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以說打又不是,罵又不是,只能夠對她嚴肅一點兒。

而千仞雪呢,她老媽不喜歡她,而且她老媽還是一個高高在上的女王,所以她就只能夠暗自的努力,想要讓比比東接納她。

林辰打了一個哈哈,然後說道:「哎呀,好歹你們兩個也是一對母女,雖然說關係不好,但是關係不好也不代表你們兩個要想生死敵人一樣啊。」

說著說著,林辰看著比比東道:「千尋疾犯的錯你也不應該把它怪罪到千仞雪的身上吧。你要是不喜歡她你當初把她生下來幹嘛。」

比比東眼神一凝,身上的其實開始提升起來。

千尋疾的事情對於她來說就是一個禁忌,沒想到林辰居然知道。

看著一臉怒氣的比比東,林辰笑了笑道:「比比東姐姐,你不要動怒啊,我這個人膽子很小,要是你嚇著我了,一不小心就把你的秘密給暴露出來就不好了。」

比比東自信的說道:「如果你把秘密暴露出來,那我就把聽到消息的人全部給殺了,讓他們帶著秘密永遠沉眠。」

隨著比比東的氣勢的提升,營地裡面的高階魂師全部都被驚醒了,至於低階魂師的話,都在睡覺,被他們的導師使用魂力守護著。

林一和凈蓮妖火也走了過來,對於周圍的環境的變化,林一他們最為清楚。

比比東來的時候他們就知道了,不過比比東一開始的時候對林辰並沒有惡意,所以他們沒有出來,只是一直暗暗的觀察著。

現在比比東暴怒,所以他們才走了出來。

比比東一臉凝重的看著突然間出現的林一,她來的時候沒有遇見被林辰俘虜后敲詐放回去的四位封號斗羅。

隨意她得道的消息就是眼前的這個老頭最低也是一位超級斗羅。

不過現在看來不是這樣,因為她能夠感覺到林一身上傳出來的恐怖的波動。

這絕對不是一位超級斗羅的魂力波動。

而且他身邊的那個青年看上去也不簡單。

千仞雪走了過去,在比比東身邊小聲的說道:「母親,那是一位極限斗羅級別的魂師,不要硬來。」

聽到千仞雪的話,比比東眉頭一皺,沒想到眼前的這位老頭居然是一位極限斗羅級別的魂師。

她們武魂殿也只有一位極限斗羅,就算是她自己也是快要晉陞極限斗羅而已。

沒想到林辰身邊居然就有一位極限斗羅級別的魂師。

林辰笑了笑道:「比比東姐姐,有話好說,要是打架的話,別說是你了,就算是你們武魂殿的所有魂師都來了我也不怕。」

武魂殿只是魂師的數量多而已,高階戰力也就是那麼幾個。

林一一個人就能夠把武魂殿的高階戰力全部給拖住。

別看武魂殿有一位極限斗羅級別的魂師,以林一斗帝的實力,最少能夠吊打三位極限斗羅。

比比東看著林辰道:「我們兩個來談談吧。」說完比比東就朝著路邊的小樹林裡面走去。

林辰一愣,然後有些害羞的喊道:「姐姐,雖然我們交談的還算愉快,不過關係也只是還過得去,還不至於鑽小樹林吧。」

比比東腳下一個踉蹌,差點兒一跟頭就栽倒了地上。

嘴裡一嘴銀牙差點兒給咬碎了,要不是林辰的身邊現在擁有一個極限斗羅級別的護衛,她早就一巴掌給林辰拍過去了。

林辰笑了笑,然後跟著走了過去。

林一和凈蓮妖火沒有一點兒想要跟上去的意思。

來到一旁的小樹林裡面,比比東一臉審視的看著林辰。

身上的威壓逐漸朝著林辰壓去。

