會瘋狂。」

話說符文之地有數塊大陸,不過所有的生命都集中在最大魔法大陸——瓦羅蘭。

瓦羅蘭大陸居於符文之地中心,是符文之地面積最大的大陸,在這塊大陸上由於德瑪西亞和諾克薩斯兩個最大的國家常年戰鬥,因此成立了一個叫「英雄聯盟」的組織,目的在於監督瓦羅蘭的政治紛爭得以有序處理。

而這個組織就建立在相互敵對的城邦德瑪西亞和諾克薩斯之間,這個組織與瓦羅蘭的大法師們,包括許多強大的召喚者達成共識,所有的衝突必須以可控和系統化的方式來處里。

那麼這個處理方法,就是來到召喚師峽谷上,分為兩方陣營,又三條兵閑可以進擊對方,誰先推倒對方水晶,誰便勝利。

一句話,不服氣,召喚師峽谷見。

這就是英雄聯盟,一個在前世火了半個世界得經典遊戲。

推行遊戲,當然要先打廣告,顧沉找個大牌子,往門口一豎,上面寫道:「新遊戲解鎖,不限修士,試玩送蓋倫!」

廣告一打出去,經常在定天娛樂門口溜達的年輕人很快注意。

「兄弟們快來看,定天娛樂出新遊戲了,好像不是修士也能玩?」

「是嗎?那我們去試試?」

不過半天時間,定天娛樂里便來了一大群年輕人,這群年輕人沒有修為,讓正在玩夢幻的修士很納悶。

「他們來幹嘛?好像都沒有修為吧!能玩遊戲嗎?」

「兄弟,你還不知道吧!顧老闆剛才放出了一款新遊戲,叫英雄聯盟,沒有修為也能玩?」

「是嗎?在哪在哪?」

「別找了,我剛才問顧老闆了,我們這個區域暫時沒有,英雄聯盟現在只存在第20號區域到30號區域。」

「額,為什麼這麼劃分?」

「好像是為了照顧新來的玩家?」

「好吧,兄弟你先玩,我遊戲時間到了,我去看看英雄聯盟是什麼?」

一時間網吧這樣討論的人很多,很多遊戲時間結束得人都沒有離去,紛紛擠到后十個區域,想去看看新遊戲是什麼?

新遊戲區域,顧沉正在打人機練手,同時便打說:「我告訴你們,這個遊戲超好玩,看到沒,只有四個技能,每升一級加一個技能。 腹黑爹爹霸氣孃親 還有這是兵線,擊殺小兵能獲得金錢,金錢在當局遊戲中能買裝備,裝備越厲害越牛逼。」

畫面中,只見顧沉操作著顧沉轉啊轉,一個呼啦圈轉完就清了一波兵,而且不知道顧沉按那個技能,畫面中那個拿著大劍的人物還高喊一聲「德瑪西亞」

「哈哈,這遊戲有點意思」一眾圍觀得修士不覺來了興趣。

倒是新來的顧客卻有點不會操作滑鼠肩膀,這群人不少修士,過目不忘的本領沒有,正在慢慢研究?

那些圍觀得修士,此時都不自覺化身了老大哥。

「來,兄弟,我教你滑鼠」

「嗨,兄弟,我教你用鍵盤」

「兄弟,不是你這樣玩的,你玩遊戲,要先研究人物技能,對,咱先看看這個那個那箭的女角色有什麼技能?」

「兄弟,兄弟,上去干他,干他,他沒血了,哎呀,怎麼死了,這個塔怎麼打人那麼疼。」

顧沉聽著周圍熱鬧討論,也不急,新遊戲最少得讓他們熟悉兩天,等兩天後,就不差每人組隊。 次日,新遊戲已經在網吧傳遍,這日很多修士都放下夢幻,特意過來嘗試一下,連許久不見的申一虛也來了。

許你良辰,與我情深 「哈哈,我申一虛回來了」

申一虛坐在電腦前,很是激動,為了能上網玩遊戲,這段時間他可是每日每夜修鍊。而昨日他聽到有人議論定天娛樂出了新遊戲,這新遊戲還沒有限制,任何人都能玩,於是再也耐不住躁動,今日一早就來了。

