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空摘星雙手一撮,那意思很明顯想要點那東西,要知道能迷倒陸小鳳的東西,絕對是好東西。

「不急!不急!你不覺得現在弄一下陸小鳳更加好玩嗎?」

迷藥可是秦飛從系統商城當中買的好東西,自然不是那麼簡單。

最近秦飛還發現了系統商城的一個漏洞,系統商城的東西雖然秦飛不能用,再好的迷藥自己用都是沒有任何的效果,可是卻能用來對付異世界的人,這一點的發現讓秦飛很高興,這要是買點毒藥不又是一條保命的能力嘛!

很不巧的陸小鳳就成為了秦飛第一個的犧牲品,效果十分的不錯。

「對!對!我怎麼忘了更好玩的就在這裡了。」

司空摘星露出了一臉的猥瑣笑容,也就是他陸小鳳是個男人,不然這要是讓周圍的人看見司空摘星露出這個表情,還指不定穿出司空摘星有點特殊愛好的江湖奇聞。

「你說,我們是要把他脫光了掉在樹上,還是扔進那個黃花大閨女的房裡了?」

「不是我說你,你這思想實在是太保守了,怪不得你鬥不過陸小鳳啊!你說把他掉在樹上,以他陸小鳳的臉皮會當這是事嗎?把他扔進女人的房間,你覺得是陸小鳳吃虧還是那個女人吃虧啊!說不得陸小鳳還巴不得多來幾次了。」

陸小鳳的人格魅力,那真的是讓人害怕,就像他自己說的那樣,只有他陸小鳳不想交的朋友,就沒有他陸小鳳交不到的朋友,更不用說女人了,簡直就是肉包子打狗有來無回。

「呃!好像是那麼個道理啊!那個秦兄弟你有什麼好的想法嗎?」

司空摘星一時半會也沒有想到什麼辦法,不過看到秦飛那個自信的表情,他知道陸小鳳估計是要倒霉了。

「辦法嘛我倒是有,不過就是不知道你敢不敢幹了。」

捉弄人秦飛是沒有什麼經驗,但是咱可是看小鬼當家長大的男人,捉弄人的辦法自己想不出來,這前人可想出了不少啊!

「哈哈!秦兄弟!您請!不用給我面子的。」

「哈哈!」

看著陸小鳳那張可愛的臉,兩人同時露出了猥瑣的笑容。 「秦兄弟!你說我們這樣真的好嗎?」看著眼前的陸小鳳,司空摘星還是有些不忍。

「怎麼?怕了?」

秦飛微微一笑,看著被倒掛在樹上,光潔溜溜的陸小鳳,秦飛可是一點心理壓力都沒有,因為這些事情都不是秦飛動手的,而是在一旁的司空摘星一下子興奮過頭,秦飛一說他就去做了,等做過之後才後悔,但很明顯現在似乎有些晚了。

「怕!?呵呵!還是那麼有一點怕的!這陸小鳳不會殺了我吧!」司空摘星還是有那麼一點點的擔心。

「應該會吧!你也清楚,陸小鳳這脾氣可不好說,不過我覺得你倒是不用擔心,最多躲他一陣子就好了,你說是不是?」秦飛開始慫恿司空摘星。

司空摘星這個人確實不錯,很十分的聰明,就是有時候膽子有那麼一點點的大,又禁不起慫恿,所以他立刻就轉變了自己的態度。

「行!干都幹了還怕個啥,不就是被陸小鳳追殺嘛!比輕功我又不比他差。」司空摘星打定主意不認慫。

「好!那就先這樣,我已經通知了老實和尚,等天一亮老實和尚過來,這陸小鳳的大名一定會傳遍整個京城的!」

「哈哈!還真是想看看陸小鳳那副可憐兮兮的嘴臉,不過沒有機會了,不行!我覺得這樣太簡單了,怎麼也得讓陸小鳳和我的光榮事迹傳遍整個江湖。」司空摘星眼中又有了新的想法。

他發現和秦飛在一起,似乎自己這腦子裡的注意也多了起來,要是昨天的自己一定不會想那麼多,不過今天的事情嘛!

那就讓暴風雨來的更猛烈些吧!

