呂涼則是做著很好的聽客,不時地點頭,把其中一些重要的環節記住。

「最重要的,切記,這裡有四處即便你成了高階客卿,在夜龍大人批准前,也沒有資格進入的地方,現在統稱『四大禁地』!」 警察的世界 小容的這次傳音透著前所未有的凝重和仔細,「這四處,分別是青蘿寨、紫雲山、神瑞洞、影月谷,帶你成了高階客卿,自會得到這片天界的地圖,到時上面也會有標記,你自己注意就好。」

「禁地……那裡都有什麼?」呂涼趁熱打鐵,似是不經意地問道。

「知道太多沒有好處……你只需要知道,那裡有和前線戰場相關的重要物資就可以了。」小容此時扭頭看向呂涼,語氣鄭重至極道,「我可提醒你,如果你在沒有夜龍大人批准的情況下,擅入此地,別管有意還是誤入,就等著死吧!」

「明白!」呂涼聞言,也不再多問,但心裡,不自覺地就把這四個地點當成了窩藏那名天災軍團姦細的最可能地點!

片刻后,兩人在一座恢弘的青色大殿前落下身形,門外兩名道祖中期級別的守門人看到小容后,都是恭敬地一拜,同時做出一個「請」的手勢。

「你進去吧,希望出來的時候還能保持微笑。」小容輕輕一指前方道。

呂涼點點頭,先沖著兩邊的侍衛拱拱手,隨即深吸一口氣,大步向前地直奔殿內而去。

「呵呵,小友,你終於來了!老夫盼著見你,可是等的望眼欲穿嘍!下界混戰時,你的赫赫威名,可早就傳遍天界了!來,坐!」當呂涼走至大殿中央時,就看見一名身材瘦高,滿面慈祥的白鬍子老者向他招手,言語內透著如親人般的親切之感。

「梟雄!絕對的梟雄!」呂涼心中暗凜,在驚詫夜龍神祖如此親和表現之時,提防之心也更勝往昔。

咬人的狗不叫,但下嘴就不是輕的!

「夜龍大人謬讚了!晚輩何德何能勞大人過來相迎!」不管怎樣,人家敬你一尺,你也必須還他一丈,何況面前這位的身份也擺在那裡。呂涼惶恐應答的同時,疾走兩步躬身便拜。

「呵呵,莫拜了!禮節是對外人的,你,可算不得外人啊!」夜龍神祖伸手一攔,微微一笑道,「紫鳳那丫頭……呵呵。」

什麼叫老奸巨猾?夜龍神祖很好的詮釋了這點!

一個簡單隨意的「呵呵」,其內蘊含的信息量……可就大了去了!

反正呂涼這頭立刻就發漲了,之前他印象中的場景,應該是夜龍神祖以高高在上的架勢,詢問他諸如「你為什麼要當高階客卿」這類的問題。可現實的反轉太大了,這哪裡有一絲考核的意味,簡直就是親人之間閑話家常的態度!

「呵呵,我、我……大人折煞我了,紫鳳小姐尊貴典雅,我一個下界小民……」呂涼撓撓頭,尷尬的表情也是自然流露而出。

「唉,女大不中留啦!你們的身份是懸殊,不過,當我知道紫鳳把貼身的錦緞給了你時,我就什麼都明白了!」夜龍神祖輕嘆一聲,隨即笑道,「我夜龍,縱橫天界多久,早已忘記。但我唯一不曾忘卻的,是初踏修仙路時,也是如你一樣的下界小屁民一個!後來遇上紫鳳的娘,我倆一路扶持,從築基期開始,歷經近萬年,終於成功晉陞天界。之後我有幸進入天盟分部,紫鳳也是在那時降生的。只可惜,她娘在一次意外中喪生……如果她能活到現在,應該也會很中意你吧……對不起,我有些失態了……」

說話這麼個功夫,夜龍神祖的眼角,不知不覺竟然流出了憂傷追憶的淚水,臨了趕緊用袖袍抹抹雙眼,似乎還有些不好意思。

呂涼這邊,現在已經由最初的驚詫轉為驚嘆了!

如果不是之前就對這位梟雄有一定了解,此時此刻,他絕對已經可以死心塌地甘做盤古天盟分部的一名高階客卿了!