林辰一臉迷茫的看著比比東道:「美女姐姐,你是想要用你的威壓嚇一嚇我嗎?我告訴你,我不怕,就算你壓扁了我,我的身後還有千千萬萬個我。」

比比東看著林辰,然後說道:「我得到的消息,你不過是以為魂王級別的魂師而已,以你魂王的實力居然能夠抵擋住我的威壓,僅此一點兒你就有和雪兒交往的實力了。」

「……….」林辰竟感覺無言以對,這比比東三句話不離千仞雪的婚事,難道是擔心千仞雪嫁不出去還是咋地。

嘆了一口氣,林辰一臉無語的看著比比東道:「你找我來是為了千仞雪的事情的話那還是算了,我對千仞雪一點兒興趣都沒有,我已經有三個媳婦兒了,再多的話我也吃不消。不過要是姐姐你願意和我談一下的話我倒是可以考慮一下。「

比比東搖了搖頭,沒有再和林辰談論千仞雪的事情,而是看著林辰道:「千尋疾之事你是怎麼知道的?」

千仞雪是千尋疾的女兒的這件事情,除了千道流,武魂殿沒有其他人知道,因為千尋疾已經被她給殺了。

「我也不知道我是怎麼知道的,反正我就是知道這件事情。」林辰也不知道怎麼解釋,難道說自己是穿越過來的,然後知道斗羅大陸上面大事的進程。

比比東眉頭皺了起來,然後看著林辰道:」不管你是怎麼知道這件事情的,總之你最好把它爛在你的肚子裡面,還有雪兒那兒,我會告訴她,就不用你說了。「

林辰搖了搖頭,然後看著比比東道:「你怎麼告訴她,難不成告訴她千尋疾對你做下的錯事啊,這種事情還是我來說吧,你不好動口。「

比比東的眉頭一皺,確實,這件事情她不好說出口,要是她告訴千仞雪的話最多也就是說她的父親被自己殺了而已。

林辰看著比比東猶豫,嘴角掀起了一絲笑容,然後說道:「美女姐姐,我和你做一筆交易你覺得好不好。」 」什麼交易?「

比比東滿臉有趣的看著林辰。話說她當上武魂殿的教皇以來,做過的交易並不多。

林辰想了想道:」我要和你做的交易有好幾個,不過現在我就先和你做一個交易吧。你聽說過神賜魂環的存在嗎?「

神賜魂環?比比東先是一愣,然後點了點頭,她不知道林辰為什麼會提及神賜魂環,但是神賜魂環她還是知道的。

林辰笑了笑道:「既然你聽說過神賜魂環,那我們就來做一個交易吧,就是交易神賜魂環。」

比比東一臉審視的看著林辰道:「交易神賜魂環?你這是在開玩笑嗎?」

林辰打了一個哈欠,看著比比東道:「神賜魂環的事情本來千仞雪找我談過,不過當時我覺得還並不是時候,現在你來了,我就直接和你談吧。五百萬兌換點一個神賜魂環,怎麼樣?你有沒有什麼想法。」

比比東搖了搖頭,「雖然我現在不知道你所說的兌換點是什麼東西,不過五百萬兌換點太多了,就算是五百萬金魂幣都太多了,神賜魂環的年限最高不能超過十萬年。

而十萬年以下的魂環根本就不知這麼多東西,別說五百萬金魂幣,就是用一百萬金魂幣都能夠請動一個狩獵團幫忙獵殺萬年級別的魂獸,從而獲取一個萬年級別的魂環。「

哎呀呀,來了一個識貨的,知道斗羅大陸上面的神賜魂環的年限不會高過十萬年。

笑了笑林辰道:「十萬年以下的魂環的話,確實不值五百萬金魂幣,但是我所說的兌換點其實很抽象,五百萬兌換點不一定能夠價值五百萬金魂幣,但是五百萬金魂幣也不一定能夠價值五百萬兌換點。再說了,我什麼時候說過我賣的神賜魂環是十萬年一下的魂環了。「

