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瀾星點頭,然後把話題交給了風欲。風欲說道:「我們原本會和的路,昨晚被那些怪物毀掉了。他們只能另外走一條路過來,我們也得換位置。」

「今天我們探查了一下。等度過今晚,明天我們就出發往另一條和他們會合。只要我們會合,人數多起來,也會安全許多。」谷方臣開口說道。

聞言,大家都紛紛點頭。沒有異議。

權寵京華 月千歡看到月瀾星他們的表情很沉重。似乎還有話沒有說完。她不禁傳音問月瀾星,「哥,怎麼了?」

月瀾星聞言看向月千歡,表情更加沉重了,還有些許試圖遮掩的悲傷和憤怒。最後還是風欲替月瀾星開口,他對月千歡說:「月千歡,你父親在那隻隊伍里。」

月千歡心頭一緊。

這時候,月瀾星急忙開口說:「爹他沒有事。只是他們的隊伍,碰到了大章魚的追殺,損失了五個人。現在只剩下爹和另一個人活著。」

月瀾星在去之前,他並不知道月江離在其中。

因此見面后,得知他們遇到了可怕的攻擊。只活下來兩個人。月江離和另一個人都受了傷,這個時候他們還無法會和。

並且,他們兩個人要單獨度過可怕的一晚上。明天才能會和,月瀾星無疑是抓狂擔心瘋了。 我的英雄學院之我的人生 但除了等明天,月瀾星也無可奈何,他什麼都做不了。

因此在見到月千歡時,月瀾星才會更加的懊惱悲傷。

對此,月千歡超乎尋常的冷靜。她問月瀾星他們。「我去幻靈域后,我爹實力恢復了嗎?」

「嗯,恢復了巔峰。」風欲回答。

月千歡鬆口氣。「哥,風欲。我們要相信他!他可是月帝,恢復巔峰實力,他比我們都強!他會沒事的,等過了今晚我們就能重逢。」

月瀾星和風欲齊齊點頭。他們也是如此的堅信,並期待著報以希望。

月千歡又和谷方臣對上眼。知道谷方臣有話想要問她,在月瀾星和風欲跟其他人去布置今晚的準備后,月千歡和谷方臣單獨走到角落裡。

谷方臣急忙問:「你們不是和老祖回聖界了嗎?你們最後回去了嗎?老祖不會也和你們一起進來了吧?」

月千歡抬手指了指髮髻里的蝴蝶簪子。在谷方臣茫然不懂的眼神中,月千歡說:「喏,你家老祖在這兒呢。她不能在封神境里現身,所以變成了蝴蝶。而且她現在似乎陷入沉睡了,不能回答你。」

避免谷方臣猜來猜去,月千歡直接全部告訴他。

緩了半天,谷方臣才得以接受這個現實。谷方臣接著又問:「墨九卿他們呢?怎麼只有你一個人。」

「我剛從水下迷宮裡出來。自進入世界迷宮后,我還沒見到墨九卿他們。你呢?」月千歡也問谷方臣,「除了我哥和風欲,你還見到別的認識的人嗎?」

谷方臣點頭。

他告訴月千歡,花元冬,雲夜他們也進來了。他們在另一個人最多的隊伍里。墨九卿他們多半也在那兒! 預選賽已經進行了兩天的時間了,第一輪預選賽已經結束。

第三天一早,唐三他們就來網咖叫林辰他們準備比賽了,第二輪預選賽即將開始。

當林辰他們一起來到天斗大斗魂場的時候,大師已經和弗蘭德他們在那兒等著了,而且連柳二龍都來了。

由於第一輪的比賽的時候,他們表現的有點兒太過驚人了,所以他們到場的時候有兩個工作人員走了過來帶著他們去等待區。

而台上的觀眾看到他們到來,都還是熱議了起來。

唐三看到玉小剛,先給他打了一個招呼,然後才像弗蘭德和柳二龍問好。

這就是傳說中的好學生啊,要是林辰的話,他才不會去問好呢。

這時候,戴沐白看著一旁的弗蘭德問道:「院長,我們這次的對手是誰啊?」

弗蘭德搖了搖頭,他根本就沒有去看過比賽對戰的名單。

戴沐白無語道:「你現在不會真去做生意了,不管我們了吧?」

弗蘭德笑了笑,「我現在才發現,其實做生意沒什麼不好的,你要知道我每天賣『彼岸花』的收入最少也是七位數,就算我只能得到一部分,已經不錯了。」

這時候大師走了過來,看著弗蘭德一副商人的嘴臉,不由得搖了搖頭。

他看著唐三道:「小三,你們這次的對手是象甲學院,你們有三個選擇:第一是放棄這場比賽,保存實力。畢竟。預選賽積分前五的隊伍都能夠進入晉級賽和總決賽。第二。是以上一場的陣容上場一戰,但你們的勝率連百分之一恐怕都沒有。第三。以全主力陣容出戰,但就算能夠獲勝,你們的實力也肯定會完全曝光。」