即便是腦子裡有這根弦兒,呂涼的眼眶也情不自禁的濕潤了,因為不管怎樣,他看到的,是一名老者眼中真摯的淚水……

「大人!我呂涼不太會說話,但如有什麼需要我去做的,定當儘力完成!」呂涼重新穩定心神,也借著這股激動勁兒,深深一拜,表起了決心。

「好啦,傷心往事不提了!現在沒有什麼,比看著紫鳳和你們這樣的青年才俊成長更令人欣慰了!來,坐吧,光站著說話,如果被紫鳳知道,又得挑我的不是嘍!另外,私下,不用叫『大人』,頂多一聲前輩即可。」夜龍神祖主動一拉呂涼,兩人同時落座於靠椅之上。

「謝前輩!我這次來,主要還是為了高階客卿的最終考核而來!」呂涼也不想繞彎子了,他發現了,自己的智商,跟面前這位已經不是差八條街的水準了,言多必失,不如早點切入正題!

「哈哈,還考什麼考啊!僅憑你平時的表現,還有,最重要的,紫鳳這丫頭說的關於你如何救她的事情,我這耳朵都聽出繭子來嘍。」夜龍神祖一擺手,再次說出令呂涼一愣的話,「你,呂涼,此刻開始,不光已經是高階客卿,而且,我會上報總部,儘快將你提升至此兩處天界的高階客卿統領!不要推辭,你夠資格坐到這個位置!」

呂涼則張著嘴,真的不知道說什麼了!

這就成了?預想中的一切應對之法全部作廢,不但順利成了高階客卿,還有極大希望成為其中的統領……

「多謝前輩賞識!」呂涼也不敢多說什麼,只能表現出滿滿的激動感恩之情。

「好啦,既然你已經是高階客卿,就應該去好好熟悉下我天盟分部的幾處重要地點與設施。」夜龍神祖再次微微一笑,「這是地圖,你先記下。」言罷,手上光滑一閃,一副灰色捲軸呈於手上,直接遞到呂涼麵前。

呂涼恭敬接過,展開后,不過寥寥幾息的功夫,直接合上捲軸,再次遞了回去,同時點點頭,就等待對方繼續說話了。

「都記下了?好,別的地點我就不多說了,圖中四處黑色區域,為我分部四大禁地,除非有我的批准,否則任何人都不許跨入一步!因為那裡有事關前線戰場的重要戰略物資!」夜龍神祖先是微微一笑,隨後,直接就是令呂涼震驚的一句話,「我想讓你,幫我去四大禁地內巡視一圈。」 夜龍神祖說完,就樂呵呵地看著呂涼,一副「咱們就聊到這裡,你可以走了」的表情。

「那、那我直接過去?您這算是批准了?」腦力活動從來不是呂涼的強項,面對這種詭異的局面,他只能再度試探地問著,也期翼能從對方臉上看出點什麼。

只可惜,夜龍神祖帶著皺褶的臉上,除了慈祥,就還是慈祥……

「對啊,是我交待你去做的,自然就算是我批准了。」夜龍神祖理所當然地點點頭,隨即從懷中掏出一枚金色小符遞到呂涼手裡道,「四大禁地外都有強大的護衛把守,除了我的令符外,可是六親不認的。帶著這個,出示給他們,然後就沒人為難你了。」

「多謝前輩賜符!」看到信物,呂涼懸著的心稍微放下一點,起碼自己這也算名正言順進去了!

隨後,夜龍神祖這邊又叮囑了幾句諸如「常去看看紫鳳」這類都根本無法接下茬兒的話,呂涼最後基本是落荒而逃出去的……

當大殿內只剩夜龍神祖一人時,其臉上的笑意消失,先是輕嘆一口氣,隨即輕咳一聲,與此同時,虛空中人影閃動,一名身著黃杉的窈窕女子現出身形,有意思的是,她的臉上帶著一個與氣質完全不符的猙獰鬼臉面具。

「你出來了……就是他還沒回來嗎?」夜龍神祖輕問著。

「有任務嗎?」女子也不正面回答,直接丟過來冷冰冰一句話,「剛才那個男人,就是目標人物?」

「嗯,就是他,具體的,你們比我有經驗,自己看著辦就行了,不用留手。」 紫藤花戀 夜龍神祖顯然對於對方的態度早就習以為常,說完前半句,特意加重語氣道,「但是唯有一點,只要他出了我讓你們防護的範圍,哪怕就是一步之遙,也不許追擊半步!」

