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時洛天看起來頗為狼狽,嘴角的血跡還沒有干,胸口的衣衫被雷龍撕碎,露出精壯的上身,雖然瘦弱,但是能夠清楚的感覺到那那身體之中不斷攀升的氣勢,和一股強悍的力量在他的體內攀升。

「你還真是打不死的小強啊!」應宏圖眼中詫異之色一閃,不過之後便瞬間恢復到了正常,畢竟洛天的底牌他都清楚無比,此時那青銅大鼎還在那爐矗立著,他想不到,洛天到底還有什麼能力,能夠跟自己斗下去。

「現在才剛剛開始!雖然很不想進入,但是現在的你,的確有資格成為我的對手!」洛天將嘴角鮮紅的血液擦乾,眼神淡漠的看著應宏圖。

「現在的你可沒資格說出這樣的話來,你也不過是強弩之末而已,別在那裡虎假虎威了!」應宏圖眼中露出不屑,心中卻是凝重無比,他不敢小瞧眼前這個年輕人,因為這個年輕人的名字,叫做洛天!

「好吧,讓你見識見識最強狀態下的我吧!」洛天眼神淡漠的說道,手中不知道何時多了枚金黃色的鱗片。

在洛天手中的鱗片出現的一瞬間,正在和傀儡僵持不下的白虎,身軀猛的一顫,他能夠感覺到,那金色鱗片之上帶了的強大的對凶獸的威壓,眼中露出驚訝之色,看向洛天手中的金色鱗片。

其他人則是沒有感覺到那鱗片的不同,也沒感覺到什麼強大的壓力,但是能被洛天拿在手中,便能夠知道這鱗片絕對不簡單。

洛天伸出帶著涅盤龍印的右手,臉上露出一絲輕笑:「小傢伙,真的不想吵醒你啊,不過現在我有點麻煩,沒辦法啊!」

洛天沒理會眾人的眼神,洛天輕輕的將金色的鱗片放在了涅盤龍印上面,臉上露出鄭重的神色。

「吼……」就在那金色鱗片放在那涅盤龍印上時,一聲衝天的龍吼之聲,在問天城中響起,整個問天城無論難女老少都是心生顫抖。

龍吼之後,一道衝天的光幕在洛天的手背之上飛速的生起,光幕直衝雲霄。

「龍威!那鱗片到底是什麼東西!」融達目光驚顫,看著那衝天的光柱白展天驚聲開口。

「這絕對不是地龍和飛龍能夠散發出來的龍威,是真正的龍族!」融達面帶凝重。

「即使是龍族的鱗片也不能有如此濃郁的龍威!難道是!」兩人對視了一眼,想到了一種龍族傳說中的東西。

「逆鱗!」應宏圖臉上露出一絲震驚,驚聲開口。

「洛天怎麼會有這種東西,不是傳說中龍族一生只有一枚逆鱗么,而且視弱珍寶!」聽到幾人的議論,蘭逸塵等人同樣驚聲出口。

沒錯,洛天手中的確是龍族的逆鱗,而且還不是普通龍族的逆鱗,那是現任龍皇,龍劍一生才有一枚的逆鱗!

洛天之前與張子平進入大安森林,尋找破解涅盤龍印,讓洛天能夠晉級化骨境的方法,也不復期盼,龍劍通過逆天的實力,為洛天開啟了涅盤龍印一刻鐘的時間,並且使洛天成功的晉級到了化骨境。

以龍劍的實力,也僅僅只是持續一刻中而已,一刻中后,洛天的修為便又再次被壓縮回了煉體九重。

不過進入了化骨境,洛天的元骨被刻畫而出,也就代表著洛天進入到了化骨境之中,只要將涅盤龍印開啟,那麼洛天就是化骨境!

所以,龍劍便將自己寶貴的龍皇的逆鱗送給了洛天,畢竟洛天不能一直呆在大安森林中,逆鱗同一把鑰匙一樣,能后開啟涅盤龍印一刻鐘的時間,這一刻鐘的時間,不但龍寶寶會蘇醒,洛天也會進入到化骨境,擁有最強的戰力!

