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藍月是藍家唯一的女兒,但外界很多人都沒見過,她從來沒有出席過任何公眾場合,外界只是知道有這個人的存在。」

路瑾驚奇,「難道這個藍月長得太丑,不敢見人?或者是……藍家根本就沒這個女兒?「

陸天陽笑出聲,「當然不是!藍家確實有這個女兒,長得也不醜。」

「那是為什麼?」 ?ps:想聽到更多你們的聲音,想收到更多你們的建議,現在就搜索微信公眾號「qdread」並加關注,給《天極人途》更多支持!

叮!

虛空當中,火光四射,李天的手掌與那一道金光撞在了一起,各自倒退了幾步。一道道鋒銳劍氣,從李天指尖飛出,再一次朝向那一道金光削砍而去。

一道空間漣漪蕩漾,一片璀璨玉色,閃耀無邊星輝,化為一道道符文將李天的手掌護住,震動虛空,每一擊都能夠撕裂空間,可謂剛猛無比。

而那一道金光則恰恰相反,軟若無骨,柔韌無比,專能以柔克剛,化作金色匹練與李天指掌劍氣快速碰撞,卻始終不被砍斷,更是連一點破損都沒有。

有一種莫名的氣息從那匹練當中散發而出,隱約卻見得金蛇騰空,舞動蒼穹。

卻是令得李天驚訝無比,要知道,在同境界之內,李天自信少有人的肉身或者秘寶可與自己相較,此時竟然遇到了對手,怎能不讓李天吃驚?

哧哧!

一道道烏黑劍光綻放撕裂虛空,但卻無法奈何那一道金色匹練,而同樣,那一道金光亦是無法寸進,始終無法接近靈果中央那一枚紅色的木質漆雕丹盤。

嗡!

正在這時候,一道淡淡波動傳來,卻見一片白光閃耀,一隻金色手掌從虛空當中憑空生出,快速朝向那靈果堆中最中央那幾樣靈果擒拿而去。

隱約間,有一方大千世界流轉,真實顯化,一方穹廬蓋壓天地!

「留下!」

面色微變,李天卻是一聲輕喝,探出右手,一隻玉手化作數丈大小,朝向那隻金色手掌迎了上去,與此同時腰間短劍早已解下,化為一把黑色長劍,朝向那金色匹練迎了上去。

轟!

萬道霞光綻放,神光衝天,但卻有一片璀璨光幕從那一張張玉桌之上騰起,將三人的爭鬥波動蕩開,以免損壞桌上的靈果。

叮叮!

接連碰撞,瞬息間,三人已經對轟了數十招,而後李天卻是跟進一步,虛晃一招。一道金光從其胸前綻放,化作一條赤色長舌瞬間將那最中央的丹盤與蓮台捲走。

金蟾的身影出現在了李天頭頂,眼中露出一絲得色,睥睨對手。很顯然,金蟾、翠濃與李天配合多時,早已默契無比。此時卻是暗中被李天召喚而來,伺機奪寶。

刷!

而一旁的白色身影見得金蟾收了丹盤與蓮台,亦是出手,卷了一枚如同九天星辰一般的靈果飄然而去。金色匹練則選取了近旁一枚赤色靈果,當中有一道小龍虛影游曳不斷,陣陣龍吟傳響。

