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昊天當然不會計較這些,道:「這裡不是久留之地,我們先離開再說。」

「跟我來。」

蘇若主動上前帶路。 其實早在幾年前,秦慕年就跟東方集團有過合作,如今只不過將工作重心轉為國內罷了。

東方玉卿和秦慕年兩個男人之間倒是默契,產生什麼分歧的時候,也會盡量迴避著秦菲。

即便這樣秦菲也沒能真正地適應全職太太這個角色,偶爾黯然神傷的時候,憶起最多的那個人反倒成了楚銀南。

聽說她被綁架那天,楚銀南也趕去營救她。只可惜就在他們那浩浩蕩蕩的營救車隊快要接近綁架現場的時候,被大批交警阻攔了下來。

楚銀南當時就掏出了管制刀具,直接對準了交警大隊長的脖頸……雙方險些打了起來。

後來好像還是東方玉卿親自給當地的交警部門的主管打了電話,這才將疑似襲警、擾亂社會治安等一系列罪狀的楚銀南保釋出來。

就算沒有人提及,她秦菲也不傻,想必這也是促成秦慕年同意搬進海邊別墅居住的條件之一吧?

據說楚銀南從警局出來后不久,就乘坐專機趕回了T國。

江萊被警方立案調查,案件在進一步的審理過程中。

在事故現場緝拿到的眾多綁匪,由國*際刑*警牽頭,對他們進行了全方位的排查以及刑事拘留。

就連隱匿在背後的東方敏,據說也被綁匪指控為被告一方,至於如何走司法程序,還要看事態的進一步發展。

算是因禍得福,警方順藤摸瓜找到了被囚禁在清邁城中村

的郁林楓。好在他只是受了一些皮外傷,並無大礙。不過因為僱主始終沒有露過面,所以暫時還無法證實幕後真兇。

這樣的結局彷彿是冥冥之中早已註定,沒有人能夠阻止那些意外的發生,而且發生得那麼自然而然。

每當回憶起這些細枝末節,秦菲只有一個解釋:人的宿命。

也可以說秦菲遭遇綁架的事情,是改變秦菲和東方玉卿人生軌跡的特殊事件。

不管秦菲在整個事件當中扮演著怎樣的角色,這似乎都不是東方玉卿想要看到的。

之前還想著跟東方玉卿暫時分開一段時間的秦菲,現在反倒是無法開口,甚至有些迷茫,不知道該如何歸置這份複雜的心情。

這期間東方玉卿表現得異常平靜,他從不過問秦菲失魂落魄的緣由,只是安安靜靜地陪伴著她。

因為他知道秦菲是一個重情重義的女人,也多少能猜得出他女人的心結在哪來。

即使心裡很難過,東方玉卿也會自己承受著,不會再像以前那樣,強迫秦菲做任何她不願意做的事情。

想必這個時期的東方玉卿,可以不計較任何形式上的東西與秦菲無怨無悔地生活在一起。

但是東方玉卿能包容,秦菲卻不能表現得無動於衷。

都說婚姻是需要兩個人共同經營和維護了,沒錯,即便是身為男女主角的東方玉卿和秦菲也毫不例外。

東方玉卿越是不想給秦菲施加壓力,秦菲就越發覺得對東方玉卿的虧欠感與日俱增,而對孩子們的歉疚也絲毫沒能消失殆盡,心情反而更加難以平復下來。

有時候秦菲會琢磨,這個實力懸殊的婚姻保衛戰真的能走下去嗎?