說做就做,司空摘星拿著自己身上的小刀就在吊著陸小鳳的那顆樹下寫道。

『今有陸小鳳得罪我司空摘星在前,我司空摘星怎麼能忍受陸小鳳的得罪?所以特將陸小鳳吊在這個地方以示懲罰。』

「怎麼樣?秦兄弟!是不是很霸氣啊!」

秦飛有些想笑,本來陸小鳳或許不會生多大的氣,但看現在這個情況,估計陸小鳳不壓榨乾司空摘星他是絕對不甘心的,也怪陸小鳳專交損友。

當然像司空摘星這樣的人也不值得同情,所以秦飛決定幫司空摘星一把!既然你想要死的很難看,那就來吧!反正又不關我的事情,等過幾天自己就離開這裡了。

「霸氣是霸氣!不過我覺得缺少了點什麼?要不我幫你加兩句?」

「好好!你來!你來!」司空摘星知道秦飛這一肚子的壞主意,所以他對秦飛說的話十分的相信。

「加兩句什麼好了?」秦飛眼珠子直轉,什麼事情是能讓陸小鳳生氣的事情了?而且還能讓司空摘星倒霉了。

「有了!」

秦飛賺頭就在大樹上刻下了幾個字。

「陸小鳳!是不是不服啊!那你倒是來打我啊!哇哈哈!」

「好!非常好!精彩!這才是我要的想寫的東西!老鳳凰!你也有今天,你倒是來打我啊!」

說著司空摘星還特意在打了幾下陸小鳳,不過此時的陸小鳳一點知覺都沒有,也就任司空摘星捉弄了。

「好了!今天就到這裡了!我們還是趕緊跑路吧!不然這陸小鳳一定會追殺我們到天涯海角!」

「那行!秦兄弟,我們就此分開,他日有機會我們再喝酒,然後一起再捉弄一下老鳳凰。」

司空摘星對於秦飛這樣的損友,似乎也十分的喜歡。

「行!日後有機會一定!」

秦飛嘴上這樣說,不過他心裡卻很清楚,估計這輩子都不可能了,也正是因為這一輩子都不可能了,秦飛才敢這樣捉弄陸小鳳,陸小鳳這個人雖然大氣的很,但難保這傢伙不會捉弄回來,古靈精怪也是他的優點之一,被這個天下第一聰明人給記住那可不是什麼好事,當然,秦飛也只能為是司空摘星默哀兩分鐘,被陸小鳳惦記,他應該會很慘吧!

告別之後,兩人便朝著兩個不同的方向離開,江湖兒女本就沒有那麼多的惺惺作態,當然高武世界大家見面也是十分輕鬆的事情。

……

「嘖嘖!這司空摘星還真是厲害啊!」

「是啊!怪不得能和這陸小鳳成為朋友,要說這陸小鳳這眼光就是不錯,居然被司空摘星給玩了。」

溺愛之寵妻成癮 「誰說不是了,這偷王之王的名號估計也得換換了,叫陸小鳳剋星怎麼樣?」

「我覺得不錯!你說今天過後這陸小鳳和司空摘星會不會友盡啊!」

「友盡不友盡我是不清楚了,但大家都知道這陸小鳳的輕功和司空摘星的輕功可都是一絕啊!我覺得,等這西門吹雪和葉孤城的決戰之後,這天下兩大輕功高手的對決估計就要上演了。」

無數的武林高手在大樹之下觀看這陸小鳳的果體,要說這陸小鳳在江湖上的名聲那可是非常大的,現在京城的武林人士又多,當大家都知道這個掛在樹上的男人就是陸小鳳的時候,一群男人就這樣無聊的盯著陸小鳳看,當然有些江湖俠女也是對陸小鳳垂涎已久,雖然不能得到陸小鳳的人,但是能看到陸小鳳的果體,對於他們來說這一輩子也算是賺了。

這就搞得清醒之後的陸小鳳有些尷尬了,面對如此多的江湖同道,還這樣羞恥的被人盯著,即便陸小鳳臉皮之後,也不敢將眼睛睜開,現在只能裝著自己還暈倒著,現在他也只能祈求有個朋友從這裡路過,能夠幫幫自己,當然!陸小鳳心裡也很清楚,他那些朋友估計看戲都來不及,救他!

