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他神城一樣,這註定是比第一關更為困難的事。

一天天時間過去,整個大恆依舊的熱鬧。

真正高層中,也漸漸放下了心,雖然還不知道那些第七境強者為什麼都消失退去了,但沒有事發生那便是好事。

不過他們心裡也都隱藏著一股憋屈,自己的地盤上,卻不知道發生了何事,更不敢大張旗鼓的去查。

真是笑話。

但他們更清楚,他們沒有實力,所以只能憋屈著。

包括龍慶、夏蕭、鄭和幾人,都加緊了修鍊。

十天後,經過一點又一點的塞選,第二關終於結束了!

共四萬女子被選了出來,三天後、會在王宮之中進行第三關。

雖然那時外人都不能再觀看,但經過這些日子以來的熱鬧,人們的談論熱情依舊絲毫不減。

「可惜啊!附近的李家小姐可是漂亮的很,居然沒能通過第二關!」

「哈哈!我就知道我王志坤的女兒最為出色,此次一定能進宮成為大恆嬪妃!」

「聽說沒有,現在有人列舉了此次選妃、王都中的十大美女呢?」

「怎麼沒聽說過,王都十大美女個個都是美若天仙,不說其她,風家的那位大小姐就是傾國傾城、聽說已經引動了整個王都人的心,好像她還是超級天才,在中品勢力育德書院中擔任教師呢!」

「哼,聽說王都那邊選出了十大美女,我青靈神城的女子未必就差於對方。」

…………

…………

隨著選妃女子的減少,大恆之人的目光、議論話題越來越集中,也越來越激烈。

王宮御書房,董恆對選妃之事毫不關注,似乎這跟他沒關係一樣。

如山般可靠的身形一動不動,顯得越加偉岸,渾身氣息無時不刻、不在絲絲縷縷的增強著。

御書房偏殿里,龍慶處理著政務,雖然從不刻意去感應,但內心深處卻對御書房本能的、有種巨大的危機感。

那裡就像盤卧著一條巨龍,並且無時不刻不在增強,這種彷彿沒有極限的增強,實在讓他感到心驚。

即使知道不該想,也時刻壓制著自己不去想,但有時那個念頭還是不由冒出來。

王上、他的極限到底是哪裡?

