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過自從遇到駱林后,薛玉芬的心態和身體,都再次煥發出新的青春,讓她感到精力旺盛,比起以前的單調苦澀日子,簡直是不可同日而語,她現在很開心,彷彿重新回到了十八歲的妙齡少女一般。

不過溫馨的氣氛,很快就被一群搞著爆炸式,穿得五顏六色的帆布喇叭褲,長袖花襯衣,手裡拿著傢伙(木棒,用報紙包的裁紙刀等)的混子打扮的人,這群人大約有上百個,緩緩從另一邊山路路口上來了,在那東張西望,好像是在找人。

嗯!是在找人,找駱林!

而且,其他的幾個山路入口,也陸續上了幾百個同樣打扮的混子,手裡全都拿著鐵棍,西瓜刀,有的人手還放在懷中,這些人就是帶槍了的。

駱林從他們一上來就發現了,天眼打開,心裡默數了下,大約有五,六百個,。

山路上,還有不少正往上趕呢!好傢夥!這些人這是要玩要命啊!

當然,他們並不知道駱林是個什麼樣的存在,他們以為駱林也就是個吃軟飯的小白臉,找了個超級富婆,不是小白臉是啥?

這些人很聰明的把山路路口全都堵住了,打算來個瓮中捉鱉啊!

這下很多遊客,也發現了事情不太對勁了,明顯這些人就是黑社會啊!而且是來尋仇的黑社會,不然帶這麼多兇器,一個個面色不善,在每個人看到的男人臉上掃視著,還不時的拿出雜誌對照著,哈!還真是找人啊!

「甘老師!…請你過來下!…」

駱林看了下大約五十多米外的那些聚集在一起的黑社會分子,朝臉色有點驚慌的女校那位女老師招了下手,其實她就坐在離駱林不遠的地方。

「…你好!…什麼事?…」

很有禮貌的甘老師,抬手扶了下臉上的眼鏡,還不是的回頭看著那些人多勢眾的混子們,走到了駱林的身前,看了他一眼,很漠然的問了句。

「甘老師!…你看到了這些混子吧?你趕快把你的那些小美女們,集合在一起,大家都站到我後面的那棵樹那裡去…等會可能會出事…」

駱林朝她微笑的點頭示意,指了下身後的一個石亭子後面,有一個十幾米高的黃泥山壁,除了這個地點,安全些,其他地方,都是四通八達的山路口。

駱林加上陳勝及其它保鏢才8個人,而對方有幾百個人,而且對方的人員還源源不斷的往山上來,山頂的遊人可不少啊!一旦開槍混亂起來,子彈亂飛,搞不好肯定就會誤傷無辜市民和遊客,這是肯定的。

畢竟駱林不是殺人狂魔,這些遊客可是無辜的。

駱林很惱火也很鬱悶,只能先保住自己人再說,對方肯定也把宋微,黃晶晶等女孩子的樣子給記下來了,趁亂跑掉不太可能,為今之計,那麼就只能用兇殘的血性手段來震撼這些亡命之徒了,沒有任何僥倖的辦法。

當然,除非這時英軍開著武裝直升機過來救援,不過這是不太可能發生的事情。

「啊?…那些人…難道是…來抓你的?…」

不得不說這個甘老師是個很聰明的女人,想了下,在看到駱林的沉思狀,就醒悟過來了,白皙的小手捂著嘴,驚訝的低呼了一聲,同時回頭看到聚集起來越來越多的混子,神色驚慌。

「…不單是要抓我,還要抓你的學生!宋微,晶晶他們,這些人太可惡了!明目張胆的就敢綁票!…」

那個年代可沒有啥手機之類的通訊工具,最高級的也就是警用對講機了,打電話報警,那你就得下山了,問題是你現在還能下得去嗎?

