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前他一直不願意去想,但是,不可否認的是,前路就像這夜空,漆黑一片,不見半絲光亮。

「還有三年呢,我們不一定會輸,主子你怎麼突然說這種喪氣話……」

左影有些意外,主子不是這麼消極的人啊……

北流殤又不說話了,也許是喪氣話吧,但是那個變態女人真的會放過他嗎?她有可能這麼好心嗎?

麻辣灰姑娘 白洛影出來了,正兒八經地和北流殤講解了一通什麼叫借位。

講解完了又狠狠地鄙視北流殤,「那什麼厲川就是故意的,這點小把戲都看不破,你這智商簡直堪憂。」

北流殤沒搭理他,如果失敗的那一天真的到來,他或許可以用這一招推開她。

……

天還未明,修為被廢的那些學生就找了過來,當然,帶著家長的。

院子門直接被砸爛,幽影玄狼嗚嗚地發出警告的聲音。

「夜千羽你給我出來!」

叫罵聲,嘈雜而紛亂。

北流殤和衣而卧,本就未眠,第一時間出來。

夜千羽緊跟著出來,臉上懨懨的,顯然也沒睡好。

北流殤見了,又是一陣心疼,將夜千羽往裡面推:「小羽兒去歇著,為師來應付他們。」

夜千羽躲開他的手:「你不知道具體的情況。」

北流殤心口一窒,點點頭:「那你儘管放開手腳,有為師在。」

夜千羽冷眉冷眼地朝著修為被廢的那些學生:「我已經留你們一條命了,你們還不知足?」

「先是敗壞我兒子的名譽,現在又廢掉我兒子的修為,天龍學院怎麼會收你這種心機叵測又歹毒的小****!」

「就是,小****,你簡直妄為人,還有一點良知的話,趕緊以死謝罪吧!」

「以死謝罪哪裡夠,我女兒死得那樣慘,必須讓她和我女兒一個死法!」

「對,先把她的臉划爛,再用大狼狗輪她,一直輪到死!」

幽影玄狼在旁邊盯著,要不然他們可不止謾罵,而是直接衝上去手撕了。

「他們想用大狼狗對付你?」北流殤強自忍耐著,聽到這一句,終於忍耐不下去了。

自家小徒弟什麼脾氣,他再清楚不過,別人不犯她,她不犯別人,一定是這些人先想了這歹毒的法子對付她,她才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

「可不是!」白洛影邁著四條小短腿,姍姍來遲,「我跟你講,她這些同學簡直沒人性,請傭兵設埋伏,打千羽巴掌,把千羽和好幾條餵了春~葯的大狼狗關在一起,還謀划著瓜分千羽的獸寵和儲物戒里的東西!」

修為被廢的那些學生卻一點也不當一回事:「她敗壞我們的名譽在先,我們這麼做有什麼錯?」

那些家長也紛紛附和。 北流殤氣血上涌之下,抬手一揮,就在面前凝結出數百道散發著寒光冷氣的冰刃。

冰刃射出,一切結束。

「噗嗤——」

「噗嗤——」

「噗嗤——」

十幾個人身上被貫穿出一個個血洞,鮮血飛濺,紛紛倒地。

白洛影四條小短腿直打顫,這男人果然好可怕,一言不合,直接殺光,老子認慫,老子再也不和他起衝突了!