來了以後,發現很多人已經開始體驗新遊戲,在他眼中,這新遊戲似乎只要一個小地圖,三條兵線,看起來沒有什麼意思。

但是,當他體驗兩把后,特別是和顧沉SOLO兩把后,徹底燃起了鬥志。

「小申,出塔啊」顧沉揮舞著大刀,「我的大刀已經饑渴難耐」

「不出,有本事,你進來啊!」

申一虛操作著蓋倫,靜靜站在塔下,這一會他算是慢慢明白,這塔能保護自己,只要自己不出去,顧沉操作的那個蠻王就殺不了自己。

可是他天真,而且補兵全靠隨緣,要不是蓋倫有三技能審判,估計十分鐘連10個兵都沒有補到。

再看顧沉,十分鐘已經補了130個,人頭三個,由於兩人是在召喚師峽谷單挑,他還順帶收了很多紅藍BUFF,進入對方野區由於進自己後花園,裝備都快三件套。

再次回家,顧沉掏出無盡,此時已經是電刀加破敗加無盡,還有一雙攻速鞋。

「你是沒有機會贏我的」

「我將是你最可怕的噩夢「

「開戰吧!「

回到線上,顧沉快速清完兵,一個旋風斬就進入了塔內。

砍砍砍!

想跑,二技能蔑視放出,頓時減速起蓋倫,同時自己還開起疾步。

這蓋倫玩了十分鐘日炎沒有出齊,如何能在滿怒氣的蠻王刀下逃生,一刀,兩刀,三刀血見底,然後瀟洒離去,連大都沒有開。

「啊啊啊」申一虛有點抓狂。

更讓他抓狂的是,顧沉虐殺他后也不推塔,直接在他屍體邊跳起舞。

「申公子勿氣,待我們三兄弟助你」

正在此時,一旁的幾位玩家看不下去了,這顧沉太囂張了,從昨天到現在一直在擺擂台,已經連挑22場,儼然成了網吧單挑王。

「是的,申家小子勿急,貧道也來助你」另一位散修也看不下去了。

「吆,你們要五打一嗎?」

顧沉微微笑著,慢慢摸出一根煙,輕輕點上,一臉不屑。不是他想抽煙,而是好像是一種習慣,隱喻記得前世玩這逼遊戲,那可真是煙不離手,等待進入遊戲中點一根,死亡回城時點一根,團戰時點一根,尼瑪,儼然成了強迫症,還美名其曰道:「不慌,讓老子點根煙醞釀一下」

「顧老闆,你欺人太甚,有種可以打五個」

「來了就來」

顧沉在這個遊戲上找到了自信,一時間得意忘形,說著,把這局遊戲結束,直接建立一局新的自定義。

「來來來,報上名字,我加你們」

「老衲不吃素」

「貧僧不念經」

「施主不化緣」

這是哪三兄弟的名字,還有一位散修得名字叫做:「貧道愛微笑」

顧沉看到最後一個名字,抬頭看看那個散修,只見對方長得一臉麻子,不笑還好,一笑滲人。

邪王醜妃 至於申一虛遊戲名字叫做「太虛公子」

「顧老闆,要不要外援,我們可以助你」一旁的散修看到有熱鬧,也笑著湊了上來。

「不用,看本老闆一打五」

說著,直接在頁面鎖定了無極劍聖,召喚師技能,閃現加點燃!

不一會,遊記畫面載入完畢,顧沉也看到對方選的整容。

老衲不吃素選的寒冰,貧僧不念經選的瑞茲,施主不化緣選的光輝女郎,貧道愛微笑選的蠻王,申一虛選的還是蓋倫,儼然是新手英雄都哪了出來。

值得一提,顧沉放出得英雄聯盟,版本貌似是最開始的版本,也就是第一代版本,瑞茲沒有改版,同樣劍聖也沒有改版。

「這將會是一個慘痛的教訓」

「我們開始吧!」

隨著劍聖念到幾句台詞,顧沉在泉水裡直接買上一個多蘭戒子,然後往中路跑去。

來到中路,等了20秒,才慢慢看見對方五人姍姍來遲,這種情景獲取就是新手毛病,看裝備看幾秒,然後慢悠悠才買,再然後才慢悠悠上線。

「顧老闆,也別說我們欺負你,我們五個就來中路,其他路也不去」

「行,來得正好」

顧沉心中暗道,他還真怕對方名分三路,那樣在裝備沒有起來前,這種分路會對自己造成不小麻煩。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