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天驕提著銀槍,往前一刺,一道銀龍從槍尖上跳躍而出,撲進了楚天驕的紅色大陣里,銀龍翻騰咆哮,所到之處,硬生生將葉族人從楚天驕的法陣里解救了出來。葉族人從那紅色的法陣中脫出身來,扭頭便又和他們打起來。

而葉天和葉鋒忽然盯著空中的楚天驕,手上捏了一把汗,就在剛剛短短的瞬間,楚天驕已經聚集了血紅色的霧氣凝聚在自己的頭頂,化作了一條巨大的饕餮,那饕餮目露凶光,無比高大,俯視著下面的葉族人。

「哈哈哈!」楚天驕驕狂地大笑道,「來吧!帝血噬天!」

方天畫戟猛地揮下,那饕餮縱身一躍,帶著紅色的滾滾波濤,一把撲在了葉天他們身邊,葉鋒和葉天只感覺到一股無法抵禦的強大力量迎面撲來,葉天凝出怒罡,想要躲避卻發現自己渺小的身體在那紅色的波濤之下,居然無法移動。

「轟!」葉天和也葉鋒眼前一黑,便被那饕餮巨獸撲倒,淹沒在紅色的波濤之中,也許是一瞬間,也許是很久,葉天的身體彷彿散架了一般,劇痛讓他連昏迷過去的權力都沒有。

葉鋒掙扎著從地上爬起,他的耳鼻里都溢出了鮮血,他看了看胸口還在劇烈起伏的葉天,一把將他拎起,而他們背後葉族人已經橫七豎八地躺在了地上,他們一個個七竅流血,死裝慘不忍睹,葉鋒頭也不回地往著葉族仙域的方向逃去。

楚天驕看著他們狼狽逃跑的樣子,立刻說道:「別讓他們跑了!」方刃道等人還沉浸在震驚之中,只是一招便讓葉族屍橫遍野,此時聽到楚天驕的話,急忙飛身追了過去,葉天的意識稍微清醒了一些,他咬牙放出了九紋虎。

葉鋒和葉天兩人摔倒在九紋虎上,九紋虎振翅一飛,便十分懂事地往葉族仙域之中飛去,「咳咳!」葉天吐出一口鮮血,胸口處的干悶在才稍微好了一些,他和葉鋒兩人仰面躺在九紋虎的背上,大口地喘著粗氣。

葉天斷斷續續地問道:「你的……那……些族人呢?都死了嗎?」

葉鋒回答道:「都死了,救不了了,這個血魔太厲害了!難怪能和獨霸殺神爭奪主神之位。」

南宮正林帶著其他人在九紋虎的身後飛快地追來,葉鋒盤膝坐在九紋虎的背上,手上再次捏出手印,雙手之中,一道金色的龍影醞釀而出。

「升龍擊!」響亮的龍吟之聲響徹天地,金色的巨龍從九紋虎的後背上飛騰而出,那些緊追其後的人急忙喊道:「快躲開!」

然而他們追的太緊了,方刃他們躲了過去,那些跟來的護衛卻沒有那麼快的反應速度,轟!金色的龍影將後面的人撞得筋骨盡斷,死傷不少。葉鋒打完這一招,便忽然噴出一口老血,趴倒在九紋虎的背上。

經過葉鋒的阻攔,他們兩人成功地逃回了靈宇仙域之中,一進那入口,葉鋒便猛地打出一掌,將那進出口毀掉,隨即其他的葉族人便已經迎了過來。

「族長?族長?你怎麼養了?」

他們見到葉天的葉鋒兩個人氣息奄奄的樣子,不由得十分吃驚,葉鋒用自己最後的力氣說道:「開啟仙域之中的結界,絕對不能讓他們進來!」

「是,族長!」那張老不知道外面發生類似什麼,剛剛還追著南宮正林打的的族長怎麼一眨眼就變成這樣了。不過葉鋒的命令還是十分有效的,這一族人立刻將他們兩個送回了屋子裡,同時一部分呢長老立刻開啟仙域之中的結界。

