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時,下課鈴響了,打斷了他的思緒。

辰凡從座位上起來,拱了拱手,向同桌杜峰道:「這位兄台,請問茅廁怎麼走?」

聞言,同桌杜峰又抹了把冷汗:「辰凡,別鬧了行不行?」

「兄台,我真的很急。」

「出門,左拐,再左拐。」杜峰無奈的嘆了口氣,搖了搖頭,暗道:「完了,這小子徹底完了…」

辰凡按照同桌杜峰所說的方向,走到樓道盡頭,在順著那個味兒,終於確定了茅廁。

「這個世界真發達啊,就連茅廁都這麼先進。」

他想都沒想,便習慣性的去解開腰帶,可是他搗鼓了半天,卻不得門路。

正在他準備扯斷褲帶時,卻發現那裡有條口子縫隙,不由得的向下一扯,果然開了。

「這個世界,果然比較發達啊,連褲帶都這麼先進。」

辰凡放完水,舒服的打了個顫,然後抖了抖,正準備塞進褲帶。

「啊!」

突然一個高貝分的尖叫,傳了過來,辰凡抬頭一看,只見一個絕色女子,正難以置信的看著他。

「呃…」

辰凡也是一愣,怎麼會突然之間蹦出一個女子來,這不科學啊。

那女子尖叫一聲后,連忙捂住了眼睛。

她簡直無法相信,今天回遇到這種變態!

進入女廁所也就罷了,可他居然就在門口,對著牆壁撒尿!

她簡直不敢相信,朗朗乾坤之下,居然還存在這種變態!

「流氓!變態!」女子紅著臉,大罵了一句,落荒而逃,她後悔死了,真不應該上這個廁所,居然遇到個變態!

「姑娘,你誤會了,不是本公子有意褻瀆。」辰凡追了上去,解釋道。

在自己那個世界,姑娘的貞潔,是非常非常重要的,雖然貌似吃虧是自己….

「你個死變態!還跟來幹什麼!」那女生看到辰凡追來,一邊提防一邊說到。

「這位姑娘,切莫誤會,首先,本公子品學兼優,是絕不會幹出辱沒女子如此不恥之事的;其次,錯不在本公子,是你不敲門就擅自闖入,才引起誤會的;所以,一切與本公子無關。」

辰凡一番文縐縐的辯解,倒是把所有責任都推得乾乾淨淨。

「你…你你…!」女生氣的臉色通紅,心中那個怒啊!這個不要臉的死變態,文縐縐的一番辯解,居然把責任推的一乾二淨,倒彷彿是她的錯般。

「你個流氓!我進女廁所,敲什麼門!」女生大聲吼道。

「什麼女廁男廁的,試問有誰進茅廁不敲門的?」

」再說,若論道理,我的身體被你看過了,吃虧是我,佔便宜的是你!」辰凡一本正經的說到。

的確,在他那個世界,廁所男女通用,進廁所是要敲門的。

「你…無恥!下流!變態!」那個美女氣的直跺腳,罵了一聲走了。

辰凡看了一眼,兀自嘀咕道:「這個世界的人,都這麼不講理嗎,明明是我先佔的茅廁,她闖進來不敲門,好像還很委屈似的,真想不通…」

此刻,一個打扮非主流,全身上下都透露著裝比氣息的男生,叼著香煙,從門口進過,正好看到那氣呼呼的女生,好像受了什麼委屈一般。

這美麗女生叫李雨桐,乃是他直屬老大內定的女人,此刻看到內定大嫂好像受了欺負,不由得大怒!

