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期兩天的考試很快就結束了,剩下的就是煎熬的等待。

古時候有寒窗苦讀,現在也是努力十幾年就為一個高考。

不論結果怎麼樣,在過程中去努力過了,所以就無論就無論最後結果是什麼都是無怨無悔的。

青春里灑過的汗水,流過的淚水都是打給青春的印記,留給未來的回憶。 鶴奉瞬間明白了。他自以為穩操勝券,掌控一切。結果倒頭來,月千歡一開始就知道。他像是個猴子一樣被人耍了!

怒急攻心,鶴奉一口黑血噴出。他抬起頭,雙眼猩紅,面目扭曲的盯著月千歡。「月千歡!」

「月千歡!我殺了你!」鶴奉雙手一拍,飛起來沖向月千歡。

啪!

幽光月劍鞭出。捲住鶴奉一甩,倒飛出去重重撞在石頭上。

石頭砰的被撞碎。鶴奉身上也傳來了骨頭碎掉的聲音。他痛的面目扭曲,可還是一雙眼睛死死瞪著月千歡。

那雙眼中的惡毒,憎恨。見之,讓人背後發毛。

月瀾星極為不喜。提起拳頭走過去,「敢用這種眼神看我妹妹,信不信我挖了你的眼睛!」

「哈哈哈。我不怕!你們來啊!我是武主鶴奉!我是武元學院的武主鶴奉!我身上有長命燈。你們殺了我,武元學院立馬就會知道。」

「威脅我們?」縹緲客挑眉。

雲夜沒有說話,他偏頭看向月千歡。做抉擇的是月千歡。

月千歡一直冷冷笑著。打量鶴奉,就像是在看耍猴戲一樣。被她這麼一看,鶴奉更是覺得羞辱難當。

他武主鶴奉,什麼時候落到這般地步過?

牙齒用力過猛。都咬出血腥來。鶴奉大笑道:「月千歡,你不敢殺我的!」

「是嗎?」月千歡指尖微動,一顆丹藥穿破虛空。滾進鶴奉喉嚨里。

鶴奉瞪大眼,臉上露出驚恐。「你給我吃了什麼!」

「武主鶴奉。你曾經說過的每一句話,我都原封不動的還給你。新仇舊怨,是時候一起算算賬了。至於你死後,武元學院?呵,到時候跟我們一點關係都沒有,又怎麼會查到我們身上。」

鶴奉呲牙裂目。他察覺到了恐懼。

很快,他開始在地上打滾。嘶吼慘叫起來。

月千歡冷冷開口:「打斷他的骨頭。別讓他自殺。」

「行,我來。」月瀾星暴戾出手。一拳頭下去,廢了鶴奉的手腳。這時候,月千歡喂得丹藥起效果了。

只見鶴奉衣服下,流出膿血。露出來的皮膚,竟然開始潰爛發臭!就像是擱置了很多天的屍體,不斷的腐爛。很快露出森森白骨。

在白骨上,又不斷的癒合生長出血肉。長出來,再腐爛落掉,再長出來……循環輪迴不斷,其中的折磨,聽鶴奉的慘叫聲就能窺到一二。

令人毛骨悚然的畫面,卻沒有一人同情鶴奉。

月千歡冷冷一笑,開口:「鶴奉,這還只是開始。你想用四獸絕殺陣活活耗死我們。那我用這跗骨生肌丹,也讓你好好體驗一下所謂受盡折磨,卻不能死的滋味。」

啊啊啊!

萌妻到貨:指斷湮弦 鶴奉凄慘大叫。他瞪大眼瞪著月千歡,結果眼珠突然從眼眶裡掉了出來。

落在雲夜腳邊。一臉厭惡的退後拉開距離。

「十天半個月,你死不了的。一日又一日的輪迴,你好好享受吧。等你斷氣時,武元學院就算查起來,也跟我們無關。」

月千歡理了理衣袖,「我們走吧。該回去了。」

「沈華容呢?」 不知道人生中那段時光在你的回憶中的地位穩如泰山,那段記憶已是你在午夜獨自一人回味的癮,不論世事變化,能擁有的就是眼前所把握的。

高考已經過去了,但是經過的人還在等待結果,不論多長時間的等待都是一種慢性的煎熬,煎熬著煎熬著時間也就過了。在出成績的那天真的是有人歡喜有人憂。

任夏天在查成績的時候,她心裡在之前考完其實是有點底的,但在真正到了要查出來的時候任夏天心裡還是怕的,從小如下圖心裡最怕的就只有兩件事,一個是開家長會,一個是考試,或許很多人說好學生還害怕這個,是的確實是怕的。

