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奈何,現在在他面前的是九嬌,不說九嬌是獸族王者族群,本身還是大乘修為,就是九嬌身後的容華,那也是他要儘力交好的。

所以,九嬌這一點不客氣的作為,讓丹珏一點不好的想法也沒有。

當然,最重要的是,是那滴從青雲派得來的天心夢溪髓,他們利用稀釋后的天心夢溪髓修補了神魂。

但卻發現天心夢溪髓的好處不僅這一點,雖然在修補好神魂以後的天心夢溪髓不足以令他們洗經伐髓,但是餘下的那點效果卻是將解開相思引之毒的後遺症給消除了。

也就是說,他們解開了相思引,但卻不會和歷史上那些倒霉的中了相思引且相思引被引動,之後解毒卻從此修為不得寸進的先輩們一樣了。

只要他們努力修鍊,修為還是能夠恢復的。

真是不用不知道,一用才知道,原來天心夢溪髓還能夠消除相思引之毒的後遺症。

就是不知道眼前這個容道友還有她身後的青雲派知不知道了。

丹珏眼中閃過一抹探究,卻是什麼也沒有問出口。

銀杉摸了摸下巴:「不過打開陣法之前,得先打發了那些勢力啊,不然咱們對付白煙柳那個女人的時候,他們說不定會在一邊搗亂。」

容華抬了抬眼皮:「這個簡單,待丹珏道友和其他丹谷的太上長老們出現在丹谷之前,他們保準會自行退去。」

銀杉眨眨眼:「他們氣勢洶洶跑過來想要吞併丹谷,會這麼容易退去?」

九嬌沖銀杉翻了個白眼:「所以說你蠢!就算他們是這麼想的,但並不代表他們會這麼做!或者說,他們能不能做的到!」

九嬌頓了頓:「……你是不是忘了之前阮琳還有那個叫原木的人類的對話了?」

其他超級勢力可不想丹谷被吞併啊。

銀杉訕訕笑了笑:「沒忘,沒忘,這不是順嘴了嘛。」

九嬌沒好氣:「那就閉上你的嘴,別再向世人展示你的愚蠢!」

銀杉撇了撇嘴。

丹珏端起茶杯抿了口杯中的涼茶:「不知容道友打算何時動手?」

容華微微勾了勾唇角:「既是丹谷要行清理門戶之事,這時間自然是由丹珏道友來定。」

好歹也是人家的地盤,也該給人個面子,讓人家決定何時動手啊。

……

三天之後。

「諸位這麼圍著我丹谷是何用意?」丹珏冷漠威嚴的聲音響徹。

下一刻,他和其他太上長老齊齊出現在丹谷山門之前,立在半空冷眼看著那些包圍他們丹谷的勢力。

看見丹珏他們,那些圍著丹谷的勢力神色都不由變了,不是說這些丹谷太上長老們都已經被引動了身上的相思引,淪為廢人被白煙柳關在地牢里百般折磨嗎?怎麼又會出現在這裡?

頂尖勢力之一越風樓樓主定了定神,上前一步對丹珏等丹谷太上長老拱了拱手:「前些日子我等得了個消息,說是當初我等中毒之事乃是丹谷如今的谷主白煙柳白谷主所為,如今齊聚在此,只是想要個說法罷了。」

「原來如此。」丹珏點了點頭,「不過越樓主可是說錯了,白煙柳殘害同門,心狠手辣,已經被廢除掌門之位,非我丹谷之主,如今我等回來,正是為了清理門戶……」

說著,丹珏頓了頓:「至於各位之事,到時也自會給個交代,自然,隨後我丹谷也會送上賠償,以安各位之心……不知如此,可否讓各位滿意?」

聽了丹珏的話,眾多勢力的帶隊之人對視一眼,滿意?怎麼可能滿意?若是丹谷這些太上長老沒有出現,那麼等他們破了丹谷的陣法,在其他九個超級勢力出手阻止之前的那段時間,足以他們在丹谷掃蕩一番。

