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洛天有些沒反應過來,實在是前後的差距太大了。

「還愣著幹嘛,還不拿著!」

「龍雀前輩讓我給你帶個話,有事的時候,別范二,活著最重要,別因為一些破事,丟了小命!」孟無雙再次開口。

「我明白了!」洛天眼中露出感激之色,隨後伸手一抓,將金色的龍筋抓到了手中,一股炙熱的氣息頓時席捲在洛天的全身。

「好了,你們趕快恢復傷勢,恢復完就可以滾了!」孟無雙冷哼一聲,伸手一點,七色的印記烙印在洛天的眉心,隨後身形便是消失在眾人的視線當中。

「呼……」隨著孟無雙的離去,洛天幾人全部跌倒在地面之上,大口的喘息著。

「可怕,仙王竟然這麼可怕!」司馬拓心有餘悸,目光之中露出慶幸之色,若是剛才孟無雙真的要了他們的命,他們真的一點反抗的機會都沒有。

「若是沒有龍雀前輩,火主雖然不會要了我的命,但也會為難我!」洛天心中自語。

孟無雙這麼做,分明是為自己敲響警鐘,告訴自己剛才那麼做是不對的,因為活著最重要,只要活著就有希望。

不過洛天還是輕輕的搖了搖頭,他也知道活著最重要,但是有些事情比起生命來更加重要。

「的確是個苗子!」就在洛天眼中露出堅定的時候,孟無雙眼中露出讚賞之色,坐在自己的房間之中。

「好了,沒事了就好,火主前輩畢竟是前輩,大家都是九域之人,我們跟孟雪是朋友,自然不會要了我們的性命!」洛天沖著眾人開口。

洛天說完,便是扶著古千雪朝著房間走去,剛才孟無雙搞那麼一出,把眾人折騰了夠嗆,此時的古千雪就是凡人,若不是洛天抵擋了大部分的壓力,古千雪根本承受不了。

時間緩緩的流逝,洛天等人在綠洲之中呆了七天,七天的時間,洛天身上的傷勢徹底痊癒,古千雪雖然變成了凡人,但是綠洲之中的仙氣濃郁無比,滋養之下,古千雪也是比起一般的凡人健康一些。