「吼……」一道龍吼之聲再次響起,一條金黃色的小龍在光幕中盤旋起來,慢慢的在人們震驚的目光下變成了一個孩童的模樣。

「啊……」一聲長長的哈欠聲,從孩童的嘴中傳出,朝著四周看了看,稚嫩的手指輕輕一點,金黃色的光幕應聲破碎,一個身穿紅色肚兜的小孩從空中墜落下來。

「砰……」沉重的響聲響起,整個青石地面都龜裂開來。

當蘭逸塵和冷玉龍幾人看到孩童的身影時,身軀狂震,兩人不斷的揉搓著眼睛,臉上帶著不可思議之色,低聲開口:「龍寶寶!」 第二百七十二章強大的龍寶寶

龍寶寶剛落地便發現了身邊目瞪口呆的眾人,小臉之上帶著一絲天真,走到了洛天的身邊,奶聲奶氣的說道:「哥哥,糖!」

洛天看到龍寶寶憨態可掬的樣子,臉上露出一絲笑意,手中多了幾枚丹藥,遞到了龍寶寶的身前:「龍寶寶乖,看見那邊那個傢伙了么?那是哥哥給你找的玩具!」洛天說完指了指跟白虎相鬥的青色傀儡。

此時白虎很是難受,它能感覺到龍寶寶身上對凶獸的恐怖威壓,讓它的實力下降了三分,對上傀儡就顯的有些力不從心了。

順著洛天手指的方向,龍寶寶看到了白虎和青色傀儡,臉上露出天真的笑容,口中咬著洛天給他的丹藥,含糊不清的說道:「那隻小白貓好可愛,可不可以送給我啊!」

「白貓?」聽到龍寶寶的稱呼,白虎身軀一栽,險之又險的躲過傀儡的攻擊,臉上帶著人性話的苦笑。

四周之人聽到龍寶寶的話,也是嘴角抽搐,堂堂化骨中期的白虎,居然被這個憨態可掬的小男孩兒稱作小貓!

