沿著葯圃邊緣一路前行。張沐陽卻是頗有深意的看了看凌冰離開的那個通道。對於凌冰,張沐陽並不擔心。自己改變的是凌冰的之前。跟鹿步福地的探險沒有關係。進入到了這裡,不管時機對不對。機緣這種東西其實就是那麼的神奇。是你的,那就是你的。

除非跟楚陽他們一樣。徹底改變軌跡。連進都不進來。那樣就真的沒有機緣了。只要進來了,機緣就會主動找上你。

就在快要靠近到凌冰走過的那條通道的時候。突然一聲唉喲傳來。旁邊的劉宇整個人一個踉蹌。緊接著整個人都摔倒在了地面上。

楚陽第一時間已經迎了上去,將劉宇給扶了起來,還擔心的詢問著:「老三,你沒是吧。你這也真是的。怎麼走個路都這麼不小心。」

所幸,劉宇是摔倒在了鬆軟的泥土之上,並沒有什麼大礙。可即便如此,摔一個狗啃泥也是有些不爽的。劉宇有些委屈,無奈道:「陽哥,我也不想啊。誰想到這地上有一塊石頭啊。」

正說著,鄭濤已經蹲下來了。扒開泥土,可以看到一個高約十厘米如同六厘米直徑的水管一樣的凸起樹立在這裡。

鄭濤一手握著,一邊道:「的確還真不怪老三,就這石頭。我們誰踩到了都是一樣。」

說完,鄭濤抓著那石柱就準備起身了。可是,讓所有人都沒有想到的是,隨著鄭濤這一提。突然前面轟然一身。原本黑漆漆的空間里,光芒閃耀。就在凌冰離去的通道旁邊,一個大約兩畝見方的空間呈現了出來。

看到這,張沐陽心中有些駭然。也是無比的感慨。氣運、機緣;這果然是不一般啊。誰能想到。摔個跤都還能遇到這種事情。

那麼多的江湖人士都沒有得到的機緣,卻輕而易舉的就被幾個年輕人給得到了。這就是命啊。

好在自己先知先覺啊。跟著氣運和機緣走,這果然是沒錯的。

「進不進去啊。該不會有什麼危險吧。」楚陽皺著眉頭,有些遲疑。

「進啊,為什麼不進。我還摔跤了呢。這就是補償啊。」劉宇理所當然的說了起來。

鄭濤比較的沉穩。看著張沐陽道:「張大哥,這不會有危險吧。」

張沐陽看著眼前的葯園。大約兩畝的方圓。呈正方形的分佈。四周有一層淡淡的光幕。這是最簡單的一個聚靈陣法。

對於這些,張沐陽一點都不陌生。隨即點頭道:「進去看看吧。應該沒有什麼兇險。」

張沐陽走在最前面。後面是楚南三傑。一走進這裡。張沐陽就明白了。這聚靈陣已經差不多到盡頭了。而劉宇摔跤的那一下就是壓垮這聚靈陣和隱匿陣的最後一根稻草。

這話怎麼說來著,這裡註定了就和他們有緣。

此時走了進來之後,手電筒反而不要了。四周淡淡的光芒之下。可以看得十分的清楚。之前還沒察覺。現在一看,這旁邊竟然還有兩個雕琢出來的石屋。

而張沐陽的目光卻是落在了葯園之間的土地上,看著眼前的這些東西。張沐陽哪怕是見多識廣也有些懵了。

難怪楚南三傑後來異軍突起一下就闖出了偌大的名氣。這……有這麼滿院子的靈藥,不崛起才是怪事了。

「張大哥,怎麼了?」楚陽一直看著張沐陽,也發現了張沐陽的異樣。

張沐陽深吸了一口氣,目光所及之處,這裡到處都是靈藥,而且都是上了年份的珍惜靈藥。這太讓人震撼了。

張沐陽緩緩吸氣,平復了一下自己的心情,緩緩道:「靈藥,這裡都是靈藥。」

「靈藥是什麼?」鄭濤疑惑的詢問起來。

此時,張沐陽卻是緩緩道:「靈藥,之所以被稱為靈藥,就是在於它的非凡,即便是沒有真元的人不懂得如何煉製,發揮最大的藥性。但是就簡單吞服,也能夠顯著地增強體魄,而對於練武者來說,那是能夠增強武功修為的。」

說到這,張沐陽看著楚陽三人,鄭重說道:「可以這麼說,對於任何一個宗門,都無比的珍稀,如今宗門內靈藥的多少,儼然已經成了一個宗門的底蘊。一株靈藥,能夠增強武者十年修行。試想,一旦某個小宗門能夠得到了大量的靈藥,那瞬間,就能夠造就出大量的高手,宗門實力簡直就跟做了火箭一樣飆升。現在你們明白靈藥的珍貴了吧。」