「壽命啊!」洛天坐在那裡,目光之中露出擔憂之色,雖然古千雪現在沒有什麼大礙,但是洛天卻是想到了一個嚴重的問題。

古千雪的變成了凡人,普通的凡人,壽命頂多也就是百年,仙氣濃郁的地方凡人最多也就是一百五十年,這對洛天來說根本不夠。

一百五十年,一修鍊者若是閉關時間長一些,都一晃眼就過去了,洛天可不想古千雪只活上一百五十年。

而且,現在的古千雪終究是不完整的,必須要同另外一個鬼王宗的古千雪融合才能徹底完整。

「放心,我跟她有著感應,她一定能夠感應到我現在的狀態,知道我現在的情況,一定會趁著這個機會,來將我融合!」古千雪柔聲開口。

「你要留在這裡,我去見見火主,你現在的狀態,根本不適合奔波,留在這裡比較安全!」洛天輕聲開口,聲音之中露出不舍。

「嗯,我在這裡等你!」

「還有,你要小心,另外一個我,跟我之前一樣,甚至比起之前的我來,還要無情,而且我能感覺到,她已經進入到了真仙!」古千雪輕輕的點了點頭。

「我去見見孟前輩!」洛天起身,朝著孟無雙的住處走去。

整片綠洲不大,大約只有萬丈的範圍,之前只有孟雪和孟無雙兩人居住,時間不大,洛天便是來到了孟無雙的住處。

「怎麼?要滾蛋了么?」洛天剛剛站到院落之外,孟無雙那霸道的聲音便是響起了起來,雖然孟無雙沒把洛天怎麼樣,但是對於洛天,孟無雙還是有些不待見。

畢竟任何父母看自己的兒女都是最好的,洛天拒絕了孟雪的婚事,放到誰那心裡都不舒服,更何況是堂堂火主。 第一千九百六十九章帶你裝

「前輩,晚輩有一事相求,我妻子古千雪如今成為了凡人,我希望前輩能夠讓他留下來!」洛天站在院落之外躬身開口。

「我知道前輩對我有意見,但是請前輩看在大家都是九域的份上,幫晚輩一把!」洛天不等孟無雙回應,再次開口。

「滾吧,我是什麼身份,你就是將她留在這裡,我是能把她怎麼樣,更何況,這個丫頭也算是我的後人!」孟無雙長長的嘆息聲響起。

「後人?」聽到孟無雙的話,洛天眼中露出疑惑之色。

「我的妻子,姓古,可惜已經離世了!」有些追憶的聲音響起,聲音之中帶著無奈和嘆息。

「謝前輩!」洛天身軀微微一震,隨後微微躬身,他知道有些事,有些人,即使過了一個紀元,還是不能忘。

有了孟無雙的保證,洛天頓時放下心來,臉上露出恭敬之色,退步回到了自己的住處。

「你與我們不一樣!」孟無雙看著洛天遠去,低聲呢喃起來。

院落中,幾人坐在那裡,等待著洛天,看到洛天前來,孫克念頓時大聲開口:「交代好了么?交代好了,我們就快走吧,這裡實在是太無聊了!」

「嗯,明天一早,我們走!」洛天點了點頭,沖著眾人開口,眼中露出不舍之色。

「好,那明天在這裡集合啊!」眾人知道洛天有話要和古千雪說,紛紛起身。

看著眾人離開,洛天臉上露出柔和之色,推門走進了房門之中,看到了坐在桌子前的古千雪。

「明天就走?」古千雪輕聲開口,目光之中帶著不舍,深情的看向洛天。

「嗯,明天就走,你留下,等我!」

「我一定會將另外一個你泡到手,帶她回來跟你融合!」洛天故作輕鬆的開口。

一夜的時間悄然流逝,洛天清晨穿好衣物,站起身來,在古千雪的耳邊輕輕一吻,為古千雪做了一頓飯菜擺在了桌子上,起身走出了院落。

綠洲之中有著一座小型傳送陣,傳送陣可以直接通往沙海王城,洛天等人站在傳送陣上,臉上帶著激動之色。

雖然在綠洲之中跟正常的世界沒什麼區別,但是周圍那一望無際的沙漠卻是讓眾人始終不太舒服,畢竟幾人都是差點死在死亡沙漠之中。

「媽的,以後不到仙王,再也不來了!」孫克念大聲開口,眼中露出唏噓。

「孟雪,冉浩,你們兩人跟著他們要注意安全,這幾個小子一看就是惹事的祖宗,一切以性命為重!」

「若是遇到危險,不要管這幾個小子,他們哪個逃命的能力都比你強不少!」孟無雙沖著孟雪和冉浩開口。

冉浩已經成為了孟無雙的弟子,沙漠中的那個葬宮就是孟無雙布置的為自己挑選弟子之用,那個棺材中是他當年鎮殺的一名半步仙王。

「放心吧,爹,我的本事你還不知道嗎!」孟雪臉上帶著激動,她同樣也是閑不住的人,若不是看著孟無雙獨自一個人在死亡沙漠中太過孤寂,她早就跑了,眼下古千雪留下,她也能夠出去闖蕩了。

「嗯!」孟無雙點了點頭,隨後看向洛天,冷聲開口:「我女兒要是有個三長兩短,老子絕對不會放過你!」

「前輩放心,只要我不死,孟雪就不會有事!」洛天躬身施禮。

「滾吧!」孟無雙大手一揮,傳送陣開啟,洛天等人消失在了原地。

……

沙海王城,此時熱鬧非凡,龐大的城池之中,人來人往,很多人都是宗門弟子長老,而這些人在這裡,全部都在找一個人,殺害他們宗門老祖後人的之人。

而沙海王城的幾大勢力,卻是沒有去理會,畢竟不關他們的事情。

反倒是四大家族的趙家和焦家,這幾天憤怒無比,趙家和焦家兩家聯姻,但是,前段時間趙家的天才趙成龍被人給活活踩死了。

這件事情頓時引起了趙家的憤怒,直接派了大批強者去追殺,而那個人卻是帶著強者進入了死亡沙漠,直到今日都沒有出來過。

此事,徹底讓趙家臉面無光,甚至是焦家都是跟著丟人了,不過沒有辦法,進入了死亡沙漠,縱然是真仙後期,想要在裡面找人都困難無比,唯有仙王大能,施展界域,才能夠在死亡沙漠不受影響。

仙王,整個沙海王城也只有一個仙王,那就是沙王殿的創建者,孟無雙。

此時整個沙海王城最中央的一處大殿之中,一座高大的石像矗立在那裡,石像是中年男子,正是孟無雙的模樣。

這裡正是整個沙海王城最強的一個勢力,也是統治著整個沙海王城四大家族的勢力,沙王殿的所在地。

大殿之外,兩名弟子站在那裡,臉上打著哈欠,看守這裡,是個輕鬆的活,因為孟無雙有事的時候,會通過石像,來跟沙王殿的高層聯繫。

這麼多年,孟無雙也僅僅跟沙王殿這些人聯繫過五次,兩名弟子的責任就是,大殿之中傳出波動,他們通知沙王殿的長老高層。

「嗡……」而就在兩人眼睛眯著,眼看著就要睡著的時候,陣陣的波動卻是從大殿之中傳出,風浪席捲,吹動著大殿的殿門。

「風怎麼這麼大啊!」一名弟子開口,目光中帶著懶散。

「不會是沙暴來了吧,也不對,我怎麼感覺有些波動在大殿之中傳出來呢,風也是從大殿之中吹出來的!」另外一名弟子無所謂的開口,聲音落下,兩人猛然間想到了什麼,相互對視了一眼。