可這些丹谷太上長老一出現,別說破陣了,他們怕是都得先離開這裡。

不過,在丹谷這些多數大乘,少數渡劫的太上長老跟前,他們還真是沒辦法說出個不滿意來,誰叫他們在場最強的,也就是個越風樓的樓主是個渡劫中期。

至於其他的,那都是化神,連渡劫都是沒有的——大乘修士相當於一腳已經踏入上界,只待體內靈力全部轉化為仙靈力就可飛升。

為了飛升,大乘修士自然皆是在洞府中閉死關,非大事少有能驚動他們的。

就是渡劫修士,因著離大乘近了,也大多是在閉關。

而像是越風樓樓主,林安暖她爹還有青雲派掌門玉執這樣已經到了渡劫,還沒退位的,那純屬就是還沒找好繼承人或者繼承人還不能擔起重任的。

或者是溫珏,容函這樣只是表面是渡劫,大乘,實質上卻是神界,上界來人的。

而白煙柳,卻是個不一樣的,她名利心太重,權欲也不小,所以即便是大乘修為,也放不下如今所擁有的。

因此,在上面丹谷眾多太上長老看似友善,實則暗含威懾,以及隨時都有可能出手的其他超級勢力的壓力下。

眾多勢力最終也只能看著丹谷這個已經離煮熟不遠,卻因為太上長老回歸而飛了的鴨子,暗暗吞下一口血。

越風樓樓主勉強勾出一個笑容:「既如此,那就拜託各位前輩為我等做主了……走!」

越風樓樓主帶著自己的人轉身就走,其他勢力也有樣學樣——再留下去也沒什麼用,不走做什麼?

就是可惜他們好處沒得到,反而在請那位九階陣法師出手的時候,還先出了一筆定金,還是要不回來的那種!

見僱主都走光了,那個被請來的九階陣法師自然也不會留下,他同樣沖著丹珏他們拱了拱手,走了。

暗處的原木看著空中的丹珏他們眼神發光:「哇!老祖他們好厲害!幾句話就趕走了那群混蛋!」

阮琳翻了翻白眼:「那是因為那些人心知,你們老祖回來了,而且還有其他超級勢力也不會眼睜睜看著,就算他們再磨蹭下去,也是什麼都得不到,不然才不會那麼乾脆的離開!」

「畢竟,他們也不是沒有大乘修為的老祖,就算他們單獨來算的大乘老祖沒有你們丹谷的老祖多,但是別忘了,圍著丹谷的可不是一個勢力。」

那些勢力加起來的大乘修士怎麼著也比丹谷多了。

原木點點頭:「我知道啊,不過我就是覺得老祖他們好厲害!我就是崇拜他們!」

阮琳:「……」

https: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手機版閱讀網址:m. 244話太多(中秋節快樂)

進入丹谷之後,他們意外的沒有遭受到攻擊,甚至連個人都沒有看到,整個丹谷,寧靜中透著不詳,有若有若無的血腥味彌散。

丹珏等太上長老眸中神色多了些許凝重。

天獄和莫言殤對視一眼,手搭在莫言殤肩上無言的寬慰,莫言殤垂眸壓下了心底的不安。

原木緊緊攥著言覃的衣角。

容華和阮琳他們也是彼此面面相覷,這丹谷,未免安靜過頭了!

等到他們來到丹谷主峰大殿之前的廣場上,那股原本若有若無的血腥味頓然濃郁起來,讓人不由心生噁心想吐之感。

血液順著前方大門的縫隙緩緩流出。

也讓丹珏等丹谷中人的心一瞬間沉入了谷底。

連忙快走幾步,推開大殿的門。

丹谷大殿之中,白煙柳眼角嘴唇皆是發黑,臉色蒼白的坐在主位上。

她的腳下,明顯是丹谷弟子的屍體落成了一座小山,鮮血瀰漫了整個大殿的地面。

角落裡,被捆縛的其他還活著的丹谷弟子,還有幾位長老。

他們發現門被打開,光線透進來,都不由看向門口,幾天不見天日,猛然見到陽光,卻是有些不適應,適應之後,看到來人居然是丹珏他們,眸中都不由迸射出喜悅的光芒來。

白煙柳居高臨下的看著門外,視線一一掃過容華和丹珏他們,輕笑一聲:「你們來了,不過,比我預計中卻晚上了幾天……」

她目光落在了莫言殤身上:「言殤師叔,我本想用丹珏他們逼你就犯,可惜你居然把他們救走了……不過沒關係,沒了他們還有丹谷的其他人吶。」

「誰讓言殤師叔你看著冷漠如冰,卻再是重情不過?眼見著他們落入我手,你肯定不會棄之不顧的哦?」

白煙柳伸出手指指了指角落裡被她綁著的幾位長老和弟子:「可惜啊,這丹谷的聰明人就是多,我對那群老不死的動手的時候,就跑了一部分人,流言沸沸揚揚的時候,又跑了一部分人。」

「後來我和丹青那個老傢伙打起來的時候,又有人趁機離開,再有就是你前些天回來救那群老不死的,那時候,丹谷的那些長老,趁著我去找闖進來的人時,居然帶著弟子偷偷逃跑。」