兌換點確實有點兒抽象,要知道會用的話,也許你幾十萬金魂幣買到的東西就能夠兌換到五百萬兌換點。不會用的話,別說是五百萬金魂幣,就算是一千萬金魂幣都不一定能夠買到價值五百萬兌換點的東西。

比比東的小心臟一跳,有些不確定的看著林辰道:「難道你那兒能獲取到超過十萬年的神賜魂環?這不可能,按照記載,斗羅大陸上面遺留著的諸如海神斗羅手中的神賜手環之類的東西,都只能吸收到十萬年以下的魂環,根本就不可能存在吸收到十萬年以上魂環的神賜手環。」

林辰笑了笑,確實,斗羅大陸上面的人見識過的東西就只局限於斗羅大陸上面的這一點,所以有點兒不能接受更加神奇的東西還是情有可原的。

沒有廢話,林辰直接釋放出了自己的血色彼岸花武魂,要知道林辰的兩個武魂之中就只有一個是極限萬年魂環,其他的全部都是十萬年級別的魂環。

看到林辰腳底下升起的五個血色魂環,比比東都被驚訝到了。

只看見她獃獃的看著林辰的魂環,眼睛裡面充滿著迷茫。

當初她為了獲取一個十萬年的魂環,不惜動用武魂殿大部分實力在星斗大森林裡面冒險圍捕十萬年級別的魂獸,最後犧牲了好幾位封號斗羅才獲取了一個十萬年級別的魂環。

而現在呢?林辰這個年輕人的身上足足擁有五個十萬年級別的魂環,而且她能感覺到,這些魂環的年限都很高,比她獲得的那個十萬年級別的魂環的年限都還要高。

她一臉不可置信的看著林辰道:「這怎麼可能,你一個魂王級別的魂師怎麼可能獵殺十萬年級別的魂獸,而且你的身體怎麼可能承受住十萬年級別的魂環的威壓。」

林辰笑了笑,其實斗羅大陸上面的十萬年級別的魂獸並不是很厲害,估計和斗帝大陸上面的一個斗宗巔峰的妖獸差不多。

不過那隻會死估計,並沒有實踐過,所以還說的不是很清楚。

「教皇姐姐,我身上的奇迹還很多,你要不要深入的了解一下。」林辰覺得自己變壞了,現在都學會調戲別人了。

比比東沒有去理會林辰的調侃,只是頭頭是道的說道:「斗羅大陸上面的十萬年級別以上的魂獸,除了海魂獸,我們武魂殿基本上都有眼線,而這些地方的十萬年級別的魂獸還是好好的,這就證明你的並不是在大陸上面獲取的。

那就有可能在海裡面獲取的魂環,但是海洋是海魂獸的天下,別說是獵殺十萬年級別的魂獸,就算是七八萬年級別的魂獸都不會比陸地上獵殺十萬年級別的魂獸容易。

這就說明你的魂環應該不是在海裡面獲取的,難道在你身上真的能夠獲取到十萬年級別以上的魂環?「

聽到比比東的問話,林辰一臉認真的點了點頭,然後說道:」我手上的神賜手環和海神斗羅身上的那個妖艷的A貨不一樣,我手上的神賜手環是plus豪華版,別說是十萬年級別的魂環,就連傳說中的百萬年的神魂魂環都有。「

說道這兒,林辰嘴角微微一揚,接著道:「不要一個億,不要一千萬,只要五百萬,神魂魂環帶回家,五百萬兌換點不算多,旅遊也去不了新加坡,五百萬兌換點不算貴,不用回去開個家庭會,五百萬兌換點………………..」

比比東深吸了一口氣,看著林辰道:「你所說的兌換點如何獲取?五百萬兌換點聽上去太多了。」

林辰笑了笑,「不用慌,兌換點的事情其實對於你來說很簡單,而且五百萬兌換點真心不多,你恐怕還不知道,千仞雪現在就還欠著我的兩千萬兌換點。」

「兩千萬兌換點?」比比東顯示一愣,有些疑惑的看著林辰道:」既然五百萬兌換點能夠兌換到一個神賜魂環,那麼雪兒是怎樣欠下的兩千萬兌換點的,難道她是給你兌換了四次神賜手環的使用機會?「