……

時間眨眼過去三天,這一天,四萬美麗動人的女子,從大門入了大恆王宮,過前宮、直入中宮。

公侯庶女 中宮雖以凌霄殿、御書房為主,但其它宮殿和空地也是非常大。

即使人數再多一倍,熱鬧一倍,也不會打擾到御書房中的董恆修鍊,更何況還有陣法存在、可以隔音。

四萬美麗女子行走之處,一股沁人心扉的香味瀰漫開來。

雖然這些女子都沒有說話,安靜地走著,但內心中自然不可能平靜。

『這就是大恆王宮!好威嚴壯觀!』

『強敵好多,也不知道能不能被選為嬪妃?』

『聽說此次第三關,王上的母親、還有那位明媒正娶的貴妃娘娘都會出面選妃,也不知道她們偏向什麼樣的?』

『好、好漂亮啊!這些姐姐都好漂亮!哥哥,嘟嘟好像選不上啊!可、可是如果選不上,那就找不到哥哥了!』

…………

…………

千奇百怪的想法應有盡有,大恆嬪妃的位子,就像能千變萬化的工具,可以使這些女子達成自己想要的東西。

所以,她們才願意經過重重選拔,進入這能吃人不吐骨頭的大恆王宮之中。

沒有多餘的廢話,四萬女子在官員太監宮女的指導下,整齊的站在一座富麗堂皇的宮殿前方空地上。

「念到名字地走過來、跟著進殿。」一名公公大聲喝道,隨即立刻念出名字:「劉薇靜、李茹、韓冰……」

一連念出二十個名字,那二十名女子走出陣型,公公點了點沒錯,就帶著這二十名女子走向宮殿內。

隨後又一名公公出現,說出了同樣的話,點了二十名女子向宮內走去。

一批接著一批。

宮殿內,第一批的女子,已經按照念到名字的前後順序,從左到右站好,一字排開,站到了第三關主持者的眼前。

第三關主持者共六人。

最上方的中間是一位頗為和藹的中年婦人,邊上是一位讓人一看就心生好感、溫暖的溫柔美麗女子。

下方兩邊分別坐著四個人,氣勢不凡。

這二十名女子心中都是一驚,這六人她們有的見過一兩人,有的沒有見過。

但根據聽說來的消息、還有此時的情況,她們都能猜出上方那兩名女子的身份。

一位是大恆之主的母親,一位是大恆之主唯一明媒正娶、相處數十年的貴妃娘娘。

有心開口行禮,但那公公已經跟她們說了不要說話,微微一禮即可。

壓著心中情緒波動,微微欠身行了一禮,就開始任由主持的六人打量。

二十多息后,見六人都拿起身前桌案上的筆、動了動,隨後又放下筆,帶她們來的公公揮手示意、將她們帶了下去。

……………… 那六人身後的宮女、拿起六人身前桌案上的一張紙,向偏殿而去。

而那六張紙上,是同樣的二十個名字,每張紙上都有兩個名字被圈了起來。

有的相同,有的不同。

拿到偏殿後,這六張紙共十二個名字將會被集中起來,作為通過第三關第一輪的人,至於沒被圈名字的其她女子,則是已經被淘汰了。

這就是第三關的進行方式,由六人各自從二十名女子中挑選出自己認為最好的兩名女子,彙集起來、進入下一輪。

有可能六人挑選的女子都一樣,也有可能六人挑選的女子都不一樣,

這樣一來,從二十人中挑選出兩位就容易多了,並且集合了六人的看法,能挑選出更為出色的女子。

而這主持第三關的六人,則分別是李若華、李清露、董無靈、董山、李如晦、與鄭和。

各自代表著不同的方面。

李若華不用說,為兒子選妃子很正常,興緻最高、最開心。

李清露代表後宮,雖然肯定不多高興,但也接受了現實,本來她還想讓祝傾城一起。

可當時祝傾城神色更冷漠了,她可沒有李清露的溫柔。

雖沒多說什麼,但李清露也明白了,不再提此事。

董無靈與董山代錶王室,如今王室能插手的事不多,也只有這選妃,他們才能明目張胆的插手,他們自然不會放棄。

李如晦是禮部尚書,選妃之事本就是由禮部主辦,自然不能少了他,他也代表著大恆官員。

鄭和是董恆身邊親近之人,一定程度上代表著董恆,同時、也是後宮和官員的代表。

由這六人作為第三關的主持者,再恰當不過。

神医嫡女 安靜的氣氛中,下一批二十名女子依次站到了她們面前,他們身前桌案上也又放了一張紙。

紙上依次是這二十名女子的名字。

只是十幾息,六人就都選好了人選、在紙上圈好了名字。

一批又一批,接連不斷,就連最為興緻勃勃的李若華、最有耐心的李清露,選出兩名女子的動作也越來越快了!

