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有一個問了除男人以外的問題,「香香,我看你經常往上元那邊跑,幹嘛去了啊?」

一臉恬然笑容的宋芸香,說:「過去幫朋友做點實驗。」

問話的妹子緊跟道:「男的女的?」

「男的。」

豪門盛寵:總裁的蜜制新妻 一聽說是男的,七個或躺或卧的女生,「骨碌」一聲爬坐了起來,「他幹什麼的?」

「開公司的。」

「有錢。多大了?」

「應該是25吧。」

「年輕。身高呢?」

「一米七五六左右。」

「不算矮。長得帥不帥?」

「呃……不算帥吧?」宋芸香稍微回憶了一下那張面孔,不確定到。

直到此時宋芸香才發現,不知從何時起,她忽略了韓義長相,腦海里只剩下一張永遠笑眯眯的臉。

「完了完了。你們看香香那副樣子,明顯中毒已深啊!」

「好你個香香,不吭聲不吭氣的,竟然早已找到備選項了,難怪不著急呢……」

一幫女生驚呼過後,開始了刨根問底式的調查。

……

……

「阿嚏——」

住在清河嘉苑的韓義,突然打了個噴嚏,揉揉鼻子說:「難道有人在背後罵我不成?」

電話里傳來一陣瓮聲瓮氣的笑聲,「誰敢在背後罵韓老闆啊,不想混了!」

韓義哈哈大笑,「你快別給我戴高帽了,背後罵我的人多了去了。

要不是法律約束著,想砍死我的人,十個指頭都數不過來。」

電話里的人自然是吳景。

年前登峰國際把特效專輯發給環球影業后,那邊一時間驚為天人。

僅僅過了三個小時不到,導演F·加里·格雷親自打電話通知吳景,同意把「速9」特效全部交給登峰國際來操刀。

而吳景一直等今天上午美國那邊簽署完合同,才打電話向韓義報喜。

此時聽到韓義的話,吳景也是心有戚戚焉。

商場如戰場。

天義科技已經推出好幾項斷人財路的技術。

好比ATOLED。

如果換做他是NOR快閃記憶體公司老闆,肯定也生出殺人心了。

另外,正在逐步向前推進的大集成光感測器技術,就像一把懸在所有感測器生產廠家頭上的達摩克利斯劍。

一旦讓天義完成全球部署,不知道多少小企業要倒閉。

這些只是他知道的冰山一角。

天義到底還隱藏了哪些黑科技,未來又會對世界科技產生什麼樣的衝擊,還未可知。

但正如韓義所說,以後想要他命的人,只會越來越多。

稍微沉吟了下,吳景說:「我認識一些綜合實力很強的退役特種兵,要不要幫你聯繫一下?

你放心,素質絕對過硬,指哪打哪!」

韓義笑道:「謝了。回頭要是需要的話,我打電話給你。」

「好,沒問題。」

說著吳景笑道:「我最近在籌拍一部動作電影,類似戰狼23,總投資規模大約在10億人民幣左右;

怎麼樣,有沒有興趣參合一腳?」

韓義剛想說「好啊」,但很快反應過來,這件事可不能隨便答應。

特效支持跟參股可是兩碼事,前者你花錢,我幫你打造特效,至於以後電影賣多少錢,跟我無關;

而後者則代表他要把握電影的走向。

畢竟再炫酷的特效,沒有內容來填充,也只是一張美麗的畫皮。

萬一到時候撲街,丟的可不僅僅是登峰國際臉,連同他本人都要被口水淹沒。

何況拍電影虧本很平常,不是說著名導演、熱門IP就一定會熱******如《星際特工:千星之城》,巨虧1.4億美金;

《亞瑟王:斗獸爭霸》,巨虧1.3億美金;

《銀翼殺手2049》,巨虧7000萬美金。

還有國產的,更是不勝枚舉。

韓義想了想問:「目前進展到哪一步了?」

吳景說:「剛開始籌備。

怎麼,韓老闆是不是有什麼顧慮啊?」

韓義也沒問他具體籌拍的哪部電影,直接問:「能不能換個類型?比如科幻怎麼樣?」

「科幻啊……」吳景想了想說:「也不是不行,只是沒什麼好的IP;

另外我的強項就在動作片上面,科幻還沒試過啊。」

韓義笑道:「那就試看看嘛。比如三體2怎麼樣?」

吳景疑問道:「三體2?三體版權在游族影業手裡,

而且第一部反響平平,我怕市場接受度……」

「我跟你想的正好相反。增強現實技術,非常適合拍這類科幻題材電影;