象甲宗的實力在七大宗裡面也是能排得上名號的,而且這次他們參賽的隊員的實力也不是很弱。

大師看著一臉疑惑的七怪接著說道:「象甲宗在七大宗中排名第六,不過這是因為他是防禦性武魂的緣故,這次參加比賽的是象甲宗的直系弟子,其中三人達到四十級,另外四人也有接近四十級的實力。可以說是象甲宗新一代的精英。」

聽到這話,馬紅俊不以為然的說道:「不就是三個魂宗了嘛,天斗皇家學院還不是好幾個魂宗,不一樣被我們給秒了。」

看到一臉不以為然的馬紅俊,玉小剛搖了搖頭,這個馬紅俊,啥時候都把事情想的太過簡單了。

大師看著眾人道:「不要小瞧你們任何的對手,這次的象甲宗的魂宗可不是天斗皇家學院的那些嬌生慣養的魂宗可以相比的。」

聽到這話,除了馬紅俊,其他的人都認同的點了點頭,象甲宗這三個字代表著什麼,同等實力下,基本上沒有人能夠攻破他們的防禦。

大師繼續道:「如果是在開闊之地作戰,或許你們上一場的陣容還有幾分機會,象甲宗最不擅長的就是度,憑藉游斗來消耗對手魂力是一個不錯的選擇。但比賽擂台的面積就那麼大。在這個面積內作戰,你們幾乎沒有任何機會。對手雖然沒有輔助魂師,但因為武魂相同,疊加的威力極其驚人。從理論上來說,為了最後的勝利,我建議你們放棄這場比賽。畢竟,預選賽只要前五名就足以出線了。在早期隱藏自己的實力並沒有什麼不妥。」

林辰則是笑了笑,看著大師道,「決定權就交給唐三吧,他有他的想法。」

大師點了點頭,然後看著唐三,對著唐三點了點頭。

七怪的人也是滿臉期待的看著唐三,等待著唐三的回答。

唐三看了看其他的人,眼中閃爍著淡淡的精光,雙拳緊握道:「戰。」

唐三目光轉到大師的身上,緩緩的說道:「老師,我知道你的擔心,不過遇到強敵就退縮的話,還談什麼爭奪最後的冠軍,雖然這次很危險,不過這次剛好能夠鍛煉一下我們的反應和配合,而且我們也可以在不暴露全部實力的情況下,盡量的去爭取這次比賽的勝利。」

大師點了點頭,也沒有詢問唐三的部署到底是怎麼樣的,而是說道:「既然你有你自己的想法,那你就去和他們商量一下吧,我等著看你們的表現。

唐三點了點頭,然後對著大師點了點頭,就去和七怪他們商量下面的對策了。

而大師看著林辰道:「這次你們的對手是蒼輝學院,多的我也就不說了,你們的實力我也不是太清楚,不過我希望你們認真一點兒,你們這次的對手可不簡單。」

蒼輝學院?林辰不由得搖了搖頭,說實話,蒼輝學院的人沒有什麼挑戰力,本來他還說能遇到熾火學院,然後他好調戲一下火舞,沒想到居然是對戰蒼輝學院,一點兒趣味都沒有。

不過好像蒼輝學院的時年有點兒意思哦。敢對唐三動手,簡直就是在太歲頭上動手。

這時候,比賽也正式到了開賽時間了,只見有一些工作人員走了過來,每支隊伍前面去了一個工作人員,全部二十九支隊伍中的十隻走入場地之中。諾大的廣場內。布置已經和第一天有了區別。除了原本唐三他們曾經使用過的中心比賽台不變之外,旁邊還搭建了同樣大小的四座擂台。儘管這五座擂台的面積都很大,可在這能夠容納八萬人同時觀戰的天斗大斗魂場中,還是並不顯得擁擠。

比賽還是分為三組,其中史萊克七怪由於第一輪第一場的表現逆天,再加上對手是奪冠呼聲很高的象甲學院,所以他們的比賽被安排在了中心的擂台。

貴賓席上面第一天來的人都在,不過今天比第一天多了幾個人。除了七寶琉璃宗宗主寧風致和白金主教薩拉斯之外,多出的三個人,寧風致旁邊的兩人就是七寶琉璃宗的骨斗羅和劍斗羅,至於另外一個人就比較怪異了。別說貴賓席上的帝國高層有不少目光都落在他身上,就連兩旁比較遠的觀眾席上,觀眾們也都注意到了他的存在。因為。這個人的外貌實在特殊了一些。