「大嫂,出什麼事了?」非主流男生上前問到。 李雨桐本就已經在暴怒的邊緣了,此刻居然聽到有混混學生喊她大嫂,不由得火冒三丈,吼道:「誰是你大嫂!」

非主流男生吃了癟,也不生氣,依舊笑道:「大嫂,到底是誰欺負你了?告訴我,我替你教訓他。」

說著,他看見了同樣走來的辰凡,於是指著辰凡道:「是不是這小子?」

李雨桐轉念一想,學校混混學生就算再討厭,也沒有跑進女廁所站著搗鼓東西的變態啊

這行為簡直用變態二字都無法形容了,論其齷齪的程度,比混混學生還要影響惡劣。

李雨桐不由得想到了一個兩全其美的辦法,那就是讓那混混去把辰凡給教訓一頓,不然這變態不知以後還會做出什麼駭人聽聞的事,禍害多少女孩子。

想到這兒,李雨桐氣呼呼道:「就是他,就是他欺負我,他居然跑進了女生廁所…」

「什麼?」那混混學生聞言,大吃一驚,急忙道:「大嫂,他沒對你做什麼吧?」

「沒有,他在裡面搗鼓…」李雨桐實在沒臉說下去了,滿腦子都是辰凡那猙獰的丑東西,一跺腳,紅著臉蛋轉身跑了。

說著無心,聽著有意,那混混學生聞言,馬上腦補了後面的內容,頓時大怒:「什麼?你小子居然敢在女生廁所打飛機!真是吃了豹子膽了!」

「他媽的!就是我們大哥!也不敢在女生廁所打飛機!而且,你居然當著我們大嫂的面打飛機!玷污我們大嫂尊貴的眼睛!看老子今天不廢了你!替大哥出這口惡氣!」

辰凡淡淡道:「你們這些人,怎麼都不講理,明明是我先佔的茅廁。」

聞言,混混學生頓時語塞,罵道:「你是來搞笑的嗎?還你先佔的廁所!」

「就我先佔的茅廁,是她自己不敲門就擅自闖入的,怪不得別人。」

混混學生感覺自己的腦子有點不夠用了,倒像感覺自己是神經病似的,於是破口大罵道:

「艹!你他媽是不是玩我?以為我是白痴?老子先廢了你再說,居然敢輕薄我們老大內定的女人,媽的真是活膩歪了。」

混混學生說著,朝著辰凡,惡狠狠的沖了過來。

「小子,雖然我們老大不在學校,但即使是我們老大的餘威,也不是你區區一個手無縛雞之力的小白臉能夠得罪的!」

「你最好立即躺下,讓我暴打一頓,然後跪著向大嫂道歉,說不定老大回來,還能從輕發落!」

李凌天眉頭一皺:「這個世界的人,怎麼都這麼不講理,難道都是白痴?」

他前世乃超級宗門的公子爺,又十七八歲發生了意外,靈魂穿越過來,所以心底純潔,對世俗的諸多套路,還不太了解。

「去你媽的,你罵誰是白痴,看老子今天要是不把你……」

「啪!」

那個混混學生話還沒說完,便被一個突如其來的大耳光子,拍飛了。

嘭!

混混學生結結實實的摔在了廁所旁的垃圾桶旁,掙扎著抬起頭來,眼睛瞪的老大,不可思議的看著辰凡。

臉上火辣辣的疼,腮幫子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腫脹了起來。

只見辰凡哼了一聲:「廢物一個,江湖草寇而已,還想妄圖欺辱本公子,可笑!」

「你……!」混混學生忍著臉上不斷升溫的巨痛,卻半字也說不出來。

「你什麼你!」

啪!

辰凡反手又是一巴掌,毫無意外,混混學生再次被拍飛,身體結結實實的撞在了廁所頂部的天花板上,又反彈了下來。

「啊!」

混混學生痛苦的慘叫道,此時,他的臉被打腫成了豬頭,頭上鼓起了幾個大包,隱約有鮮血留下,甚是凄慘。

前後不到三十秒,他就被揍成了豬頭三!

他甚至都沒有看清對方是怎麼出手的,太可怕了,與對方的手段想必,他這個混混,簡直就是乖的不能再乖的小綿羊!

混混學生驚恐的看著辰凡,要是對方在給他這麼一巴掌,他估計就的殘廢。

只見辰凡慢慢的走進他,表情淡漠道:「回去告訴你們那什麼老大,你們大嫂不敲門在先,並不是本公子有意褻瀆,如果再來找我麻煩,我不介意順手收拾掉你們老大。」

說完,辰凡走了,像這種吃軟怕硬的江湖混混,在他那個世界,他見的太多了,也懶得過去計較。

那個混混學生心有餘悸的看著辰凡離開的背影,眼神中卻充滿了怨恨!

