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友,這凶獸不一般,貧道先試探一下,找找弱點。」玄陽連忙解釋道。

何凡雙眼發熱,秘法之眼掃視凶獸,凶獸構造在腦海中浮現:「尾部三寸。」

「你確定?」玄陽面色微凝。

「肯定。」何凡冷冷地道,長刀凝聚起青光,紅光。

「御劍,小五行劍陣!」玄陽輕喝一聲,御劍術再次施展,分化五柄長劍,五行之力匯聚,化作五行劍芒,籠罩凶獸。

「審判篇,罪罰之劍!」

凱文三人同時出手,白色天使之力匯聚,三道劍芒合一,化作巨大劍芒,直斬而去:「我們吸引凶獸,你們一擊必殺。」

「好。」何凡點點頭,狻獅刀劃破長空,青光,紅光,風火之力凝聚:「外焦里嫩!」

五行劍陣,封困凶獸,劍陣生生不息,連綿不絕,五行劍芒如劍道海洋,淹沒凶獸,罪罰之劍趁機而來,直斬凶獸。



凶獸長嘯,雙蹄掃蕩,橫壓罪罰之劍,與五行劍氣。

轟隆隆

五行劍氣不斷炸裂,罪罰之劍震蕩,與凶獸僵持片刻,炸裂開來,無數劍氣溢散四方。



這時,何凡一刀落下,準確斬在凶獸尾部三寸之處,強大刀氣瞬間灌體。



刀氣入體,凶獸劇痛,體內風火之力席捲,一股火焰在體內瀰漫,宛如野火一般,焚燒身軀。

劇烈的嘶吼,凶獸發狂了,橫衝直撞,地面崩裂,直接撞向五行劍陣。

「你不是說弱點在那麼?為什麼你沒弄死?」玄陽皺眉開口,以何凡的實力,就算是一刀弄不死,這凶獸至少殘廢,現在看起來,連重傷都不是,只是激怒了。

「少廢話,動手。」何凡心中思索,他秘法之眼應該沒錯,只是這凶獸是怎麼回事,難道這凶獸天生內臟強大?

「五行合一,斬!」玄陽法訣一變,五行劍陣,合為一劍,化作數丈劍芒,直劈而下。

「五臟俱損!」何凡沉吟一語,化身入風,猶如一道青光,殺向凶獸。

「罪罰之劍!」凱文三人再次出手,同樣的劍招,威能卻比之前更強幾分。



三人圍殺,以五行之劍為主,罪罰為輔,何凡偷襲,轟擊在凶獸身上。



又一刀落下,同樣是尾部三寸,何凡不信,秘法之眼會看錯,他可是記錄了臧興盛的資料庫,不說世間所有凶獸,大部分凶獸的構造,絕對不會看錯。

而秘法之眼,洞徹萬物構造,也看出這裡最弱,不可能失誤。

這一刀,五臟俱損,風之力為主,刀氣入體,凶獸嘶吼,五行之劍和罪罰之劍同時降臨。



凶獸咆哮,一股紅光從口中噴出,還有半焦黑的碎內臟,身軀轟然倒下,卻沒有一時斃命,在地面掙扎。

「不對,一般凶獸,絕對吃不了我這兩刀。」何凡皺眉,他現在50%數據,可以說是涅槃五級巔峰,這凶獸的實力,頂多在涅槃六級之間。

對付一般涅槃六級,師夢桐就是最好的證明,他找准弱點,外焦里嫩全力打進去,絕對重傷到殘廢,哪怕凶獸內臟更堅固,也不可能好到哪去,而且噴出的火光,證明他的刀氣沒有被磨滅。