雖然是坐在那裡,但他地身體也比普通人站著要高上很多。骨斗羅的身材骨架已經很高大了,可是,和白金主教薩拉斯身邊這個人相比,卻遜色的不是一分。

這個人的身高用目測估計,起碼在兩米五以上,自己一個人就佔據了貴賓席上三個寬大地座位。端坐在那裡,就像是一座肉山似的。皮膚黝黑,一雙大眼睛宛如銅鈴。黝黑的皮膚上似乎浮現著一層特殊的光芒。整個人坐在那裡,就給人很有威勢的感覺。須皆白,看上去至少有七旬以上的年紀。

這個人林辰認識,畢竟在全大陸高級魂師學院精英大賽的身材這麼奇特的人也就只有一個,那就是象甲宗的宗主呼延震,他應該是被白金主教薩拉斯給忽悠來的。

不過話說這個人好醜哦,這長這麼大,這麼高,也不知道他媳婦兒是什麼樣子的,尼瑪這麼一個大漢,媳婦兒應該也不會漂亮到哪兒去。

看到唐三他們走到比賽台上,寧風致也愣住了,原本他還說唐三他們對付象甲宗的話需要全力以赴,畢竟唐三他們並沒有林辰他們強,沒想到唐三他們對付象甲宗也沒有全力以赴。

寧風致看了看貴賓席的呼延震和薩拉斯,眼神不由得凝了凝,因為他看到了薩拉斯眼神中閃過的陰冷。

寧風致暗嘆,看來薩拉斯是打算讓象甲宗來對付唐三他們這一隊人了,也就是說這次的比賽是暗箱操作,並沒有公平所言,唯一的希望就是唐三他們打敗象甲宗。

當象甲宗的小隊上場的時候,全賽場都沸騰了起來。

因為象甲宗的人都像他們宗主那個樣子一樣,擁有者這個年齡不應該有的身高,一個個的相對於普通人來說就是小型的泰坦。

隨著司儀的話音落下,台上的戰鬥就在萬眾矚目之下開始了。

只看見雙方互相客氣了一下以後,就各自亮出武魂開始對戰了。

當武魂釋放出來的時候,林辰很明顯的就察覺到了貴賓席上的呼延震先是一臉自信的表情,不過當他們聽到寧風致說了什麼話以後,他和白金主教薩拉斯的臉色都是大變。

看到這一幕,林辰不由得笑了笑,話說大師和武魂殿的關係還是很特別的,那可是比比東的初戀啊,只不過是千尋疾有點兒禽獸而已,等到自己以後有機會去改變這段歷史的時候,一定會把千尋疾吊起來打,打死了還要鞭屍。

就是因為他,比比東才會變成現在的這個樣子,一直想著要制霸整個大陸,原本多好的一個妹子啊。

不過林辰不由得不吐槽一下的是,很多事情都是講緣分啊,千尋疾就迷jian了比比東一次,比比東就懷上了,而且千尋疾當時的年齡已經不小了,這就是緣分啊。

而台上的戰鬥已經火熱的開始了起來,只見象甲宗的眾人像坦克一樣,開始緩緩的朝著林辰他們走來,雖然速度不快,不過給人一種很重的力量感。

唐三也嘗試著用自己的藍銀草拖延一下他們的速度,不過當藍銀草纏著象甲宗的眾人的時候,根本就沒三秒鐘就被震碎了。

從這一點兒就可以看得出來,象甲宗的防禦之名可不是吹噓的。

沒多久,象甲宗的人就畢竟了擂台中間,而唐三他們能夠活動的區域越來越小。 月千歡認識的人,進入封神境的有不少!

月千歡和墨九卿早就猜測到過。月雲所說,擁有資格進入封神境的人,有他們。自然也會有同為四大家族的風欲他們。只是一直不曾見面,直到現在聖塔九重第三層世界迷宮中,他們才有碰面的機會。

月千歡深吸口氣,抬頭看向漸漸黑下來的天色。

她呢喃道:「希望他們一切都順利,平安。」

「會的。我們很快就會去找他們的。」谷方臣點點頭。比起那些不認識的人,他還是更喜歡月千歡他們。

雖然曾今是仇敵。但現在,撇開恩怨他們又是朋友了!