看到楚陽還懵逼的樣子,張沐陽指著外面的百畝葯圃,道:「換個比喻,這裡一株靈藥,就足以抵得上外面十畝藥材的價值。而且,這還是有價無市的東西。」

「哈哈,這麼說起來,那我們不是發財了么?」劉宇在旁邊立刻就興奮的說了起來。

剛說完,楚陽卻是皺著眉頭道:「老三,你給我閉嘴。」

說到這,楚陽看著張沐陽道:「張大哥,這靈藥如此珍貴,以我看來,不是我們的福氣,反而給我們惹來殺身之禍啊。」

這話立刻讓張沐陽露出了欣賞的表情。 惡少滾開霸道總裁欺負純情初戀 遇到如此狀況還能這般的冷靜而清晰。楚陽果然名不虛傳。

想到這,張沐陽卻是緩緩道:「楚陽,你們也不要擔心。現在應該沒有什麼人過來了。當前你們聽我的。趕緊把這裡收拾了。至於以後怎麼辦,再說吧。」

隨著張沐陽的一聲令下,三人都行動了起來,而張沐陽也親自動手了。可是,剛一走進葯園裡面,張沐陽也被震住了。這是…… 就在前面視線所及之處,兩道整體劃一的土地裡面,一邊是生長著一片片彎月型的草狀植物,另外一邊,則是一片火紅。猶如是火焰一般的植物。這……張沐陽心中卻是震撼起來。這竟然是銀月草和火焰根。

兩株靈藥在未來十分的普遍,但是在這個時候,還是相當的罕見的。當然,相比起其他靈藥來,這兩種算是比較差的了。

銀月草,是一種陰屬性的靈物,凝聚著月**華,它的作用並非是在改善肉身,而是滋補神魂。

讓人神清目明,心思靈動,反應快捷。藥性並不如何的出眾,若想要有出眾的效果,需要大量的服用。

不過當銀月草再次進化,變成了星辰葉之後,那對於人的神魂作用就大了,堪稱極品靈藥。

張沐陽卻知道銀月草,另有一種神奇的作用,就是能夠中和煉丹時候出現的陰陽不和,算是一種輔助的靈物了。

火焰根,其花燦爛,卻是無用,但是在土地里的根部才是真正的精華,根須噴張,眼色紅艷,如同一團火焰,故而得名。

但它卻是一種土屬性靈藥。火焰根最大的作用,是鞏固修為,錘鍊根基,正是厚土載物之意。

「火焰根出現,倒是正常,沒有想到在這裡,竟然是已經有銀月草出現了。」張沐陽不覺感嘆。

天地大變,首先出現的是靈氣的增加。而就靈物來說,一開始出現的都是五行靈物,然後是陰陽靈物,再然後五行陰陽開始混雜。

距離第一次靈雨出現,如今不夠是才有五個月的時間,陰陽屬性的靈物就已經出現了。

不對,張沐陽立刻就否決了這種想法。這靈藥園整齊劃一。看樣子這裡應該是一方小世界。

銀月草和火焰根這兩種靈藥,真正進入到了修真界之後,算是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東西。可現在么?卻對自己有著巨大的作用。有了這些東西,張沐陽相信自己的九轉玄功再進一步完全是可以的。

想到這裡,張沐陽抬頭道:「楚陽,你過來一下。」

隨著張沐陽這麼一喊,原本還在埋頭苦幹的楚陽立刻就停了下來。不僅是楚陽,劉宇也跟著過來了,至於鄭濤卻是不見蹤跡了。

「張大哥,怎麼了?有什麼發現么?」楚陽一路小跑過來,開口問了起來。

張沐陽卻是指著銀月草和火焰根。將這兩種藥材的作用介紹了一番之後。張沐陽看著楚陽道:「楚陽,劉宇,我也不瞞你們。這兩種靈藥,在目前還是很值錢的。這兩種靈藥對我現在也有很大的作用。我想跟你們商量一下,這裡其他的靈藥我都不要,其他的什麼東西我都不要。把這些都讓給我如何?」

