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們心裡其實還挺感激這個胡哥的,雖然他比較貪婪,但基本上有需要的就會幫忙。

幾人在牢獄里生活的一點不差就是靠的這位人稱小狐狸的胡三力胡哥。

小乞丐被拉走,牢獄里再一次恢復了寧靜。

幾人經過一番擊打,不由得有些拳痛腳疼,坐在地上休息,唯有沈猛一副魂不守舍的樣子。

猴子見到老大這樣,不免好奇道:

「老大,那小子已經被送走了,肯定會得到醫治的,你咋還這樣子,難道不該高興么?」

沈猛卻不答話,似乎在想著什麼,忽然間嘴裡呢喃道:

「有些不對勁!」 「有啥不對勁的,老大,你在說啥呢,有什麼事不能我們大家一起商量!」

毒龍靠著沈猛最近,隱約聽到了他剛才的嘟囔。

「你們有沒有覺得今天胡三力有點不對勁啊!」

思索了片刻無果,沈猛終於將憋在心裡的話說給幾人聽。

幾人略微一停頓,又是撓頭又是皺眉的,愣是沒想出個所以然來,只能獃滯的望著老大,滿腦袋的疑問。

沈光頭也不弔大家胃口,直言道:

「這小狐狸什麼德行,大家誰不曉得,平日里哪怕是一個小小的請求都得給錢,換做以前提出看病之類的請求,不得狠狠榨一把我們的褲腰帶,這都多少次了,此次都沒落空,可今次我們提出送阿輝出去治病,他卻答應的這麼爽快,實在是有些詭異啊!」

「嗨,我當時啥呢!」

黑虎啐了一聲,道:

「這還不好想,肯定是看到我們發善心救人,於是順水推舟做一檔子好事就是了,能有啥?老大你也太多心了吧!」

「就是,再說小乞丐要是死在這了,恐怕我們都不得安生,到時候出現什麼傳染病之類的恐怕他也有麻煩!」

腹黑老公太囂張 其餘幾人也應聲道。

「不對!」

沈猛再一次打斷了大家的回應,冷聲道:

「你們沒注意,可是我注意到了,就在他離開的時候,瞟我們的眼神很不對勁,那眼神怎麼說呢……」

他揉了一下光頭,緩了老半天才道:

「好像是看死人的眼神!」

「嘶——」

五人聞言齊刷刷都吸了一口冷氣,忍不住問道:

「不會吧,老大,他也不過是一個小小的衙子,怎麼會對我們不利?」

疾豹不屑的往門外看了看,顯然覺得這胡三力沒什麼能耐。

猴子卻機靈的跳了起來,厲聲道:

「難不成,今天給我們送的飯會下毒?」

幾個人也是一愣,不覺得有幾分道理,可沈猛還是搖了搖頭,道:

「不對,不是飯的問題,我覺得他的意思好像不是說要害我們,而是他的上司似乎要害我們,或者說要給我們極刑!」

「我X,為什麼要這麼對我們幾個,難不成外頭飛虎幫那些人買通了官爺,要誣告我們么?」

毒龍憤憤的說道。

「誰知道呢!」

沈猛嘆了一口氣,有些憂慮道:

「雖然牢獄里比較安全,可我們也基本失去了對外面地盤的掌控,也不知道現在到底是個什麼情形,今天有了這番事,才讓我明白過來,雖然看起來外面很危險這裡很安全,可實際上到了牢獄內,生命更是又不的自己,全品官老爺一張嘴,所以我剛才就在想,既然這些吃人不吐骨頭的豺狼想要人帶肉一口氣都吞掉,那我們也不能在這裡做老老實實的魚肉,但在此之前,我們必須要出去!」

「可是,老大,我們怎麼出去?出的去么?不說那些衙子,就是幾個督頭我們都束手無策,此時要出去,無疑等於送死啊!」

猛牛無奈道:

「洪林郡地牢只聽說過有進來的,從來沒聽說過有人能出去,不過五大督頭十大衙首,單說周圍布置的印法陣就不知幾許,哪裡是我們這些小混混能出的去的!」

「這個事先不急,現在我們要做的是如何叫醒仙師,也只有仙師醒過來,才是我們脫困的關鍵!」

沈猛再一次看向了角落裡那個樣貌平凡皮膚白皙卻散發著異樣氣息的少年,眸子是除了堅毅,還有對生的渴望。

幾個人看向向莫,一個個不復剛才的生龍活虎,一個個馬上蔫了下來。

猴子哭喪著臉道:

「老大,這怎麼可能的叫得醒,仙師外頭那層光膜有多堅固你不也試了,根本不是我們凡人能破解的了的,哪怕我們幾個一起上,也還是動不了分毫!與其想著讓仙師如何醒來,還不如想想如何出去的好!」