谷方臣要過去幫月瀾星他們,走的時候,他不禁頻頻多看了幾眼月千歡髮髻上的蝴蝶簪子。可惜老祖陷入沉睡沒動靜,要不然還能問問老祖情況。

月千歡也過去幫他們。每當夜晚來臨,就是一場血腥大戰爆發的時候!

他們必須要儘可能多的,在夜幕來臨之前做好準備。

當黑夜籠罩天地時,月瀾星走到月千歡面前。他們兄妹互相對視一眼,月瀾星抬手拍拍月千歡的肩膀,笑著說:「小歡,我會保護你的!」

「我也要保護你啊。」月千歡笑了笑。

點點頭,月瀾星又看向大家,朗聲開口:「話都不用再多說。為了活下去,見到明天的太陽!大家一起加油吧!」

「為了活下去!」

「殺光這些該死的臭蟲!怪物!」

「我們會活著通關世界迷宮的!」

……

眾人一同呼喊,眼眸中閃爍著堅定冷冽的寒意。面色肅穆,冷血等待著敵人來臨。

他們都是各個世界的強者,榮耀,權利,地位。他們早都擁有了!現在是為了封神而戰!他們絕不會輸給這些怪物的!

百戰封神,寧死不敗!

嘶嘶——

嘶鳴聲響起。月瀾星大喊:「放夜明珠!」

蘇巧和羅瓊立馬帶著人站起來。他們揚手,力量包裹著成千上萬顆夜明珠朝四面八方飛出去。一抬頭猶如看到了星辰海一樣,美的驚人。

但當顆顆夜明珠劃破天際落下去時,照亮的景象瞬間讓人渾身毛骨悚然,起了一身的雞皮疙瘩。

這些怪物太多了!

有月千歡見過的,比如第一次見的多腳怪物,也有兔子怪物。還有更多,是月千歡沒有見過的!

它們成群結隊而來,無數雙眼睛嗜血殘暴的盯著他們。把他們當做桌子上的盤中餐,躍躍欲試等待著享用。

「起火!」

風欲打了個響指,立馬圍繞營地最外面的一圈,生起重重烈焰來。

烈焰翻滾冒出,那些怪物嘶鳴這後退了不少。但很快,它們又撲上來。這些火圈並不能真的威脅到它們,只能拖住它們攻擊的速度。但只要能慢一點,對他們而言都是鬆口氣的寬裕。

有夜明珠在外,照亮八方迷宮。

火圈在內,這裡明亮的不亞於白天。

月千歡摸了摸幽光月的劍柄。這種被怪物潮給包圍的感覺,既然她緊張,又興奮血脈澎湃。

月千歡眸光冷冽,堅持住!明天就能去和爹他們會合了。 吼!

一聲獸吼,如同戰爭的號角吹響。怪物們前仆後繼的衝進火圈之中,張開血盆大口朝他們衝過來。

「殺啊!」

「所有人一起上!」

月瀾星和風欲率先衝出,然後月千歡,谷方臣和蘇巧他們緊跟著四散開,形成一個放大的圓形防禦圈。最裡面,是兩個擅長陣法的人。

他們起手掐訣,將一隻只怪物拖進陣法之中抹殺。

這個營地之所以能在這兒堅持三天,就是因為陣法的便利!不管是迷陣,困陣還是殺陣,能攔住不少的怪物。

其他衝破陣法過來的,月瀾星他們解決起來也不是太困難。但就算如此,也不能又半分的鬆懈。一旦鬆懈,無疑就是這些怪物的小點心了。

啪啪!

揚手,幽光月劍鞭勢如破竹轟殺所有闖到面前的怪物。

有怪物高高跳起,張牙舞爪撲向月千歡。月千歡反手一扣,收回幽光月劍鞭立馬變成了劍傘。

劍傘擋住怪物,再一咔咔變形。月千歡一劍將怪物劈成兩半。還沒來得及鬆口氣,又有無數只怪物朝月千歡他們撲過來。

抬手,握劍,劈出……

一次又一次。

面前的怪物屍體堆積成了小山。那就踩著怪物的屍體站上去,在上面攻擊怪物。

漸漸站的越來越高,他們不得不立馬跳下來。出招一掌將這些屍體小山轟碎成渣。怪物屍體堆積成的並不是堡壘,也有可能是致命的殺機。

月瀾星之前就告訴過月千歡。站的太高,離世界迷宮的穹頂越近,反而容易被那些可怕的漩渦捲住。

曾經他們就有兩個人死在了漩渦之上。

而且太高,也會忽略了腳底下。抹除屍體山後,月千歡剛剛落地就察覺到了地面的顫動。她眸光一凜,「底下有東西!」

「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