另一邊的巨人,則用敬畏震驚的目光注視著楚南。

楚南甩了甩腦袋,他看了看自己巨大的手,又看了看兩邊的巨人,還有些懵,尼瑪的不會又穿了吧。

隨即,他想到了自己體內的力量,那是最原始的規則之力,他的對手同樣擁有著這種力量,甚至比他更強大,但是,卻完全不懂得運用。

就像是一個現代人拿著一把槍,但卻反它當成棍子使。

楚南一邊的巨人吼叫聲越來越大,而對方一邊的巨人開始匍匐下來,對楚南進行參拜。

這時,巨人們蜂湧過來,踏得大地都在劇烈震動。

他們托起楚南,在大地上飛奔。

楚南的心激蕩著,剛才戰鬥時的那種感覺,那種原始的規則之力,真是讓他回味無窮。

就在這時,這些巨人扛著他來到了一個巨大的山洞,放下他之後將他推了進去。

山洞之中,幾個****著上身的巨人女子正用崇拜敬畏的目光看著他,恨不得將他吃了一般。

「不要啊,我要回去。」楚南心裡大叫道。

就在這時,他的神魂一震,眼前的景像開始模糊。

而模糊之後的景像又開始清晰起來,只不過已是從荒蠻走了出來。

映入眼帘的墨綠色的玉石搭成的天花板,楚南睜著眼,似乎有哪裡不對。

楚南左右看了看,看到兩個渾身****的女子正用粉臂玉足纏著他,肌膚間的溫潤細膩完全傳遞了過來。

這兩個女子長披灑,肌膚白膩,睡著的臉龐如同海棠春睡,倒是極為符合楚南的審美觀,只是她們的頭頂,各有一個尖尖的小角。

「我這到底在經歷什麼幻境?聖子塔那邊時限不知道有沒有到啊。」楚南心想。

但隨即一想,既然是幻境,這兩個妹子又如此誘人,不如來一。

想到這裡,楚南不禁有些蠢蠢欲動,他伸出雙手,朝著兩個妹子的胸摸去。

「好滑,****,好彈手,極品!」楚南一邊摸一邊品味著。

「大姐,你幹嘛摸我。」就在這時,楚南右邊的妹子睜開了眼睛,迷迷糊糊道。

大姐?

楚南如被雷擊,驀然將手縮了回來,放在眼前。

好一雙潔白如玉,玉指如蔥的小手啊。 ?頓時,楚南彈了起來,來到了房間的一面水晶鏡子前。

鏡子里顯現出一個不著寸縷的絕色女子,肌膚如雪,如同用最純凈的白玉雕琢而成,這胸,這屁股,這腰,這腿,簡直太完美!

鏡中的女子,頭頂同樣有一個獨角。

楚南抬手,摸了摸這獨角,鏡中的女子也抬手,做出了同樣的動作。

「還真成了女人,這感覺還真是奇怪。」楚南心想。

不過,這又是一個什麼世界呢?

楚南四下環顧,看到了一件黑色衣袍和一根鑲嵌著一顆拳頭大小黑色晶石的權杖。

楚南上前,套起衣袍,拿起了權杖,頓時,他的眉心一熱,感覺到了一股神秘的能量在體內縈繞。

這是……黑暗規則?

楚南神念一動,身體周圍驟然颳起了黑色的風暴。

「這應該是黑暗規則的前身,還有著不少雜質,規則初步被利用。」楚南心中喃喃道。

「大……大姐,你成功了……」就在這時,剛剛叫他大姐的少女震驚而又無比興奮的望著他。

另一個少女也爬起來,激動無比。

楚南也很激動,看到兩個妹子這麼赤果果的站在他面前,哪個男人不激動啊。

但是一激動,楚南眼前的景物再度模糊。

「不要啊,讓我多看會兒。」楚南大叫,但這可由不得他,他的神魂再度跌入一片黑暗之中。

接下來,楚南經歷了一個又一個場景,變換了一個又一個身份,甚至變成過太古聖獸,被幾隻母獸追著要求******但相同的是,每變換一個場景,這個場景對於規則的利用比之前的場景要更細更多。

而每一次,楚南都有巨大的收穫,這種收穫是對於這個世界本源最直觀的認知。

規則在聖靈時代展到了巔峰,而後空間壁障打破,貪婪,**,令得戰爭爆。

聖靈統治的聖靈陣營與深淵惡魔統潔的惡魔陣營最終爆了全面戰爭,各個空間位面,無盡星辰,無盡大6,都沐浴在戰火之中。

一個個文明被摧毀,一個個種族被滅絕。

楚南在各個戰場遊盪,他看不清楚具體,就看到規則組成的恐怖攻擊劃破空間,讓一塊塊大6粉碎,一顆顆星辰墜落。

楚南獃獃的看著這一切,只覺一股悲愴的情緒由心而生。

何為對?何為錯?