而且IP本身內容緊湊,加上宏大的星際戰爭場面,哪怕光靠特效也能堆出一部熱賣的作品出來,你說呢?」

吳景考慮了一下說:「要不你讓我考慮一下,我遲些時候打你電話。」

「行。」

一通電話打了接近半小時。

看了眼時間,已經快11點。

燈一關,睡覺。

……

……

第二天一早,韓義睡到自然醒。

坐起來伸了個懶腰,撓撓亂糟糟的頭髮,下地施施然走向衛生間。

擰開衛生間門把手,耳邊傳來「嘩啦啦」的水流聲。

順著聲音看過去,只見磨砂的淋浴間玻璃后,站著個朦朧的果體,隱約可見胸前傲然挺立的椒乳。

玻璃後面的人也聽到動靜了。

沒有尖叫,只是迅速蹲下去,雙手緊緊環抱住胸口。

韓義也是汗然不已,趕緊退了出來。

站在廚房等了5分鐘。

紅著臉的聶娟、包著濕漉漉頭髮出來了;

走到韓義跟前說:「我……我不知道你昨晚回來。」

「嗯!」

韓義摸摸鼻子,也沒提剛才的事情,徑直去了衛生間。

出來時,聶娟已經穿戴整齊,正在廚房裡做早餐。

韓義便回房換衣服。

把床頭的鑰匙跟手機都帶上,又翻翻口袋,就剩了不到50塊現金。

相比於過去,韓義現在出門更願意帶現金,而不是在結賬的時候拿著手機去掃支付寶、>拉開床頭櫃準備取錢,結果卻發現裡面一分沒有。

韓義疑惑了一下。

他記得非常清楚,年前放了1000塊錢在抽屜里,現在卻不翼而飛。

起身挪開對面的衣櫥移門,撥開衣架上的衣服,露出個半敞開的保險柜來。

韓義眉頭皺了起來。

彎腰把東西全部抱出來清點了遍。

房產證及一些重要文件一樣不差,但是裡面的5萬人民幣以及2萬美金卻被盜走了。

放下手裡東西,走到另外一個床頭櫃看看,康必成送的「積家」大師系列腕錶,安然無恙躺在櫃檯上的抽紙盒裡。

但抽屜里一隻「都彭」周年紀打火機,兩盒經典「聖羅蘭」雪茄以及一支「世紀派克筆」,都沒能倖免。

伸手拿起積家戴到手腕上。

然後又在房間看了看。

別的就沒丟什麼了。

吃早飯時,韓義隨口問道:「這些天有人來過嗎?」

「啊……那個……」聶娟有些不好意思,承認說:「我同學來過。」

「還是上次那個啊?」

聶娟「嗯」了聲,解釋說:「她就是過來找我玩的,沒在這裡過夜。」

韓義點點頭,不經意問道:「什麼時候啊?」

「11號。怎麼啦?」正低頭喝稀飯的聶娟,抬頭問到。

「沒什麼,就是問問。」

吃過飯聶娟說:「哥,你有沒有衣服要洗的?等下幫你一塊洗了。」

「床頭有兩件。」

等聶娟走後,韓義拿出手機看起了大門口監控。

監控還是當初重組手機時安裝的,連卧室內、客廳全部都裝了。

不過後來因為聶娟住到這裡,他就把屋內都拆了,只留了大門口的。

從11號開始往後看,一直翻到14號禮拜四,大門口影像中出現個鬼鬼祟祟的身影。

樓道里竟然還打了把傘。

緊跟著那個身影就來到了門前。

由於角度問題,看不到那人體貌特徵。

很快大門開啟,那個人跟著消失在攝像頭下。

「我倒要看看你是什麼人。」

找個借口把聶娟支出去,韓義撥打了趙洪武電話。

把情況跟他講了遍,然後就在家裡等著。

過了大概兩小時,趙洪武來了。

「老闆,查到了。」

……

寧江區西郊東陽村。

這裡是城郊集合部,外來流動人口很多,而且人員複雜,三教九流,什麼樣的都有。

城中村最北面一棟民房的三樓里,一夥社會閑散人員正在聚眾賭博。

每個人面前都堆著厚厚一沓鈔票,目測不少於兩萬。

「本門1000,上風兩家1000搭角。」 強婚之搶得萌妻歸 一個嘴裡叼著香煙的男人,從手裡數了20張鈔票推了出去。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