沈光頭想了想,卻道:

「也別想的那麼困難,如果是外面,恐怕我們是真沒有任何希望,但在牢獄里,恐怕還是有那麼一絲絲可能破壞的!」

「啊?老大,這有區別么?」

疾豹問道。

「當然了!」

沈猛嘴角微微一笑,道:

「仙師在牢獄裡布置陣法的目的,不是如他在外面那般急需要安靜又需要警戒和保護安全,僅僅需要保持安靜就行,至於警戒之類的根本不需要,他的印法陣雖然看起來堅固,只是因為我們幾個實力不強罷了,究其根本還是在於保持安靜,所以強度自然下降了很多!」

「切,那又怎樣,不還是破不了!」

敦實矮壯的黑虎一臉嫌棄的回道。

「是啊,我們是破不了,不過有人破的了!」

沈猛眼神有些飄忽,一會往窗戶外面瞄,一會又看向了牢門。

還是猴子聰慧一些,看出了點門道,悄聲說道:

「難不成老大的意思是,讓那些衙子來?」

他這話登時讓所有人都為之一驚,齊刷刷瞪大了眼,往沈猛的身上集中,似是那裡有一塊磁鐵,已經牢牢的把他們眼睛都吸引住一般。

「嘿嘿,既然這些衙子對我們不利,我們又何許跟他們客氣,而且別忘記了……」

沈光頭指了指一旁正在閉目修行的向莫道:

「我們身邊還有一個修為高深的仙師呢,雖然不知道他修為如何,不過光看這保護陣法就知道必定不凡,就算修為沒達到聚旋巔峰,也差不離了,如此一來,也並不是全無把握!」

他頓了頓,又道:

「你們覺得那幾個督頭,到底哪個實力最高?」

猴子是反應最快的,馬上道:

「肯定是馮卓清吧,他都當大督頭多少年了,想必實力應該一等一的,要不怎麼能服眾!」

他的話得到了其餘幾人的認可,作為多次與衙子打交道的混混們,他們對於誰實力高誰實力低一清二楚。

然而沈猛卻搖了搖頭,道:

「馮卓清那只是明面的,你們只能在遠處看的到人,卻看不到他出手,但我卻知道,他實力不說最強的,最強的人應該是萬鵬池!」

「哦?老大何以見得?」

毒龍回問道:

「如果萬鵬池實力最強,那大督頭難道不是應該他么,怎麼還一直屈居副督頭,我記得五年前萬鵬池就是副督頭了,這麼多年過去了,雖然馮卓清實力依舊很強,可說到底已經老了啊,案例說應該推位了,可萬鵬池卻遲遲沒成為督頭,實在說不過去去!」

「你們啊還是了解太少,這不怪你們,只是因為這衙子內門與各方勢力牽扯太多,所以很多關係不是那麼容易弄清的,就比如這萬鵬池,真算是一老謀深算的傢伙,他當年好像並不是不能當督頭,而是故意退讓的,只是為了方便行事,具體什麼事好像是和皇家一位皇子有關係,當然這些都是隱秘,說出來給你們聽聽罷了,至於他實力,據說已經到了聚旋中階,深不可測!」

「聚旋中階?」

五人聞言,俱都是一驚,雙目圓瞪,渾身顫抖,似是有無盡的恐怖正在從身體里湧出,恨聲道:

「老大,我們要真引來了他,豈不是死都不知道怎麼死的!你居然還想通過他來打破仙師的陣法,你是嫌死的不夠快吧!」

「唉唉,你們激動什麼,那種人物豈會因為我們而出手,也不想想我們的身份,不過就是一群混混,根本輪不到他老人家動手,我只是想借用他的力量就是了,再說了,真要是出手也不能太重,難不成他想毀了地牢不成?」

沈猛馬上安撫幾位道。

「可是老大,你也說了,怎麼可能輪到他老人家出手,既然輪不到,他憑啥能過來找我們的麻煩?」

黑虎最耐不住性子,馬上追問道。

「嘿嘿,你們知道,我們幫派為什麼叫卧龍幫么?」

豪門億萬寵婚 沈猛掃了周圍幾人一眼,高深莫測道:

「說出這個名來就肯定是有含義的,其中含義不僅僅在那個龍字,還在於卧,而想要卧,就必須得在地上,也就是說,我們幫派立派的根本,就是在於腳下!」

他指了指自己腳下道:

「昔年,以為修為高深莫測的仙師不知為何突然認識了我們幫主,並讓他做一件事,只是這件事既需要複雜的身份背景又需要一定的身手,我們那幫主身份背景是有了,可身手卻稀鬆平常的很,自然辦不到,那時候仙師就給了他一件利器,也就是依仗這件利器,最後才將事情辦成,而利器最終也送給了幫主,如今,正好在我手上!」

