岩漿的威力的確很大,但似乎還不能將他毀滅啊。

唯一一個不妥的地方就是……自己的衣物竟然全都被燒毀了!看著自己那光禿禿的身子,紀羽一陣無奈,果然,衣物對岩漿是沒有抵抗力的……出去的時候一定要想辦法弄一套厲害點的才行。

紀羽心中喃喃道,他看了一眼身後,卻再也看不到那岩漿的出路在哪,他就像是一顆石頭沒入了大海一般,有些迷路了。

總裁,你被踹了 按照煉獄所說,煉獄神火應該是在岩漿的底下的。

紀羽趕緊將意念之力調動起來,在這岩漿之下四處尋找。而他則開始不斷的往岩漿之下游去,那種火辣辣的感覺很快便慢慢習慣了,岩漿游泳,天地之下也就僅此一份而已。

一種熾熱的感覺在丹田之中形成,那是火焰種子的力量,終於是起來了!

火焰種子似乎非常的興奮,在丹田之中跳動個不停,一道道火焰的精髓融入了丹田,被火焰種子吸收,火焰種子則是越來越飽滿起來。

在岩漿內,紀羽四處看了看,這岩漿到底有多深他還不確定,他只可以肯定,自己現在肯定是在一處很高的地方,不然不會遊了這麼久都見不到底的!

「能用戰氣衝下去么?」紀羽喃喃道。

然而很快他便失望了,戰氣一生起,瞬間便被火焰的力量吞沒。

一咬牙,紀羽拚命的往下遊動著。

不知道過了多長的時間,紀羽也有些疲憊了……而此刻,一道光華忽然在他眼前閃爍了一陣。

紀羽忽然感覺到丹田一陣跳動,應該是來自火焰種子的,火焰種子非常的興奮!

「難道是要接近煉獄神火了?」紀羽心中一喜,不禁也加快了幾分速度,奮力遊動著……

而很快,他忽然感覺自己摸空了……

「啊!」

一聲慘叫響起,紀羽直接從岩漿掉落,不斷的朝著下方墜下,速度越來越快。

「嘿!」狠狠的憋了一口氣,紀羽朝著下方打出一道戰氣,這才勉強使得身形平衡了起來,最後,他漂浮在這半空之中。

「我去,這岩漿的底部竟然又是空氣!」紀羽不禁抱怨了一句,誰能想到岩漿海底部竟然不是真正的地面,反而又是一個高空?難道那大海也是這樣不成?

一陣濃濃的火焰氣息升起,丹田之中的火焰種子越跳越歡,似乎在期待著什麼,而紀羽看著這一幕,心中也有些瞭然了。

想來應該是這煉獄神火的力量將整個岩漿給託了起來!

這還真的是有些恐怖了啊,煉獄神火的力量竟然到達了這種地步。

他再朝著下方看去,還有一段小距離,應該見得到底了。

沒有多想,紀羽一把便朝著下方衝去。

誰能想到這火焰的最底下竟然是被挖空的?空心的!紀羽還真的懷疑,這煉獄神火的力量竟然可以大到將整座山給支撐起來?要是自己收了煉獄神火,該不會這山沒了支撐,直接將自己壓在上下吧?

停止了胡思亂想,紀羽很快就看到了火山的底部。他面子一喜,速度更是加快了幾分。

啪啪!

安全落地!紀羽赤腳落地,渾身一絲不掛卻也沒有任何的尷尬。

他朝著周圍到處望去,這就像是一個自成的空間一般,然而卻是一無所有!

「煉獄神火,在哪呢?」紀羽小心的看著四周,不斷的尋找著。

這裡下方一片通紅,但卻看不到任何火焰的影子,該不會是煉獄神火在跟自己玩捉迷藏吧?