林辰笑了笑,然後搖了搖頭道:」千仞雪沒有從我這兒獲取到任何東西,要說有,那就是我放了你們武魂殿過來想要殺我的那四位封號斗羅。「

比比東一愣,然後輕啐道:「這個敗家子兒,就用兩千萬兌換點去換取四個廢物。不過她也是為了我們武魂殿著想,這也是難為她了。「

林辰在一旁贊同的點了點頭道:「兩千萬兌換點換取四個廢物確實不划算,你都不知道,你派來的那四個封號斗羅有多麼的廢物,林一直接一巴掌就把他們四個全部給拍廢了,像紙糊的一樣,不堪一擊。」

林辰的話誇大了,以林一的實力,別說是菊花關他們那四位封號斗羅。

整個大陸上面能夠接住他一巴掌的封號斗羅級別的魂師還真的沒有。

沒有去管比比東有些難看的臉色,林辰接著說道:」不知道你現在是使用你的哪個武魂來吸收魂環啊?是噬魂蛛皇還是死亡蛛皇?還是說你已經兩個武魂都吸收魂環了?「

比比東再次認真的打量了林辰一下,林辰知道的東西太多了,不僅知道千尋疾和自己的事情,而且還對自己的武魂這麼清楚。

要知道她的雙生武魂的事情就連玉小剛都不知道,就更別說別人了,可是林辰居然會知道,而且還知道自己的雙生武魂具體是什麼武魂。「(咳咳,小剛知不知道我也不知道。)

想了想比比東說道:「我現在的主武魂是死亡蛛皇,次武魂是噬魂蛛皇,死亡蛛皇的魂環已經滿了,至於噬魂蛛皇的武魂的話現在才有五個魂環,都是萬年級別的魂環,還可以再吸收四個魂環。」

林辰笑了笑道:「四個魂環,一個魂環五百萬兌換點,四個魂環也就是兩千萬兌換點,加上千仞雪欠我的兩千萬兌換點,回到武魂殿你給我四千萬兌換點我們就清賬了。」

比比東沒有說話,她到現在還不知道林辰口裡面所說的兌換點到底怎麼樣才能夠獲取。

四千萬兌換點,聽上去都能夠讓很多人絕望。

想了想比比東有些疑惑的看著林辰道:」你這兌換點到底是什麼東西?要怎麼樣才能夠獲取?「

林辰也不知道該怎麼給比比東解釋,想了想問道:「作為武魂殿的教皇冕下,你身上應該有儲物魂導器吧?」

比比東愣了愣,然後點了點頭,看著林辰問道:「難道兌換點要用儲物魂導器來兌換?」

林辰搖了搖頭,神特碼的儲物魂導器,在系統這兒一點都不值錢。

「既然你身上有儲物魂導器,那裡面有沒有天材地寶之類的東西,給我一株。」

比比東伸手在自己手上的一個鐲子上面抹了一下,然後一株碧綠的藥材就出現在了她的手上。

把藥材遞給了林辰,然後她就靜靜的看著林辰,打算看看是想要幹什麼。

林辰接過了藥材,好傢夥,這藥材足足有七千多年的時間,不愧是武魂殿的教皇啊,隨便出手都是一株價值不菲的東西。

林辰把藥材兌換給了系統,然後看著比比東說道:「兌換點就是用天材地寶之類的東西兌換的,剛才你的那一株藥材價值五萬兌換點。」說完林辰掏出了一張卡,遞給了比比東。(藥材價值多少兌換點之類的我們就不要糾結了。)