北流殤有些慌亂地在一旁的夜千羽身上檢查起來:「小羽兒,你有沒有傷到哪裡?」

夜千羽看著滿地的屍體,有些頭疼,再看著面前男人慌亂的樣子,有些想笑卻又笑不出來,師父大人明明還是之前那個師父大人,疼她如命。

可是這樣的師父大人,卻不相信她。

夜千羽推開他的手:「我能傷到哪裡,不勞你費心。」

北流殤不管她的冷言冷語,一把將她擁入懷中,緊緊地擁著:「是為師不好,為師該冷靜下來聽你解釋的……」

他真的覺得自己該死,小羽兒受了那麼大的委屈,本該從他這兒得到安慰,結果呢,在他這兒受了更大的委屈。

他的力道太大,胸前的腫脹被壓迫到,夜千羽忍不住地輕嘶了一聲:「疼……」

北流殤連忙鬆開她,又在她身上檢查起來:「哪裡疼?哪裡受傷了?」

夜千羽再次推開他的手:「不用你管。」

「為師知道錯了,你怎麼罰為師都好,但是別拿自己的身體和為師置氣,哪裡不舒服,告訴為師好嗎?」

北流殤輕聲哄著,夜千羽看著他,眼睛有些發熱,對和他的這份感情,她一度很有信心,覺得他愛她寵她把她放在心尖上永遠也不會傷害她,今天卻被狠狠地打了一耳光。

「喝他的口水?他的口水好喝嗎?」

「你和他……做過了?」

「你和他做的時候,是不是也是這麼淫~盪?」

傷人的話語揮之不去地在她耳邊回蕩。

獨寵嬌妻:老公,別太壞 受傷會讓人退縮不前,會讓人將心包裹起來,她覺得,她已經不能向他敞開所有的心扉了,即使她原諒他這一次。

「師父,我們分開吧。」她突然笑著說道。

趁現在,還沒有發展到不可挽回的地步。

趁現在,還是美好的回憶居多。

「你說什麼?」北流殤愣住。

「我說,我們分開吧。」夜千羽仍舊笑著,眼睛里卻滿是霧氣。

「小羽兒,你原諒為師一次好不好?」北流殤開始慌了,他怎麼也沒想到,自家軟萌乖巧的小徒弟竟然要和他分開。

「如果今天我沒辦法證明自己的清白,師父會怎麼對我呢?」

「如果再有下一次,我該怎麼辦呢?」

夜千羽訴說著自己的惶恐。

她不是不愛他,而是太愛他了,由愛故生憂,由愛故生怖,她害怕,她真的害怕。

「不會再有下一次了,為師保證,不要離開為師好不好?」北流殤同樣的惶恐。

她是他的一切,是他的骨他的血他的命,如果沒有她,他會死的,他真的會死的。 夜千羽有些不知所措,如果是在以前,她一定會毫不猶豫地相信,只要是他說的,她都相信,可是此刻,她真的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了。

霸道卻不失溫柔,暴虐而且冷戾,她不知道哪一個才是他的真面目。

「師父,你為什麼不相信我,不聽我解釋?」

又問了一遍,她真的很在意,這是她心裡的結,如果沒辦法解開,她寧願離開。

北流殤緊緊捏著拳頭,為什麼?他想了一夜,可是怎麼想也想不明白,也許他壓力太大了?也許他鬼迷心竅了?也許他骨子裡就是那麼一個人?

夜千羽見他還是沉默不語,黯然轉身,她就不該問的,還能是為什麼,是她自視太高了,以為這個男人有多愛她。

兩人就這麼擦肩而過。

白洛影目瞪狗呆,說好的床頭吵架床尾和呢?怎麼就分手了?

「少女,你要冷靜啊……」邁著小短腿追過去,還以為他要說什麼勸解的話,結果語不驚人死不休,「你都獻身給他了,就這麼走了太便宜他了,怎麼也得要個幾百萬兩的分手費吧?」

倒是提醒了夜千羽,有些該還的東西她還沒還。

龍形玉佩、黑卡、又拔下頭上的並蒂蓮發簪。

至於掛在脖子上的儲物戒,她摸了摸:「這個儲物戒,已經滴血認主別人用不了,我就不還給你了,給你銀票吧。」

左影急了:「夜姑娘,你別這樣,你就原諒主子一次吧,他壓力太大了才會……」

白洛影沒好氣地道:「壓力太大了就拿自己的女人出氣?」

夜千羽將東西和銀票遞過去,卻被北流殤一把拍飛,隨即手腕被他狠狠攥住。

「你想去哪裡?」

「記住,你是我的。」

「你最好不要動走這個念頭,否則我不保證會做出什麼可怕的事來。」

北流殤彎著腰,在她耳畔說著讓她不寒而慄的話,眼角眉梢滿是戾氣。

夜千羽脊背發寒,那種可怕的感覺又來了,用力掰他的手指:「你鬆手,讓我走!」

「還是要走嗎?你說我該拿你怎麼辦才好呢?」

「把你鎖起來?」

「打斷你的腿?」

「做得你下不了床,沒力氣走?」

「還是說,把你肚子搞大你才肯留下來?」

耳畔又響起男人低沉冰冷的嗓音,夜千羽終於忍不住地大喊出聲:「師父,你到底怎麼了?」

魔怔中的北流殤一下子驚醒過來,他到底在幹什麼?他怎麼會生出這麼可怕的念頭來?