好在經過一段時間的自我催眠后,秦菲覺得她已經無路可退了,至少念在三個孩子的份上,她覺得自己要試圖改變自己的心態。

不管前方是什麼樣的考驗,她都只能全力以赴地堅持下去。

於是秦菲開始嘗試著取悅東方玉卿,不僅親自動手給東方玉卿煲湯,還專門去商場給東方玉卿置辦一些生活用品,這其中就有幾套限量版的休閑裝。

在得知秦菲去商場的動態后,東方玉卿就迫不及待地從公司趕回家,為的就是早點穿上他女人給他挑選的衣服。

咱們傲嬌的東方大總裁也當真地矯情了一次,還非要尋找什麼儀式感,邀請秦菲跟他一起去更衣室里換裝。

因此東方玉卿那高大的身影一進去,就幾乎將整個試衣間的空間佔滿了。然後他回頭看著跟在身後的秦菲,似乎在等她走進來一樣。

秦菲猶豫了一下,還是跟著進去了。

東方玉卿脫掉身上的西裝外套,緊接著去解襯衫上面的紐扣,動作緩慢而優雅,他那猶如深海般深邃的眸子就這樣炙熱的看著秦菲。

秦菲被東方玉卿看得有些不自在,有些彆扭地倚靠在牆壁上,甚至故意瞥開視線,不去看他。

東方玉卿好看的眉頭微微蹙起,唇角緩緩的勾起一抹弧度,「不小心碰到了傷口,過來幫我換衣服。」

秦菲聞言后扭頭看過去,依舊站著沒動:「其實你完全可以等傷口好了再試穿,反正這些衣服又不會憑空消失。」

東方玉卿抬腳走到秦菲的身前,「老婆難得送我一次禮物,我怎敢怠慢?」

接著就看到秦菲的身形猛然一愣,突然有些不知該如何回應東方玉卿了。

東方玉卿說的沒錯,一直以來都是他默默無聞地在付出,而她卻心安理得地享受這一切。

捕捉到秦菲眼底的黯淡,東方玉卿突然緊張地追問:「老婆,你怎麼了?」

秦菲猛然間回神,支支吾吾地說道:「沒什麼,你喜歡就好。」

一向閱人無數的東方玉卿,此刻卻無法看透秦菲的心思。

沉默了片刻,東方玉卿才鼓足勇氣對秦菲說:「老婆,謝謝你,今晚陪陪我好嗎?」

邪王私寵小狂妃 或許是因為接連經歷過秦菲的失蹤以及綁架,或許是壓抑了太久,也或許就是東方玉卿內心最真切的渴望,他終究還是說出了這句曖昧十足的話。

「怎麼陪?」秦菲著實有些意外,露出了難得一見的嬌羞,甚至還摻雜著幾分探究的目光。

「我保證不會碰你,只想抱著你踏踏實實地睡一覺。今晚不想被任何人打擾,要不我們去酒店睡吧?」

貌似商量的話,卻被東方玉卿用著不容置疑的口吻說出來,多少都有些欲蓋彌彰的嫌疑。

秦菲瞭然一笑,只淡淡地「嗯」了一聲。

反正她已經習慣了這個男人的霸*道,再多一次又何妨? 蘇若帶著方昊天一行人左右繞了半晌,方才走到了一個小山坳中。

小山坳倒也是十分的隱蔽,藏匿在雜亂紛雜的小樹林之中不說,四下是荊棘之地。要是沒有被人發現,萬事好說,可是被人發現,一把火,估計也能燒個精光。

這個蘇若,倒也是置之死地而後生。

另外,方昊天背著手跟了一路,其實心中好笑。蘇若實在是太過擔心了。有自己在,四周的敵人還不是無所遁形。何必如此的擔心呢?

畢竟自己的靈魂力感應到了的是附近兩百米的距離。而現在一點風吹草動都沒有,剛才還說過沒有敵人,可以放心的走。

結果眼前的女統領還是不甚相信自己。

索性,方昊天也懶得管。眯著眼睛,慵懶的走了一路。

這樣的神情狀態,更是讓蘇若心中越發的緊張。

雖然方昊天的實力很強,但是顧天縱也不弱。

正所謂盛名之下無虛士,之前顧天縱跟方昊天之間的交手著實讓人震撼。同時也展現了方昊天的實力。可是方昊天再強,也是一人罷了。對方可是有大量軍隊的存在,要是顧天縱親自拖住方昊天,那麼自己這一些人基本上就是被廣林軍砍瓜切菜,升官發財的墊腳石。

因此,她不得不小心謹慎,這是因為她背上的責任是很重的擔子,手下姐妹的性命,全都壓在她的身上。

不過,與蘇若這般緊張的相比,蘇小婉就顯得更加的氣定神閑了。一身華裝的她雖然走路比較艱難。但是目光卻時不時的貓在方昊天的身上。

在她看來,有方昊天的存在,一切都沒有問題,因為方昊天真的散發著這一種令人心安的感覺,當然戰鬥時的那狂野不失俊逸的一面,著實讓她怦然心動。

這也至於,方昊天有時候看過去,她總是紅著臉緊張的看著四周。

這個,如何不讓她緊張。懷春的少女,總想把最好的一面展示在心中的如意郎君面前,要是這裡花了妝,那裡談吐不適宜了。那可是會在如意郎君的心中失去形象,最後大打折扣,直至淡忘。

不過方昊天一點都不放在心上,少女要是不思春,那還能叫花季少女嗎?

看見了像他這樣的男人,以後普天之下,可有幾個能夠如得了少女法眼的?