自從葉族獨佔無極仙域之後,便在這裡仙域之中苦心經營,經過多年的不懈努力,他們在這仙域之中布下了一大個結界,這樣外人就無法利用傳送法陣進來仙域之中了。

追趕葉鋒的人很快便回來了,南宮正林向楚天驕稟報道:」血魔大人,那葉鋒老兒,將葉族仙域整個逢開了,咱們現在進不去了。」

楚天驕回答道:「這老頭兒倒是跑得快,一看情況不對立刻就跑,也不管他們的這些族人了。哼哼,你們之前都說這葉族的人有多難對付,我看也不過如此。」 「那是,血魔大人法力無邊,他們這些人在您面前,自然都是一群不堪一擊的廢物而已。」方刃他們幾個奉承道。這些活了這麼久的老狐狸此時才真正見識到楚天驕的可怕之處,無比諂媚地拍著馬屁。

楚天驕滿意地看著地上的屍體,說道:」快叫你們的人給我挖一個血池出來,我要好好利用這些葉族人的獸血來強化我的體魄,快去!「

「是是是!我們立刻就派人去!」

「還有,你們那些手下的屍體也都通通給我放血,獸血和人血混雜在一起,這樣才爽!哈哈哈!」

聽到楚天驕居然也要把他們自己的手下的屍體用了,他們幾個心裡有些不悅,但是又不敢表現出來,步前塵道:「血魔大人,葉族人的額屍體夠了,我們自己人的就好生埋了吧。」

楚天驕臉上露出一抹寒色,嚇得他們一愣,楚天驕說道:「死都已經死了,埋了就浪費了,你們乖乖聽話,按我說的做,不然,哼哼……」楚天驕沒有說出來的話讓他們自己體會。

南宮正林急忙說道:「血魔大人,放心,那些屍體我們都會給你處理好,血魔大人的修為才是最重要的。」

楚天驕滿意地點點頭,又說道:「實話告訴你們,我的修為一直都在,只不過身體無法承受那麼大的修為罷了,只要不停地用人血和獸血淬鍊我的身體,我就可以飛快地突破,到時候到了神域之中,你們就可以在這散亂的仙域之中橫著走了。」

「我們明白!血魔大人!」

「明白就好!」楚天驕說完,似乎又想起是什麼,他又叮囑道:「你們去其他仙域走一趟,既然我已經現身了,他們這些人都得表示一下,告訴他們,除了紫薇仙域,其他仙域,每個仙域必須送來五十隻殺聖境界的魔獸來,否則,我就用他們仙域中的人血練功。」

「好,我們這就去!」

楚天驕已經不管葉鋒他們了,現在躺在地上的已經差不多都是葉族之中的精銳了,這次楚天驕直接殺了葉族一半的精英,也把葉鋒打了重傷,他們幾個要想再次活蹦亂跳地出來,肯定需要一段時間養傷才行。

南宮正林的屬下飛快地趕來,開始就地挖血池,其他人則拖來屍體,將那些人的血通通放干,供楚天驕所用,血腥味瀰漫在空氣之中,十分噁心的,,但是這對楚天驕而言卻是最美味的東西。

他盤膝坐在血池之中,全身浸泡在血液之中,僅僅露出腦袋,整個血池之中緩緩蒸騰出一道紅色的煙霧,步前塵和方刃他們,則本都不同的仙域,去找那些仙域索要魔獸去了。各個仙域聽到傳說中的血魔殺神重新回來的時候,一個個自然是無比吃驚。

雖然很多勢力門派都懷疑這件事的真實性,但是步前塵他們此時有恃無恐,話我帶到便是,信不信是你們的事情,反正最後和他們算賬的都是那個血魔殺神,各方勢力的探子也漸漸傳回了消息,葉族和血魔大戰的事情漸漸被各個仙域所知曉。

葉族仙域一直是散亂仙域之中最厲害的仙域,假如連他們都這麼輕易地敗給了血魔,那麼其他仙域就更加不是對手了。各個仙域一面思索對策,一面開始無比緊急地去捕捉仙域之中的魔獸。