眾人一聽,全都抖起了精神,興奮的看著面前的光頭大漢,期待他那件利器。

沈猛也不耽擱,拿出了一個奇特的五邊形方塊,放在了幾人眼前。

五人左瞧瞧右看看,老半天也沒找到這方塊有啥奇異之處,外麵灰色的,尖角處瑩瑩發亮,整個看起來除了偶爾從表面上閃露出的點點白光外,也沒啥稀奇的地方,如果硬要說不同之處,那便是這方塊是五邊形的。

要知道平常人基本都不會用五邊形的東西,都是四邊形的,頂多有些食盒是六邊形的,或是三角形的,五邊形的實在少見。

在擺弄不出個所以然之後,幾人索性放棄,默默地呆立一旁等待老大的表演。

沈猛像變戲法似得,拿著方塊在手上來回翻轉,不一會居然把它分開了,成了五塊方形,側面被一條細線連在了一起。

如果此時向莫清醒的話,一定會不自自主的叫出來:

「這不是孫長樂的印法陣么?」

然而這印法陣顯然比孫長樂的要差上十萬八千里,似乎僅僅只有一個功能,那就是開洞。 「大哥,真沒想到,你居然有如此利器,那為何早不拿出來啊!」

猴子急不可耐道,他的話也說到了大家心坎里,再次看向那個東西,不是新奇,而是不解。

「不是我不想拿出來,而是這東西不僅太過寶貴,而且效用只有一次,第二次就無效了,我們這幾個也沒有修道者,根本無法為他補充真氣,不到萬一得以,我是絕跡不會拿出來的!」

沈猛鄭重道。

「可是老大,我們依靠這個離開了,那仙師還有小乞丐怎麼辦?難不成就讓拋棄他們兩個了?」

毒龍不解道。

「嘿嘿,誰說我要拋棄他們的?」

沈光頭目光深邃,眸子中恍若飽含智慧光芒,一改往日的癖性,凝眉獰笑道:

「我其實早就策劃好了,要麼不做,要麼就做一趟大的,不光能讓我們離開,還能保證盡量不死!」

黑虎早已等的不耐煩,急聲道:

「那還等什麼,老大,我們開始行動吧!」

「好,你們圍過來,我給你們說說怎麼做,你們這樣這樣再這樣……」

商量完之後,幾人不是驚喜的立即行動,而是面面相覷。

「怎麼了你們這是?發什麼愣?」

沈猛道。

「不是啊,老大,你這是弄死我們吧!」

這一次,就連一向很少說話的斷頭獅也為難的搖了搖頭,眉宇間除了無奈就是哀怨。

「什麼話,不就是去將人從牢獄里拉過來,怎麼算送死呢?」

光頭兀自不解道。

「還說不是送死,老大,你讓我們去別人的牢獄里然後將他們放到咱這裡,不說地方夠不夠大,單說那些人不是高手就是仙師,甚至還有凝元巔峰的強者,恐怕沒等他們聚集好,我們就會被他們像捏死螞蟻一樣一指頭捏死!」

猴子第一個跳了起來,叫道。

「我那些話不都告訴你們了,只要將我說的這些話傳遞到他們那,相信他們肯定也會有所行動的,再說了,在這裡不同於外面,到處都是印法陣,如果不團結起來,不說對付那些衙子,單說逃走都是一件難事。」

沈猛繼續道:

「而且,我還有一個大膽的猜想,那便是咱們這位仙師!」

他指著向莫信誓旦旦道:

「初進來的時候你們可能沒注意到,但我可是知道的,他穿的乃是煉仙閣執法堂的執事服,穿這種服飾的人一個個都是印法高手,只要將他叫醒,相信這裡印法根本難不住他!」

這話一說出口,幾人頓時沒了言語,他們還真沒是想到自己的這位老大不光見識廣博手段玄奇,而且還眼裡驚人,短短時間居然能策劃出如此手段了,端的是一個厲害角色啊。

怪不得人家能做老大,而自己只能做小弟。

五人心中不免嘆道。

就在他們心中感嘆的時候,沈猛已經發動了五邊形方塊形成的陣法。

這方塊內部似乎早已蘊含有一些真氣能量,隨著他複雜而又繁瑣的手法下產生了陣陣波動。

原來平整的地面上居然開始變化色彩,從土黃色,到了暗黑色,又變成了火紅色,幾番輪轉幾番變幻之下猛然間原本踏踏實實存在的泥土居然消失無蹤,出現了一個足以容納三人的大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