「大殿,波動,我草!」兩人幾乎同時大喊了一聲,隨後伸手取出腰間的玉牌捏碎。

玉牌捏碎的一瞬間,整個沙王殿的所有強者紛紛震動,眼中露出陣陣的不可思議,紛紛起身,走出了自己的住處。

下一刻,一道道身影飛身而出,三名老者眼中帶著銳利的光芒站在人群的最前端。

三人就是整個沙海王城中,最強的三人,真仙巔峰的強者,邵鴻朗,許擁山,陳鎮海。

三人的身後則是站著一道道身影,修為最差的也是真仙中期,足足將近五十人。

「參見副店主,參加眾位長老!」兩名弟子連忙倒身跪下,目光之中帶著恭敬,不敢直視眾人。

「怎麼回事?」邵鴻朗沖著兩名弟子開口,目光看向大殿。

「剛……剛才大殿之中有波動,還有風聲傳出!」一名弟子磕磕巴巴的開口。

「哪來的波動?你們兩個在耍我們玩么?」另外兩名真仙巔峰大聲開口,目光看向大殿。

此時大殿平靜無比,根本沒有什麼波動傳出來,跟以往孟無雙交代事情的時候不太一樣。

「弟子不敢,弟子不敢,剛才的的確確是有波動傳出來!」兩名弟子臉上頓時流出了冷汗,大聲辯駁起來。

「我們進去看看,若是沒有波動,你們兩個等著受罰吧!」邵鴻朗身後的人們開口,聲音之中帶著不耐煩。

「你們放心,在沙海王城中,沒人敢動你們,我帶你們裝逼帶你們飛,在死亡沙漠中,可把我給憋死了!」然而就在眾人打算進入大殿的時候,陣陣的說話聲卻是從大殿之中傳出來。

「那個冉浩,你怎麼說也是我爹的弟子,什麼狗屁焦家,我等會兒帶人直接把那個焦露給你搶過來就是了!」霸氣無比的女聲,讓邵鴻朗幾人的臉色陰沉無比。

「誰,敢在我沙王殿撒野!」邵鴻朗臉色陰沉,邁步走到了大殿門口,一把推開了大殿的殿門。

「咣當……」沉重的殿門,被邵鴻朗憤怒的推開。

「我草……哪個不長眼的……瞎啊……」殿門推開的一瞬間,兩聲叫罵聲便是在人們的耳中清晰的響起。

隨著殿門被推開,邵鴻朗眾人也是看清了大殿之中的景象,眉頭上的青筋跳了跳,嘴角抽搐起來。

視線中,兩道身影倒在地面之上,一胖一瘦,兩人捂著鼻子,眼淚橫流,一個壯實的身影後背之上背著一把大劍,齊齊的短髮,看起來像是個假小子。

女子的身影就已經很壯實了,但是女子身旁,卻是站著一個更加壯實的大傢伙,光是那健壯的身軀就給人一種壓力,如同一座黑塔一般,洛天和冉浩兩人則是看起來正常了許多。

「邵伯,陳伯,許伯,好久不見啊!」背上背著大劍的孟雪臉上帶著笑意,邁步走到了邵鴻朗三人的跟前。

「小雪啊!」看到孟雪,邵鴻朗三人長長的出了口氣,眼中露出一絲笑意。

三人身後的人們也是露出一絲笑意,雖然孟無雙不經常出現,但是孟雪卻是有事沒事的來到沙海王城看一看。

「臭丫頭,你怎麼又出來了?」許擁山臉上也是露出寵溺之色,看向孟雪。

「我爹不要我了唄,把我趕出來了,哈哈!」孟雪大笑一聲,隨後轉過身,對著洛天介紹起三人來。

「邵伯,這是我的朋友,名叫洛天!」

「這三位是我父親的兄弟,生死兄弟,你們可要拍好馬屁,這沙海王城可是我三位伯伯在管著!」孟雪沖著邵鴻朗三人還有洛天幾人開口。 第一千九百七十章焦雷

沙海王城,焦家。

身為沙海王城四大家族之一,焦家的勢力自然不小,但是整個沙海王城都知道,焦家的難處,那就是後輩之中,沒有出類拔萃的天才。

焦家家主焦雷,真仙後期的強者,在沙海王城中地位崇高,但是後代卻一個不如一個。

焦雷一共有三個兒子,但是三個兒子卻全部都是紈絝,老大不小了,實力還是半步真仙,成不了什麼大氣候,讓焦雷失望無比。