「等我趕到的時候,居然就抓回來這麼一點人,真是讓人遺憾啊……」白煙柳嘴裡說著遺憾,表情卻完全不是那麼回事,她用手指著大殿中央堆成小山的屍體:「不過,做人質卻是夠了的。」

「只是,言殤師叔你比我預計來的要晚上幾天,所以啊,我一氣之下,就殺了些人。」

「不過呢,這強者為尊的世道,本來就是命如草芥,我又比他們強,控制他們的生死那是理所應當的事情……哦,對了,還有那些外門弟子,他們太弱了,就是做人質也沒有什麼分量,所以我已經把他們全殺了丟進南邊那個偏僻的山谷中了。」

「不過呢,想必,言殤師叔也不會因為這些人的賤命跟我生氣的哦?」

先不說其他人如何變了臉色,莫言殤頓時紅了眼眶,拳頭捏緊:「生氣?我當然不會跟你這個賤人生氣!我只會宰了你……不,輕輕鬆鬆的死那太便宜你了,怎麼著,也得讓你嘗嘗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滋味!」

白煙柳一點也沒在意莫言殤說要讓她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話,只是輕笑一聲:「既然都說不生氣了,怎麼還這麼大的火氣呢?言殤師叔,看在這些人的面上,你是不是也該和舉辦個婚禮呢?」

她信手指著角落裡的幾位長老和那些弟子,看似輕柔的語氣里卻暗含威脅。

同時,她另一隻手一扯手中的鞭子,頓時,角落裡的幾位長老和丹谷弟子們都是悶哼一聲,臉色蒼白。

卻原來,綁住他們的,就是白煙柳用來鞭打丹珏等人的噬魂鞭——像是法寶,尤其是做成鞭子,綢緞的,那都是可長可短,可硬可軟的,輸入靈力之後,如何變化,那是全憑心隨意動。

所以,白煙柳僅憑一根鞭子,就綁了不少人。

不過,也不知是因為吞過丹珏等大乘修士的神魂而看不上這幾位長老和那些丹谷弟子的神魂,還是白煙柳打著別的主意。

雖然被噬魂鞭勒緊的同時,神魂上也傳來不可名狀的痛楚,但是到底沒有被吞噬掉一塊神魂,從此神魂有缺。

阮琳嗤笑一聲,揚了揚下巴,明明白煙柳的位置高,但她看白煙柳時的目光卻是高高在上,不屑一顧的:「你以為你是誰?想癩蛤蟆吃天鵝肉也得看看自己配不配!」

顯然,那個癩蛤蟆是白煙柳,天鵝是莫言殤。

白煙柳陰冷的目光看向阮琳,手不由捏緊:「果然,當初我就應該在魔獸潮中徹底解決了你!而不是心軟放你一條活路,叫你今天有膽子在我面前盡說些我不愛聽的話!」

阮琳的目光也冷了下來,她輕呵一聲:「你手下留情?少往自個兒臉上貼金了!那分明是姑奶奶我運氣好有容華這麼個朋友!要不然,早就被魔獸啃的連骨頭渣子都不剩下了!」

白煙柳滿含殺意的瞪了阮琳一眼,但她還有更重要的事,沒心情陪阮琳在這兒磨嘴皮子:「言殤師叔,你考慮的如何了?」

就算她今天必死無疑,她也得讓莫言殤答應娶她,無論是威逼利誘她都不在乎!

哪怕她之後根本沒有可能和莫言殤辦的了那個婚禮,而且這個婚約根本傳不出去!

但只要有這麼一時半刻的,莫言殤同意和她的婚事,哪怕只是敷衍她,白煙柳也覺得高興啊。

莫言殤眸中幾番掙扎,答應白煙柳,哪怕只是敷衍她,那也足夠噁心自己,可不答應白煙柳……

看了看發點角落裡神色痛苦的幾位長老和那些丹谷弟子,莫言殤又覺得自己於心不忍。

倒不是不想直接出手將人救下來,問題是那鞭子的手柄就在白煙柳手中握著,且鞭子有一道是纏過幾位長老和那些弟子的丹田部位的,只要她手一收緊,那些長老和弟子們怕是不僅僅身體會變成兩半,就是元嬰也得直接給勒成兩半!