「也好,我們分開吧。」

星際淘寶網 北流殤鬆開夜千羽的手腕,有些失魂落魄地往屋子裡走去。

「主子……」

左影跟上去,北流殤啪的一聲將門帶上。

他只好回過身朝夜千羽道:「夜姑娘,主子他不是這個意思……」

白洛影哼唧:「分吧分吧,他這個樣子遲早要家暴!」

夜千羽看了會兒緊閉的門:「我們走。」

北流殤走到窗戶口,看著她走,只覺得心痛如絞,拿出柄匕首插在自己的手臂上,才稍稍緩解,鮮血滴答滴答落下…… 夜千羽沒走多遠就折了回來,因為遇到了傅錦城和幾個老頭,也就是天龍學院長老會的幾個長老。

那些學生和學生家長過來找茬之前,讓人傳信到天龍學院了。

得回去處理爛攤子。

看到滿地的屍體,幾個長老又是愕然,又是頭疼。

尤其是八長老,痛心疾首:「你這丫頭,老夫好心幫你說情,你就是這麼回報老夫的?」

夜千羽冷眉冷眼:「他們想要我的命,我就不能要他們的命嗎?」

傅錦城看了一下傷口:「這不是你出的手吧?」

白洛影毫不客氣地把北流殤賣了:「當然不是,是她師父!」

夜千羽看白洛影:「我師父殺的,等於我殺的。」

白洛影嘟囔:「都分手了你還維護他……」

好在只有夜千羽一個人聽清楚了。

微微的苦澀,即使分開了,他還是她師父啊,她眷戀他的心,其實不變。

一隻狗說人話了,幾個長老免不得要訝異一下,見白洛影看起來毫無實力,與尋常寵物狗無異,也沒過多關注。

「不管是你殺的,還是你師父殺的,現在死了這麼多人,我們只能把你交出去了。」八長老不悅道。

夜千羽針鋒相對:「是他們想要我的命在先,而且,八長老,事情會發展到這種地步,多虧了你亂嚼舌根!」

八長老跳腳:「你什麼意思?」

夜千羽冷笑:「你說我什麼意思?」

傅錦城上前打圓場:「先別吵,我們先把具體情況弄清楚。」看向夜千羽,「傳信人說的是,有幾個學生找你討個說法,你卻將他們的修為廢了,你有沒有什麼要補充的?」

他自然是站在夜千羽這一邊的,他聽出來了,不止討個說法這麼簡單,他在引導夜千羽將真相說出來。

夜千羽簡略說了一下經過,中埋伏、被擒、逃出生天、施以懲戒。

傅錦城皺眉:「這麼說來,確實是他們的錯,他們怎麼就這麼心急呢,我不是跟他們說好了,七天內,會給他們一個交待。」

夜千羽冷冷道:「他們為什麼這麼心急,這就要問八長老了。」

八長老吹鬍子瞪眼:「你給老夫把話說清楚!」

夜千羽冷眼瞪視他:「他們這麼心急是因為,他們無意中聽到八長老說,就算我是真兇,長老會也會包庇我到底!」

八長老氣得夠嗆:「你血口噴人,老夫根本沒說過這話,老夫只說過,不插手你的事!」

三長老也來了,看到這狗咬狗一嘴毛的場景,內心別提有多爽快了。

瑤兒果然好計策。

傅錦城再度打圓場:「大概是他們誤會了八長老的意思吧。」

「廢修為的事就算了,他們上門鬧事,完全可以打一頓轟出去,你卻殺了他們,八長老說得沒錯,現在死了這麼多人,我們只能把你交出去了。」

說這話的是大長老,長老會中威望最高的。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