蘭逸塵等見過龍寶寶之人,明白龍寶寶的恐怖,此時不敢出聲,生怕龍寶寶的視線看到他們。

「那個白貓可不能送給你啊,等你徹底不在睡覺了,我在送給你!」洛天猶如哄小孩子一樣,哄著龍寶寶。

「好吧!媽媽說要多聽哥哥的話,哥哥你怎麼流血了,告訴我是誰!龍寶寶為你揍他!」龍寶寶對著眾人揮了揮拳頭,大聲說道。

眾人聽到龍寶寶那耀武揚威的樣子,還沒有眾人的腰高,臉上不禁露出微笑。

「你就把那個青色的鐵傢伙打爛了就行了!」洛天摸了摸龍寶寶的腦袋,再次指了指青色的傀儡。

「好!」龍寶寶答應了一聲,慢慢的走到了青色化骨中期的傀儡跟前。

「是你,欺負我哥哥來的嗎?我要教訓你!」龍寶寶雙手叉腰,小屁股一晃一晃的。

隨著龍寶寶的接近,白虎的實力再次下降了三分,整個身軀有些顫抖的匍匐在地面之上,龍寶寶身上的威壓真的是太可怕了,讓它根本動彈不得。

「小貓貓!別怕,我來保護你!」龍寶寶輕輕的摸了摸白虎的大腦袋,輕聲說道。

但是他卻忘了,那傀儡根本還在攻擊著白虎,他站在白虎的身前,自然替白虎擋下了攻擊。

青色傀儡粗壯的手臂狠狠的朝著龍寶寶的腦袋拍去,有些人甚至不忍心看到如此血腥的場面紛紛閉上了雙眼,不想看到這麼一個可愛的小男孩被拍死。

「砰……哎呀,好疼!」沉重的響聲響起,龍寶寶稚嫩的聲音也隨之傳出。

青色傀儡的手臂狠狠的拍在了龍寶寶的腦袋上,小腳下面的青石地面再次有裂痕不斷的向四周蔓延。

一世兵王 人們臉上帶著不可思議的神色,看著那沒事人一般的龍寶寶。

此時龍寶寶的小手摸了摸圓滾滾的小腦袋,臉上露出憤怒的神色。

「我又沒打你,你為什麼打我,寶寶我很生氣啊!」龍寶寶對著青色傀儡,大聲喊道。

但是傀儡哪裡能夠聽的懂他的話,青色的手臂再次狠狠的朝著龍寶寶拍下。

「你還打我!我生氣了!」龍寶寶舉起稚嫩的小拳頭一拳轟向了青色傀儡的拳頭之上。

「砰……」沒有絲毫的元氣波動,在人們逐漸張大的嘴巴下,青色傀儡如同閃電一般,倒飛出去,身軀狠狠的撞在了城主府的牆壁之上,整個牆壁被砸穿,然後沒有絲毫減弱的意思。

「呀!把人家的牆打壞啦,不會讓我陪吧!我得快點阻止啊,要不砸壞的更多!」龍寶寶驚呼一聲,小腿蹬地,朝著不斷撞擊房屋的青色傀儡追去。

四周之人,滿臉驚恐的看著那個瘦小的身影,如同一道旋風一般風風火火的消失在原地,滿臉的震驚之色。

三個呼吸間,龍寶寶便出現在了人們的視線當中,小手之中攥著那個青色傀儡,與他弱小的身軀顯得有些格格不入。

「砰……」青色傀儡被龍寶寶扔在了地上,龍寶寶大喝一聲,小小的身軀高高蹦起。

看到這個動作,洛天嘴角抽搐起來,蘭逸塵和冷玉龍等人也是嘴角抽搐,他們可是知道,龍寶寶這樣跳躍,是有著什麼目的,洛天當年可是親身的體驗過。

轟鳴聲再次傳進了人們的耳中,龍寶寶的身軀彷彿一座大山一樣,將青色傀儡,砸了個稀巴爛。

龍寶寶拍了拍小手,抓起白虎的尾巴,朝著洛天拖去,天真的說到:「哥哥,完事啦,那個牆被砸壞了幾道,等下你陪吧!」

洛天身手遞給龍寶寶幾顆丹藥,輕聲說道:「好啦,你帶白虎玩一會兒吧,剩下的事情我來處理吧,你好不容易出來一次!」

「恩那!」寶寶答應了一聲在白虎哀怨的目光下,開始不斷的折磨起白虎來。

眾人臉上帶著恐懼的神色,看著這個恐怖的小男孩,應宏圖此時已經是目瞪口呆,心疼的看著自己那化骨中期的傀儡,卻是不敢出口,龍寶寶實在是太恐怖了,只一拳就將化骨中期的傀儡給打散,在場的人誰都做不到。

人們確定,就連化骨後期甚至巔峰都做不到,要知道傀儡靠的就是那堅硬的身體,和沒有痛覺這個優勢,而如此堅硬的傀儡,居然被龍寶寶一屁股坐散!

「洛天,你不會讓他來對付我吧!」應宏圖臉上帶著驚顫,看著不斷揉搓著白虎的龍寶寶。

聽到應宏圖的話,眾人的眼神凝重起來,洛天還是洛天,單單憑藉著龍寶寶的存在,就能夠在化骨境中橫著走了吧。

洛天嘴角微微彎起,臉上露出輕蔑之色,冰冷的聲音從嘴中傳了出來:「就憑你?還不配,有我一人足以,正好拿你驗證一下,我的最強狀態到底是什麼樣子吧!」

話音落下,洛天身上的氣勢,陡然一變,變的伶俐起來,身體之中彷彿某個閘門開了一樣,元氣不斷的從身體之中散發出來。 第二百七十三章化骨境

在人們震驚的目光之下,洛天的修為如同井噴一樣不斷的上漲著,身體中幾處骨骼閃現出五種顏色的的光澤。

「化骨境?」人們驚顫著看著洛天不斷攀升的氣息,心中顫抖,彷彿有些後悔前來找洛天麻煩一樣。

感覺到洛天身上那獨屬於化骨境的氣息,張鴻運和風千羽的臉上露出大喜之色,他們也沒想到洛天居然突破到了化骨境。

「不是化骨初期,他的氣息還在上升,眼看就要突破化骨中期了!」人群中,不知道是誰喊了一句。

應宏圖臉色蒼白,他怎麼也沒想到洛天居然能夠進入到化骨境,而且還不止是化骨初期,之前自己以化骨初期的修為去嘲諷挑釁,甚至是用化骨初期的修為去壓迫洛天,而此時洛天居然將境界攀升到了化骨中期,比自己還高了一個等級!

就在人們驚悚的時候,洛天的修為也停在了化骨中期,感覺到自己身體中強大的力量,洛天有些沉醉。

沒錯,洛天的確已經進入到了化骨中期,由於突破時封印被解開,之前在大安森林中被封印的修為,在那一刻一次性爆發,直接讓洛天從煉體九重,飆升到了化骨中期。

輕輕的握了握拳,發出清脆的響聲,眼神有些玩味的看著應宏圖:「來吧,你不是要挑戰我嗎?」

應宏圖看著強悍無比的洛天,臉上露出苦澀,這還怎麼戰?洛天的體質他是知道的,他也只是敢確定洛天是煉體九重的條件下出來挑戰,倘若他知道,洛天能夠進入化骨境,他說什麼也不敢來挑戰洛天,想到這,應宏圖不由的恨起來傳播洛天無法進入化骨境消息的人,和告訴她洛天已經下了五行們來到問天城的人。

