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旦降級,很多時候都需要重新考核,考核也不是容易的,或者重新升上去,這也很難。

而刺客任務並沒有那麼容易,尤其地級都是道境級別,你能防範,你的目標可能也早知道,也在防範,你去遇到的說不定都是天羅地網。

這些很複雜。

唯有是風組刺客如風一樣,無處不在,確實很自由,想接哪個都可以,想什麼時候什麼地方接什麼任務,許可權範圍內都可,沒有任何限制,完成獎金準時發放。

哪怕一次次任務失敗,都不算事,沒人怪你,一個任務誰都可以接,誰先認證完成算誰的,只要你不死,失敗不受任何影響,完成基本底限,便不會降級,完成到一定程度,還會升級。

許可權越大,目標越強,獎賞自然越高。

當然死了也算你倒霉。

千星看著,好像還不錯。

他可以殺十惡不赦的兇徒,大陸那麼多,總有一些兇殘看不順的傢伙。

反正都是自由,還能防範敵人懸賞自己或者朋友,他想做就做,說不定很多時候順路滅了對手,還能額外獲得懸賞。

這至少比之前的角斗場自由多了,有時候不爽,順手滅幾個兇徒,不但為民除害,得到戰利品,還有巨額獎勵。

回想之前一路上殺的人,有的未必就不在風雨懸賞上,或許有的目標價錢不高,或者別的,得不償失,很多人並沒有接。

千星又去情報樓買份資料,看過之後差不多,胖子小馬之前給的很準確,這些都是基本資料,不算什麼秘密。

那便見識一下這個風雨澗。

次日一早,千星向城中風雨澗分部走去。

他還簡單喬裝了一下,生死力稍微泄露,模仿戾氣滿身,生人勿近。

風雨澗很普通,相比靈寶閣的豪華,風雨澗就是幾間普通民房的院落,千星還差點以為走錯門了。

進入其中才發現並沒有走錯,剛進去便有一個漂亮女侍接待,很和諧自然,但不知道的還以為來農家樂了呢,哪兒也不像一個刺客分部。

裡面還有不少人,要麼是接任務,要麼領賞金,很多也都裹得很嚴,什麼奇裝異服都有。

「先生是考核還是接任務?」

「考核。」千星說道。

「不知想考核什麼級別的?」女侍業務嫻熟,招牌笑容。

「玄級。」千星說道。

「啊?」女侍有些詫異,他們這邊接待最多的都是黃級,玄級都是很少見的,更不用說玄級考核,她還是第一次見。

天級只有門主一個,地級都是高高在上的道境,很多還是為了免費許可權資料,平時都不出手,玄級便是平時高級的,待遇也很高,個個都是高手。

理論上高階虛天戰力都可以考核玄級刺客,實則並不同,風雨澗門檻想進入者太多,人人都收早就天下大亂,所以門檻也很高,高級許可權情報不是人人都能免費查閱的。

所以如今的玄級刺客一般至少都是九重天才有可能成就,也只是有可能,甚至有的普通道境無法成就地級刺客,也是玄級。

七八重天的也有機會,但極其稀少,沒有獨特本事根本難成,一般都得是奇才級別。

這個是九重天?女侍偷偷觀察千星,修武城雖然不小,但平時也是難見道境高手的,九重天一樣少見。

她看不出什麼,一眼看去只有滲人的戾氣,彷彿擇人而噬,嚇得不輕,這根本是血海地獄中走出來的人。

千星淡笑,既然不問姓名底細,都在掩飾身份,他為何不掩飾。

「您稍等,玄級需要長老親自考核。」侍女說道,請千星包間坐下,然後快步去請長老了。

千星百無聊賴,草木視野悄然覆蓋出去,看到一個個人,有掩飾身份的,也有不在乎的,要麼接任務,看資料,要麼領賞金,都是黃級刺客。

還有一些侍女僕人工作人員忙碌著,有條不紊,很和諧,沒人敢在這裡放肆,再看還是像農家樂。

玄級是他的選擇,要做就做待遇好的。