呵呵了!

要知道他陸小鳳交友之廣闊可不是一般人能想象到了,其實這下面這些人很多他陸小鳳都認識,也是朋友,不過這些觀看的人當中,最興奮的就是那幾個了,指望這幾個人救自己,陸小鳳覺得這種事情最好還是不要想了。

看這些人的樣子不落井下石就很好了!陸小鳳覺得還是再裝會暈倒看看吧!

「哎呀!陸小鳳!你這是搞什麼啊?」一個胖胖的身影出現,將掛在樹上的陸小鳳給救了下來。 「咦!還不醒!趕快去找人看看!」

老實和尚一試陸小鳳,發現他氣息平和就是昏迷不醒,著急的他趕緊抱著陸小鳳就去找郎中了。

總裁的私有寶貝 「行了!行了!找什麼郎中啊!早就醒了!把你的衣服弄脫一件給我。」

老實和尚還有些擔心,可是陸小鳳立馬就從老實和尚的身上立了起來,一看就知道一點事情都沒有。 穿成反派霸總的親妹妹 估計剛才沒有醒來就是故意裝暈的。

「原來你沒事啊!讓和尚好一陣擔心。」老實和尚終於鬆了一口氣。

「有什麼好擔心的,人死鳥朝天嘛!」

陸小鳳十分快速的從老實和尚的身上搶了一件衣服給自己穿上,雖然現在被老實和尚帶到了一個偏僻的地方,但是人還是不少,他陸小鳳可沒有果奔的習慣。

「對了!陸小鳳!你這是幾個意思啊?和別人打賭輸了被掛在樹上的?」

以陸小鳳的聰明老實和尚實在想不到除了女人之外還有什麼人能夠將陸小鳳掛在樹上,不過看陸小鳳的樣子被脫光了掛在樹上,多半都是女人才會幹的出來。

老實和尚不禁搖了搖頭,這陸小鳳果然只會栽在女人頭上啊!不過這樣的話也不好直接說出口。

「打賭?呵呵!你認為打賭才能讓我陸小鳳這麼難堪嗎?」

陸小鳳搖頭苦笑,他陸小鳳是出了名的輸的起,只要是和誰打賭輸了不管什麼樣的事情他都能做到,老實和尚多半還以為自己是和誰打賭輸了才會被這樣對待,畢竟他怎麼也不會想到天下第一聰明人的陸小鳳居然被算計了。

「一言難盡啊!那兩個混蛋!不要被我逮到。」

以陸小鳳的機智怎麼可能猜不到是誰捉弄了他。

司空摘星啊司空摘星!你小子每次都想這樣弄到,這次還真被你這樣給弄了,看來你小子挺厲害啊!不過要是你以為這樣玩我,我陸小鳳就認輸了,那你就大錯特錯了,我陸小鳳可不是那麼好認輸的。

「沒有想到天下最聰明的人似乎也被算計了,不過能算計陸小鳳的人,我實在是想不出這天下有那些人,等等!這其中一個不會是秦兄弟吧!」

能讓陸小鳳吃虧的人,在老實和尚的印象當中也只有秦飛了。

「呵呵!他就是我命中的剋星!」陸小鳳一陣搖頭。

說出去可能沒有人相信,他陸小鳳聰明了一輩子,居然被同一個人奪去了那麼多第一次,實在是讓人有種想哭的衝動啊!

「那另外一個?」

老實和尚對於能讓陸小鳳吃癟的人頗感興趣。

「你說,這天下還有誰能不怕我陸小鳳的報復了?」

「原來是天下第一神偷啊!」

這天下有陸小鳳惹不起的人嗎?有!還很多,可是這天下有不怕他陸小鳳的人嗎?有!而且只有一個那就是司空摘星!或許這陸小鳳的武功不算是天下第一,但是陸小鳳的聰明是不管多麼厲害的高手都十分的怕他,除非像西門吹雪這樣的無欲無求之人,不然沒有人不怕陸小鳳的,而這其中就有那麼一個奇葩,那就是陸小鳳的朋友——司空摘星,一個以捉弄陸小鳳為目標的小偷。