「哎,我以為什麼事情呢。張哥你這麼客氣幹嘛?你要就全部都拿去好了。要不是你,我們也不能來這裡啊。」劉宇輕鬆的說了起來。

楚陽也點頭道:「老三說得不錯。張哥你客氣了。我們沒有意見。」

既然跟楚陽他們都說好了。張沐陽也不客氣了。倒不是張沐陽怕楚陽他們。就目前來說,要殺他們三個,對張沐陽來說是易於反掌的事情。可是,張沐陽還真不想那麼做。且不說未來自己的兇險。就說楚陽三人就是值得培養和結交的人。如果為了這點利益就殺人,那他張沐陽未來只會越來越苦。

輕車熟路的,直接將數百株火焰根和銀月草採摘了下來,然後,張沐陽走到一邊,直接祭出了離火爐。

隨著離火爐升騰而起,銀月草和火焰根全部都投入到了離火爐之中,同時,張沐陽也運轉真氣催動煉化了起來。

這就是銀月草和火焰根在修真界不值錢的緣故。這類靈藥,想要煉製東西的話,需要的量實在是太大了。而且只針對基礎階段。說白了,這就是一些基礎性的靈藥而已。

如今的他對於駕馭離火爐也有了一定的心得,算是輕車熟路了。 韓娛之勛 很快,火焰根化作了一團精純的土屬性氣息,盤旋在離火爐地步。

張沐陽張口一吸,裊裊白霧從離火爐中升騰而起,順著張沐陽的鼻子進入了他的身體中。

九轉玄功運轉,將這些精純的土屬性氣息融入了丹田中,加固根基。而銀月草的精華在這個時候也被張沐陽吸收進入了身體之中。兩股能量,一上一下,分別沿著不同的經脈循環而入。

火焰根的能量在不斷的穩固著張沐陽的經脈和丹田。而銀月草的能量則是在壯大著張沐陽的神魂。最後沒入到了張沐陽的識海之中。

一個小時后,張沐陽睜開了眼睛,火焰根和銀月草的能量盡數地被煉化完全了。

還不夠。張沐陽明顯可以感覺到自己的真氣開始充盈起來。可是,光是充盈還不夠,還沒有達到一種最佳的狀態。

張沐陽一睜眼。看著前面葯園之內的銀月草和火焰根。張沐陽再次動了起來,一心二用,一邊控制著離火爐不斷的運轉。一邊將剩餘的銀月草和火焰根全部連根而起。

隨著張沐陽的動作。這兩塊葯土一下就變得光禿禿了。楚陽和劉宇都看得直了。

劉宇感慨道:「陽哥,張哥這還是人么?這是傳說之中的修真手段啊。就像是我看的那些修真小說一樣。」

楚陽此時也是無比的震撼,這次鹿步溪之行,完全顛覆了他二十年的世界觀。這……這還是那個科學的世界么?武林人士,修真都出來了。

可眼見為實、耳聽為虛。現在看到的這一切,讓楚陽無比的堅定。眸子裡面放出那種信念的光芒。語氣鏗鏘有力道:「老三,我們也一定會成為張哥這樣的人。」

此時,張沐陽可不知道楚陽他們的心態變化。他全身心都在修鍊上面,隨著離火爐將靈藥煉化。大量的靈氣直接吸納進入到了張沐陽的身體。

在楚陽他們看來,張沐陽就好像是在抽煙一般。離火爐懸空而浮。從離火爐之間,兩道白煙直衝張沐陽的鼻息。那感覺,猶如是蛟龍吸水一般。

隨著所有的靈氣進入到了張沐陽的身體之中,張沐陽直接盤膝而坐。而離火爐卻直接沒入到了身體之中。

此時的體內,真氣翻騰。九轉玄功也在高速的運轉起來。一個周天,兩個周天,如此的循環往複。大約數個小時的時間下來。丹田之內,突然湧出一股真元,反饋全身經脈。

隨著這真元的滾動,經脈在迅速的腐朽,而在真元過後又迅速的重建起來。隨著全身經脈行走一圈之後。體內的真元也開始凝聚起來。

此時的張沐陽才是真正的氣血如汞,經脈如鋼!睜開眼睛,九轉玄功控制之下,張沐陽直接站了起來,身體舒展之間,氣息一凝,一陣噼里啪啦的聲音響了起來。發出真正的虎豹之音。這是虎豹雷音。