如果沒有明顯比較出色的,那就是憑第一眼掃過去的印象,選出兩名女子來。

雖然對一些女子有些不公平,但這世上哪有完全的公平,更何況是在這王宮中。

要怪,就只能怪她們並沒有在那二十人中、做到完全的脫穎而出,被六人第一眼就瞧上。

二十幾批后,六人選出兩名女子的速度已經快到了只需四五息時間。

沒辦法,沒有特別出色的女子,彼此都差不多,看多了、他們自然都沒有了認真看的想法。

直到第三十幾批,當那二十名女子走進來時,六人只感覺眼前一亮,都看向了其中一人。

高挑婀娜的身姿,乳白色的衣裙,絕美傾國的容顏,身上還有著一股書香之氣,知性、淡雅、端莊,在這二十名女子中,實在是鶴立雞群。

六人打量了幾眼,除了董山和李如晦,其餘四人都向紙上看去,找到了女子的名字。

風靈。

李若華露出些許微笑、和藹的看著那名為風靈的女子,第一次開口道:「好一個出色的姑娘!」

高興的語氣絲毫不掩飾,顯然李若華很高興,而那二十名女子中、其餘十九位神色都是難免的微微變了一下。

不過李若華也不在意,她不同於李清露五人,她不需要顧忌那麼多,想說也就說了。

而且這也是她在跟其他五人、還有所有人表明,這個姑娘我看上了,一定要留到最後,別打歪主意。

在她心裡,的確很喜歡這個女子,這麼好的女子當然要給兒子,可不能出了意外、被刷下去了。

那女子神色不變,只是目光稍稍低垂了一下,欠身福了一禮。

沒有再多說什麼,六人都在風靈的名字上畫了圈。

一批接著一批的女子繼續上來,雖然能讓他們同時眼前一亮的女子很少,但的確也有。

五百八十多批,二十名女子上來后,六人再一次同時目光一亮,望向了那身姿嬌小的一女子,不對,應該說是小姑娘。

圓圓的小臉清純無比、可愛無比,明顯有些稚嫩,但絲毫不缺少驚人的美麗。

微微低著小腦袋、怯怯的樣子,有一股不諳世事的純真和萌萌的感覺,一看就知道年齡不大。

六人心中都升起了一股憐惜和喜愛。

「小姑娘,你多大了?」李若華忍不住和藹地問道。

小姑娘仍然低著頭,像是沒聽到一樣,一動不動。

「快回話。」就站在小姑娘一旁的公公神色一急,立刻壓低了聲音提醒道。

「嗯?」小姑娘終於抬起了小腦袋,睜著一雙大眼睛看著那公公,眼裡儘是純潔乾淨和迷糊,好像是在問怎麼了?

隨後眨了眨大眼睛,才好像明白了過來,萌萌地輕聲道:「是在跟嘟嘟說話嗎?」

「嘟嘟!好可愛的名字!嗯,就是在跟嘟嘟說話。」李若華笑了笑道,心中喜愛更甚。

「嘟嘟今年、十五歲了!」小姑娘看向李若華,明顯有些緊張。

「不要害怕。」李若華和藹地說了一句,隨即心裡有些皺眉,罕見的有些擔心。

這般性格定是生活在特殊的環境中才能養成,能適合這後宮嗎?

算了,這麼好的小姑娘,放過太可惜了!

有清露在,應該不會有事。

想著,看向了鄭和、有些不放心的繼續微笑道:「真好的小姑娘!鄭公公,你可要多多照顧著點。」

「太后說的是,臣必定照辦。」下方,鄭和立刻微笑道。

雖然李若華並沒有正式的被封為太后,但大恆臣子一般都如此稱呼。

嘟嘟又眨了眨大眼睛,反應似乎慢了兩拍,眼裡有些迷糊,半晌才反應過來、鄭重其事的真誠說道:「嘟嘟謝太后,太后是好人。」

「咯咯咯!」李若華笑了起來,李清露也很是喜愛的看著那不諳世事的小姑娘,像是看女兒一般。

很快,這批人就下去了,董山忽然有些奇怪道:「大嫂,這個嘟嘟好奇怪的名字!居然沒有姓氏!」

「嗯!」李若華與李清露都是一訝,仔細看向紙張上,這才發現名字就兩個字,嘟嘟。

的確沒有姓氏!

正常情況下,是不可能出現這種事的。

鄭和三人神色不變,剛剛他們就注意到了,只不過見李若華喜歡這小姑娘、就沒提而已。

「李大人?」李若華看向了李如晦,他是禮部尚書,這種事自然要問他。

李如晦心裡有些無奈,他的確是禮部尚書,但他主要是主持王都這方面的,自然不可能知道所有人的情況。

這嘟嘟明顯不是王都選出來的那五千人,他還真不知道對方的情況。

「回稟太后,臣無能、並不了解對方的情況,還需查查。」李如晦起身,抱拳一禮道。

「嗯,去查查吧。」李若華也沒生氣,淡淡道。

「是。」李如晦應道,立刻傳音給了偏殿中一個禮部官員,讓對方去查。

選妃繼續,六人對此事其實也並不多重視,畢竟沒姓氏雖然奇怪,但也並非不能理解。

時間漸漸過去,期間李若華又開了幾次口,不過顯然都沒有對那個小姑娘的喜愛。

至於其他幾人,如非必要、都是默不作聲,畢竟在李若華面前,又是在這種情況下,他們都不好多說什麼。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