凶獸還在掙扎,想要再起來,何凡又補了一刀,才徹底了斷凶獸生機。

「我來看看怎麼回事。」何凡狻獅刀刺入凶獸屍體,卻感覺十分困難,都快比的上金鵬鳥的防禦了:「這凶獸不對勁。」

運轉進化之力,切開凶獸屍體,一股炙熱力量溢散,還有風之力席捲,刀氣席捲而出,何凡一刀拍散,看向內部,面色微沉:「這凶獸的防禦,很強,快趕上巔峰期了。」

「最可怕的是,內臟也很強。」玄陽和凱文三人,對於何凡的刀法感到心驚的同時,對於凶獸的內臟,更加感覺不可思議。

何凡的風火刀氣,沒入凶獸體內,此刻凶獸的內臟居然沒有全被燒毀,只是內臟外皮黑了。

「我去問問臧興盛,他對這凶獸,肯定感興趣。」何凡說道。

「不用問。」玄陽搖頭道,仔細查看了一番,道:「這凶獸被進化學家動了手腳,屬於改造過的。」

「改造過?」何凡挑眉。

「對,這只是一頭成熟期凶獸,若是正常情況下,貧道與你都能輕易單殺。」玄陽說道:「這頭凶獸明顯還未進入巔峰期,實力卻遠超成熟期,比得上一般剛進入巔峰期的凶獸了,絕對是被人動了手腳。」

說完,玄陽又取出一個古怪儀器,取了一些獸血和血肉檢測一番,道:「基因波動,與成熟期匹配,只是被人加強了。」

「你這凶獸在哪遇到的?」何凡看著凶獸屍體,基因數據+6!

緣定大宋之南菱郡 這比一般成熟期高多了,而且他現在已經50%,一般成熟期估計又會降低,這種變異凶獸,絕對是好食材,但現在要先確定一件事,這凶獸能不能吃。

「在前面,好幾頭,找藥材的時候遇見的。」玄陽說道:「當時差點沒嚇死貧道,這凶獸比一般的兇殘多了。」

「嗯,剛才沒吃飽,這次吃清淡點的,順便玄陽小牛鼻子,你給的煉丹之法,沒有凝聚成丹之法,還有,把封存藥性的也交出來!」何凡怒道,給東西只給一半。

「咳,道友,貧道全給了,貧道只會這點。」玄陽乾咳一聲,說道。

「還要不要師夢桐了?」何凡看著他,問的很認真。

「要,只是貧道真不會啊,貧道主修御劍術,那殘缺煉丹之法,還是貧道無聊時拿的。」玄陽哭喪著臉道。

「要你何用,算命你不會,煉丹半吊子,你真給道門丟臉!」何凡氣憤地道,道門怎麼培養人的,簡直就是個恥辱。 「道友,這是幾株藥材,你就告訴我小師妹在哪,或者帶過來,你要的藥材太多了,你可憐可憐貧道吧。」玄陽哀求道。

「告訴你師夢桐在哪也不是不可以,但是,我憑啥告訴你。」何凡冷笑道:「好心救你,你剛才卻想著跑路。」

「咳,無量天尊,貧道真是遠程作戰人員。」玄陽正色道。

吞天神帝 「當真?」何凡皺眉。

「真的,貧道近身實力發揮不出一半。」玄陽恨不得賭咒發誓,證明自己近戰不行。



人刀架在脖子上,何凡淡淡地道:「打劫,將御劍術,九陽秘典,煉丹之法,統統交出來。」

凱文三人獃滯,你這是打劫道士?