張沐陽的臉上也露出了笑容,終於……終於九轉玄功到了一轉巔峰了。築基就在眼前了。 隨著張沐陽起身,旁邊一直在關注著張沐陽的楚陽和劉宇都十分興奮的迎了上來。

楚陽開口道:「張哥,你沒什麼事情吧。」

劉宇則是一臉期待道:「張哥,你該不會就是傳說之中的隱世家族,或者是修真者吧。」

從這話就看得出來,兩人的性格,楚陽是屬於那種比較靦腆的人,而劉宇則是天馬行空外放許多。

張沐陽啞然失笑,看著楚陽和劉宇那眼神,隨即道:「這麼說,其實也算。修真者,修鍊者其實都是差不多的概念。」

「張哥!呃,師父!你看你能不能教我啊。」劉宇搓著手,竟然直接提出了這樣的要求。

這讓楚陽立刻皺起了眉頭,呵斥道:「老三!」

張沐陽倒是能懂楚陽在擔心什麼。抬手道:「楚陽,不必如此。劉宇倒是個性情中人。」

說到這,張沐陽卻是緩緩道:「教你,這也不是不可以。可是,你可要想清楚了。修鍊可不是兒戲,修鍊是一種千難萬難的事情。逆天而行,稍有不慎可能就身死道消了。如果你沒有這種覺悟,還是做一個富家翁比較實在。你不知道么?之前國內外都有過一個調查。這個世界上,幸福感指數最強的人,其實不是富豪。也不是貧民。沒有錢,自然談不上幸福,可錢多了也不是什麼好事。反倒是中產階級,這才是最好的一種狀態,不愁沒錢用,也不缺錢用。」

劉宇呵呵一笑,道:「張哥,你這雞湯灌得。沒說的,儘管我不太同意這話,儘管富豪不幸福,可我還是想當富豪啊。不過,你這雞湯我還是喝了。」

張沐陽正準備說話,旁邊鄭濤卻突然從靈藥園邊上的那幾個石室里沖了出來,臉上一臉的興奮,震撼道:「陽哥,老三,快過來,我發現好東西了。」

隨著鄭濤的話語響起。一行人立刻就趕了過去。張沐陽也在打量著石室。整個石室不大不小,也就是三十平米的樣子,一間石室裡面有不少的工具,顯然這是專用種植的地方。

另外一間則是有一方石床和石桌。一側則是擺放著一個石頭的書架。上面有一些玉簡。

在書桌上還有幾個絲質的袋子。

劉宇一看就垂頭喪氣道:「這有什麼好看的啊,這不就是一些東西么?濤子你是不知道,剛才張哥真是神了。憑空就有一個小鼎浮現在空中,這才是神仙手段。我正準備跟張哥學修真呢。」

張沐陽笑著道:「劉宇,這你就錯了。濤子其實找到的東西很珍貴。」

說著,張沐陽走到石桌前面。桌子上恰好擺放著四個絲質的袋子。上面綉著一些金色的符文。一看張沐陽就知道這是乾坤袋。這算是修真界裡面最普通的一種納物法器。

看著質地和符文,還不算是最低檔次的。應該是中等層次的法器。這種乾坤袋,內里有大約三個立方米的空間,和那些納物靈戒、納物手鐲動則上百立方,多的數千立方米的空間自然沒法比。可對於楚陽他們來說,這已經很了不起了。

張沐陽拿起一個袋子,隨即道:「你們看。」

真元激發之下,桌子上的玉簡立刻就消失了。張沐陽介紹道:「這就是乾坤袋,是一種儲物的法器。」

「我靠,這麼牛掰。張哥,我們現在能用么?」劉宇立刻尖叫起來。

張沐陽微笑著道:「我說的珍貴其實就是這個意思。因為這雖然很低檔次。卻是恰好可以讓你們都能使用的。你們三個,一人一個,用舌尖血和指尖血塗抹到乾坤袋的這個位子。這法器就能和你們產生聯繫了。」

隨著張沐陽的指揮。楚陽三人都拿了一個乾坤袋。鄭濤也有些激動起來。至於劉宇乾脆去外面收藥材去了。

之前還納悶,楚南三傑怎麼帶走這些藥材,現在來看,劉宇功不可沒。這小子小說看得多。說不定乾坤袋和玉簡的使用就是他歪打正著的碰巧蒙中了。果然,機緣氣運在他們身上,那就是他們的啊。

接下來,張沐陽又教授了楚南三傑怎麼使用玉簡。果然,這玉簡一使用,三人都興奮得不得了。

劉宇這大嘴巴更是直接告訴了張沐陽。這幾個玉簡,其實就是一些修鍊和種植靈藥的功法。還有一些小法術。比如什麼凈塵術、化雨術等等。

這時候,楚陽直接拿起了桌子上最後一個乾坤袋,遞給了張沐陽,道:「張哥,見者有份。要不是你,我們恐怕也不知道這些東西怎麼用。這裡既然有四個乾坤袋,那就恰好了。張哥你務必拿著。」