一家人在外面等著,任夏天在自己的房間里懷著忐忑的心情在查成績,聽著裡面的聲音:「語文:113,數學:120、、、、、、」聽到最後任夏天真的是激動壞了。

從房間里激動的跑出來:「爸媽,我考580分呢,可以上我想上的大學了。」

夏爸爸和夏媽媽也十分欣慰啊,女兒考的不錯做父母的也很驕傲啊!一家人都沉浸在一片喜悅中。

「大寶,怎麼樣,你考得怎麼樣?」高興完之後任夏天回到房間給好友打了個電話,她心裡也在擔心這要是以前錢寶寶早就先給自己打電話了,但是這次她遲遲沒有打電話來她心裡就有些擔心了。

「嗯~,夏天啊,怎麼了?」正在睡夢裡的錢寶寶醒了過來,沙啞著聲音在說話。

「我說大姐,太陽都曬屁股了,你怎麼還沒有起床,今天可以查成績了你知道嗎?別睡了趕緊醒醒查查自己的成績。「任夏天也是有點服氣的,這個整個就是一個睡仙啊,任夏天肯定是吐槽別人的時候,忘了自己是怎樣被媽媽從被子里抓出來的了。

」今天就可以查了啊,我還以為還要過兩天過呢,這也挺快的嘛!「錢寶寶揉著惺忪的眼睛。

」那你是不是已經查完了啊,怎麼樣啊?「千八百接著問。

」580分,我覺得按照之前的分數線去我想去的那所學校是沒問題的。「任夏天說。

」真好啊,我還想著跟你報同一個大學呢,我覺得我有點懸啊。「錢寶寶有點擔憂的說道。

」不會的,你的專業課考的那麼好,全省第二哎,放心吧沒問題的。「任夏天說著。

」那我趕緊查查,先掛了,查完告訴你。「錢寶寶說著就掛了電話。

任夏天和錢寶寶掛了電話之後,心裡又想到陳宇,也不知道他考的怎麼樣?

在猶豫了一會之後任夏天還是決定給陳宇打個電話,這邊的陳宇呢剛剛剛查完成績正想著給任夏天打電話呢,剛拿起手機任夏天的電話就打過來了。

陳宇嘴角微微一笑心裡在想:這是不是傳說中的心有靈犀啊。

」喂,怎麼了?「陳宇是夠壞的,明明知道任夏天打電話過來是為了什麼,他還在那邊裝傻。

」今天不是查成績了嗎?組織關心關心你,看你考的怎麼樣知道你和大寶的專業課考的都不錯,一個第一一個第二的,但是你的文化課就、、、、、、」任夏天說到後面說不下去了,直接說他不如錢寶寶,以陳宇地性格面子上肯定會覺得掛不住,所以大後面就是一陣沉默。

「我知道你想說什麼,你是不是想說我的文化課不如大寶啊,這個我承認的,但是你不知道的是因為我是專業課省第一,已經被北京的A大體育院校特招了,她們美術的第一好像也是被特招了。」陳宇知道任夏天顧及自己的面子沒有說出來,自己就給說出來了,自己文化課不好,但是也有閃光點啊。

「你想去北京啊?」這個才是任夏天聽到的重點。

「這個算是這個專業里的數一數二的學校了,為什麼不去?」陳宇自始至終都不知道任夏天其實是想去南方。

任夏天聽到陳宇沒有和自己去同一座城市的想法,其實說實話任夏天也不知道自己心裡是什麼感受,大概只是失落吧:」我想去南方,雲南。「任夏天答非所問的開口。

」嗯~。「然後是一陣長時間的沉默,陳宇在心裡一直努力的目標就是任夏天,現在才發現原來自己還是不了解她的。

好一會兒任夏天開口了:」我也可以上我想上的那所大學了,你也可以去這麼好的學校真好。「

」你想去哪兒啊。「陳宇直接問道。

」雲南B大啊,那邊風景那麼好,還有麗江艷遇之都多好啊。「任夏天掩蓋過了自己的失落的情緒。

」這麼好啊!「陳宇聽出了任夏天對這座城市的無比嚮往之情,在心裡在心裡也做了個決定,只是沒有告訴任夏天,希望到時候給她個驚喜。

」好了,不說了,大寶打電話,先掛了。「任夏天邊說就快速的掛了電話,任夏天心裡有好多疑問想問他,但是不知道以什麼什麼身份說出口,她怕再說下去自己會控制不了自己,直接開口問,然後弄的兩個人都尷尬,索性就直接掛了電話。