「明白。」女子淡淡回應后,身形一陣模糊,隨即消失不見。

「呂涼……如果可能,我真的不希望我們站在對立面……」夜龍神祖再次輕嘆著,隨即臉上浮現出決絕之光,「不過,計劃已經到了最關鍵的時候,我輸不起,所以,任何一點點威脅,我都會毫不猶豫地抹殺掉……」

……

「按地圖順序,應該是……嚯!這神瑞洞可夠偏遠的,還是先奔著那三個地方去吧。」呂涼搜索神魂中地圖上各個區域的位置,發現其中三處禁地的位置都離此不遠,而且彼此間的距離也很近,而那個神瑞洞,好傢夥,恨不得都出了天盟分部的地界了!

雖然有信物在手,但呂涼還是想先回去找文小婧商量下,畢竟自己的智謀實在是比夜龍神祖差遠了,說不定這裡有什麼自己沒想到的套兒等在前頭呢!

可就和提前設計好的一樣,他這邊還沒往外飛,早就等在門口的小容一聽這個情況,直接點頭道:「那你就現在去吧,手持大人的信物,在完成相關任務前,你哪裡都去不了,就是小姐那裡也不行。」

得!呂涼直接拱拱手,拜謝一番,就朝著最近的紫雲山去了,看來除了自己,誰都指不上了!

「老白前輩,你有什麼看法?」老呂趕緊溝通著,文小婧不在,老白就是唯一的救命稻草了。噬靈子本來也指的上,但自打呂涼第一次激發了神禁之力后,這位大爺就突然進入了深度休眠狀態,中間醒過短暫的兩次,也沒具體說什麼情況,反正目前還是繼續休眠的狀態中。

「我也說不準,這是規矩的問題。只能說夜龍老傢伙是佔盡了天時地利人和,就算真有套兒,你也得先鑽著。但是記住,隨時保持警惕,入禁地,有一絲不對的動靜都要及時抽身而出!」

呂涼無奈點頭,目前似乎也就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小半個時辰后,呂涼最先到達了一片紫霧繚繞的荒山區域,正是禁地之一,紫雲山。

剛落到山腳下,一股道祖中期的凜冽氣息飄然而至,同時還伴有一聲喝問:「來著何人!可有信物!」

「有信物!我是夜龍神祖大人新任命的高階客卿呂涼,特奉大人命令,持信物前來巡查!」呂涼掏出小符,頓時感覺底氣足了很多,朗聲說著同時,也為終於可以名正言順探查一番感到高興。

「哦!」驚嘆的聲音響起,十餘名渾身金甲的兵士現出身形,當先一名鬍子大漢樂呵呵上前,只掃了一眼小符,就恭敬一拜道,「果然不差!請呂大人入內巡查!」

呂涼輕輕點頭,隨著軍士進入霧氣之內,開始了第一處禁地的巡查。

這個過程並沒有持續太久,因為一上來,軍士就告訴他,此地存放的,是一種類似靈氣快速充能的奇物,用於隨時補給前線將士之用。

整個紫雲山,其實就一座荒山,只不過其內中空,存放了大量這種充能奇物,呂涼看了一圈,便告辭離開。

「十三名道祖級守衛,修為最高的是不過兩名道祖後期,這裡也沒有什麼可以隱藏的地方,應該可以排除了。」呂涼一邊往下一處禁地飛,一邊思索著。

紫雲山,無論從配備的兵力還是地形環境,怎麼看都不像是能藏匿那麼重要姦細的地點。

之後的兩個時辰內,呂涼又先後造訪了青蘿寨和影月谷,同樣是上來被喝問,但一展示信物就讓對方態度瞬間大轉彎的情況。

兵力方面,青蘿寨甚至還不如紫雲山的配置,裡面地形也相對簡單,唯有幾片不規則的沼澤,稍微讓呂涼費了點心,但也沒探出什麼氣息。

但影月谷就稍微引起呂涼的注意了,因為此地在兵力配置上,比前兩個地方加起來的總量還要多一倍!而且修為最高的,有六名道祖期大圓滿的將領。地形上,到處都是丘陵和洞穴,還真是適合躲藏的地方。