何為是?何為非?

這仿若是來自心的拷問!又仿若是來自虛無飄渺的聲音。

就在這時,楚南突然驚醒過來,差點陷在這樣的情緒中不可自拔。

「我為主宰,順我者就是對,逆我者,就是錯。」

「我為主宰,悅我心者,為是,亂我心者,為非。」

楚南大聲吼道,他張嘴沒有聲音,但心靈中的聲音卻轟轟爆。

「主宰就該順生逆亡?就該生靈塗炭?即使毀滅世界?」那個聲音再度響起。

「你不主宰別人,別人就會主宰你。」楚南回答。

「世間萬物,就不能和平共生,平等相對?」

「不能,和平和平等從來只是相對的,兩隻螞蟻都要為了食物生死相搏,何況是世界的各種高等生靈。」

那個聲音沉默了一會兒,再度響起:「那要如何才能相對各平和平等?」

「主宰者創造規則,各族群在規則中生存爭鬥。」

「……」

祖聖之地,九十九層聖子塔中,那扭曲的漩渦剎那間恢復了正常。

搞什麼,老子還沒說夠呢?太古那些大能都這麼白痴嗎?還萬物和平共生,平等相對,這麼幼稚的話出自什麼太古大能,要不要這麼搞笑啊。

楚南頭昏腦脹的嘀嘀咕咕,他睜開眼,想看看自己又到了什麼場景,但卻赫然現,他又重新出現在聖子塔第九十九層。

只是,那片太古聖靈強者的屍海呢?

一扭頭,楚南就看到祖聖那巨大的屍身孤零零的飄浮著。

而在那巨大的屍身之上,有一道若有似無的飄忽影子。

這影子近乎看不清,不過卻讓楚南感到了一種無邊落寞和孤寂,這讓他想起了在那戰場上聽到的那一番話,莫不是這話竟然出自祖聖之口?而這影子是祖聖末散之靈?