心中傻傻的想著,紀羽又四處走動了一番。

不得不說,這火山佔地實在是太大了!在這裡,紀羽只感覺自己像是走在了一個小鎮當中似的。

「嗡,嗡~」

這時,一個聲音忽然響起,讓紀羽微微一怔。

火焰令牌忽然變從他的身上飛了出來,飛到了他的面前。

「怎麼回事?」紀羽喃喃道。

卻見火焰令牌朝著周圍不斷的飛著,似乎在尋找些什麼。

他體內,火靈變似乎也潛伏了起來,不再出現……

紀羽無奈,只有跟著火焰令牌四處跑了。

那股氣息越來越近,最後,紀羽甚至感覺自己都要摸到了一般……

「有了!」很快,紀羽臉色一喜。

火焰令牌停在了他身前的不遠處,不知是什麼意思,因為這裡只有一片空無。

紀羽走到火焰令牌的身邊,而就在此時,一道火焰的力量兀然噴發而出,差點將紀羽都給嚇了一跳。

來自火焰令牌的力量,似乎在不斷的對空間施壓!

「咔擦……咔擦……」

兩聲破裂的聲音忽然傳來,引起了紀羽的注意。

火焰種子跳動得更歡了,紀羽臉色也逐漸轉喜,這……是神火的氣息,他不會弄錯!

空間的破裂之聲不斷的消息,在火焰令牌的力量之下,空間幾乎是要融化了一般。

最後,一道赤紅色的東西忽然出現在空間當中,蘊含著無比霸道的火焰神力,而火焰令牌則是圍了這道火焰旋轉了一圈,最後回到了紀羽的身邊。

赤紅色的火焰漂浮在空間當中……那一道強烈的氣息越來越是濃郁,強大的力量似乎能摧毀一切,讓紀羽又驚又喜!

看著眼前這道烈焰,紀羽不禁向前走了兩步,他甚至想要伸出去觸摸……

「我說,這該不會就是那傳說中的煉獄神火吧?」他喃喃道。貓撲中文 ?(貓撲中文)一團火焰浮現在紀羽的面前,看上去跟普通的火併沒有什麼區別,大概就是詭異。

煉獄神火的幽綠色的,就像是鬼火一般漂浮在空氣當中,但那種散發出來的力量卻讓人無比的心悸。

看著這一簇火焰,紀羽也沒敢馬上跑上去接下,只是謹慎的在一邊盯著。

隨後,他緩緩的伸出了一隻手,慢慢的朝著那團煉獄神火靠近。

「轟!」

兀然,一種神秘而又恐怖的力量在紀羽的手即將碰到煉獄神火之時,穿破了紀羽的意念,直衝他的腦海。

「嗚……」

微微退後了幾步,紀羽有些痛苦的揉了揉太陽穴,而後,一個古怪的場景忽然出現在他的眼前。

「吼!」

「轟隆隆!」

「嘩~~!」

魔獸的叫吼聲,山崩地裂的聲音,以及那山洪暴發的流水聲,幾乎同時響徹。

一個莫名黑暗的世界,在這一刻竟然就像是到達了末日一般,山洪海嘯,山崩地裂不止!

魔獸疲於奔命,人類痛苦的求救。

「咔擦!」

忽然,一個聲音傳來,紀羽抬頭一看,臉色駭然無比。

一個巨大無比的魔獸,一手抓向了月亮,霎時間,月光崩碎!

轟轟轟!

一陣陣的晃動之聲,一切就像是到達了末日,整個世界,竟然沒有一片是完好的。

「這……這些是什麼!逃,逃啊!」

地下,人類發出了嘶吼之聲,瘋狂逃跑。

然而地面一路裂開,最終將所有的人吞沒了。

紀羽眼睜睜的看著一個小女孩孤苦的坐在地上,哭著,抽搐著,累了,最後被吞沒了……

「不!啊!!」

紀羽發出了一陣哀嚎,剛剛的場景竟然就像是親身經歷了一般。

這一聲的哀嚎引來了那恐怖魔獸的關注,巨大的眼睛直朝著紀羽的方向望去。

「吼!」

一聲巨吼爆發而出,那魔獸猛然沖向紀羽。

「啊!」

這時,紀羽渾身一震,冷汗直出,那魔獸穿過了自己,一切……在此刻徹底消失!