剛掛了電話錢寶寶就把電話打進來了:」夏天我查了,還不錯了,可以和你一起哦。「

」大寶,你聽我說,我不想去雲南了,我想去北京。「任夏天鄭重其事的對錢寶寶說。

錢寶寶聽了之後非常的不解:」為什麼呀,遇難不是你一直想去的地方嗎?還有B大不是你一直的夢想嗎?「

」變了,不想去了北京也不錯啊。「任夏天笑著說。

」好吧,北京也好啊,大城市呢,其實我打這個電話是想告訴你我想去北京的,因為我剛剛聯繫周從浩了他想去北京。「錢寶寶有點不好意思地說。

「好啊你,原來你這麼重色輕友啊,哼。」任夏天故意生氣。

「好了,夏天,你這不是也去北京了嘛,這很完美啊,我才你想去北京原因是陳宇吧,咱兩就彼此彼此,不要五十步笑一百步了。」錢寶寶打趣任夏天。

「算是吧,好了,快看看去北京咱們報哪個學校吧,先掛了我在查一查。」任夏天催促錢寶寶。

「好的,看看吧,我也看看,然後告訴你。」錢寶寶點頭。

兩人掛了電話都忙起來,各自在查找學校信息。

都在考慮著彼此,卻都沒有告訴對方,一切都是默默的。

青春里做過最瘋狂的事情是什麼,任夏天在多年以後回憶,就是那次不顧一切的去北京追尋他的腳步。

之前是你在追著我跑,現在換我追著你。 一回頭,眾人才發現沈華容不見了。

月瀾星錯愕驚訝。「就憑沈華容,她怎麼可能破得了小歡你的空間決?」

「不是她。是半魔魔葉。」月千歡指尖捻了捻。她從空間中察覺出了一絲半魔魔葉的力量。沒想到,沈華容居然和半魔魔葉還有關係。

更讓月千歡深思警惕的,是她還在其中發現了另一股力量。雖然微弱只有一絲,但仍可察覺到其中蘊含可怕的力量。

月千歡挑眉,「看來,是我低估了沈華容。」

「要不要追,殺了她。」雲夜冷冷開口。

月千歡抬頭看向眾人,吩咐道:「雲夜和哥哥去追沈華容,看看她去哪兒了。如果她去告密,不惜一切代價殺了她。如果她安分守己,就守著她。」

「娘親,我呢?」

「霽華,你帶上其他人回去。路上不要引起旁人的注意。」月千歡抬手,摸了摸霽華的腦袋。

眾人都安排好了。頓時齊齊看向月千歡。

聽她的意思。她好像並不打算跟他們一起回去啊!

月千歡嘴角勾了勾,「你們先走。我還有些事情要處理。」

「我不能和你一起去嗎?」

「霽華乖。你還有更重要的事。去吧,你們先走。我會儘快回來的!」

月瀾星:「走吧。」

眾人分成三波離開。

月千歡扭頭,沖向了武元學院深處。哪怕她從未來過武元學院,手中月家捲軸打開。清晰的為月千歡描繪出一條路。

一條通往武元學院禁地深處的路。

墨九卿開口,他的聲音傳入月千歡腦海中。他說:「歡歡,你要去哪兒?」

「探一探武元學院。」

「現在就去?」墨九卿微微皺眉。

「嗯。」月千歡點頭。「剛剛發現半魔魔葉的蹤跡,還有別的一絲讓我覺得不安的東西。我必須探一探武元學院。」

萬一半魔魔葉也在找墨九卿,而且比她了解的更多。墨九卿豈不是在危險之中?