「你們幹什麼?…讓我們下去!…」

「丟你…啪啪!..哎呀!…你怎麼打人啊?..」

「幹什麼?耍流氓啊!救命啊!…」

「…都不許下山!…老實給我呆在原地!不然別怪我們刀子不長眼!…」

不遠處圍在那一大堆混子面前有不少的遊客,感覺事情不妙,這是江湖尋仇還是咋地?

萬一刀槍無眼的,那還不會倒霉啊?

就想馬上脫離這個是非之地,誰知道,這些混子,不讓他們下山,這下這些人可就急了,就在那吵吵嚷嚷的叫罵上了。

結果就是混子們可不會,跟你說什麼道理的,對那些出言不遜的遊客,市民拳打腳踢,還有不少女遊客被騷擾,發出驚恐的尖叫和哀求,頓時幾個山道出入口頓時人滿為患。 洛天也有自己的打算,兩年的時間,說長不長說短不短,閻羅幾殿之所以斷定他會答應,就是因為實力。

而這兩年,洛天或許能夠嘗試進入到仙王後期,洛天自信自己到了仙王後期會或許能夠與巔峰仙王一戰,不過也僅僅是一戰而已,有八成的可能是他輸掉。

而洛天最大的底牌,就是不老山中的蛇皇,美杜莎,半步皇者,算算時間,美杜莎應該已經蘇醒了。

半步皇者,一但出現那麼閻羅十殿,這幾個巔峰仙王只有聯合到一起,或許才有勝算。

不過,洛天現在的身份進入上三天,那必然會被九大仙山追殺,有些困難,因此洛天想要等到自己進入到仙王後期,再進入上三天,再進入一次不老山。

「仙界,地獄,就沒有我天元宗的容身之所啊!」洛天長嘆,坐了下來。

「戰鏢,你先回趟天元宗,將這枚玉簡給思惜!」洛天沖著陳戰鏢傳音,抬手將一枚玉簡遞到了陳戰鏢的手中,玉簡中記錄著洛天的想法,必須要人們儘快的知道結果。

洛天的傷勢要許多天才能夠恢復,不能耽誤太長的時間,而且,洛天也的確需要找羅生門,因為冷秋蟬還在羅生門中,洛天想將冷秋蟬找回來,不管是綁還是騙。

「大哥,我不能走,我走了你的安危怎麼辦?」陳戰鏢連忙晃了晃大腦袋,不打算離去。

「聽話,我在這裡沒什麼問題!」洛天看到陳戰鏢的模樣,心中微暖,同時也是感嘆陳戰鏢的確也成長了。

「是啊,鏢哥,我們兩個能保護好大哥的!」大牛開口,聲音之中帶著堅定。

「你們兩個我也信不過……」陳戰鏢看著大牛和二牛,嘴裡嘟囔著,不過陳戰鏢的聲音即使是嘟囔著,也比普通人要大上許多。

「鏢哥,你這是在懷疑我們兩個啊!」聽到陳戰鏢的嘟囔,大牛和二牛兩人頓時不樂意了,目光看向陳戰鏢。

三人雖然認識的時間短,但是性格卻是非常相近,因此很快就成了好朋友,被陳戰鏢這麼懷疑,大牛和二牛自然不願意。

「本來啊,咱們才認識多長時間,這是我大哥,我可不敢將我大哥交給剛剛認識兩天的人手裡!」陳戰鏢也是耿直之人,大聲回應。

其他事情陳戰鏢大大咧咧也就算了,但是關於洛天的安危,陳戰鏢可不敢馬虎,從出來的時候,陳戰鏢就決定寸步不離洛天,南宮御清等人也是叮囑了陳戰鏢。

三人很快便是吵了起來,聲音震的洛天頭有點疼,甚至最後要演變成動手的趨勢。

「好了,你們想震死我么!」洛天看到三個傢伙擼胳膊捲袖子真要打起來的架勢,連忙沖著三人傳音。

聽到洛天的話,陳戰鏢和大牛二牛兩人停了下來,三人臉紅脖子粗的看著對方。