兩人在人群中一句話都沒有,隨著蘇若她們之前打開小道,七拐八彎的走進小山坳中。

進了小山坳,蘇小婉一行人激動的與那一些潛藏在這裡準備接應的女兵們互相抱在一起又笑又跳。

發現沒有自己什麼事情,方昊天自然而然的從人群之中退開。

蘇小婉看到了方昊天退開,心中一緊,還想著在人前感謝他。好讓他分享一下這一次的喜悅。

可是他卻選擇了躲開,神色淡然。好像這樣的事情是一件多麼普通話的事情一般。

走開的方昊天在邊上選了一棵小樹緩緩的靠著,見到她們高興的模樣,索性閉上眼睛默默地恢復。

人群激動地喊著,叫著,清一色的巾幗女兵,讓人賞心悅目。

「小姐!」

蘇家一個大難不死僥倖活命的丫鬟也在女兵隊伍中。一看到蘇小婉,頓時激動的跑來。只是沒有看到路的丫鬟,絆倒了一塊石頭。

「啊啊!」驚呼之中,丫鬟就要重重摔在地上,蘇若驟然一閃便探手將這個丫鬟摟在懷中隨之退後。

站穩之後,丫鬟俏臉紅著從蘇若的懷中掙脫出來。

此時仍是女扒男裝樣,英氣十足蘇若完全就是一個俊公子的模樣,很容易讓少女感到羞澀的。

蘇若並不明白到底發生了什麼。只是以為丫鬟擔憂自家小姐的安危,所以才沒有對自己有太多的感謝的話。

想通這點,蘇若也就沒有責怪小丫鬟的意思了。

「小姐,太好了。你沒事情,老天爺保佑。」

丫鬟一臉激動,目光中帶著感謝。

方昊天站在一邊,無喜無悲。

也不想打斷對方歡喜的場面。現在他開始回憶剛才那一場戰鬥的得失。

還有,顧天縱的那一句話。

殺了本王身邊的那一個先生?

這個先生到底是什麼樣的存在?

為什麼顧天縱如此的忌憚,還需要外力來幫助?

想了一陣,方昊天實在是想不到顧天縱到底有什麼目的。

就算是交易,顧天縱那樣的實力和名望,也不屑於做這一種自毀名聲的事情。所以想到這裡,就知道了,顧天縱身邊應該是有什麼掣肘。所以他才選擇跟自己交好。

但是如果人殺了之後呢?

怕是一場硬仗啊!

方昊天咂咂嘴,突然覺得這一些相互訴說著遭難的情感的群體,不是自己能夠融合進去的。雖然也不想融合進去,但是突兀的感覺也很讓人不甚舒服。

索性,就走吧。

方昊天也是一個很看得開的人,站出來,他拱拱手,禮貌請辭道:「好了。我既然今日蘇小姐無事,那麼我就先走了。」

蘇小婉一聽,陡然大驚,這麼快就走了?自己還沒有給他道謝,也還沒有后給他介紹出去呢。

「哎……」

蘇小婉張張嘴,就要開口說話,不料蘇若先一步站出來,走到方昊天面前,拱手道:「多謝方城守相助,今日之恩。待到蘇將軍出獄,來日必有重謝。」

蘇若的話,讓蘇小婉的神情黯淡。

蘇若統領終究還是沒有辦法完全信任方昊天。

蘇小婉心中無奈的嘆了一口氣。

她自然明白蘇若的擔心。方昊天自己本身就不算是蘇護大將軍的嫡系,不管怎麼樣都不能輕易的相信。就算是從顧天縱的手裡將她們救下來。但是輕信一個不是袍澤的人,只要是領兵打仗的人也不會做這樣的事情。

所以,蘇若是打算好好的再觀察一陣。要是方昊天只是單純的想要救蘇小婉,只是仰慕鎮東大將軍的功績。那麼,倒是一個可以發展的人。

這樣的話,拯救鎮東大將軍的事情,也就多了一份希望。

方昊天自然明白蘇若的擔心,自然沒有怪罪,只是點點頭:「後會有期。」

隨後身形一躍,頓時消失於無影無蹤。

完全沒有給任何人道謝或者道歉的機會。

「他走了……」

蘇小婉有點兒憂傷,不知道何時才能夠見到那一個豪氣萬丈,在萬軍之中談笑風生的人了。

……

方昊天先去了一趟之前跟顧天縱交手的地方。

那裡地面徹底炸開,露出了一個大坑。

現在回來,靜心仔細查看大坑,感受大坑中顧天縱殘留的武道氣息,從中感悟與分析。

方昊天憑此對顧天縱的實力又有了更加深刻的認識。

這就讓方昊天有點驚訝了。顧天縱的力量不弱於他,實力強大,可是那一個先生到底是何等人物,居然還會讓顧天縱感到忌憚?

是背後的勢力?還是本身的力量?

方昊天不斷的推演各種的可能,但感覺沒有什麼頭緒,看來今天晚上不去郡王府走上一趟的話,是很難尋找到答案了。

疑惑,還得要親自去面對才有可能解開。

深吸一口氣,方昊天也吐出一口濁氣,野外的空氣很新鮮,靈氣也十足,一次深呼吸都能讓人感到精神大振。

方昊天朝城門方向掠去。

他走後不久,一個人影悄然出現,先是朝方昊天所去的方向看了看,然後蹲下來查看大坑,也是細細感受其中的武道氣息。

一會,那人起身看了看已經化為黑點的方昊天,他低下頭,不緊不慢跟了上去。

方昊天並不知道自己被人跟蹤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