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吧!

看樣子她也不會有什麼事情,除非她不去學校了,但是看起來不像。

想到這裡林昊一個人走著回家了。

他都有點納悶自己一晚上沒有回家,為什麼老媽沒有找自己呢!

其實鳳清雅不是沒有找過他,而是他的電話那個時候根本不通。

雲中之珠 不管那麼多了,還是趕緊回家吧。

雙向暗戀 林昊還順手買了早點,這個時候回去剛好是時候吃早點。

等回到皇家花園的時候,林昊一愣!

不對!

這裡的氣氛不對!

林昊閃身進入到別墅之中,立刻聞到一股血腥味,不好,母親不會出事了。

隨即又放下心來,如果母親出事,他應該可以感覺到,他送給母親的那件魔器,可不是一般的魔器。

「昊兒!」

「林昊!」

兩種不同的聲音傳來。

林昊看到除了鳳清雅之外還有其他人,這些人他個個都認識,林家第三代十人到了三個。

林天文,林天市和林天霸,英雄豪傑文武霸絕永市,一下子來了三個也確實是大場面了。

這些人任何一個都欺負過林昊,放在以前林昊見了他們只有低頭逃走的份。

但是現在林昊只是看了一眼,他們無悲無喜,直接走了過去。

「媽,你怎麼讓他們進到我們家呢,要知道我們這裡畜生是不能進入的?」

林昊走到鳳清雅面前,很好,鳳清雅沒有受到任何傷害。

「什麼,小子你可知道你在跟誰講話?」

林天市,林家十少,英雄豪傑文武霸絕永市的老十,雖然是最小的一個,但是年紀也比林昊大,今年已經二十歲了。

豪門天價妻 林昊真的是吃了熊心豹子膽,居然敢將他們比作畜生。

「我說過畜生不應該進來,誰讓你們進來的,給我滾出去!」

滾,滾,聲音不聽的在房間之內回蕩。

噗噗!

幾個修為低一點的人,紛紛口吐鮮血,倒在地上。

「你……」

林天市胸口好像被重鎚給擊打一下,內心氣血翻騰,蹬蹬退後幾步,驚恐的看著林昊。

這小子怎麼可能?

怎麼可能?

他們三兄弟帶來的人,雖然不能說是林家最強的,但是都是高級武者!

林昊怎麼可能就憑藉這一吼,就能將他們震得吐血。

自己再怎麼說也是內勁武者,林昊怎麼可能呢?

「音波功?」

林天文臉色難看的看著林昊。

音波功,毫無疑問的是靠聲音殺人,這是林家的絕技。

不過林昊怎麼可能會,如果他真的會的話,這麼多年就不會被他們家欺負這麼長時間了。

如果不是為了那個東西,他們早就將林昊和鳳清雅給殺了,想不到現在林昊成長到這個地步了。

「林家三少見識就是廣,林家音波功,想必你們也不會吧!」

吼!

林昊再一次吼了一聲,嘭!

剩下的幾個人,紛紛昏死過去,只剩下林家三個少爺,還有兩個實力比較強的保鏢,站在三人面前。

「不錯,居然能擋住我的音波功,這兩個老傢伙應該出自林家執法堂,實力達到聚氣境了,不錯,看起來你們十分重視我呀!」

林昊看著這兩個老頭,有聚氣境的實力,他們應該就是林家執法堂的人!

「我們你也想不到林家廢物的少爺,居然欺騙了我們這麼多年,看起來不能讓你繼續成長了,否則整個林家都會毀在你手裡。」

林天文從背後走了出來,看著這個堂弟。

五年前他們從旁支一躍成為嫡系,將原本的林家嫡系屠戮一空,只留下鳳清雅和林昊兩人。

為了那個東西,他們折磨這對母子五年,可是想不到東西沒有得到,卻讓這個小子成長起來了。

不能再繼續這樣下去了,否則誰也不知能林昊能成長成這個樣子。

鬧不好成為下一個林龍,到那個時候現在的林家將會遭受大難。

「這也需要多感謝你們,要沒有你們,我也不會成為這個樣子。」

林昊看著林天文,這可不是說笑。

如果不是他身死,又怎麼會從前魔界重生,沒有重生他現在應該食不果腹,被打的渾身是傷吧。

那裡還有機會殺了林天武林天永,還有一些林家的保鏢。

更加沒有現在的皇家花園?

所以一切都是拜他們林家之人所賜。

「媽你先回房間去,我和他們聊聊,還沒有去找他們,他們反倒找上門來,看起來他們急不可耐了。」

「這個臭女人不準走,你們都不準走!」

他話音剛落,林家兩個保鏢老頭立刻將鳳清雅母子兩個團團圍住。

「你們要幹什麼?」

鳳清雅厭惡的看著這些林家之人,這些人以前是她的親戚,但是現在看起來卻十分的厭惡。

嘭!