「……道友,切莫開玩笑。」玄陽臉都白了。

「誰跟你開玩笑?不知道的人,還以為我們關係很好呢。」何凡面色冰冷,刀鋒近了一分,玄陽脖子上出現一絲血跡。

「道友,這些真不能給你。」玄陽苦澀地道:「給你煉丹之法,已經是破例了。」

「沒事,我給你考慮時間,你先看看我的煉丹之法。」何凡開始處理變異凶獸,將刀給凱文拿著,獨自走進山洞:「看好他,等我出來。」

「道友,貧道如此好的人,你怎麼忍心為難?」玄陽嘆息道。

何凡沒搭理他,讓秦薇出去看一下,何凡開始煉丹,同樣是淬體丹方,不過,這次換成了臧興盛給的涅槃五級的,殘缺版。

他身上藥材不夠了,只能煉製殘缺版,反正吃不死人,就這麼定了。

兩個小時后,何凡從山洞中走出,手中拿著一個乒乓球大小的丹藥:「玄陽,你看我這……」

「這球真是好球,圓潤無比,還帶著一絲葯香,想必常年經受藥材淬鍊,具有不可思議……」

「那是何凡煉製的丹藥。」秦薇幽幽道,

凱文三人仰頭望天,身子不斷抽搐,忍住,不能笑。

長嫂難爲 丹藥?玄陽一呆,這是你煉的丹?你究竟把道門煉丹術糟蹋成啥樣了?

「絕世好丹,遠遠就能聞到葯香,絕對是仙丹,道門煉丹大宗師,比之道友也遠遠不如。」玄陽十分沒節操地將道門大宗師給貶低了。

秦薇嘴角直抽抽,你說這麼違心話,真的好么?道門為什麼會培養你這麼一個沒風骨的傢伙?

「來,嘗一顆我做的丹藥。」何凡微微一笑,掰開玄陽的嘴,直接塞了一半進去。

「這種神丹,還是道友自己……唔。」

「乖乖吃下就好。」何凡笑眯眯地道。

「道友,你怎麼能……」玄陽悲憤地怒吼,可緊接著,體內湧現強大的力量,顧不得脖子上的刀,連忙盤坐下來,煉化力量。

強大的藥力瀰漫,充斥四肢百骸,淬鍊著身體億萬細胞,一股劇烈的疼痛傳來,玄陽面容微微扭曲,直冒冷汗。

何凡運轉進化之力,幫忙煉化,一道虛淡太極圖從玄陽體內升起,將他震退:「這小牛鼻子,身上好東西不少。」

何凡很羨慕,看看師夢桐,涅槃六級當上統領,隨手扔出玉佩,這玄陽,不僅隨手扔玉佩,身上還有太極圖護身,這些教派真富有,相比較起來,信仰上帝的凱文和麗莎,就是窮逼,上帝太摳門了。

一刻鐘后,太極圖消失,玄陽精神滿滿地看著他:「道友,還有半顆,也給貧道吧。」

「想的美。」何凡冷笑一聲,將剩下半顆吃下,感受著體內藥力,淬鍊每一個細胞,感覺很舒服,他體質比玄陽強多了,一點也不痛苦,只是這藥力還是差了點,畢竟藥材不全,也只是半顆,基因數據沒有突破,將丹藥吃完,應該可以。

「何凡,這個道士,是殺了還是活埋?」等他煉化完,秦薇問道。

玄陽:「……」

這有區別么?不都是弄死我么?

「咳,我和玄陽開玩笑的,怎麼可能真對他下手。」何凡笑道:「我可不信,你真是遠程作戰的。」

「道友,你究竟要幹啥?」玄陽苦逼地道:「你直說,只要不是要進化法什麼的,我都幫你,前提是你告訴我小師妹在哪,或者帶小師妹過來。」

「我幫你找你小師妹啊,就看你敢不敢冒險了。」何凡說道。

「冒險?」玄陽眉頭一皺,急道:「你什麼意思,難道小師妹有危險?」

「暫時沒有危險,只是師夢桐不願意見你們,必須用點手段才行,否則見面了,也是直接離開。」何凡說道。

「道友的手段,就是刀架在貧道脖子上?」玄陽眉頭一皺,道:「不過,小師妹認識你,你刀架在我脖子上,未必會來救貧道。」

「自古尼姑救道士,天經地義,再說,不必我,凶獸便可。」何凡說道:「我們用繩子將你吊起來,一般繩子,你的實力輕易震斷,若是師夢桐不救你,你也可以自救。」

「那不行,要用結實的繩子,一般的貧道輕易便能震斷,小師妹就不救貧道了。」玄陽深思道:「貧道包里有一根捆仙繩,貧道可以念咒解開,涅槃七級掙不脫,到時小師妹必定現身救貧道。」