不只是應宏圖,此刻前來挑戰洛天的的所有人,都是心中罵起了那個告訴他們洛天在問天城的人。

感覺到四周眼神的變化,洛天的臉上露出一絲輕笑,他知道這些人已經被震懾到了,不過他的眼神之中卻是露出了冰冷的神色,心中暗自嘆息:「雖然震懾到,但是,還不夠!」

想到這,洛天的嘴角勾勒出一抹殘忍的弧度,身形閃動,五色的元氣在身體的周身晃動,剎那間來到應宏圖的身前,五色元氣的拳頭,帶著強大的破壞力狠狠的朝著應宏圖砸去。

感覺到洛天拳頭之上那恐怖的壓力,比起之前的洛天來,強了根本一倍不止,早就已經被嚇破膽的應宏圖,哪裡敢硬捍,身體之中雷聲滾滾消失在原地。

洛天一拳轟在了城主府的牆上,剛才被青色傀儡砸穿的牆面再次受到了重創,幾十丈長的牆面轟然倒塌,城主府裡面的一草一物,出現在人們的視線當中。

「跑的挺快啊!剛才打我打的很爽啊!」洛天看到幾十丈之外的應宏圖,臉上露出一絲微笑。

話音沒落下,封天步運轉起來,身形瞬間消失在原地,留下道道殘影,出現在應宏圖的身前,進入到化骨中期,洛天身體的強悍已經完完全全的能夠承受住封天步的第二步,更何況是這麼短的距離。

應宏圖躲避了洛天的一拳,心有餘悸,洛天的身影便再次出現在了他的身前,恐怖的拳頭帶著擊碎一切的意志,狠狠的砸在了應宏圖的胸口之上。

應宏圖的心臟在這一瞬間彷彿停下來一樣,化骨初期的身軀發出陣陣的脆響,身體跟剛才的青色傀儡如初一轍!

不過並沒有打穿太多牆壁,只是城主府的牆壁再次坍塌了一片,惹的張鴻運的家人驚叫連連。

應宏圖大口咳血,不等他喘息過來,就感覺眼前一片漆黑,一隻遮天的大腳狠狠的印在他的臉上。

「這還是人么!」人們震驚的看著洛天,臉上露出強烈的不可思議之色。

「不動用元骨,不用武技,單憑肉身和元氣的結合,將一名化骨初期的天才兩招擊敗!洛天,逆天了!」人們心中大喊。

融達白展天兩人臉上帶著苦笑,看著被洛天踩在腳下的應宏圖,心中暗自慶幸,幸好應宏圖率先出手,自己忍住了,否則被踩在腳下的有可能就是他們了。

「你說我敢殺你么?」洛天將腳抬起,大手一伸將應宏圖抓了起來,臉上露出冰冷的殺意,顯然應宏圖已經讓洛天忍耐到了極限。

應宏圖此時臉色蒼白到了極致,本以為自己是來碾壓洛天的,沒想到最後卻被洛天再次一次踩在了腳下,與洛天交手三次,第一次被喝退,第二次被取得了三滴精血和一億元氣石的巨額債務,第三次更慘,在同輩天驕面前被人用腳踩在了臉上。