呂涼轉悠的時候,儘可能地展開神識都探查一番,反正他得到的指令就是巡查,誰也挑不出毛病。

之前在青蘿寨只用了不到半個時辰,剩下那一個半多時辰,就全耗在影月谷了,只可惜,即便他探明了每一處隱秘的洞穴,都沒有探到絲毫有價值的氣息或線索。

唯一有點意思的,這三處禁地,都是介於中級界面和高級界面之間的有趣兒存在。

「呼!還剩個神瑞洞,一趟收了吧!」呂涼看了看漸暗的天空,吐出一口氣,繼續往東南方飛去,那裡,將是最後一處禁地,神瑞洞。

一刻鐘后,當呂涼落下身形,看著面前一個巨大漆黑的空間漩渦入口時,眉頭不禁擰了起來,因為這裡和他之前去的三處地方感覺都不同!

之前那三地,都是其還未下落,就有軍士的喝問之聲傳來,但這裡,別說喝問聲了,連個風吹草動的感覺都沒有!

進,還是不進?

我在異界是個神 呂涼僅思慮了片刻,摸了摸懷中小符,最後一咬牙,來都來了,怎麼也得進去一探啊,反正有信物在此,也沒人敢為難他。至於陣法,有小黑在,有沒有都無所謂了。

下定心思,呂涼也不猶豫了,直接邁步就往漆黑漩渦里進,隨著其徹底沒入后,整個漩渦竟然直接消散不見了!

「嗯?這裡……誰!娘的!」呂涼一進入漩渦,先感覺到剎那的眩暈,接著,就發現自己處於一片虛無黑暗之地,這種黑暗不是一般的黑暗,居然隱隱還有著阻隔神識的作用!反正方圓十丈之外,是看不到任何東西的!

而且就在呂涼進入的同時,兩道涼風吹過,瞬間就足夠讓他震驚了,同時第一時間就挪移離開!

這哪裡是涼風,分明是兩道已至斬斷雲空境界的劍氣!呂涼自己就是用這招的行家,怎麼會分辨不出其中的兇險!

「我是夜龍神祖大人新任命的高階客卿呂涼,特奉大人命令,持信物前來巡查!」呂涼也不敢耽誤,直接亮明身份,同時摸出小符。

隨著他的話音落下,明顯感覺有兩道氣息似乎一頓,隨即一個冰冷的女聲傳出:「信物。」

「這裡,你們看……嗯?什麼!這、這怎麼可能?!」呂涼剛掏出信物往前一擺,就驚覺,自己手中的,哪裡還是那枚信物小符,竟然變成了一張破黃紙條!

「死吧。」這回,沒有任何解釋的餘地了,隨著又一道冰冷男音的傳來,恐怖的劍氣再度襲來,而且,這回不光是兩道了,竟然自後方又多了一道更凜冽的殺意,而且明顯是一種類似斧子的強大殺器!

「小子,千算萬算,還是被算計了!當務之急,一定要逃出去!此地是由多個高明的陣法組合而成,老三此刻正在參悟,你盡量撐著!別留手,都他娘不是善茬兒!」老白恨恨的聲音傳來。

「那就沒得選了!來吧!」呂涼也不含糊,渾身氣息暴漲,直接升到了道祖期大圓滿的樣子,同時雙目和口中隱隱有金光溢出。

「神禁之人?殺!」一道之前未出現過的粗獷之聲傳來,先是有些驚奇,但隨後一個「殺」字,卻透著無比咬牙切齒的陰狠!

「似乎只有這三人……不過,足抵千軍萬馬了快!」呂涼咒罵一聲,渾身解數盡顯,分身出,噬靈蟲現,三種力量分散三方,各自朝著對方其中一人就殺了過去!

……

同一時刻,天盟盤古分部,紫鳳仙子的住處內,雖看似空無一人,但在其閨房地下近百丈處,還有著一個被層層禁制籠罩的灰暗空間。之內,兩道身影綽綽而立,竟然是紫鳳仙子和一名渾身燃燒著暗紅火焰的元素人!