「戰鏢,你去,我去星旋那裡住些時間!」洛天目光看向陳戰鏢,沖著陳戰鏢傳音,自己在輪轉安全還是沒問題的。

聽到洛天說伏星旋,陳戰鏢這才安心的點了點頭,伏星旋還是非常可信的。

「去吧,現在就去,大牛二牛,你們兩個也去!」洛天倒是有些擔心陳戰鏢,讓大牛二牛也跟著。

「好!」看到洛天那嚴厲的目光,大牛二牛沒有說什麼。

交代完三人,洛天便是朝著飼鬼閣走去,穿過飼鬼閣,來到了伏星旋所在的輪轉地獄,同伏星旋一起盤坐在長橋上,開始恢復。

時間流逝,七天的時間,陳戰鏢和大牛二牛三人回到了天元宗,將洛天的玉簡送回給了江思惜。

在查看玉簡之後,江思惜便是將南宮御清等人召喚了過來,讓南宮御清等人看了玉簡。

「欺人太甚!」

「竟然讓我們去剿滅羅生門,這跟讓我們抵擋他們有什麼區別!」看完玉簡,大殿中頓時爆發出了咒罵之聲,眾人臉上帶著憤怒。

「好了,貂得助,小傑,任洪哲,還有向前輩,麻煩你們去地獄走一趟吧,這是洛天爭取來的兩年時間,我們得好好珍惜,不能不作為。」江思惜清了清嗓子,沖著眾人開口。

「是!」龍傑四人站了出來,加上陳戰鏢三人一共七人,這七人的實力都不弱,而且貂得助在找人找東西方面很是擅長。

向天明更是仙王後期,這也是現在天元宗最強的一個,火主孟無雙也在衝擊仙王後期,不宜出門。

「記住,保命重要,到哪裡聽向前輩和洛天的安排!」江思惜沖著幾人開口。

「放心!」向天明臉上露出一絲笑意,同龍傑幾人飛出了天元宗。

「總算是暫時有個落腳的地方,地獄也不會對我們出手了,不過咱們也不能怠慢,兩年的時間太短了!而且地獄大軍填滿一線天,很有可能會提前!」江思惜輕聲開口。

又是七天的時間,向天明七人終於趕到了輪轉殿,而洛天身上的傷勢也是恢復了七成,沒有什麼大礙。

院落中,洛天看著來的這幾人,臉上露出激動,伏星旋也是跟了出來。

「哈哈,星旋妹子,好久不見啊,還是這麼漂亮!」貂得助一看到洛天和伏星旋,便是大笑起來。

「滾,想占老子便宜!」洛天一腳踹向貂得助,讓貂得助眼中露出委屈。

「這都能被你看出來……」貂得助暗罵,不過似乎已經習慣了被踹,也沒有太過在意。

「小子,說說吧,有什麼計劃!」向天明開口,一來就說起了正事。

「我的計劃就是拖,兩年,我們根本不可能滅掉羅生門!」

「我叫你們來的主要目的就是為了找人,找到秋蟬,將她帶回來!」洛天沖著眾人開口。

他根本就沒想過要滅掉羅生門,不過是做做樣子,給十殿殿主看看而已,因此洛天也沒想將天元宗搬到地獄來,一直都放在天嵐宗那裡。

「嗯,你對地獄比較了解,我們聽你的就是了!」向天明點了點頭。「我手裡有張牌,可以找到羅生門的一處據點,等我傷好了,我們就去看看!」洛天輕聲開口,想到了惡魔領主。 當天,貂得助和龍傑和任洪哲三人便是離開了輪轉殿,而向天明則扎進了輪轉殿的記錄地獄的地方,畢竟幾人剛剛來到地獄,需要先了解地獄。

婚後鬥愛,高冷老公太深情 隨著地獄大舉進攻仙界,地獄對於仙界也不是那麼神秘,不少被地獄鎮壓選擇投靠地獄的勢力,也漸漸的融入到地獄,因此貂得助他們,也沒有被地獄仇視。