想到憋屈之處,應宏圖再次口吐鮮血,險些昏死過去。

「你求我,我便放了你!」洛天將應宏圖扔在了眾人的身前,聲音在眾人的耳中響起,彷彿在同所有人說一樣。

聽到洛天那毫不掩飾的冰冷殺意,眾人心中一顫,看著洛天的眼神之中帶著一絲顫抖。

「嗡……」裂天槍歡快的洛天到洛天的手中,發出一絲挑釁的氣息撲向眾人。

應宏圖感覺到洛天那毫不掩飾的冰冷的殺意,面如死灰,眼神之中沒有絲毫的光澤,在也沒有了剛開始那股唯我獨尊的意思。

「我求你,不要殺我!」如同機械般的開口,應宏圖彷彿用身體中的最後一絲力氣將話音說出。

眾人聽到應宏圖的話,臉上同樣一變,眾人知道,應宏圖有了心魔,從今以後在也沒有了同洛天一爭高下的機會。

更嚴重的是,洛天彷彿一個心魔一般,將在應宏圖的心中生根發芽,如果不解除,那麼應宏圖未來的武道之路,都不可能有大的成就。

唯一解決心魔的辦法,就是將洛天擊敗,眾人看著強悍的洛天,顯然不認為應宏圖能夠辦到。

感覺了下自己剩下的解開封印的時間不多了,洛天再次一一掃過中人,毫無感情的話音從嘴中傳出:「十息之內,滾出問天城!」 第二百七十四章天屍宗隱匿

看到洛天眼中那毫不掩飾的殺意,眾人臉上抖了抖,紛紛有了退出的心情,此時的洛天彷彿一個魔王一般,讓眾人心生恐懼。

三息的時間一晃而過,一些跟洛天沒什麼恩怨的人們悄然離去,臉上帶著恐懼的神色。

六息,蘭逸塵等人結伴前行,大步朝著問天城門走了出去。

九息,融達白展天等人,深深的看了一眼洛天,大步走出了城門,只剩下個應宏圖。

「他怎麼辦?」的目光瞟向了倒在地上,眼神之中暗淡無光的應宏圖,沖著洛天低聲問道。

「能搜刮的就搜刮一下,不能搜刮的直接扔出去吧!」洛天站起身將應宏圖的儲物袋拿在了手中,扔給了還在那目瞪口呆的張輝陽。

「伯父,這就當是賠償你們家的牆了!」洛天輕笑著開口。

「這!」張輝陽手中拿著應宏圖的儲物袋,臉上露出震驚之色,沒想到洛天出手如此大方,應宏圖可是驚雷宗的驕子啊,他的儲物袋裡面寶物絕度不少。

不過張輝陽看到洛天那恐怖的實力的時候,看向洛天的目光也是發生了變化,眼神之中帶著一縷恭敬。

「爹,你就拿著吧,這傢伙是個煉丹師,有錢的很!」張鴻運看出了他爹的為難,臉上露出笑意,走到了張輝陽的面前。

四周張家的人,看向幾人,臉上露出強烈敬意,他們能夠感覺到眼前的幾個年輕人,比起他們眼中如天一般的張存在的張輝陽來說,強了不是一個檔次。

張輝陽沒有說什麼,珍重的將應宏圖的儲物袋收了起來,吩咐下去,眾人該幹什麼幹什麼,將四周的圍牆找人修理。

洛天輕喘了一口氣,臉上帶著一絲笑意,轉過頭去想要喊龍寶寶過來,不過卻是嘴角抽搐起來。

此時的白虎,哪裡還是以往的威風凜凜,此時真的如同一隻小貓一樣,臉上露出哀怨的神色,看著龍寶寶。

此時白虎整個身上的白毛掉落了一地,洛天也不知道龍寶寶為什麼有這麼個愛好,就是喜歡拔毛,也許是之前拔黑虎身上的毛拔習慣了,被封印了那麼久,好不容易出來,又碰到了白虎,哪裡能夠忍的住,騎在白虎的後背之上,雙眼范光,在那裡不斷的拔著。

感覺到白虎求助般的眼神,洛天輕笑了一下,龍寶寶,玩夠了沒,時間馬上快到了啊!

「哦哦,來嘍!小貓貓,等我下次出來在找你玩哦!」龍寶寶飛身從白虎的身上躍起來到了洛天的身前。

「哥哥啊,以後多叫我出來玩啊!」龍寶寶開口,天真的大眼睛之中露出不舍的神色。

「恩那,以後一有機會我就叫你出來!」洛天點了點頭,心中不忍,讓這個年齡段的孩子長年累月的去睡覺,誰都有些看不下去。

「好啦,讓我睡覺去吧,我感覺自己好像有點困了。」龍寶寶打著哈欠,伸了伸小腰開口說道。

「恩!」洛天輕嘆了一聲,手掌伸出,有些不情願的朝著手背之上的龍鱗拿去,他知道即使自己不拿去的話,到了一刻鐘,那麼龍鱗也會自己掉下來。

將龍鱗拿掉,陣陣的封印之力再次傳出,龍寶寶身上被符文所布滿,不此時的龍寶寶卻沒有什麼疼痛的感覺,顯然涅盤龍印的成功,讓龍寶寶和封印之間有了一絲聯繫。

龍寶寶俏皮的朝眾人揮了揮手,眼神之中看向了白虎,嘴裡不斷的喊著:「小貓貓,等我下次醒來哦!」

在眾人無語的目光下,龍寶寶身軀不斷的縮小著,化成一道金光衝進了洛天手臂之上的封印之中。

金光剛剛消散,洛天的修為也轉瞬間,不斷倒退著,被封印一直壓縮著。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