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論是伏羲還是女媧,都無法界定渾源之靈到底是什麼,它是母世界中的生靈?還是彼岸中的信物?都是,但都不是……

一隻渾源之靈就能強化一部分肉身,如果有許許多多的渾源之靈?

女媧想到了這一點,也異常的激動。

通過最初的兩隻渾源之靈,使其不斷地繁衍,聚集在女媧手中的渾源之靈數量也多了起來。

當渾源之靈的數量超過一百個后,女媧讓伏羲將其盡數吸收。

這些繁衍出來的渾源之靈,盡數納入了伏羲的體內,直接將伏羲的肉身提升了一個層次,所以伏羲算是第一個進行渾源再造的人。

黎山培育渾源之靈的消息不脛而走。

昔日渾源之靈這等尋常的彼岸信物,在彼岸中忽然變得極為搶手。

各個超級勢力都展開了對渾源之靈的爭搶,一度導致二十二重天內的渾源之靈幾乎絕跡。

和女媧的遭遇類似,其他超級勢力的強者們也培養出了渾源之靈的後代,這等奇奇怪怪的生靈成了強化自身的一條大路!

渾源之靈的出現,意味著那些強化類,以及各種逆天的神秘類彼岸信物變得越發實用,至少他們能夠跨越肉身強化的極限。

可各大超級勢力沒高興太久,就發現這條路有些走不通了。

女媧當時在繁衍渾源之靈時非常順利,短短一年時間,就培育了差不多數千個渾源之靈,當超級實力們競相開始培育時,就發現渾源之靈的繁衍能力大幅度下降。

有些超級勢力忙活了幾年,也不過上百隻渾源之靈,更有甚者是一無所獲,渾源之靈竟不再繼續繁衍。

後來經過那些超級勢力在神廟中的追查原因,終於得出了一個結論。

渾源之靈這個種族有著數量上的極限,它們種族的極限就是二十萬之限。

一旦渾源之靈的數量達到二十萬之多,就無法再多繁衍出一個。

當其中一個被人煉化后,,才有可能誕生下一個!

女媧因為是最先發現渾源之靈的,當其他超級勢力有所動靜時,她已經培育出了十多萬個渾源之靈,而其他的那些超級勢力多的不過上萬,少的只有幾百,顯得尤其可憐。

而且那些超級勢力的生靈煉化了渾源之靈后,新的渾源之靈很大概率會誕生在黎山,畢竟黎山的渾源之靈基數最大……

又過去一段時間后,黎山的渾源之靈已達十五萬之多,其他種族就更少了。

諸多超級勢力眼紅了,聯合在一起逼迫黎山交出渾源之靈。

在巨大的壓力下,女媧選擇了妥協,被迫無奈構築了渾源大世界,聯合母世界所有的超級勢力,將所有的渾源之靈置入了渾源大世界!

按照他們的推斷,十年左右渾源之靈的數量就能成長到二十萬之數,屆時所有種族的人前來收割便可,能夠收割多少,能夠完成渾源再造,就看個人的造化。

但渾源大世界可不是隨隨便便能夠進的,那裡的門票放在整個母世界都是稀缺之物。

一張門票幾乎意味著一名渾源境強者,太一天宮七山中那麼多天才們,可都是盯著這些門票,焱妃開口送出十張八張就太誇張了。

癭老將細細的拐杖又戳進了地面,冷哼道:「要那麼多門票有什麼用?」

焱妃並不與癭老爭論,她朝著羅征輕輕一笑道:「心流劍派離我們太嫡宮很近,令牌也給你了,一定要經常來看看。」

說著焱妃才飄然而去……

癭老則朝焱妃的背影啐了一口,便慢悠悠朝昊然劍殿門口走去。

凌霜玩著癭老,看著羅征,忍了好久的一句話才說出口,「羅征,你是為何事前去太嫡宮?」

焱妃的這番態度太不正常了,凌霜心中猜測羅征與鳳歌之間到底發生什麼。

「上次七山小會的時候,我就得罪了鳳歌,」羅征說道。

凌霜點了點頭,「嗯,那時我還提醒過你,鳳歌當時氣的不輕,要提防她的報復。」

羅征聳聳肩膀說道:「她的確報復了,將我的人擄進了太嫡宮,我找去太嫡宮就跟她打了一架。」

秋陰河,河池,林戰霆與海老都追隨在癭老的身後緩步而行,他們這幾位成名的強者也有一顆八卦的心,聽到羅征的話心中也頗為奇怪。

怎麼打了一架,就被焱妃看上了?天底下有這麼好的事?