「壞人!」

一道悅耳的聲音傳來,一道火紅的身影出現在李天對面,那道金色匹練繼續選取了兩三樣果子,而後倒飛而回落入其手中。

眼中帶著怒意,望向李天,面容精緻而未脫稚氣,看上去都是與那月犀族聖女小玉頗有些相似,生的如同一個瓷娃娃一般。

正是之前在大街上有過一面之緣的王家二小姐,卻是令得李天微微一愣,感受到那一雙幽怨的眼神,令得李天嘴角一抽,好像自己真的做錯了什麼大事一般。

很明顯,這王家小姐來頭卻是不小,絕對不會是什麼天海城世家子弟那般簡單。別的不說,單說其手中金色天綾,竟然能夠與李天手中短劍爭鋒便絕對不是凡物。

要知道經過了大荒當中數次變故,李天手中短劍似乎是打開了一層層封印,竟然不斷變強,遠超一般的法器寶器,絕對能夠媲美胎光境界修士手中法寶。

而李天不知道的是,豈止胎光境界,當初那幽冥手中長劍,乃是羅剎族中異寶。被羅剎族諸多長老聯合煉製,仿造上古至寶莫邪劍,耗費無盡天材地寶方才鑄成。

號稱最強劍胎之一,堅硬與鋒銳程度不輸尋常仙器,乃是絕對的無價之寶,只要溫養得當絕對能夠成為仙器。

那般至寶最後還不是在李天的短劍鋒刃之下損毀,可見李天手中的短劍絕對不止胎光境界法寶那般簡單。

「呔!那丫頭,天材地寶,有德者居之,你來晚了!」

聞得王家二小姐之言,金蟾卻是露出一臉嘚瑟,斜睨對方,一臉居高臨下。

「哼!」

聞得金蟾之言,小丫頭卻是翻了一下白眼,倒也沒有在糾纏,深深望了一眼李天二人,微微一跺腳,便再一次化作一道金光消失在了近前。

「嘿!」

見得此景,金蟾卻是不禁有些訕訕,拿一雙燈泡偷偷望了一眼身下的李天。而後萬分不情願的將赤色丹盤與碧玉蓮台交了出來,亦是化作一道金光消失不見。

「哎!」

李天見此,卻是嘴角一抽,搖了搖頭將那兩般靈果收了起來,而後轉身離去。

此時,城主府後院,這十幾畝空地當中已然展開了一場看不見硝煙的戰爭,一場屬於吃貨們的饕餮盛宴。

而這般情景自然落在了那些運送食物的僕從眼中,不過對於眾多吃貨風捲殘雲的景象,城主府中下人卻是視而不見。

不僅如此,更有源源不斷的食物,快速的從四面八方運送而來,迅速填補了被吃貨們掃蕩過的空白。而李天們就這般望著堆積成山的珍貴美味,抱著漸漸鼓起的肚子,仰天長嘆。

而在距離李天等人數裡外的亭台間,一道道身影佇立,卻是那些後來之人,大多是天海城中的紈絝子弟,正一臉哭笑不得的望著那成堆的食物間,一道道忙碌的身影。

不少人臉上早已露出了意動之色,不論男女,望向李天等人的眼神都帶著火焰,恨不得以身代之。

但卻又想起自家家主的囑咐,來到此處,一定要保持儀態,不能缺了禮數,要留給那些來自各大強族的青年俊傑一個好的印象,方便與之結交。

因此,儘管不少人心中早已恨不得衝過去,撲向那成山的珍饈美味,但卻都假裝矜持,不願提前越雷池一步。

當然,眾人心中也因此將李天等人罵了個狗血淋頭,恨不得問候他家八輩祖宗,簡直是太欺負人了,太庸俗,太可恨。

而在這些人中,目光始終在李天身上停留的,卻是那紫金族少年天才叢雲。此時卻是望著那一道遊盪在食物當中,如同「乞丐」一般的身影,牙齒咬得「咯吱咯吱」響。

之前因為惹惱了李天,叢雲等人卻是被李天趕下了屬於自己的戰車,一路步行,最後只好乘坐別人的輦車前往。那般事情雖然隱秘,但又豈能瞞得住前來赴宴之人?

因此叢雲卻是成為了此番宴會當中的最大笑話,被眾人所嗤笑。身為紫金一族天驕,叢雲從小就被族中當做至寶一般捧在手中,含在嘴裡,何曾吃過這麼大的虧?