一個敢跟陸小鳳較勁的人會怕陸小鳳嗎?顯然這也是不可能的事情。

「沒有想到啊!這兩個全天下最不喜歡陸小鳳的人湊在一起,居然將陸小鳳給捉弄了,果然厲害啊!我服了!我服了!陸小鳳啊!陸小鳳!一個時空摘星就夠讓你頭疼了,加上一個秦兄弟,我看你現在估計後悔交秦兄弟這樣的朋友了吧!哈哈!」

老實和尚可以說是相當的佩服那兩個人了,自然也是佩服陸小鳳居然有勇氣讓那兩個人湊在一起。

「後悔?不!我陸小鳳從來都不後悔的!說真心話,我陸小鳳就是太聰明了,一般人都玩不過我,現在有人能玩過我了,你說這是不是一種很奇妙的緣分了?說不得這是我的榮幸了。」

陸小鳳呵呵一笑!朋友之間的這種玩笑對於陸小鳳這樣的人來說,不過就是在他陸小鳳的人生經歷當中增加了一條注意秦飛而已,當然更要注意他和司空摘星在一起。

「榮幸!哈哈!陸小鳳啊陸小鳳!不見得哦!」老實和尚憋著笑,也不多說。

陸小鳳看著老實和尚的笑容也是無奈一笑,今天這笑料估計用不不了多久就能傳遍整個京城,不對!估計現在已經傳遍整個京城了,要不是現在天下的眼光都聚焦在了兩大劍神的身上,估計他陸小鳳的這個事情會是現在整個江湖最轟動的事情。

「對了!你不去找他們報仇嗎?現在去報仇說不得還能追上他們了。」老實和尚覺得還是得提醒一下陸小鳳。

我的工作是花錢 聽到老實和尚的話,陸小鳳微微一笑。

真的是他嗎?

「估計已經追不上了,那兩個人可不是笨蛋,尤其是司空摘星,這小子做出這樣的事情,還不得意到飛起來,估計現在已經開始整個江湖宣傳自己捉弄我的英雄事迹了,要收拾他,估計也只能等到西門吹雪和葉孤城的決鬥結束,不然想都不要想,至於秦兄弟嘛!我估計他還在京城,不過以他的聰明才智,說真的,不給我點時間我還真找不出他在什麼地方。」司空摘星的性格他是在了解不過了,但秦飛他就有些拿不準了。

「那要不要我幫你在京城找找。」

老實和尚心裡一樂,還真想看看這秦飛被找到的時候是個什麼表情,這陸小鳳又是一個什麼樣的表情。

「找他!還是算了吧!沒有地頭蛇我估計很難找到,而且現在京城最近發生的事情讓我問道了一絲奇怪的味道,現在我可沒有太多的時間去找他,等事情結束了之後再說吧!江湖就那麼大,我還怕他跑了嗎?」

陸小鳳微微一笑,找人可是他陸小鳳的專長啊!

想到得意之處陸小鳳不禁摸了摸自己的兩撇鬍子,這是他多年的習慣。

「咦!我的鬍子了?」

「哈哈哈!陸小鳳!現在是不是後悔了!哈哈哈!」老實和尚在旁邊大笑的不行。 京城裡一個十分隱蔽的院子當中,一個身影趁著天黑悄悄的摸了進去。

天子腳下達官貴人多不勝數,能在京城有院子的人多半都不是什麼善茬,也多半都不是什麼武林人士,在這個武林人士橫行的世界里,幾乎只要是這樣的院子里都有不少的高手護院,可是唯獨這個奇怪的院子里沒有一個人,甚至旁邊的院子都燈火通明,唯獨這個院子只發出了那麼一小點的亮光,要不是從靠近這個院子更本沒有人會知道這裡會住著一個人。

而摸進這個院子的黑影很快的就摸到了亮著燈的這間房間里。

「你怎麼來了?你不是說不會來找我了嗎?」

葉孤城看著眼前的來人十分的奇怪,當然能讓葉孤城用這個語氣對待的人,也只有秦飛一個人了。

「我也不想來找你,不過這陸小鳳真的是太聰明了,我懷疑那混蛋已經將目光鎖定在我這裡了,所以我就到你這裡了躲兩天,也正好給你拖延兩天時間,不然查到我身上,自然就知道你在什麼地方了。」