「小朧,委屈你還要繼續待在這裡,爹說最近計劃已經進行到了最關鍵的階段,容不得一點閃失。雖然他從不告訴我具體的,但我知道你對他肯定很重要。」紫鳳仙子略帶歉意地說著,隨即俏皮道,「還記得剛撿到你時,你才那麼丟丟點,現在,比我都高兩頭啦!」

「小姐說得是,我自當是繼續待在這裡。大人的計劃確實很關鍵,只要我待在這裡,就不會有任何問題,除非小姐親自把我賣了。」火焰人的話語,完全就是沒有一絲異常的人類語言。

「討厭!賣誰也捨不得賣你啊!」紫鳳仙子伸手一拳打在對方的軀體上,嘟著嘴道,「對了,你到底能不能告訴我爹的計劃啊,我是她親閨女啊,你們幹嘛防我和防賊一樣嘛!」

「……因為,我不想騙小姐。」火焰人半天才憋出這麼一句話。

「騙?拜託!我只是讓你告訴我計劃的內容,說出來又不會死,怎麼還什麼騙不騙的啊!算了算了,每次問到這裡你就和個悶嘴兒葫蘆一樣,不好玩!那我先走啦,改天再來看你!到時候給你帶最喜歡吃的火煉銅吃!」紫鳳仙子氣鼓鼓地扮了個鬼臉兒,身形隨即消失不見。

「小姐,對不起……說出來,也許你真的會死……那樣,我無法接受……」火焰人的臉上雖然沒有任何五官,但不妨礙其語氣的悲傷。

「辛苦你了,原本應該是高高在上的天災首領,還要委屈你以如此姿態陪在她的身邊,以維持小女的生機,多謝了!」夜龍神祖的身影浮現而出,竟然沖著火焰人深深一拜。

「你不用拜,我早就有言在先,我到此,就只是為了紫鳳一人!你的計劃,我不知道能不能成功,但只要我活著,就有她的命在!」火焰人的話斬釘截鐵,「為了她,即便賠上整個軍團,我亦在所不惜!」

「是啊,賠上整個天界又何妨!」夜龍神祖的眼中也閃過激動之光,隨即又沉聲道,「呂涼已經在神瑞洞接受考驗了,如果可以活著出來,其真實戰力,我們也可有一個大概的了解。因為他和紫鳳走得太近,我必須做好一切防備措施!」

「嗯,近期我也會和母體溝通一次,女媧石已經用得差不多了,最後的伏羲琴,也終於可以動用了。但是需要把那些討厭的天盟戰力往東邊調調,起碼要離開伏羲琴的設置之地!」火焰人點點頭,隨即鄭重道,「這個對你應該不難辦到,我會讓軍團的人配合你。但是,一旦我開始激活伏羲琴,必然會產生一息的靈氣波動,到時候,希望可以保障我的絕對安全。」

「沒問題,你不說,我也必然會設立層層防護的!我雇傭那隻神秘傭兵,就是為了這一刻準備的!他們的忠誠你也不用質疑,都是和我立過神魂誓約的!」夜龍神祖自信地說著,隨後身形漸漸模糊道,「我也得走了,他們分出勝負不會太久,我需要第一時間掌握相關情況。」

待整個空間只剩下火焰人自己時,其先是輕輕一嘆,隨即喃喃自語道:「小鳳,在你面前,我永遠是那個被你照顧的小火苗……但是快了,不用太久,我們就可以永遠在一起了……永遠,永遠,不再分開……任誰,也分不開……」 漆黑的漩渦空間內,此時已經是混戰一團。

呂涼本尊對上了一名雙持巨斧的光頭鬍子大漢,分身對上了一名褐發半臉面具女子。十二隻噬靈蟲,六隻化劍,六隻圍攻,纏住了最後一名四方臉的青衣男子。

這一交上手,呂涼心裡再次一驚。因為對方三人中,修為最低的是那名青衣男子,但那也是半步神祖的高階戰力!

最強的是本尊這邊的鬍子大漢,完全就是神祖初期的修為,而且似乎還有進一步可提升空間。至於那名面具女子,修為介於兩者之間,但身法之詭異更勝另兩人一籌!