更重要的是,莫言殤可是聽自家師尊說過的,那條鞭子,抽人的時候它能吞噬神魂,但也不代表著就必須用那條鞭子來抽人它才能吞噬神魂。

醉枕江山 所以,神色變了幾變,莫言殤還是張開嘴:「好,我答應和你……」舉辦婚禮這四個字還沒能說出口。

就被一聲慘叫打斷,而那聲慘叫卻是白煙柳手中的鞭子上傳出的。

卻原來,容華見白煙柳的注意力不自覺的就放在了莫言殤身上,尤其是莫言殤準備答應和她舉辦婚禮的那句話出口時,白煙柳的注意力更是高度集中,根本就無視了其他人。

所以容華就順手的,丟了一把紅蓮業火在綁住那些長老和丹谷弟子們的那段鞭子上。

正巧,那根鞭子吞噬神魂無數,鞭子中殘魂無數,鞭子中還有一個由無數怨念邪念聚集而成的,嗯,應該是器靈的玩意兒。

當然,這個器靈駁雜混亂,根本就沒有同為器靈的兔兔純凈。

紅蓮業火同樣能攻擊神魂,凈化神魂,惡念越多,罪孽越多,紅蓮業火燒的就越旺盛。

而且,這噬魂鞭中的器靈雖然已經誕生不少時候,但還是脆弱無比,所以,直接就給紅蓮業火燒沒了。

就連裡面的殘魂也都被清除的乾乾淨淨,而且,這一切都發生在一瞬間,所以,白煙柳聽到慘叫一低頭就發現,手中的鞭子黯淡無光,遍布裂痕,且在下一刻,啪嗒一聲,斷裂了。

容華對紅蓮業火的控制力無疑是入微的,雖然燒了鞭子,但對於被鞭子綁住的人,那些長老和丹谷弟子們來說,卻是沒有一點被損傷到,甚至他們當時感覺到的溫度都不高。

白煙柳怔怔的看著手中的鞭子,然後再看了一眼那些因為鞭子被毀已經脫困,忙不迭的站在丹珏身後的丹谷幾位長老還有那些丹谷弟子們。

隨後盯著容華的目光簡直恨的能滴出血來,白煙柳咬牙切齒,從牙縫裡擠出兩個字來:「容!華!」差一點啊,差一點言殤師叔就答應和她舉行婚禮了!

容華黑如點漆的墨眸對上白煙柳,唇角勾起一抹對白煙柳的輕嘲:「你話太多了!」

確實,要不是白煙柳一直在那兒說個不停,而且明知還有他們在場的情況下,將注意力全部放在莫言殤一個人的身上,這不是明擺著給她動手的機會么。

這麼明顯的機會,要是她都抓不住的話,容華覺得,那她絕對就是個sabi!而且是沒救了的那種。

白煙柳聲音瘋狂,殺意凜然中還有著一絲不易察覺的絕望:「容華!今天我一定要殺了你!殺了你!」

鞭子毀了,白煙柳丟到一邊棄之不用,翻手又拿出一把同樣給人感覺不太好的劍,就朝容華撲了過來。

靈力被她源源不斷的輸入到劍中,形成純粹的劍意向容華劈了過去。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com。妙書屋手機版閱讀網址:.com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頂點中文).,最快更新!無廣告!

第244章245劍意

其他人心中俱是一驚,沒想到白煙柳雖非劍修,劍道造詣卻是不低,已然能凝結出如此純粹的劍意。

但卻又有哪裡不對,仔細一看,那劍意雖純粹,卻帶著幾分邪意,和白煙柳手中那把劍上的邪意如出一轍,卻原來,那劍意並非是白煙柳的,而是白煙柳手中之劍吸收了白煙柳輸入劍中的靈力后自行放出。

劍意即將臨身,容華卻是黛眉輕挑,不慌不忙,見白煙柳因為即將劈到她,而她不閃不避的樣子露出興奮的眼神,容華不由哂笑。

叮!

一聲金鐵交擊之聲。

白煙柳頓時眼神一變,惡狠狠的瞪著容華:「你不是慣用弓箭嗎?怎麼會……」

卻原來,在劍意臨頭的瞬間,容華翻掌間拿出一把三尺青鋒來,輕輕巧巧的劈開白煙柳那看似無從抵擋,堅不可摧的劍意,和白煙柳手中的劍擊在一起。

白煙柳憤怒極了:「你居然騙了所有人!」

以白煙柳的眼力,哪能看不出容華手中的劍其實品階不比她手中的劍低,也是一把仙器。

但白煙柳同樣看得出,容華之所以能夠劈開劍意,不是因為容華手中的那把劍,也不是因為容華的修為比自己高些,而是容華掌握的劍意比之她手中之劍所能發出的劍意更加純粹,強大。

是的,那劍意是容華髮出,而不是那把劍本身就有的。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