洛天則是恢復著傷勢,等待著貂得助幾人的消息傳回來。

一天……兩天……

時間緩緩流逝,洛天的傷勢漸漸的恢復,十五天後,洛天身上的傷勢終於恢復。

洛天的院落中,一口大鍋支起,一群人圍攏在那裡,正是陳戰鏢還有大牛二牛,以輪轉殿的那幾個仙王強者。

這段時間,這些強者總是來這裡蹭飯,跟陳戰稱兄道弟,打的熱火朝天。

「戰鏢,該幹活了!」洛天沖著站在院子里涮火鍋的陳戰鏢還有大牛二牛開口。

「哦!」陳戰鏢三人雙眼微微一亮,眼中露出陣陣的神光。

「聖子,我們不能幫你了!」

「不過,殿主說聖子若是遇到什麼生死危機,可以聯繫我們,輪轉殿必然會拼盡全力,保住聖子!」於天開口,目光中帶著感嘆,這是其他幾殿定下的,就是想要消耗天元宗的實力。

「嗯!」洛天點了點頭,他原本就沒想著輪轉殿幫忙,黑白無常幫他的已經夠多了,若是沒有黑白無常,即使有汪斷天在,其他幾殿也會出手。洛天帶著陳戰鏢走出了輪轉殿,至於大牛二牛,洛天並沒有帶著,畢竟大牛二牛還是輪轉殿之人,洛天也沒想讓兩人加入天元宗,洛天已經脫離了輪轉殿,總要留給輪轉殿一個聖子,大牛二牛是最好的人

選,兩人的實力,絕對不在葉丘之下。

向天明也走了出來,三人站在輪轉殿的門口,洛天目光看向輪轉殿的大門,對著輪轉殿深深一拜。

破空之聲響起,三道身影出現在了輪轉殿外,正是消失的貂得助,龍傑三人。

「怎麼樣?」洛天開口,目光看向貂得助三人。

「很強,我們三人這些天一邊熟悉地獄,一邊打探羅生門,這個羅生門隱藏的很深,似乎無孔不入,哪裡都他們的人!」

「我們也找到了一個羅生門的一個小型據點,不過去的時候,只有十幾個真仙巔峰!」貂得助開口。

「就在我滅掉那個據點的時候,走出了一個仙王,被我們故意放跑了,他的氣味我已經記住了,能夠找到!」貂得助繼續開口。

「好,那就先找你那個!」洛天點了點頭,貂得助都沒有打探到什麼實質性的消息,可見羅生門隱匿的有多深。

「這羅生門到底什麼來頭,怎麼有這麼多強者?甘願進入羅生門!」龍傑開口。

「楊寰宇當年在天元大陸,為什麼要血祭天元大陸?我知道楊寰宇在羅生門中,重獲新生,楊寰宇更加珍惜生命,同時對長生的嚮往也更加執著!」洛天輕嘆。

楊寰宇一直是個可怕的敵人,而據洛天所知,荊無夜這個上古強者也是羅生門的,洛天不知道還有多少強者在羅生門中,未知的敵人才是最可怕的。

六人飛行,貂得助不斷的抽動著鼻子,飛行在天空之上,朝著貂得助三人放跑的那名仙王強者的方向飛去。

三天的時間,六人停留在了一處大城之外,讓洛天微微一愣,看著城門上四個大字,紂鬼王城!