失望的焦雷,將希望寄托在了孫子身上,但是焦雷一共五個孫子,可能是繼承了父親的性格,哪個都是遊手好閒,不務正業,甚至比起焦雷的兒子年輕的時候都不如。

老子英雄兒軟蛋,雖然沙海王城中的人們明面上不敢說,但是背地裡卻是議論紛紛,顯然已經成了沙海王城中的一個笑柄。

唯一讓焦雷有些欣慰的是後輩之中的一個孫女,焦露,從小聰明,小小年紀就已經是天仙後期的實力。

但是終究是女兒身,若是擔任家族族長,難免會讓族中的人不服,因此焦雷只能另想辦法,那就是聯姻。

不同於焦家,另外三個家族中,都有年輕的後輩,後輩之中都有著天才,焦雷找上了另外三家,想要同三家聯姻,不過所生的孩子,必須要姓焦,也就是焦家要招一個上門女婿的意思。

林家和陳家直接拒絕了,而趙家則是答應,將趙家的第二天才,趙成龍入贅到了焦家,雖然上門女婿丟人,但是趙成龍畢竟還是趙家的人,這對趙家也是一個好處,焦家和趙家在四大家族中,原本實力就比較弱。

但是,誰能想到,趙成龍,竟然被人幾腳就給踩死了,此事無論是趙家還是焦家,都是憤怒無比。

此時趙家的大殿之中,一名老者一名中年人坐在那裡,一個是焦家族長焦雷,一個趙家的族長,趙天平。

「焦老,我趙家可以再選出一名天才來,入贅到焦家!」中年人恭聲開口,輩分上來論他比焦雷要低上一個輩分。

「此事,從長計議吧!」焦雷輕輕的搖了搖頭,目光看向趙天平,眼中露出感嘆,感嘆自己的兒子若是有有出息的,現在就不是他跟趙天平對話了。

趙家的後輩之中,一共就兩個拿的出手的,一個趙成龍,另外一個就是趙成風。

趙成龍資質不錯,但是趙成風卻是比起趙成龍來,強了太多,縱然在沙海王城四大家族中,趙成風都是天資卓越,被人們成為妖孽。

趙家可以把趙成龍入贅到焦家,就是因為趙家有趙成風,若是沒有趙成風,趙家也不會同意聯姻。

「好吧,焦老你自己考慮考慮吧!」趙天平臉上露出一絲笑意,沖著焦雷開口,眼中露出自信之色,焦家那幾個東西,整個沙城誰不知道。

若是真的將焦家交到那焦雷的兒子和孫子手中,那麼不出十年,四大家族的焦家,便會在沙海王城中除名,他清楚,焦雷最後一定會妥協。

……

此時,洛天等人則是站在了焦家的大門外,臉上帶著感嘆。

「嘖嘖……這個焦家很氣派嗎!」孫克念開口,看著那氣勢恢宏的大門。

「冉浩,別緊張,有師姐給你做主,怕什麼!」孟雪豪氣的拍了拍冉浩的肩膀。

洛天則是臉上帶著感嘆,看向冉浩,他們一群人來,並沒有帶著邵鴻朗等人,希望冉浩能夠得到一個真實的答案。

「去稟報,有人求見你們焦家家主!」司馬拓大聲開口,眼中露出陣陣的賊光。

「啪……」孫克念一巴掌扇在司馬拓的腦袋上,大聲呵斥「你特么想什麼呢,這沒準是自己人,別瞎打主意!」

「不過,要不是自己人的話,倒是可以謀划謀划。」不過隨後孫克念的話,卻是讓洛天幾人的嘴角扯了扯。

「你們是誰?」兩個守門的焦家的青年,開口詢問,這幾個青年身上的氣勢都很強,讓兩人不敢怠慢。

「他,你們不認識么?」孫克念指著冉浩,沖著兩個守門弟子開口。

「冉浩!」兩個守門青年仔細的打量了一下冉浩,隨後驚呼出聲,沒想到冉浩竟然會出現在這裡。

勾引焦家大小姐,被趕出了焦家,冉浩的事情,整個焦家上下,都是知道的。

「冉浩,你還回來幹什麼?」一名守門青年大聲開口,顯然之前跟冉浩的關係不錯。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