原本張沐陽是不準備拿的。以自己現在一轉巔峰的修為,只要到了二轉階段,這就相當於修真的築基階段。這個時候,可以這麼說。只要自己願意,材料足夠,想要多少乾坤袋都沒有問題。

可是,楚陽一看到張沐陽沉思的表情,不等張沐陽說話,楚陽就接著道:「張哥,你要是不拿,那就真的是看我們兄弟不起了。這次跟你下來,我們兄弟得到的東西夠多了。這你必須拿著,要不然……」

要不然怎麼樣?張沐陽大概能明白。要不然兄弟都沒得做。要不然就是看不起他們。可楚陽發現,在張沐陽面前說這樣話,還真有點不夠資格,所以又忍住了。

張沐陽此時也笑著道:「行,我拿著。兄弟之間,那些客套就不講了。我張沐陽認幾位兄弟,也請幾位兄弟不嫌棄我。」

這話立刻讓鄭濤在內都嚴肅起來,三人鄭重道:「張哥,我們永遠都是兄弟。」

接下來一天,楚陽三人加快了速度,整個靈藥園內的藥材全部都是一掃而光。就連石室裡面的那些農具都被鄭濤收走了。

可以聽到,劉宇還在喋喋不休。等找個地方把東西騰空之後,他還要來這裡,把這些靈土都帶走。

收拾完畢,一清閑下來,鄭濤卻是突然道:「張哥,我發現了一個事情。嫂子怎麼沒見到啊?」

張沐陽也愣住了,難不成跟你們說凌冰去找她的機緣去了,而且還是遠遠要超過你們三人的大機緣么?

就在張沐陽愣神的時候,凌冰的聲音卻是突然在眾人身後響了起來:「昨天你們看到這靈藥園就無比的興奮,我就沒有打擾你們。去其他地方轉了轉。這不,你們收拾完了,我也回來了。」

看到凌冰一臉巧笑嫣然的神態,那種和之前完全不同的靈動氣質。張沐陽就明白了。很顯然,凌冰也找到了她的機緣,而且是遠超楚南三傑的那種天命機緣。

隨即,張沐陽也笑著道:「好了,既然都來了。那我們就走吧。這裡估計也沒什麼東西了。早走早安心。三位兄弟。留個聯繫的方式,以後我們常聯繫。我跟冰兒就直接返回江城了。」 原路返回的時候眾人都輕鬆無比,一方面是大有收穫。另外一方面,楚陽等人獲得了修鍊的功法,這裡靈氣充裕,使得他們的體質有了巨大的提升。不到一個小時,五人就已經到了溶洞上面。

此時,還可以看到有不少江湖人士在這裡來來往往,當然了。這些所謂的江湖人士,那就真的只是一般的小魚小蝦一類的角色了。

與此同時,可以看到,這裡已經多了不少的政府工作人員,警察、消防甚至軍隊都已經過來了。

至於蘇銳他們遇到的那個地方,張沐陽暫時卻不準備動。從蘇銳的話語來看,那必然是一處凶地,或許會有好東西。可張沐陽卻不準備冒險了。

如今重生之後,除了有數的幾個小世界之外,其他的地方,張沐陽都不放在眼裡,自己重生的先知先覺那就遠超大多數的機緣了,再說,還有九轉玄功在手,張沐陽不覺得自己會怕任何人。

……

房車營地這邊,張沐陽看著楚陽三人道:「楚陽,你們會開車吧。」

楚陽點了點頭,道:「會開車,現在的大學生,還有多少是不會開車的。基本上,只要家裡條件允許的,都在大學期間就拿到駕照了。」

劉宇也說道:「張哥,我們三個一起去學的車,我們都是C照。」

聽到C照這個詞,張沐陽臉上閃過一絲玩味,卻指著旁邊從劉長勇哪裡搶過來的烏莫尼克。輕笑著道:「行,那這車就送給你們了。別怕,C照就C照。放開膽子開就行了。」

「啊!這……張哥你這是存心呢。這可得A照才能開啊。」劉宇立刻誇張的說了起來。

說著,指著旁邊的G65,很是不客氣道:「這車給我們還行。」

最終,張沐陽還是把G65給了楚陽三人,一台車子而已。對於自己來說現在雖說沒有多少錢,可還真不缺這一點。再說了。楚陽他們如今步入了修真界。想要搞到世俗的錢財那真的是再容易不過了。

「好了,三位老弟,咱們電話也留了,就此別過吧。我們從這裡就直接上高速去江城了。」兩車一起出了鹿步溪之後,在高速入口這邊,五人揮手道別。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