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七點頭:「謝謝。」

這次突破,七七已有所感,甚至連心境都煥然一新,不再糾結華燁對她的刻薄評價,道:「老大,我入定的時候,有沒有發生特別的事。」

華燁道:「沒有。」

最特別的是,應該就是七七的強行突破境界之事。

她心性不穩,雖然想快速提升,也足夠刻苦,但心思卻十分繁雜,情緒又容易被他人影響,他不過是說重了幾句,她整個人的情緒便發生天翻地覆的變化,十分動搖。

這樣的性子,怎麼做到強行突破的?

華燁想不通。

華燁想不通,七七隱隱有所感,她覺得自己摸到了一絲邊緣。

她做人向來尋求周全,唯恐人前人後失去照應,旁人的評價對她而言,重逾千斤。

怯懦,不過是害怕於人不容,受人排擠。

若真說起來,誰又比她活得更理智,更斤斤計較,更心冷呢?

她最看重的,不過是她自己。

所以,悲痛之下的入定,反倒讓她心生溫柔,對周邊萬物多了一絲喜愛。

不過,現在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接下里要做的事。

想起入定之前發生的事,七七向四周看了一圈,紅地臭龍的屍身已經被拆分,有利用價值的部分已經不見,一定是在場的幾位分了。

還有三個帳篷,想來是昨天晚上撐起來的,薛菱芳還在裡面休息。

七七問道:「薛大哥,芳芳姐怎麼樣了?」

薛菱齊道:「毒性暫時壓制住了。」

暫時?

七七道:「天玄丹不是能解天下百毒嗎?」

康寒道:「的確是有能解天下百毒的說法,但是它的法子是以毒攻毒,能救命,卻不能消盡餘毒。」

康寒是雲霄院門下,七七自然是信他的,于丹葯一途,他比她懂得多。

主君的甜心有點咸 所以,聽到薛氏兄妹要返程的決定,七七一點都不意外。

七七隻是奇怪。

迷霧林里的獸族大多有毒,即便是最外圍最弱小的靈兔,牙齒也含有毒液,因為迷霧林常年時不時出現毒霧,這裡的獸族為了適應這樣的生存環境,逐漸演化成這樣的。

迷霧林的獸族還有一個特點,靈智都不高,大概是常年居住在毒霧中的關係,腦神經被損害了的緣故。

所以,哪怕是像紅地臭龍這樣的五階毒蟲,腦子也不太好使。

一個腦袋不太好使的五階毒蟲,為什麼出現在它不該出現的地方,還主動攻擊人類?

七七的疑問並沒有得到很好的解答,但是,也足以讓薛氏兄妹等人臉色晦暗。

迷霧林雖然危險,但是外圍卻是相對安全的,近百年來從未聽過五階以上的蟲獸出現在外圍的。

若是回程的路上再遇見這樣的蟲獸,他們三個人,絕對應付不過來。

七七卻比他們想得更多,碧娘的話,言猶在耳。 半月之內進迷霧林的修士皆有去無回,七七深知康寒不喜她進迷霧林,而碧娘又對康寒懷有愛慕之心,所以,這個消息的真實度,在七七耳朵里打了一半以上的折扣。

七七猜想遷金坊封鎖消息的原因,無外乎生意二字。

但是一想到這迷霧城並不是遷金坊獨大,而碧娘也不是多麼高層級別的人,這樣的消息她都知道,而且並沒有過多的掙扎就告訴她了,可見,也不是多麼機密的事。

七七將這個消息同薛氏兄妹兼竹馬說了。

「我也只是聽說,是真是假我也不知道。康叔,他們就這樣出去的話,會不會有危險啊?」

七七盡職盡責扮好少女的角色,將決定權交給監護人。

康寒道:「高道友,如果七七所說屬實,不如我們還是先返回,薛姑娘的傷拖不的,不知你意下如何?」

高平遠在隊伍裡面,屬於話不多,但存在感極強的人,尤其這次大戰紅底臭龍展示了不俗的實力,讓眾人皆是敬佩。

康寒以前對他說話是假客套,現在是真客氣。

高平遠道:「我還要往前走。」

薛菱芳看著自己腫得像蘿蔔,瘀斑未化的手臂,暗暗咬了下牙。

七七道:「我也要繼續往前走的,我們可以先送他們出去,然後再回來,只要送到風波口就好了。」

風波口離迷霧林入口很近,幾乎沒有霧氣,理論上來說十分安全。

七七的確還想往前走,這麼好的小夥伴,她不想放棄。

高平遠道:「可以。」

幾人將帳篷等物收了,又吃了些食物,便開始往回走。

七七黏在高平遠身邊,凝音成線,問東問西。

「高哥哥,地府是不是真的有生死簿啊?」

「高哥哥,是不是真的每個人都有命數的?哎,你怎麼不說話,理理我嘛。」

「你來這裡做什麼啊?」

「高哥哥……」

……

高平遠充耳不聞,只覺得突破境界之後的七七,突然變得聒噪,好像被打開了某種開關,一刻都停不下來。

御鬼人,主管鬼界事物,換句話書,他們只管死人,不管活人。

七七充分釋放了自己的好奇心,煩得華燁都開口讓她閉嘴。

華燁開口的次數不多,就連這次七七順利突破境界,他也只是開口說了句不錯。

被華燁一喊,七七吐了吐舌頭,果真安靜下來。

除了七七突然變得很黏高平遠之外,行了一刻鐘都平安無事。

修行之人耳聰木明非常人所能比擬,迷霧林的變化很快引起大家的警覺。

白霧,比剛才還濃了。

「我們是往外走的,沒錯吧?」

「方向是對的。」

無需多言,大家立刻將薛菱芳圍在中間,康寒順手將七七也塞了進去,七七虛晃一下,擠到高平遠和郭事正的中間。

康寒:!