葉族仙域之中,葉族的煉丹師匆匆給他們兩個檢查了一番,便開下了藥方,葉族此時龜縮在仙域之中,族人死傷過半,剩下的人達部分都是那次中了失心蠱毒之後,還沒有恢復的人,他們知道葉族算是在了一個大跟頭,接下來怎麼辦,就只能等葉鋒行了之中再做打算。

四天後,一直處在昏迷之中的葉鋒終於醒了過來,在旁邊服侍的侍女見到葉鋒睜開了眼睛,急忙跑出去叫守在外面的長老,「長老,長老!族長醒了!」

幾個長老帶著煉丹師匆匆走了進來,葉鋒掙扎著想要坐起來,幾個長老急忙上前攙扶,煉丹師叮囑道:「族長,你別亂動,你的肋骨斷了幾根,此時還沒有接好。」

葉鋒果然感覺到自己的腹部一陣刺痛,他安心躺在床上仔細回想了一下自己昏迷前的事情,半晌后才問道:「我昏迷的時間裡有沒有出什麼亂子?」

那些長老回答道:「沒有,一切都正常,我們布下了結界,靈宇仙域的人是進不來的。」

「那些中了失心蠱毒的人怎麼樣了?」

「他們大部分都恢復了,只是……族中和你出去的人都沒有回來。」

「唉!」葉鋒長長地嘆了口氣,說道:「我知道了。」

一名長老道:」族長那接下來該怎麼辦?咱們總不能一直窩在這仙域之中不出去吧。「

葉鋒道:」不比著急,車到山前必有路,那個葉天醒了沒有?「

煉丹師回答道:」那個葉天醒了,他比您醒得早一天……哎族長,我給他檢查的時候,我發現這個人他不尋常。」那煉丹師忽然十分興奮地說道。

葉鋒道:「他怎麼了?」

煉丹師說道:「那個葉天的血脈里咱們先祖留下的力量!」

「啊?」那煉丹師這話一出口,其他人一個個吃驚地張大了嘴巴。

葉鋒凝重地問道:「他的身體里有血脈力量?你沒有看錯吧?」

「沒有,怎麼會?」那煉丹師信誓旦旦地說道,「我給族裡組多人換過血,一直在留意這種人,因為血脈力量一旦被激發,將會給人巨大的突破,這件事情非同尋常,我要是沒有百分百得而把握,絕對不敢和你說的。」

葉鋒點點頭,喜道:「這下我有辦法了,等著吧,等我傷好了,我們再去找那個血魔算賬。」

「族長,你要激活他體內的血脈力量嗎?」另外一人面帶不滿地說道。

「那是自然,怎麼?你不同意?」葉鋒斜瞥著頭。

「屬下不敢,只是這個葉天他身份……特殊啊!」那長老憂心忡忡地說道。 「他雖然不是仙域中的人,但是他的體內留著祖上的血,往日的恩怨和偏見也都不要提了,那是祖輩們的事情,再說了,血魔殺神重回仙域,當年他與獨霸法神相爭時,我們葉族是獨霸殺神手下最得力的人,對血魔殺神的危害最大,他是絕對不會原諒我們的,我們和他不死不休!我們現在雖然暫時封閉了仙域,但是這樣畢竟不是長遠之計,我們必須想辦法殺死血魔,否則死的就是我們了。」

葉鋒緩了口氣,又說道:「那血魔太難對付,我們必須要將葉天體內的血脈力量激發出來,這樣他和我一起便能和血魔一戰了,只有這樣,我們才有可能活下來。」

那些長老問道:「血魔殺神現在恢復到了什麼境界?」

葉鋒憂愁地說道:「他和我交手之時,已經是殺帝後期的修為了,我的修為少他一個境界的,所以根本無力抵擋,而且他似乎還沒有用出全力,唉,這昔日的殺神再次回歸,根本不是我們能夠抵擋的。」