此地依舊是處於中級和高級界面之間,呂涼本尊和分身的修為目前都是半步神祖的修為。分身對上女子,打得還可以,但本尊這邊,就顯得稍微有些吃力了。

大漢看似笨重和遲緩的斧攻,其實蘊含著毀天滅地的撕裂之力,就算聖體大成,挨上一下,不死也絕對半殘了。

「果然是不能留手了!先脫困再說吧!」呂涼一看這架勢,知道今天想輕鬆出去是不可能了,直接就下定了死戰一番的決心。

隨著黑暗空間中突然響起的一聲尖銳嘶吼之聲,兩個呂涼的額頭處同時聖痕閃現,雙目和嘴巴的金光也頃刻間大盛,沖著各自的對手再度沖了上去。

本尊這邊,大漢的目光一凝,竟然毫不猶豫地開始燃燒起魂氣來,看來是知道自己面對的是怎樣的敵人!

「嗯?還有噬靈蟲……神魂束縛!妖夜,小心!」可即便如此,當兩人再次碰撞時,大漢的目光中第一次露出了驚懼之色,因為呂涼體內瞬間又閃出一隻更大一號的噬靈蟲,最關鍵的是,與之同來的,是綿延不絕且異常強勁的神魂束縛之力!

「嗷!!!」鬍子大漢猛然發出一聲類似野獸的咆哮,以一種詭異的身法後撤開來,與此同時,其周身光華閃耀,下一刻竟然化為了一頭身高五丈的巨獅!

這邊呂涼根本就不管他變成什麼,再次發出一聲嘶吼,瘋了似的掄起軒轅劍就撲了上去,全身五丈範圍內,都閃耀著看似粘稠的金色光暈。

另外兩邊的戰況,除了青衣男子那邊還是和十二隻噬靈蟲斗得難解難分,面具女子那邊也遭遇了和鬍子大漢差不多的境遇。

唯一好點的是,分身這邊的神魂束縛之力弱了很多,範圍也沒那麼廣,但依舊逼得女子露出的下半截臉孔上,現出了掙扎之色。

「小涼,東邊五十丈開外!」此時,小黑的聲音響起。

依舊沒有任何猶豫,在鬍子大漢和面具女子都暫時做出守勢的同時,呂涼本尊和分身直接放棄攻擊,瞬間就同奔後方而去!

在這倆敵人發愣之際,下一刻隨著一聲轟鳴巨響,連帶著剛剛還和青衣男子纏鬥的噬靈蟲,隨兩個呂涼同時消失不見!

「小涼,我剛沒說完,這只是突破了第一層空間!後面還有兩層!而且如果沒有感知錯,每層空間都有三名敵人,實力不好說,但估計比這裡遇到的差不到哪裡去!」小黑有些著急的聲音傳出。

「無所謂了!反正聖痕用一炷香和五炷香也差不到哪裡去!」呂涼也是拼了,之前的戰鬥連一炷香都沒用了,正好把後面的留給剩下敵人。

隨著其突入第二層空間,迎面就來了三道凜冽的劍氣!

呂涼根本不給對方任何繼續加強攻勢的機會,躲都不躲,配合分身,連掄幾劍,先盪開劍氣,隨後數個摘星手和黑色烈陽漫天而出,朝著面前三人就砸了過去!

「防!」對面三人面色同時一怔,中間一名紅衣大漢沉聲一吼,三人周身同時泛起青色光罩,直接開始了防守。

呂涼則停都不帶停的,從他們身邊瞬閃而過,隨著又一聲轟鳴巨響,又消失不見了!

第三個空間內,基本複製了第二個空間內的情況,唯一不同的是,其中竟然有一名神祖中期的駝背老者,在防禦的同時,還有餘力阻攔呂涼的前進。

呂涼這次也沒有絲毫猶豫,十二隻噬靈蟲放出,配合無盡的攻勢纏住另外兩人,本尊和分身渾身死氣地朝著老者夾擊而去!

老者這邊,面色凝重至極,渾身金光爆閃,手中龍頭拐杖輕輕一轉,其背後直接升起一個巨大的金色八卦盤,散出陣陣青色光暈就迎了上來。

「哦?也是神魂之力的高手!果然不一般!」呂涼感受著陣陣神魂的撕裂感,冷笑一聲道,「我還真沒功夫和你斗下去!影界時空術!」

隨著這一聲暴喝,原本正在猛攻的兩個呂涼,身形同時消散為虛影,待老者回過味來時,也只聽見一聲轟鳴巨響,就再也看不見一個人影了,噬靈蟲自然也跟著主人早就消失不見了!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