「此人就在這座城中,不過好像有什麼東西掩蓋住了他身上的氣息!」貂得助沖著洛天開口。

「這下有的受了!」洛天輕嘆一聲,眼中卻是露出歉意,自己來到地獄,竟然沒有來看看蘇丹,一想到蘇丹的性格,自己說不定又要遭受多少罪。

「走吧,這是我老丈人的城池!」洛天大步走進了紂鬼王城,一進城直奔紂鬼王府。

「在下洛天,麻煩通稟下,想要見一見紂鬼王。」洛天不敢直接闖進去,沖著兩個守門的侍衛開口。

「洛天,姑爺!」聽到洛天的話,兩個守衛臉色微微一變,洛天的大名誰不知道。

「洛天!」就在兩個守衛驚呼間,一聲雷霆般的聲音在城主府中傳出。

洛天誰不知道,因此在洛天進入紂鬼王城的時候,老紂鬼王就收到了洛天來到紂鬼王的消息。

聲音落下,一道氣勢滔天的身影從院落之中走出,一頭白髮,目光深沉,身後跟著紂鬼王城的強者,正是老紂鬼王,蘇鵬。

「嗯?」看到蘇鵬,洛天眉頭微微一皺,眼前的蘇鵬跟曾經的蘇鵬有些差距,雖然氣勢依舊,但是整個人好像蒼老了一些,頭髮上有許多白髮,而且看洛天的眼神,有些不友好。

不過洛天也不敢發作,這畢竟是他的老丈人,自己當初一走了之,一下就走好些年,沒給蘇丹個交代,蘇鵬有些怨氣,也是正常。

「伯父,一切都是我不好!」洛天臉上帶著陪笑,連忙來到蘇鵬身前,躬身施禮。

「嗡……」不過回答洛天的卻是蘇鵬的一巴掌,直接扇向洛天。

洛天看到蘇鵬憤怒的一巴掌,微微一愣,不過卻也不敢反抗,被蘇鵬狠狠的抽了一巴掌。

啪的一聲,洛天的身軀倒飛了出去了十幾丈才停止下來,目光看向蘇鵬,沒想到蘇鵬下手竟然這麼狠。

「滾!」蘇鵬大聲開口,雙眼之中的憤怒依然不減,更是邁步,朝著洛天沖了過來,要繼續打洛天。

貂得助等人臉色微微一變,他們還是第一次看到洛天如此被人打的不還手,就是洛雄,洛南天都沒這麼打過洛天。

「老東西,你打誰呢!」陳戰鏢看不下去了,直接攔住了蘇鵬,一拳朝著蘇鵬轟了過去。

十倍肉身之力,驟然爆發,陳戰鏢的大拳頭,泛著驚天的神威,讓蘇鵬停下了身軀,不過依然還是一掌拍出。「戰鏢住手!」洛天大喝一聲,腳下升起波動,瞬間出現在了陳戰鏢和蘇鵬兩人中間,兩隻手伸出,一隻手抓向陳戰鏢的拳頭,一隻手阻擋蘇鵬的手掌。 嘭嘭……

兩聲轟鳴,洛天站在陳戰鏢和蘇鵬之間,抵擋著兩人的進攻,整個人臉色發紅,鮮血從洛天的嘴角流淌而出。

陳戰鏢的十倍肉身之力,還有蘇鵬的奮力一擊可不是那麼好承受的,洛天只感覺自己渾身的骨頭都碎裂了,痛苦無比。

陳戰鏢臉色微變,連忙停了下來,一把將洛天扶住,目光更加憤怒的看向蘇鵬。

蘇鵬也是停了手,不過還是呼呼直喘,顯然還在生氣。

「伯父,怎麼回事?」洛天心中疑惑,縱然蘇鵬有怨氣,也不會如此憤怒,實在是太狠了,這是要把自己活活打死。

「蘇丹快不行了!」聽到洛天的話,蘇鵬神情頹然,目光依然憤怒的看向洛天。

「什麼!」聽到蘇鵬的話,洛天的臉色狂變,目光中帶著不可思議。

蘇丹是誰,如今地獄的八大天王,若是有什麼事情早就傳遍地獄了,為什麼一點動靜都沒有。

「帶我去看看!」 魔鬼的溫柔,二嫁前妻太難追 洛天開口,想都沒想邁步朝著城主府之中走去。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