白霧越來越濃,七七手掌燃起熊熊狐火,照亮他們周圍的一小塊地方。

康寒斥道:「不要虛耗真氣,收起來。」

康寒話音剛落,大家手上份紛紛亮出照明設備,有像火把一樣的,有像煤油燈一樣的,看來都是準備充分。

七七道:「放心。」

棉花一樣的白霧,透著不詳,他們手中的照明法器也驅散不了,七七回答的聲音忍不住降低了幾分。

很快,既有淅淅索索的聲音傳過來,判斷不出方向,好像是順著白霧,從四面八方壓過來。

高平遠率先用鐮刀甩出一道光刃,噗噗幾聲,有什麼東西被斬斷。

其他人也不甘示弱,劈劍的劈劍,放火的放火,將偷潛而來的藤蔓切得四分五裂,烤得枝焦葉卷。

「嗚嗚嗚嗚嗚~」細弱的聲音,似女非女,嗚嗚咽咽地傳來。

「是毒蛛藤!」康寒見多識廣,當下識破對方身份。

又一個不該出現在迷霧林外圍的植物!

七七立即將手中的紫煉換成鴛鴦匕首。

七七也想過用劍,或者練銀槍,但她修鍊的狐族功法更適合匕首。比起飄逸的身姿,顯然保命更重要一些。

毒蛛藤是三階魔物,是一種毒蛛寄生在虎藤上產生的奇異物種,毒蛛利用虎藤獵殺食物,而虎藤則藉助毒蛛吸收獵物的血氣。

虎藤多枝蔓,毒蛛選擇性得將毒液分佈在幾根枝蔓上,蛋疼的是,他們分辨不出那條是有毒的,那條是沒毒的,只能統統當成有毒的來處理。

薛菱芳完好的左手握緊銀槍,但是她被困在保護圈中,銀槍的優勢被克制,反而讓一隻藤蔓有機可乘,捲住了左腿。

薛菱芳跳了兩下,就被拖倒,發出尖叫。

「芳兒!」

七七和郭事正一左一右,一人一邊,卡住薛菱芳的手臂。

七七左手反握匕首,從外往內一化,帶出的白刃噗噗噗,割斷三根。

七七修為上漲,妖氣灌注至鴛鴦匕首內,殺傷力杠杠的,大殺四方。

郭事正將薛菱芳護在身後,劍鋒所到之處,蔓藤無一倖免。

忽有黑影撲來。

七七甩出狐火朝黑影扔去。

狐火乃妖火,與七七心意相通,被黑衣打碎之後又分成十個小火苗,咬住黑影。

黑影發出慘叫。

狐火重新聚在一起,七七感受到她們的興奮,火苗炙烤下的散發的肉香和衣服燒灼的焦味,都不及狐火傳過來的魔氣讓七七心驚。

慘叫引來更多的黑影,郭事正很快陷入苦戰,七七一把匕首連收三條黑影,掃飛一個魔修之後,快速朝郭事正的方向靠過去。

薛菱芳的尖叫聲是濃霧裡最好的方向標。

七七循聲而去,靠近之後才發現只有薛菱芳一人,七七手剛搭上,薛菱芳尖叫著轉身,雙手一抱。

七七身高比她低一個頭,正好被她抱住腦袋。

隔著這麼近得距離,七七才發現,薛菱芳眼鼻口中具有東西流出,彷彿是血。

她的眼珠一轉,也不叫了,呼哧呼哧地喘著氣。

薛菱芳的意識還有一絲清明,抱住七七的頭,她突然露出一抹得意的笑容。

「真好啊真好!我們一起死吧!一起死吧!」

「一起死!」

薛菱芳死前爆發的強烈恨意,眼中濃烈的殺意,讓七七都驚住了:「你幹什麼!」 危難之際,七七的周身忽然覆上一層光膜,將薛菱芳狠狠反彈出去。

七七摸了摸腰間的玉飾,手裡一片黏膩,這是韓君怡送她的守護陣,沒想到這麼快就派上用場。

華燁道:「你大意了。」

七七暗暗翻白眼,誰會想到薛菱芳突然發瘋。

聽華燁的聲音那麼穩,還有心情指點,七七心中一定。

七七又踢飛了一個魔修:「薛菱芳怎麼回事?」

華燁道:「死了。」

七七動作一頓,問了其他人的方位。

華燁道:「在你的東南方向,五丈遠。」

七七切身體會到進階的好處,不僅狐火厲害了,連狐之縛術和靈網也水漲船高,幾個回合下來,信心大增,快速往東南方向移去。

突然聽到一聲長嘯,接著就是一聲大喝「破」,以發聲處為中心,一個圓形光圈站眼見便由小變大。

七七隻聽到一唰一的一聲。

然後空氣好像變成一把球拍,啪的一下把她拍飛。

七七在空中連換幾個姿勢,最後使用縛術把自己給綁起來,才算沒被拍飛太遠。

迷霧散去。

七七定睛一看,她和高平遠是唯二站著的活物。

地上橫七豎八地躺著許多人。

這沒什麼可奇怪的。

奇怪的是,有些屍體竟在慢慢消失,像水蒸氣一樣被蒸發。

七七目瞪口呆:「這些什麼東西?」

華燁道:「低階鬼屍。」

所謂鬼屍,就是以人的魂魄為原料,煉製的魂魄傀儡。

七七光聽名字就覺得邪惡。

七七一邊快速掃視地上的屍體一邊往高遠平的方向去,她只發現了死前想拉她墊背的薛菱芳,其他人都是不認識的。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