其他人聽了默默地沒有說話,在絕對的實力面前,說的再多也沒有什麼用處。

玲瓏仙域紫軒宮中,蕭寧等人見到南宮家的使者沒有來,確實火雲谷的人來了,當聽到他們說當年的血魔殺神暫居在他們仙域之中時,蕭寧等人立刻被嚇出了一身冷汗,因為他們也知道過去的紫軒宮是支持獨霸殺神的,如今獨霸殺神在神域中坐化,這血魔殺神卻從大陸上重生回歸,他們怎麼能不驚訝。

「血魔大人要你們紫軒宮五天之內送去五十隻獸聖境界的魔獸,否則熒惑族便是你們的下場!」

「五十隻獸聖境界的魔獸?」

「我們……去哪裡抓?」

「時間不夠!」

火雲谷的使者如今狗仗人勢,他驕狂地說道:「我只是奉命傳話而已,你們要是完不成,自己來我們仙域找血魔大人說就是了。」」哦,對了,還有一件事情,南宮家的南宮玉林來你們仙域之中便神秘失蹤了,南宮家的家主托我和你們說一聲,你們最好祈禱南宮玉林此時安然無恙,否則南宮家家主一定要你們紫軒宮的人通通陪葬!「說罷,便負著手,大搖大擺地走出了紫軒宮之中。

紫軒宮之中頓時陷入了寂靜之中,火雲谷得而使者已經離開,蕭寧愁眉深鎖,自從她紫軒宮滅了冥王殿之後,他們便是這玲瓏仙域之中最大的門派了,通知了蕭寧,便是通知了整個玲瓏仙域。想要五十隻獸聖境界的魔獸,這根本是不可能的,他紫軒宮做不到,其他門派更加做不到。

良久,時雨才打破寂靜說道:「這五十隻獸聖境界的魔獸,實在太過苛刻,我們就算結合其他門派的勢力,恐怕也能難以完成。」

楊沖道:「這血魔是不是只是說說,我們儘力去做便是,若是獅子啊完不成,想必他們不會怎麼樣的。」

蕭寧搖頭道:「不行不行,之前我已經查過這血魔了,當初紫軒宮不支持他便是因為這人陰狠毒辣,睚眥必報,我們得罪了他,他這次回來絕對不會善罷甘休的,只是這五十隻魔獸……唉,該如何是好。」

洛楓說道:「不光咱們仙域需要進貢,璇璣仙域也要進貢,我們不妨先派人找尋一下這些高階的魔獸,看看璇璣仙域是如何應對的,他們雖然搶過我們,但是要抓到五十隻獸聖境界的魔獸,他們也肯定做不到。」

「暫時也只能這樣了。」蕭寧揉著腦袋回答道,他忽然抬頭感嘆道:「葉天離開這麼久,怎麼一代呢消息都沒有?」

殿中其他人面面相覷,唯有蕭雅潔憂心忡忡地看著外面,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靈宇仙域之中,前往各仙域的人陸續回來,各個仙域進貢來的魔獸還需要寬限幾天,楚天驕每天便泡在那噁心無比的血池之中,錘鍊自己的身體。

當血魔殺神重回仙域的消息漸漸傳開之時,楚天驕先去了紫薇仙域一趟,當年他與獨霸殺神爭奪之時,紫薇族一直在支持他,所以他對紫薇族的感覺很好。

而紫薇族也不用向他進貢魔獸,當紫楓聽到當年的血魔殺神要來之時,他也是吃了一驚,雖然紫薇族當初支持血魔殺神但是那是因為當時紫薇族有實力,如今紫薇族衰微,血魔殺神未必看得起他們,誰都知道這種所謂的支持都只不過是相互利用罷了,血魔殺神大老遠來找他們,自然別有用心。