此時,望著李天的背影,叢雲卻是暗自想著,要怎樣來使得李天出醜,以此來回報李天。

「哦?」

食物當中,李天似乎感受到了什麼,忽而抬頭朝向後方望去。卻見一道白色身影飄然而來,一身寬大袖袍,身形修長,眉目清秀,慈眉善目。

但卻是個禿瓢,呃,應該說是個和尚,正一手持著一隻商羊腿,一手端著一碗南海魚翅羹,搖搖晃晃而來。滿面紅光,看上去無比滿足,如同喝醉了酒一般。

嗝!

輕輕打了一個酒嗝,那少年出家人停下了身形,卻是望見了正在伸手取用烤架上紫金駝肉的李天,眼中露出些許精光。

「是你!」

「是你!」

眼中精光閃爍,李天卻是認出,這出家人正是之前曾與自己搶奪那赤紅丹盤的另外一人。當時其被一片白光所纏繞,卻是沒有看清楚容貌,此時現出本身竟然會是一個光頭小和尚。

「阿彌陀佛,善哉善哉!」

面上帶著些許和善的笑意,那少年出家人快速的將手中羊腿、魚翅消化精光。捲起寬大的袖袍對著油膩膩的嘴巴一抹,而後來到近前對著李天施了一禮。

「在下還素,見過施主。」

眼中露出感興趣的神色,很顯然,之前那一番試探性的碰撞,卻是讓小和尚對李天印象深刻,此時竟然主動停下身來打招呼。

大約也是因為吃得太多,早已撐飽了,正好找個機會休整一下,「來日再戰」。因為在小和尚說話的時候,一道道金光衝天而上,從其口鼻之間飛出。

呃!

見得此景,李天卻是不由得翻了個白眼,而後迎了上去,對著小和尚微微還禮。雖然從未碰面,亦是未曾聽過對方的名號,但李天卻是看出這人絕對是一個勁敵。

至少,在肉身修為方面,絕對不比李天遜色。其所修習的佛門金身已然達到了極高境界,一層淡淡金光,若隱若現,在其體表之下浮現而出,散發著一種晦澀的氣勢。

「散修李天,見過大師!」

好奇的打量著近旁的小和尚,李天卻是心中好不驚訝,不知為何,總覺得感受到些許熟悉的氣息,而且其竟然與自己一般是出自人族。

「李天?」

眼中露出訝然之色,有一道精光一閃而沒,還素卻是點了點頭而後開口笑道:「相逢就是有緣,今日在這宴會之上。還素卻是想與李天道友做個伴,不知意下如何?」(我的《天極人途》將在官方微信平台上有更多新鮮內容哦,同時還有100%抽獎大禮送給大家!現在就開啟微信,點擊右上方「+」號「添加朋友」,搜索公眾號「qdread」並關注,速度抓緊啦!)

… 「藍月從小就有心臟病,大多數時間都在醫院住著,藍家不讓她露面,也是在保護她。」

「心臟病啊。」路瑾突然笑的笑的意味深長。

心臟病還敢出來搞事情,看來是真的不怕死。

路瑾想到三天後的生日宴,嘴角的笑,更陰險了。

「離離,你以前認識藍月嗎?」

「不認識。」原主的記憶里,確實沒有她,劇情里,她也沒有出現過。

「那他為什麼害你?」

「可能是嫉妒我美麗又健康吧。」路瑾隨口一扯。

她要是知道這個小婊砸為什麼要搞自己,那早就把她扼殺在搖籃里了,哪容的她現在還蹦躂。

陸天陽:「……」媳婦太自戀了,讓他真的……好喜歡。

「那個離離,我我們什麼時候去……」

「事也說完了,沒別的事的話,我就先回去了。」

蕭離起身離開。

「唉別,有事,有大事。」陸天陽把人拉回來,「我之前找人設計的婚紗,我們什麼時候一起去看看?」

「有什麼好看的,隨便買一件就可以了,我不挑的。」

大醫凌然 「蕭離!」她的態度惹怒的了陸天陽,「你到底是真不明白,還是裝不明白!婚紗都能隨便買一件,那我們的婚事在你心裡,是不是也可有可無,是不是也不放在心上?!」

路瑾靜靜的等他發完脾氣,過了良久,才嘆氣說,「陸天陽,我不喜歡你,我很早就告訴你了,希望你能明白。」

陸天陽心中驀然一痛,臉色慘白,表情有些獃滯。

他知道她不喜歡自己,他一直都知道,不過這個女人的心是石頭嗎,都踏馬捂不熱的!