話音剛落,林天市就直接飛倒在地上,內臟已經碎。

頭一歪,直接去下地獄去找閻王聊天了。

林昊直接繞過兩個保鏢,一掌打在林天市的身上。

「十弟!」

「少爺!」

臭女人,這三個字註定他不能活,林昊說過侮辱他母親必須死,特別是林家之人。

「你們既然想念他,我就送你們去團圓,林天武林天永都在下面等著你們,以後還會有林家的人陸續會和你們見面,放心你們不孤單!」

林昊一掌揮出,他們身邊周圍好像被禁錮了一般,一種威嚴從上面傳來。

林天永和林天霸兩人感覺自己的內臟好像正一點點的從身體里被擠出來。

那兩個聚氣境的武者,催動體內真元抵擋著。

啵!

好像什麼破碎了一般。

咦,居然能破了空間屏障。

趁著這個機會,兩個保鏢帶著兩位林家少爺就要奪門而出。

林昊冷笑一聲,五指彎曲,對著門口一吸。

「啊不要!」

四人被林昊給直接吸了過來。

簡單的擒龍控鶴!

逃的了嗎,我要你們死,你們逃不了!

「哼,我說過你們今天既然找上門來,就不要走了,你們先行一步吧。」

林昊手上魔氣環繞,巨大的手印從上面壓來。

「嘭!」

整個別墅好像顫抖了一下,掀起一陣煙塵,煙塵散去,地上只剩下四具被壓的不成樣子的屍體。

林家來的幾個人還沒有說來幹什麼就被林昊給滅了,確實有點冤呀!

不過誰讓他們是林家之人呢?

「媽,看起來我要去林家走一趟了!」

林昊帶著幾具屍體,消失在別墅之內! 林家大宅!

林家豪下首坐著他四個兒子。

「林昊母子兩個擺脫我們的控制,殺了林無敵長老,天永也算死在他手裡,難道是因為那個東西?」

林家豪看著自己的四個兒子,一臉凝重。

「父親您說的是我們林家傳說中的那件東西?」

長子林戰疑惑的問道。

「對!」林家豪看了一眼長子繼續說道,「五年前我們成功奪得林家控制權,將林佳邦那一脈殺絕,只留下鳳清雅和林昊母子兩個就是為了那件東西,五年以來卻沒有任何消息。」

「父親,那件東西到底存不存在都不一定,我們算是浪費了去年,早知道將那母子兩個給除掉,也沒有現在的事端了。」

林戰有些不滿的看著父親,當初就是父親放這兩母子離開的,五年以來林家沒有少找他們的麻煩,就是為了那個破東西!

可是無論他們怎麼對待那兩母子,始終沒有那東西的下落。

鳳清雅和林昊留著始終是一個禍害,殺也殺不得,真是晦氣。

現代倒好,林昊像是突然變了一個人似的,連林無敵也死在他手上。

自己的侄子林天永被林昊揍了一頓之後,回到家中痛苦而死,這怎麼可能?

那小子五年以來一直在林家的監控之下生活,他的一舉一動林家都十分清楚。

他根本就沒有修習任何的武道,卻能一舉擊殺林飛這個聚氣境的武者!

這怎麼可能,還有自己的四子林天武前一段時間出去,至今未歸,。生死未知,是不是可以認為是被他殺了。

「爹,今天我們更加應該讓文兒他們直接殺了他們了事,省的夜長夢多,也為永兒報仇,更加斷絕林佳邦一脈了。」

林強,林家豪的兒子,林天永是他的兒子。

「對,爹,我們林家威嚴不容侵犯,現在這小子居然敢殺永兒,還有我們的人,一定不能饒過他!」

林家豪的三子,林威也附和道。

「我看應該直接讓天文他們直接將鳳清雅和林昊的頭顱帶來,至於那個東西找不到就算了。」林家四子林勇更直接。

「都不要說了,你以為我不像直接除掉這兩人嗎,可是不能,不然我們林家就有滅門之禍。」

林家豪眼前似乎陷入到了回憶,當初他只是林家支脈,和林昊的爺爺林佳邦是堂兄弟。

他也是林家的一份子,可是人心不足蛇吞象,林家家大業大,他也想要享受一下大權在握的滋味。

可是!

他們根本就無法和當時的家主林佳邦相抗衡,想要成為林家嫡系確實十分的困難,或者說根本就沒有一絲機會。

林佳邦不必說,他的兒子,林昊的父親林龍更是林家不世天才,真元境的高手,誰能抵擋。

林家豪只能將他的野心埋在心底,也許一輩子都不會有機會實現那件事了。

可能是林家豪的誠心感動上蒼了吧,突然有人出現要幫助他奪得林家家主之位。

條件只有一個,只要林家豪當上家主之後給他們一樣東西就成,這件東西到底是什麼林家豪也不知道。

但是他們的實力確實強,只是一個人,只是一招,將林佳邦的那些人全部送到了地獄!

也就是從那個時候林家豪開始上位,可是人家要求的那件東西依然沒有下落。

「只要那東西沒有找到,我們不能殺了他們母子,否則那些人怪罪下來的話,我們吃不了逗著走!」

多少年了,林家豪的腦海中一直有這麼一副畫面:一任只是手掌一揮,在他面前的十幾號人,直接變成了肉醬!

林佳邦就死在他手上,現在林家哪一個人是他的對手,林家在永市看似風光,其實在人家眼中根本什麼都不是。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