「很好,我幫你捆?」何凡笑道。

「不用,貧道自己捆,你負責將貧道吊起來就行。」玄陽笑道。

「好。」何凡笑道。

「那我們去哪找小師妹?」玄陽問道。

「變異凶獸,這樣才真實,師夢桐才不得不出來救你。」何凡說道。

「好,好。」玄陽點頭,呢喃著何凡說的那句話:「尼姑救道士,天經地義,這話貧道喜歡,再加一句,禿驢該死。」

「你高興就好。」何凡呵呵一笑。

「對了,道友,貧道什麼時候賣給你紫金缽盂了?你那明明是你自己的!貧道這個一直帶在身上沒賣。」玄陽看向何凡,奇怪地道:「還是說,你早知貧道有紫金缽盂?」

何凡:「……」

你真搶了一個紫金缽盂?我那是隨口說的,不然我怎麼解釋,我這紫金缽盂來歷?

「不要在意這些細節。」何凡乾笑一聲,道:「我先聯繫師夢桐,請她過來,待會讓你享受被師妹救的感覺,你可以提前幻想一下,師夢桐的懷抱。」

「小師妹的懷抱。」玄陽又開始犯花痴了。

「自古尼姑看道士,越看越喜歡。」何凡又道。

「道友,你終於說人話了,你這話貧道愛聽,多來幾句。」玄陽臉上笑開了花。

「道門肯定瞎了眼,才收了這貨。」秦薇嘀咕道。 「道友,貧道跟你說,這捆仙繩,可是貧道花費九牛二虎之力,才從師父房內拿出來的,剛煉出來的,都還沒用過,小師妹也不認識。」

玄陽看著將他吊起來的何凡,吹噓自己捆仙繩多厲害:「貧道這捆仙繩下去,涅槃七級也很難掙脫。」

「嗯。」何凡很不給面子,只是輕輕應了一聲。

「道友,你好像看不起這捆仙繩?」玄陽不爽了,這可是他寶貝,好不容易才偷出來的。

「你廢話太多了。」何凡淡淡地道:「安靜點,凱文已經去引凶獸了,師夢桐正在趕來的路上,你現在一點也不驚恐,很容易讓人看出來的。」

「道友說的有道理,貧道馬上就驚慌。」玄陽連忙說道。

「還有求救。」何凡說道:「求救喊大聲一點,撕心裂肺那種,這樣師夢桐會擔心,會急著來救你。」

「多謝道友指點。」玄陽一臉受教的表情。

愛情這玩意,何凡沒體會過,但他見識了,可以讓玄陽智商直線下降,為了見到小師妹,真是拼了。

「道友,小師妹什麼時候來?」玄陽問道。

「正在趕來,我要藉助雜草隱蔽了,你別和我說話。」何凡說道。

玄陽識趣閉嘴,大聲呼救:「救命,救命啊!」



沒多久,獸吼聲傳來,一頭變異凶獸被凱文引來了,大地震動,古樹搖顫,凱文瞬間鑽入雜草叢中,而凶獸,第一時間就被吊著的玄陽吸引了。



嘶吼一聲,凶獸兇殘的眸子鎖定玄陽,狂暴著沖了過來。

「救命,救命啊!」玄陽大聲呼喊,進化之力都運轉了,希望師夢桐能聽見。

古樹之上,茂密樹葉遮掩,何凡面無表情地看著呼喊的玄陽,琢磨著,是不是真要通知師夢桐來一下,沒錯,他壓根就沒通知。

凶獸衝撞,大地龜裂,凶威瀰漫,一股腥臭氣息散發,玄陽眉頭一皺,很臭,但為了小師妹,忍了:「救命啊!」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