頭上冷汗直流,紀羽喘著粗氣,看著周圍的場景,卻什麼都沒有,依舊是原本這火山之底。

然而他看向煉獄神火的眼神卻是已經開始了改變,這火焰實在是太恐怖了,竟然直接給人以精神上的摧殘。

接下來的幾次,他都嘗試著聚起意念之力開始慢慢的抵抗這煉獄神火給他帶來的精神衝擊。

然而,每一次都會讓他異常的痛苦,醒來之後就像是親身經歷了異常噩夢一般。

還有一次是他直接便暈厥了過去,不知過了多久才醒了過來。

怎麼辦?看著這浮現在眼前的煉獄神火,紀羽竟然有一種無從下手的感覺,稍微靠近一點,那種精神的刺激就異常的猛烈。

「你在煉化神火之前,最好先將意念神牌給煉化了,否則說不定你會灰飛煙滅。」

這時,混沌的聲音忽然傳入了紀羽的耳中。

紀羽停息了片刻,仔細思考了一番,而後滿臉皆是驚喜。

對了!要煉化意念神牌,我知道了!

紀羽心中一喜,他已經明白混沌這句話的意思了。

這煉獄神火本身就是考驗人的意念之力的,意念神牌的作用不正好就是增強人的意念之力么?煉化了意念神牌,那便可以將煉獄神火給煉化了吧?

想到這裡,紀羽心中多少還有些僥倖……還好,這意念神牌剛好被自己拿到了,這難道就是傳說中的命中注定?

他將那塊意念神牌給取了出來,煉化神牌也不是第一次了,有過上一次的經驗,這一次紀羽也做好了足夠的心理準備。

七星陣慢慢的出現在他的周圍,意念神牌受到力量的牽引,慢慢的浮動在紀羽的頭頂之上……

「著!」紀羽神色微動,而後一手指出一道力量,那道力量直朝著意念神牌的方向衝去。

整塊意念神牌散發出無盡的光芒,最後,一道道的光芒從空中落下,朝著紀羽的周圍壓去。

「嗚……」

紀羽痛苦的低鳴了一聲,只覺得腦袋疼痛不已,就像是要裂開了一般。

隨後,那種撕裂的感覺便是更甚了,緊咬牙關,紀羽雙手緊緊握拳,不斷的運轉著戰氣沖向令牌。

令牌的光芒越來越濃,最後,紀羽徹底被光芒給包裹了起來,令牌正從空中慢慢落下。

噼噼啪啪!噼噼啪啪!

渾身的骨骼就像是被重新組裝了一般,發出清脆的響聲,最後,那股恐怖的力量更是直接讓紀羽痛得幾乎暈厥。

大腦就像是被充水了一般,無數的力量湧入大腦,似乎隨時都要爆炸,紀羽雙眼忽然睜了開來,青筋暴發,眼中更是血絲無數!

「忍!」

紀羽心中只有這一個字,若是忍不下來,那就滿盤皆輸。

……

「呵呵,這個小子倒是不簡單啊,看來我是有些小看他了。」

「嘿嘿,不然我怎麼會讓他來取煉獄神火!」

岩漿之上,混沌以及煉獄都看著這一幕,雖然看不到他們的神情,但卻聽得出他們的欣慰。

若是紀羽看到了混沌的身影,他一定會大吃一驚……因為混沌,根本就沒有**!就像是一陣黑煙一般,漂浮著,巨大無比。

「這小子身上還有七星陣,又有幾個七星令,是被選中的人。」混沌緩緩說道。

「恩,他的毅力不錯,若是能煉化這煉獄神火,我再送他一場造化又如何!」煉獄沉聲笑道。

「看,要突破了。」

此時,他們的目光都朝著那岩漿之底望去,若是有表情的話,那一定是笑臉。

……

身上的經脈一通百通,無數的力量沖入他的經脈,將他渾身的經脈都大大的擴散了一遍,天地能量更是在此刻不斷的湧入紀羽的體內。

轟!

當這一切前奏準備完畢之後,紀羽體內的力量就如同衝破牢籠的猛獸一般,瘋狂的爆發了。

天空戰師五階,突破!

六階,突破!

那力量卻依舊沒有任何停止的意思,反而是不斷的衝擊著紀羽的極限。

七階,突破!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