和聰明人在一起太多時間了,秦飛十分的了解聰明人,尤其是那種第六感十分強大的聰明人,這陸小鳳就是其中之一,這陸小鳳聰明歸聰明,但是他天生的第六感讓他在對待某些人和某些事情的時候,會生出一種別樣的情緒,所以這傢伙才像死神小學生一樣,走到哪死到哪,因為第六感會告訴他最近他的朋友會發生什麼事情。

秦飛和陸小鳳沒有多少的交集,和葉孤城分開之後他也沒有聯繫葉孤城,可以說是完全和葉孤城脫離開了,而京城最近的事情也一定讓陸小鳳忙的不可開交,但沒有想到這傢伙居然神經兮兮的找自己喝酒,要是平時也就算了,可是現在這個時候他來,那很明顯不對勁了,所以秦飛才用迷藥將他給弄到,然後才來找的葉孤城。

陸小鳳的第六感如此的強大,估計連陸小鳳他自己都不知道,也只有像秦飛這種擁有先天條件的人才明白其中的可怕之處,所以秦飛毫不猶豫的用了迷藥,當然司空摘星的出現也是恰到好處,不然秦飛也不敢上門來找葉孤城。

「陸小鳳這個人確實是太聰明了,以前我還不信,現在看來是不得不信啊!」葉孤城也是見過陸小鳳。

以前的他看見的陸小鳳聰明歸聰明,但他葉孤城也不是笨蛋,他並沒有認為陸小鳳到底是有多麼的聰明,直到現在被陸小鳳盯上他才清楚的意識到了陸小鳳的可怕之處。

「不過!以陸小鳳的聰明,你跑來我這裡不是更加危險嗎?」

「你忘了我是神仙中人嗎?聰明我未必比得過他,但我可是能掐會算的。」

秦飛微微一笑,這樣的話也只能對著葉孤城說了。

「能掐會算?是啊!我都快忘了!你說這次的事情能夠成功嗎?」葉孤城十分惆悵的問了一句。

「當然……」秦飛的話還沒有說完就被葉孤城個打斷了。

「算了!不要說了,謀事在人成事在天,現在事情都發展到現在這個節骨眼了,想後悔都來不及了,不用說了,讓我自己看看結果吧!」

葉孤城撫摸著自己手中的劍,從白雲城出來的時候,那個時候的葉孤城不覺得自己和西門吹雪的比武會輸,可是越靠近決鬥的時間,他心中卻越是不安。

「如果你不想在繼續這件事情,我說過的,我會幫你,而且能輕易的讓你脫身。」

秦飛自然看出了葉孤城心中的不安,雖說葉孤城看上去十分的冷靜,可誰都知道接下來的兩天到底要面對的是什麼樣的事情,沒有人真能在這個時候淡定下來,除非那個人真的無欲無求了,可真到了無欲無求的境界,或許葉孤城也不會幹出這種事情了。

「不用了!我說過了,我答應的事情自然是要做到的,這是我葉孤城做人的原則,再說了!我也想看看,到底是我的天外飛仙厲害還是他西門吹雪厲害!」

能和自己的一生之敵來一場,是葉孤城現在最大的願望了。

「好吧!那就只能隨你了。」

秦飛也知道自己勸不了葉孤城的,現在也只能等他們的決鬥結束,秦飛才能將葉孤城給帶走了。

就這樣秦飛留在了這個院子里,每天打坐修鍊十分的規律,沒有再離開這個院子一步,而陸小鳳也沒有再靠著第六感找上門來。

從算計陸小鳳的時候秦飛就很清楚的知道怎麼躲過陸小鳳,葉孤城的院子比較偏僻,既然是藏葉孤城的地方,自然是好地方,這是其一,加上秦飛故意讓陸小鳳加大老實和尚的懷疑,而且眼看這決鬥就近在眼前了,秦飛可認為這個時候陸小鳳還會跟他耗時間,他的時間可是耗不起,自然會把秦飛這個讓他有點懷疑的人給排除掉。

但不管時間怎麼走,該來的始終是要來的,決鬥之夜就在今晚,葉孤城的行動之夜也在今晚,而今晚註定將是一個不眠之夜。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