「那焱妃為何對你這般態度?」凌霜的大眼睛眨了眨問出了這句話。 剛剛癭老與焱妃那一陣交鋒時,羅征並不在昊然劍殿中。

所以癭老面對焱妃的態度,讓羅征倍感莫名其妙,只道她們兩人曾有什麼積怨。

至於渾源大世界的門票,羅征意識不到其價值,送個十張八張聽起來也沒什麼了不起,為何癭老和焱妃爭的那麼起勁,羅征也是處於一臉懵懂的狀態。

「什麼態度?」羅征反問道。

凌霜眼中顯露出一臉玩味的表情,「人家是要將你招為女婿哦!」

「啊?」

羅征張大了嘴巴。

他與焱妃此前不過一面之緣,雖說焱妃表現的熱情一些,可女婿又是怎麼一回事?

「心動了嗎?」凌霜故意問道。

羅征再傻也明白凌霜這般意味了,他無奈的笑道:「那鳳歌與我並不相熟,也沒有交集,焱妃若如此說恐怕只是一句戲言。」

真的只是戲言?

凌霜的一雙大眼盯著羅征,臉上寫滿了不信。

她終究是少女心性,臉皮較薄,繼續追問下去旁人只道她醋意大發,此刻便是沉默了。

眾人一道出了昊然劍殿,秋陰河展開一方大劍,眾人移步其上,朝著太昊山外飛馳而去。

昊然劍殿中。

徐壽又回到了自己的金色龍椅上。

絢娘娘拍了拍手,整個大殿中彌散出細密的綠色光幕。

做好這些工作后,徐壽一副謙謙有禮的樣子忽然有了大變化,充溢著鋒芒的雙目變得猙獰,猶如一頭暴怒的野獸。

「逼問出了多少字!」徐壽幾乎是吼出來。

絢娘娘以及兩名暗部首領臉上都顯露出懼色,今日被太乙山和太一山聯手欺負到頭上,對於徐壽而言的確是奇恥大辱。

「百餘字……」絢娘娘抿嘴說道。

「咔!」

「啊……」

一隻無形的手直接卡住了絢娘娘的脖子,絢娘娘被提到了徐壽跟前,她如一隻小綿羊一般掙扎著,卻發不出一絲聲音來。

「如此忙活了一場,竟然只拿到百餘字,今日差點下不了台,」徐壽憤怒的說道。

「壽皇息怒!」

「壽皇,今日此事,不能怪絢娘娘!」

兩位暗部首領求情道。

「噗通!」

徐壽一把將絢娘娘扔在了一邊,眼中的怒意不曾熄滅,「最麻煩的是……我們逼問了劍運永恆真意續篇的事情,那小子勢必會告訴秋陰河!」

「告知又如何?我們太昊山現在堂堂正正,沒有任何把柄,他們能拿我們怎麼樣?」絢娘娘半躺在地上滿臉委屈的說道。

徐壽瞪著絢娘娘道:「你太小瞧那幫人了,只要有任何蛛絲馬跡,他們終能看出一些端倪!」

「壽皇大人過慮了,按照現在天宮的形勢,真的看出一些什麼來,已是無關緊要了,至多兩三年,我們就能高枕無憂,何況……站在我們這邊的又不止一家!」一名暗部首領說道。

徐壽搖了搖頭,最終長長的吐了一口氣濁氣,眼中的凶光漸盛,「但願吧!」

……

……

巨劍之上。

羅征將太昊山的遭遇複述了一遍。

秋陰河,河池等人的臉色也是陰晴不定。

「他們竟如此在乎真悟篇,怎麼看都有些不正常,」海老坐在巨劍的一側說道。

「等到羅征破譯出全本的真悟篇,遲早會傳遍整個天宮,難道會少了太昊山那一份?」 總裁的絕色歡寵 河池問道。

「當時我也奇怪這一點,」羅征無奈的笑了笑。

任何人做事,勢必存在一個動機,太昊山也不例外。

「除非他們等不到那時候,」秋陰河細細的分析道。

「什麼原因讓他們等不到那時候呢,太昊山如此悠久的歲月,總不可能搬山走了?」林戰霆詫異的說道。