楚南嘆了一聲,萬物和平共生,平等相對,這可以算得上是一個偉大的理想了,自己又有什麼資格去嘲笑詆毀。

當這樣的情緒湧出時,那道飄忽的影子散出來的落寞與孤寂突然散盡。

你舅舅拐跑了我小姨 就在這時,這影子突然鑽入了祖聖屍身。

而下一秒,自祖聖屍身頭頂部位,浮現出一滴晶瑩奪目的鮮血。

楚南正疑惑,卻赫然現這滴鮮血以他完全都反應不過來的度射入了他的眉心之中。

隨即,又有一個烙印與聖靈之王的烙印融合在了一起。

而與此同時,楚南渾身的血液都沸騰了起來,他的身體正在產生著某些驚人的變化,那些沉澱在他體內的規則碎片如同風捲殘雲般被激出來,而後在瞬間融合。

不僅僅如此,在那融合的烙印之中,還有無數規則碎片湧出。

楚南只覺天眩地轉,恍恍惚惚間,他彷彿再度看到了那一個影像,迷霧荒原,一個高大的男人牽著一個小男孩。

男人蹲了下來,面龐模糊,但是在那驚鴻之間,楚南「看」到了男人眉心間的一道疤痕,疤痕如同一隻怪獸的獠牙,無比猙獰。

即使楚南只是「看」到,但仍然感覺有一股無比兇悍的氣息將他的目光絞碎。

剎那間,楚南驚醒,冷汗淋漓。

這個時候,他赫然現九十九層那無邊屍海又再度出現了,面前依然是聖祖巨大的屍身。

「難道只是一場幻境?」

楚南心裡如是想,但很快身體傳來的狂暴力量,以及那根從頭到腳貫穿的太神規則之線竟然填充了三分之一。

要知道,此前幾千片時間規則碎片也沒能填充出哪怕一絲痕迹。

就這麼一會兒,時間規則碎片竟然已經達到了三分之一,這也太……可怕了。

還沒等楚南想清楚,突然間一道聖光降落在他身上,他直接從九十九層聖子塔中消失,出現在那祖聖之地的聖擂之上。

而在與此同時,祖聖之地突然聖光大放,全都集中在楚南的身上。

聖光之中,九朵聖蓮齊齊盛開,最終化為一枚白玉般的扳指,套在了楚南的左手大拇指上。

而在這時,五個時辰到達,聖子塔中其餘人全都被送了出來,出現在聖擂之上。

夏多的耐色瑞爾之旅 整個祖聖之地,無論是聖主還是妙玄聖尊,全都石化,只是那目中散著無比的震驚之色。

(免費) ?此時,聖地一百餘座聖城,數以億計的人群已經瘋狂了。[隨_夢]ā

聖子塔,有史以來第一次有人通關了。

而且通關方式,簡直堪稱奇迹,很多人到現在都不敢相信。

有人在熱烈的討論楚南究竟是用什麼辦法闖塔的,前面四個多時辰的時間他都花費在了前九層上,而後在最後的十分鐘,他近乎一息時間就一層,直接進入了九十九層。

而在時辰將到的前幾秒,通關出現。

&nbs》p;還有人捧著下注牌,嘴巴都笑歪了。

最為興奮的卻是關稚童,二十萬的天靈晶,換來數千萬的回報,還有比這更賺錢的嗎?

「花老頭跑了。」月眠出現,開口道。

關稚童流著口水的傻笑頓時僵滯,跑了?那她二十萬天靈晶豈不是也打了水漂?

「不過,他跑時給你留下了一百萬天靈晶。」月眠道。

「豈有此理,他敢跑,就別怪我星空商會發出通緝令了。」關稚童惡狠狠道,作為天靈星界第一大商會,星空商會明裡暗裡的實力都是極為恐怖的。

只要把注牌上報給家族,數千萬天靈晶的數額,家族必會全力出手,即使花老頭來歷再神秘,不信他躲得了。

楚南站立在聖擂上,身上聖光耀眼,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了他的身上。

永生仙墓 「鐺……鐺……」悠遠的聖鐘響徹聖地。

一共九十九聲,代表著終於有人闖過了聖子塔。

這時,楚南的目光卻是落在了正在一道聖光中用崇拜的目光望著他的寧甯。

「放她下來,五個時辰,她可有任何變化?」楚南厲聲道。

妙玄聖尊心中震怒,但同樣有所遲疑,誰都明白第一個通關聖子塔代表著什麼意義。

而且,祖聖之地的北王,她的師尊已經放話,若是那寧甯沒有任何問題,將收她為親傳弟子,事情的發展已經完全偏離了她的掌控。

就在這時,一道柔和的光芒閃現,寧甯被緩緩送上聖擂。

與此同時,東南西北四個方向,四張巨大的面孔同時浮現,所有人的心裡在這一瞬間不由自主的升騰起了一種難以形容的敬畏感。

其實四王的氣息是收斂的,並沒散發出來,但是卻能莫名的讓人感覺那不是四個人,而是四片天。

「南嶺楚南,通關聖子塔,得到祖聖傳承,特授予封號擎天,地位與封號聖尊等同,召告天下。」一個蒼老的聲音在每一個人的耳邊響起。

所有人再度石化,這些新晉聖尊都還沒有開始授予封號,一個聖子竟然就最先被授予封號了。

雖然他通關了聖子塔,但封號向來只有聖尊才能獲得的。

而且,給予楚南的封號是「擎天」,也就是天字一輩,天字一輩的封號聖尊,比起妙玄聖尊這一批玄字輩要高出一輩。

「南嶺寧甯,此後就是我北王親傳弟子。」北王的聲音響起,一道聖光打在寧甯身上,她的面前出現了一塊親傳令牌。

這時,東南西北四張巨大的面孔同時落下一個符印,凝成了一個整體,籠罩著楚南,而楚南的身形剎那間消失在聖擂上。

「此次親隨之戰,南嶺玉芙蓉獲勝。」駱孤城這一次沒等妙玄聖尊開口,直接宣佈道。

玉芙蓉露出微笑,瞿一一等人也都歡呼了起來,此次聖地之行,誰也不曾想到,南嶺竟然成了最大的贏家。

祖聖傳承聖殿啊,若真獲得傳承,實力一定能再度飛漲。

而就在這時,在那聖子塔上,有投影顯現出來,那是此次闖塔聖子的最終排名。

「聖子榜第一,楚南,聖子塔通關。」

這一行大字,比起普通字體大了數十倍,高高懸於最上方。

聖子榜第十八,任逍遙,聖子塔九十八層。

聖子榜第二十,林棟,聖子塔九十八層。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