收拾掉他們老大?這是說笑話嗎?難道他不知道我們老大是誰? 卻說辰凡,此刻心裏面微微有點惋惜,以為剛剛那個李雨桐,真是混混的大嫂。

這麼一個有氣質的美女,竟然名花有主了,真是可惜了,論姿色,就是和他前世所在宗門的小聖女相比,也差不了多少。

想起宗門小聖女,辰凡就好想回到他那個世界去,欺負一下師妹,調戲一下師姐,在偷看一下小聖女洗澡,那日子,甭提有爽快了,可是,這些一去都不復返了。

這個世界的人,不但奇奇怪怪,而且蠻橫霸道,毫不講理,不按套路出牌。

辰凡這樣想著,不知不覺,又回到那個被稱作班級的地方。

他很不習慣這個地方,心中祈求了幾百遍回到自己那個世界,卻沒有任何奇迹出現。

他嘆了口氣,既然無法回到過去,那就是只能接受現實,去了解這個陌生的世界。

他看著桌子上放著的書本,幸好這個世界的文字,他恰好認識。

正在這時,高三九班,突然走進來一個高挑靚麗的女生,她一進來,便大聲說到:「誰叫辰凡?給我站出來!」

辰凡以前不叫這個名字,所以一時半會沒反應過來。

現沒有任何反應,那女生聲音又大了幾分:「辰凡你這隻癩蛤蟆!給我站出來!」

辰凡這才知道,有人在叫他,因為全班同學的眼神,都集中在了他身上。

辰凡眉頭一皺,覺得莫名其妙,放下書本,站了起來,淡淡道:「找本公子什麼事?」

那靚麗女生現辰凡站了起來,一臉怒色,氣沖沖的走到辰凡面前,手裡還拿著一個封帶著紅色心形圖案的信箋。

靚麗女生看了辰凡一眼,高高在上道:「你就是辰凡?」

辰凡沒有回答,但那表情,卻讓靚麗女生確定,此人必定是辰凡無意了。

「原來就是你這隻癩蛤蟆給我寫的情書,還本公子,我看你連癩蛤蟆都不如!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還妄想追我!你知不知道你的這份情書,害得我被多少人誤會?」

靚麗女生把手中的那份情書毫不留情的撕碎,然後灑在辰凡的臉上。

而此時,班級卻是炸開了鍋!

「辰凡給校花上官媚寫情書?」

「不是吧?辰凡這個白痴,就他也配給上官媚寫情書?等等,我腦子有點不夠用了。」

「上官媚是誰?那可是南都中學校花級別的人物!辰凡他算什麼玩意?也敢給上官媚寫情書?自己什麼東西心裏面沒個逼數嗎?」

…..

辰凡卻是莫名其妙,他剛來這個世界,給誰寫情書了?

「這位姑娘,本公子並沒有寫過什麼情書,你找錯人吧!」辰凡無辜道,

他前世是一個超級宗門的太上宗主的公子,雖嬌生慣養,但心智純潔。

況且他剛來這個世界,對一些罵人的話,暫時還不理解,所以還體會不到上官媚語氣里的尖銳程度,自然也談不上有多大的情緒波動。

「沒有? 啟稟王爺,狂妃有喜! 這份情書上面署名清清楚楚,高三九班,三十五號位置,辰凡,你還想狡辯?」

「你這個土鱉,你有沒有一點自知之明?你怎麼不去給母豬寫情書?」

「就你這窩囊廢的刁絲樣,估計就是母豬也會嫌棄!還妄想追我,你不覺得可笑嗎?」

「我真的沒有給你寫情書,不就是娶個媳婦嗎,那需要那麼麻煩,再說,我要是喜歡你,肯定會讓媒婆去你家提親的,以我的條件,想必你家人也沒有拒絕的理由啊!」辰凡很自通道,一時之間,他還是沒有把自身的身份轉換過來。

「什麼?」上官媚感覺自己腦袋有點轉不過來。

「哈哈!」全班同學又是一陣哄堂大笑,感情辰凡這個白痴,還在發神經呢。

「你…!」上官媚一跺腳,肺都氣炸了,大聲吼道:「辰凡,你竟然敢耍我,你算什麼東西!」

上官媚越想越氣,突然腳下發力,一腳踹向辰凡。

辰凡眼疾手快,瞬間就抓住了上官媚踢來的小腳,然後輕輕一拉。

刺啦!

毫無疑問,上官媚剛好穿著裙子,被撕開了一道口子,裡面穿的安全褲,都露了出來。

「啊!」

上官媚尖叫一聲,連忙捂住裙子上裂開的縫隙缺口。

「呃!」辰凡一愣,無奈的看了看手中抓著的布條。

風雨秘事 心中暗道:「這具身體真是好弱,竟然連自己的力道都控制不住,看來得梳理梳理這具軀體了…..」

「辰凡,你…!無恥!」

上官媚捂著裙子裂口,是又氣又怒,但同時心中也十分吃驚,她出身豪門,好歹也是從小練武,竟然被辰凡撕了裙子?

不過,上官媚也就是隨意一想,便把這歸為意外。

「是你自己不可理喻而已,怪不得別人。」辰凡攤了攤手。

上官媚一邊捂著裙子,咬牙切齒說道:「辰凡,我現在不方便,懶得跟你計較!」

「我警告你,不要再喜歡我了,咱們不可能的!因為你不配!」

「而且,我也不怕告訴你,我喜歡的人,是學校的馮武!是我主動追他的!」

「想必,在我們學校,沒有人不認識馮武的,所以請你要有自知之明,不要在糾纏我!」

「天上掉餡餅的事,壓根不可能!癩蛤蟆想吃天鵝肉,更不可能!」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