很快他『看』之前侍女帶著一個老者從深處走出來。

一切都和傳聞一樣,風雨澗遍布大陸,信譽第一,不用擔心被擺一道,他沒有感應到任何不對。

這裡像農家樂,老者更像農家樂老闆,很樸實的氣息,乍一看怎麼也不像殺手,不過仔細感應,還是不同,體內能量隱隱像是隨時出鞘的劍,幾乎不易察覺。

老者狐疑周圍,千星快速收了視野。

他感應多了,老者竟然有所感覺。

****** 老者笑呵呵走來,「是你要考核玄級刺客?呵呵,近兩年都沒人在這邊考核過玄級了,不知小兄弟怎麼稱呼?」

「不是不問底細嗎。」千星說道,「再說我很小嗎。」

「呵呵,有些激動,不說也沒關係。」 總裁de金牌小甜妻 老者笑道,「我看你好像不是九重天吧。」

「八重天。」千星說道。

「八重天戰力確實有資格,很有自信,不過還是要小心些,這些年上面的要求越來越高了。」老者笑容還顯得很慈祥。

「小心,有危險嗎?」千星問道。

「怕了?」老者促狹看去,「刺客本身就是最危險的職業,若是不想,現在回去也來得及。」

「沒什麼怕的,就是擔心你們像某些勢力搞得什麼選拔一樣,死亡率高的離譜。」千星說道,他想起之前兩家少爺的人想讓他做戰衛,那死亡率都很高,他還是後來聽說的。

「哈哈,放心吧。」老者笑了起來,很多人第一次來他們這邊,都是覺得神秘緊張,千星一點沒有,這份從容他就認同,「我們是招精英,有了精英刺客,都算是我們自己人,我們自己也得利,又不是害人,這種吃力不討好的事我們不做。」

「不會死人,不過若是心智不足被嚇到,還是會不太好。」老者說道。

「我知道了。」千星點頭,他都查過資料,這些不是秘密。

說話間兩人來到一處小院前,女侍已經離去,她是沒資格觀看的。

「怎麼考核,不會是我們打一架吧?」千星看著空空如也的院子,他查過資料,風雨澗的玄級之上考核,每次都有不同,而且是保密的,這些資料價格很貴,他沒買到。

「看到裡面房門前的石桌了嗎,石桌上有一個玄級令牌,你過去拿到,滴血認主,便是玄級刺客,拿不到自己回家去,或者考慮黃級刺客。」老者笑道,「刺令可是好東西,大價錢煉製的法寶,黃級刺客都沒資格擁有的。」

「這麼簡單?」千星看去,就是普通院子,普通石桌,這短短距離,他過去都跟瞬移玩似的。

「就這麼簡單,準備好隨時可以開始。」老者說道。

「能準備多久?」千星問道。

「一天一夜。」老者道。

「還挺人性化。」千星笑道,「我想再問個問題……」

嗖!千星還在說著,倏然衝出,生死翼小號幻化,最強的速度。

老者都是一愣,這小子……臉皮厚,有前途。

老頭玩味看著,好整以暇,這考核又不是他控制的,早就布置下的場地,他反應慢一步沒用。

「這速度,一般九重天也不如吧。」 豪門小萌貨 老者驚嘆,看著前面。

呼!千星衝出,本來近在咫尺的石桌忽然不見了,眼前風雲變色,霎時間風雨交加,無數雨滴落下。

這不是普通雨滴,每一顆都是殺氣幻化,但又那麼真實,無處不在的氣場,他陷入其中,陷入絕境,不見敵人,心神都驚顫。

忽然敵人出現,殺招已經到頸側,只覺脖頸都生疼已經滲血,他急劇躲閃,生死翼沸騰,但彷彿每個雨滴都可以化作敵人,他都有些不知往哪邊躲。

生死翼轉瞬麻木,好似都要廢掉,千星流星槍在手,剎那無邊槍影,無處躲便直迎,他從來不會畏懼。

此時此刻,早已沒有任何時間多想,千星戰意孤冷。

十步之外有個人影,他剛要殺,對方殺招又到眼前,千星冷冽直迎,他早就知道躲不過。

剎那交錯,他受傷很重,臉色發白,剛剛終於看到了對手,竟然和他一模一樣,鏡像還是什麼怪物?