武主鶴奉雖然還沒死,但也只能留在原地,絕望痛苦的等待的死亡。可是處理解決了他,並不能讓月千歡感到輕鬆。她還不可以鬆口氣。

月千歡身影快如閃電,鬼魅無聲無息的穿梭過武元學院的建築。

她挑的是武元學院僻靜少人的地方。有月家捲軸指引,並不擔心迷路。

月千歡開口:「我曾懷疑,你在武元學院深處的禁地之中。但這還不能肯定。我可以一一用排除法,來確定你的位置。」

「歡歡,你可以讓我來。」

「你……」

墨九卿的笑聲,溫暖安撫著月千歡心底的不安。他道:「歡歡難道忘了。那是再找我的神魂。沒有誰比我更清楚能感受到位置。」

不等月千歡回答。墨九卿又道:「歡歡不用擔心我被黑袍長老發現。歡歡難道忘了,我如今是至尊。他們並不能發現我的蹤跡。」

「那好。」

墨九卿分出一縷神識。纏繞鎖在月千歡的指尖,變成了一個戒指。

戒指上幽幽閃光,飛出一道光落在了月家捲軸上。在武元學院的地圖上,清晰指向一個地方。

墨九卿:「在那裡。」 你總說畢業遙遙無期,轉眼就各奔東西,還未畢業的時候在腦海里已經勾勒過無數次的畢業時的畫面,個每一個人一個擁抱,給所有人一份真摯的留言,畢業聚會上完成青春最後的瘋狂。

時間久了可能會忘記當初為什麼會臉紅,但卻不會忘記腦海中總會閃過的那張臉,若干年回憶起來說句:「嗨,你好「

任夏天好幾次要告訴父母自己不去那個曾經自己心心念念想要去的那座城市,也不去那個自己想象中完美的大學,話到嘴邊卻不知如何開口,最終在一家人看電視聊天的時候她開口了。

」爸媽,我有件事情想要和你們商量一下。「想到父母剛知道自己考上夢想中的大學的時候他們臉上的笑容時,任夏天深吸了一口氣。

夏媽媽看見女兒一副鄭重其事地模樣:「夏天啊,發生什麼事了,你說說怎麼了。」夏媽媽擔憂的開口。

夏爸爸也是擔憂的看著女兒。

「爸媽,其實也沒什麼事情,就是我不想去雲南了,我想去北京上大學。」任夏天看著父母那擔憂的眼神趕緊解釋道。

「北京也挺好的,大城市發展機會多一點,想去就去吧。」夏爸爸說道,他也放下了一顆懸著的心。

夏媽媽也跟著開口:「想去就去吧,之前我還給你爸爸念叨呢,你怎麼想去雲南的,不想著去發展好的大城市去呢,我還想讓你爸爸勸勸你呢,但是你爸說以後的生活終究要你自己過,就讓你自己選,現在你改變心意了,那挺好的,我你爸爸很支持的。」夏媽媽一臉笑意。

看到爸爸媽媽臉上的笑意,任夏天心裡釋然了,想到之前不管什麼事情都是父母安排好的,這次上大學想不到自己爸爸媽媽這麼民主:」謝謝爸媽。「

任夏天原本害怕被爸媽說自己是三心二意呢,沒想到父母確實很支持自己的想法,但是他們在心裡對自己上大學其實是有想法的,但是他們卻沒有說出來,尊重了自己的意見,任夏天心裡很感動。

這邊陳宇也向自己的父母說了自己的想法:」爸媽,我不去北京了,我不喜歡那所大學。「

陳爸爸陳媽媽聽到自己的兒子這麼說面面相覷心裡是在擔心:「兒子啊,你不上大學,你想幹什麼啊?」

其實對於兒子的變化當父母的是看在眼裡的,陳宇從一個街頭混混的大哥變得越來越喜歡學習,開始為了上大學兒去做努力,陳爸爸陳媽媽心裡是十分欣慰的。

「爸媽,你們想錯了,我不是不想上大學了,我只是不想上特招的那所的大大學了,我想去別的地方上大學。「

陳爸爸陳媽媽聽到兒子這麼說就放心了,但是還是想好奇為什麼不去了:「小宇啊,為什麼奴會突然改變主意啊,你之前對那所學校不是挺滿意的嗎?「陳媽媽開口問他。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