而他們的聖女火靈兒心裡更是無比忐忑,終於,這天,紫薇族的人忽然前來稟報道:「族長,聖女,靈宇仙域的人來了!」

「嗯。」紫楓也不吃驚,點點頭,說道:「我知道了。」迫於形勢,紫楓率領紫薇族眾人一同前往迎接。

紫微宮外,南宮正林和步前塵他們帶著強大的氣勢緩緩走來,在他們三人面前,楚天驕穿著一身黑紅相間的衣袍,負手而立,睥睨著紫薇族的眾人。

紫楓匆忙上前,假意恭敬地說道:「拜見血魔大人。」

楚天驕的目光巡視過紫薇族眾人,卻將目光落在了火靈兒的身上,楚天驕指著火靈兒說道:「靈兒師妹,你可還記得我?」

火靈兒抬起俊俏的小臉,與楚天驕冰冷的目光四目相對,以前只是懷疑楚天驕便是那所謂的血魔,所以心裡總有些不安,現在見了,火靈兒心裡反而有些坦蕩了,恢復了記憶,她也不是當初的那個小女孩兒了,火靈兒沖著他說道:「沒想到楚師兄居然是曾經的血魔殺神,真是讓人意外。」

楚天驕沒有接話,沖著紫楓說道:「紫族長,請吧,帶我進你們紫微宮中坐坐。」

紫楓從他們的談話間大概猜到了一些東西,不過他並並沒有多問,起身說道:「血魔大人這邊請。」

一群人進去紫微宮裡,楚天驕坐的上座,他沖著紫楓說道:「我已經幫你們解決掉了熒惑族了。」 紫楓假裝感激地說道:「原來熒惑族是您在暗中幫我們,我們紫薇族真是感激不盡。」

楚天驕道:「不必客氣,當初你們組維族支持我,而熒惑族的那群該死的東西支持獨霸殺神,我輸了,獨霸殺神就縱容他們人氣欺辱你們紫薇族,現在我回來了,這就是他們該有的報應。」

楚天驕頓了頓,又意味深長地說道:「再說了,你我馬上就是一家人了。」

「嗯?」紫楓忽然抬起頭看著楚天驕,不明白他話的意思,楚天驕起身站了起來:「紫楓族長,你坐在這裡靈宇仙域的客人聊聊天,靈兒師妹,你我已經有好久沒見面了,不如帶著我逛一逛這紫微宮,順便敘敘舊如何?」

楚天驕雖然是在問火靈兒但是言語之間已經滿是威脅之意,紫楓立刻明白了他話里的意思,火靈兒淡淡地回答道:「也好。」

火靈兒走出屋子,帶著楚天驕朝著後花園走去,走過石子小路,楚天驕開口道:「馬上你就是我的女人了。」

火靈兒冷冷的回答道:「我是不會同意的。」

楚天驕早就才猜到了火靈兒會是這樣的回答,所以才走出了房間來外面說,他回答道:「你同不同意並不重要,重要的是你的族長肯定不敢反對,他知道反對我的下場。」

暖婚似火:顧少,輕輕寵 火靈兒知道他的言外之意是在拿紫薇族的人威脅她,她憤憤地瞪了楚天驕一眼,楚天驕冷冷地說道:「你不要以為我是貪戀你的美色,事實上,我看上的只是只不過是你先天道胎的體質罷了。」