他心淡然,任何都不會退縮。

影子又到十步之外,千星倏然向前,輪迴狂殺過去,不知從何時起,也許剎那,周圍的雨滴殺氣一半都轉化為他的。

嗡!眼前虛幻,一切消失,千星喘著氣,手握兵器凝立,再看周圍,還是如常的院子,普普通通,他已經到了石桌前,石桌是普通石塊,上面放著玄級刺客令。

我成功茍到了博人傳 「恭喜,你過關了。」老者在後面笑著走來。

「剛剛是幻境?」千星問道,慢慢恢復,剛剛的傷勢都是假的,他沒有一點事。

「也不算是,就是玄級此刻考核,道法布置。」老者說道。

「你過關很快,只用了不足半個呼吸,這個成績還是老夫第一次見,放在整個風雨澗過關紀錄中你也能排進前百。」

「前百?」千星詫異,他還遠沒入星辰榜呢。

「高級刺客考核不同,境界低想過關會難些,但境界高要求也會高些,道法規則也會根據境界年歲而定。」老者道。

「呵呵,說過了,選拔刺客,也是選拔我們自己人,優秀的自然優先。」老者笑著說道。

「這就可以了。」千星問道。

「自然,想留下歇幾天也可,玄級之上刺客有這個優待。」老者說道。

千星拿著玄級刺客令,暗黑色,入手冰冷,一側一個古樸玄字,一側一個風字,風組玄級,代表等級身份。

「滴血認主?」千星道。

「這是大陸最基本的法器認主方法,放心吧,沒有任何副作用,只有好處沒有壞處,免費贈送玄級之上法器,也只有我風雨澗了,那些黃級想要也都沒資格。」老者說道。

這點千星來時就知道,再說他也不怕什麼手腳,生死漩渦能夠抹去一切。

「我以後想接任務或者懸賞,去各個分部都行?」千星問道。

「這個……你認主刺客令自然便知道,玄級之上優待,無需這麼麻煩,領賞金去任何一個分部都行。」老者說道,「你會知道那些黃級為什麼羨慕你們的,他們的過程複雜的多,而你們到任何一份分部還能有優先權。」

「那地級的更有優先了?」

「這是自然。」

千星點頭,「還有不是說玄級之上第一次考核通過都能學一次風雨澗絕學嗎?」

這個才是千星最期待的,風雨澗也確實大氣,頂級絕學都能傳授,第一次傳授,以後達到某個功勛點,還能被傳授,每次進階,也能再學一次。

不止是他,很多散修乃至普通勢力高手,都很期待這個。

「你學過了啊。」老者揶揄笑道。

「學過了?」千星皺眉,「剛剛是考核,還是學習?」

「聰明。」老者道,「怎麼,學會了嗎?這次考核你的是我風雨澗絕學百步殺的初級版,十步殺。」

千星腦海浮現剛剛的場景,風雨路上十步殺,越來越清晰,他好像學會了?

最後他就是用十步殺相同招數破去鏡像的。

千星臉色有些古怪,再次在腦海中閃過,還真學會了。

但這也太坑了,若非他有生死漩渦,這些天也不斷進步,不然何以消耗那麼多資源。生死浮生對所有靈氣軌跡規則都準確把握,心中明了,還正好領悟到了心魂力三重,更加清明,剎那所感,這又是心中靈感,算是運氣……否則這誰能學會?一百遍都學不會,他也是缺一不可,少了任何都學不會。

更不說之前沒有提醒,誰知道去學,這根本拿著巔峰神通誘惑人嘛。

****** 確實是有機會,但沒有任何心得法門,也沒有好好演示,這學會的幾率比中彩票都低無數倍。

他就說嘛,巔峰神通人人爭搶,十大勢力都會覬覦,風雨澗再強大,也不可能拿出來隨便傳吧。

即便這樣,依然不知多少人被他們誘惑了過來,還真是好手段。

看旁邊老頭老狐狸般的笑容就能看出,哪怕你是天驕,也不可能學會。

真想學?可以啊,加入雨組,成為真正自己人,還是有機會的嘛。

不過大陸上還是風組外圍人最多,很多人還是能看明白的,風組也最自由。

「這能學會嗎。」千星說道,「我想說若真有人學會,會不會被追殺?」

「自然不會,我風雨澗這點誠信還是有的,沒有這麼小家子氣。」老者正色道。

「你學會了?」

「沒有。」千星道,「我感覺差一點,下次一定能。」

老者笑了出來,很多不服輸的年輕人都是這麼說的。

我創造的萬事屋 他若知道千星真學會了,不知會是什麼表情。

「那也就是沒事了?」千星說道,前後才一會兒,加上他問很多問題,有半柱香功夫嗎,這就結束了,效率還真高。

「沒事了。」老者攤了攤手,難得遇到玄級刺客考核,他平時也閑得慌,很樂意說些話。

千星邁步,接著又停下,「我走過院子,剛剛襲擊會不會再來一次?」

「你想得美。」老者笑道,「你還想免費再學一次?剛剛陣法開啟可是消耗幾塊星辰晶的。」

「星辰晶?」千星輕呼,「還真是浪費,早知道不如給我呢。」

老者搖頭,「所以你知道刺客令的珍貴了吧。」

「我若是哪天退級了,這怎麼辦?」千星忽然問道。

「退回返還你兩塊星辰晶。」老者說道,「若是不退,你的許可權也會被屏蔽不能用,或者你死了,遺失了等等,都沒什麼。」

「你老能說點好的嗎,我才剛剛要去做任務。」千星納悶,「你不是說值很多塊星辰晶嗎?」

「畢竟是回收二手的。」老者說道,「怎麼,難道你現在想退了?」老者瞪眼。

「咳咳,我就想想。」千星乾笑,他這邊通過,學得十步殺絕學,然後退了還有星辰晶,再換個城市……千星想著好事。

「想都別想。」老者彷彿看穿千星,似笑非笑,「你會上黑名單的,兩次之後你將永遠不能再入風雨澗,有人真要如此我們也沒辦法,只能賠本兩次,但萬一上面有某個長老看你不爽,順手給你發個懸賞令,哼哼……」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