他這麼一說,秋陰河與河池,還有羅征的眼睛微微閃爍一絲亮光。

癭老冷哼一聲道:「看樣子,某些人似乎包藏異心了!」

除了太昊山想要脫離太一天宮,否則不可能如此焦急的拿到真悟篇。

單方面的猜測自然無法坐實太昊山的動機,但此事值得重視起來,至少可以防患於未然。

「這件事情,我會上報給東皇,」海老說道。

秋陰河控制著巨劍一路飛梭,很快已來到了太一山。

羅征離開巨劍之前,癭老又叮囑了一番,她說給羅征準備的那一份靈魂結晶並不是開玩笑,讓他準備一番后,前往彼岸中領取。

癭老這等存在算是天宮的二號人物,若羅征再開口拒絕,怕是太過不敬,他也只能乖乖點頭。

何況渾源大世界真的要開啟,羅征必然不會錯過這個機會。

……

……

天域州。

黑船悄無聲息的飄蕩在其中。

神荼坐在船舷上,修長的雙腿懸空擺動著。

在她的視界中出現了一片平緩的山脈,這片山脈上橫七豎八擺放著眾多建築。

這些建築有大有小,最大的建築高達千丈,最小的建築不過巴掌,差距非常懸殊,自是供給眾多不同族的生靈居住。

母世界中大多數群族都霸佔著自己的地盤,這般混居的情況很少見。

「已經到了黑山宗了……」

神荼一手按在船舷上,另外一隻手輕輕一拉。

「嗖!」

黑船中有一人直接被拽了出來,重重的砸在了船舷上,發出「砰」的一聲悶響。

邪神從甲板上爬起來,滿臉不樂意,「老子還在修行,就被你強行拽了過來!」

「這裡有更適合你修鍊的地方,」神荼指了指下方。

邪神伸頭看了一眼下方,那一片山脈中都透露出森森邪氣,顯然不是什麼好地方。

「那是黑山宗,是由八百多個種族混雜的一個大宗門,裡面的競爭十分殘酷,而且你沒有靠山會幫助你,即使是你的同族人族,你也要提防,」神荼淡淡說道。

「靠山?」邪神不屑的笑道:「我不需要靠山,我就是自己的靠山!」

神荼已經習慣邪神的狂妄了,此人表現的天賦一而再再而三的超出她的預料,但看著一個初入彼岸的傢伙如此自大,她還是微微有些不爽。

神荼撇撇嘴道:「說得好,那你下去吧!」

「嘭!」

邪神就感覺一股無法抗拒的重量綁在了自己身上,他不由自主從萬丈高空上向下急墜而去。 施加在邪神身上的重力極為強大,邪神根本無法反抗。

以如此高的速度向下衝擊,硬生生的撞在地上,他恐怕也承受不住。

眼看距離地面只有十餘丈高度時,邪神的臉上露出一絲狠戾之色。

一道璀璨的能量爆發出來!

風雨秘事 「轟!」

宛若一輪太陽炸裂,地面出現了一個巨坑,而邪神則躺在其中。

「該死的女人……」

邪神仰頭就罵道。

「咚!」

他剛剛罵了一句,腦袋就被一個重物砸中,幾乎被砸暈過去。

等到邪神回過神來,就看到腳下多了一塊黑乎乎的令牌,他令牌抓起來後端詳一番,這令牌上除了一片詭異的圖案外,並沒有其他的信息。

邪神將令牌收好,又咒罵了神荼幾聲,這才從巨坑中爬出來。

剛剛爬出巨坑,便聽到不遠處傳來一陣的聲音,兩頭一人多高的黑狼潛伏在不遠處。

這兩頭黑狼眼中散發著幽光,顯然將邪神當做了獵物。@^^$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