比比東接過林辰給他的卡片,然後習慣性的往裡面輸入了一點兒魂力。

頓時卡片的作用她都知道了,而且裡面的兌換點餘額為五萬兌換點。

點了點頭她看著林辰道:「原來兌換點事這麼來的,我還說兌換點是怎麼來的,原來是用這些東西兌換來的,我們武魂殿的這些東西還是很多的。」

林辰笑了笑,說道:「走吧,一起回武魂殿吧,你的速度回武魂殿也要花費不少的時間。」

說完林辰就轉身朝著森林外面走去。

比比東愣了愣,然後也跟著林辰走了出去。 走出小樹林,弗蘭德就走了過來,一臉擔憂的看著林辰道:「林辰,沒什麼事情吧?」

比比東的身份弗蘭德知道的,這個女王親自跑到這兒來,也不知道是福還是禍。

林辰是他們學院的學生,而且還是最有可能成神的那一批學生,他可不想林辰出點兒什麼事情。

林辰搖了搖頭,比比東和他不僅沒有發生什麼不愉快,反而談成了一筆生意。

林辰看著眾多學院的學員,疑惑的問了一句:「大家都吃過早餐了沒有?」

大多數的人都點了點頭,雖然他們身上沒有儲物魂導器,但是他們老師那兒有。

還有他們自己帶的就有一些小包裹,裡面放著一些換洗的衣服和乾糧。

而最節約時間的食物就是乾糧,不僅可以休息的時候吃,還能趕路的時候吃,非常的節約時間。

林辰笑了笑,然後說道:「既然大家都吃過東西了,那現在各個學院的老師和我過來一下,還有皇家騎士團的隊長也和我過來一下。」

說完林辰就朝著停在營地後面的直升飛機走去。

眾多學院的老師或者院長對視了一下,然後也跟著走了過去。

皇家騎士團的隊長吩咐了皇家騎士團的成員一下,然後也跟了上去。

來到直升機的旁邊,林辰轉身看著到來的眾人道:「人都來齊了吧,現在我和你們商量一件事情。」

說著林辰拍著直升飛機說道:「你們都看見這個東西了吧,這東西叫做直升飛機,它的速度能夠和極限斗羅的速度相比,如果乘坐它的話,不須半天就能夠趕到武魂城,而且它是在空中行駛的,也就是說不會遭到任何人的埋伏,到時候安全的問題就不用擔心了。「

聽到林辰的話,在場的各個學院的代言人的眼睛都亮了起來。

有這種東西也就是說接下來的他們就不用擔心安全的問題了。

半天的時間就能夠到達武魂殿所在的武魂城,然後接下來的幾天就有多餘的時間好好的休整一下了。

看到眾人兩眼發光的樣子,林辰笑了笑,要的就是這種結果。

林辰兩眼為難的看著眾人道:「咳咳,不過我這架直升飛機只能夠乘坐一百多個人,如果想要把全部的人全部運送完的話,就需要擴大裡面的空間,而擴大裡面的空間的話就需要不少的兌換點了,這個的話就有點兒不太好說了。」

林辰可沒有說謊,直升機現在的空間最多也就是能夠坐下一百多個人,而現在整個隊伍可是有一千多號人,根本就坐不下,而找系統擴建直升飛機的空間的話,就得花費不少的兌換點,林辰可不想白白的花費兌換點。

眾人愣了愣,原本還說林辰為什麼叫他們來這兒,原來是想要好處啊。

關係好的學院之間開始議論了起來,林辰的這個做法雖然有點兒不太地道,不過人家那也是應該獲得的。

天斗皇家騎士團的那個隊長想了想看著林辰道:「林辰小兄弟,你這是直升飛機能不能賣一些給我們天斗帝國,至於兌換點是什麼東西。我們天斗帝國一定會給你結清的。」

林辰笑了笑,然後說道:「直升飛機這種東西我這兒倒是有多的,你們天斗帝國想要買一些也不是不可以,不過你身上的錢夠嗎?」

那個隊長愣了愣,然後點了點頭,從身上掏出了一張紫金卡,然後說道:「這裡面有是臨行前陛下交給我的紫金卡,裡面擁有五千萬金魂幣的限額,不知道直升飛機的價格如何?」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