血脈可以遺傳繼承,但是天地間這種神奇的體質確實無法遺傳的,但是只有先天道體的體質可以讓孩子繼承父母的體質這也是為什麼紫薇族的聖女通常都是代代相傳的原因。

「哼!」火靈兒又問道,「那你當初在生死門中糾纏我也是因為這個咯?」

楚天驕回答道:「那是自然,我待會兒回去便會和你們的族長說的,到時候在這紫薇仙域之中辦一場盛大的婚禮,也算對你有個交代。」

「你!」

「你別想逃,你若是逃了,我就在你們紫薇仙域之中建血池供我練功,你也別指望誰回來救你,那個葉天,他被我一戟打傷,現在也許已經死在葉族仙域里了,哼哼,真是廢物。」

「嗯!」聽到葉天受傷了,火靈兒心裡一緊,立即問道:「你說什麼?葉天受傷了!」

楚天驕沒有回答,而是說道:「你別多想了,他已經是一個死人了。」

說話間,南宮正林忽然尋了過來,楚天驕扭頭看著他,問道:「怎麼了?」

南宮正林道:「血魔大人,有人找您,他說……他……」南宮正林沖著楚天驕使了個眼色,示意火靈兒在。

血魔看他神秘兮兮的樣子,便走了過去,南宮正林輕輕伏在楚天驕的耳朵上,輕輕地說了一句話,血魔一聽,臉上的表情驟然變得無比認真嚴肅,問道:」他在哪裡?」

「在靈宇仙域之中,是我們南宮家的族老來向我稟報的。」

「立刻啟程,我們回靈宇仙域之中。」血魔臉上飛快地說道。

「是!」

剛剛還興緻勃勃的他們,立刻回到紫微宮中,回靈宇仙域之中,紫楓雖然感到一絲意外,不過他巴不得這群人快點離開,送走楚天驕,紫楓問火靈兒道:「他和你說了什麼?他們為什麼會忽然要離開?」

火靈兒搖搖頭,卻說道:「我不知道,但是我要去葉族仙域去。」

婚色撩人:權少誘妻成癮 「啊?」這次紫楓更疑惑了,他回答道:「你去那裡幹嘛?再說葉族仙域已經從裡面被人徹底豐收了,沒有人可以進去,火靈兒道:」有時空之心,我可以進去,葉天他在葉族仙域之中受傷了,我要去看他。「

葉天當初幫了他們不少忙,紫楓點頭說道:「這樣啊,那我派人和你一起去吧。」火靈兒搖頭道:「不必了,我一個人去就好了,葉族仙域那裡應該已經一片大亂了,我們紫薇族和血魔的關係又說不清,要是帶著人進去容易被誤會。」

紫楓只好說道:「那你路上小心些。」

「放心,族長!」

楚天驕一行人匆匆趕回靈宇仙域之中,在南宮正林的家裡,一名黑袍人正在屋子裡靜靜地坐著,楚天驕和南宮正林等人走進南宮家的大院落里,迎面走來幾名長老模樣的人,楚天驕立刻問道:「那人在哪裡?」

那長老恭敬地回答道:「在裡面,血魔大人請隨我來。」

那張老帶著他們來到了客廳之中,那黑袍人將將自己的身形全部隱匿在那身寬大的黑袍之中,看不起模樣,但是楚天驕一眼就看出了他們的身份,他立刻說道:「原來是你!」

他回頭沖著南宮正林殺氣騰騰地說道:「你們出去!這個房間外十丈之內,不得有任何人靠近,要是被我發現,殺無赦!明白嗎?」

南宮正林帶著身後的族老喏喏地退了出去,將門窗關好,楚天嬌道:「你最好別刷我,否則你知道後果的。」

一個沙啞的聲音從那黑袍里傳出:「你現在可是曾經的血魔殺神,我怎麼敢騙你?」

「知道就好!」楚天驕緩緩走過去,坐在了那人的旁邊,說道:「說罷,我要的的東西在哪裡?」

那人嘎嘎的笑著,回答道:「我想知道,我告訴你這個消息,你可以給我們什麼好處?」

「哼哼!」楚天驕冷笑著,「只要你說的是真的,你想要什麼我都可以答應你,你說的要是假的,我就讓你徹底滅族。」

葉族仙域之中,葉天正盤膝坐在床上,修習半神格中的秘術穿梭,「走!」葉天發出一聲輕喝,他的身形一閃,他從床上便挪動到了另一邊的地面上,葉天再次施法,他又一次回到了床上。

這時,門外出現了倉促的腳步聲,似乎來人有什麼急事,葉天立即收功,「吱呀!」門被人推開了,一名長老匆匆走進來問道:「葉天,你的傷勢如何了。」 這便是葉族之中的一名醫師,葉天的傷便是他治好的,葉天回答道:「已經沒事了,你這麼急著走來,是外面又出了什麼事情嗎?」

那長老回答道:「沒有,咱們仙域已經被我們自己豐收了,沒有人可以進來,也沒有人可以出去,我來是想告訴你一聲,族長要你去他房間里一趟。」

「你們族長的傷勢好些了嗎?」葉天隨口問道。

「我們族長已經可以自己走動了,你快去吧,別讓族長等著急了。」那人催促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