一字一句,像刀割,把他逃避許久的痛處明晃晃的擺在了明處,誅心之痛,也莫過於此。

陸天陽冷笑,「不管你愛不愛我,我們都會結婚,所以你也別想逃開我,明天我就來接你去試婚紗。」

這次他沒有在死皮賴臉的送她回家,直接自己先走了。

感覺到周圍探究的八卦目光,路瑾也隨後的快步離開。

系統:【宿主,我有個買賣想跟你談談。】

路瑾挑眉,「說來聽聽。」

系統:【我能錄製一份你婚禮的視頻嗎?】

「為什麼?就算脫不了單,你也不能這麼虐待自己啊。」

誰告訴你我脫不了單!

我這段時間剛認識個美統,已經進入熱戀階段了好不好!

系統微笑:【我這不是剛交了個女朋友,想借著宿主的光,掙點外快。】

時空管理局暗地裡開了個賭局,就賭宿主什麼時候能有男人,比如:什麼時候第一次牽手,什麼時候第一次接吻……等等,結婚可是個大單子,一賠千,它要是能拿到這個視頻,它肯定能一夜暴富。

「可以,到時候二八分賬,你二,我八。」敢背後這麼搞你爸爸,賠死你們這群王八蛋。

系統:……

【宿主,你是魔鬼嗎?我還等著娶媳婦呢。】

「不,我是個好人。你要明白,是我犧牲了自己的形象,你就是順手錄個視頻,相當於白撿到那麼多星際幣。」 ?ps:想聽到更多你們的聲音,想收到更多你們的建議,現在就搜索微信公眾號「qdread」並加關注,給《天極人途》更多支持!

「今日恰逢盛會,相見既是有緣,不知李天道友可願與和尚做個陪伴?」

面上帶著微微笑意,還素和尚朝向李天望去,眼中閃爍著些許感興趣的光芒。很顯然,身為近來風頭正勁的地藏宮傳人,還素卻是早已對李天頗為了解。

「哦?」

聞得還素之言,李天卻是嘴角一抽,怎麼覺得眼前這個六根不凈的和尚,一臉的欠抽。那表情分明是極其嫵媚,對著李天一邊拋著媚眼,一邊高呼「嗨,騷年,約么?」

不過倒是也對這一身白衣的少年出家人頗感興趣,輕聲笑了起來,李天卻是搖了搖頭,開口道:「大師卻是說笑,李天雖然單身一人,但若是要找陪伴,肯定要找個絕代佳人。」

「阿彌陀佛!」

還素聞言,卻是面色不變,眼中精光閃爍,似乎早已料到了一般。輕輕搖了搖頭,開口嘆道:「道友卻是著相了,滾滾紅塵苦海,我等同處其中。皮相不過身外之物,紅粉骷髏,那絕代佳人與和尚又有何區別?」

「我道你這個六根不凈的小和尚,居然到這裡尋找幫手,莫不是害怕一會兒的擂台上輸了,不好見人?」

正在這時候,一個悅耳的聲音傳來,三道人影出現了李天近旁,為首之人一身黑色長裙,面上罩著一籠黑紗,但那絕美面龐和明艷的美眸卻依稀可見。

一臉好笑之色望向李天二人,正是那血海修羅殿聖女,夜叉族天女夜辰曦。在其身後,跟著一黃一紅兩道身影,也都是熟人,正是月犀族聖女小玉與天海城王家的二小姐。

「和尚,還我的星辰果!」

「禿驢,還我的地龍膽!」

兩聲輕喝傳出,辰曦身後兩個小丫頭卻是齊齊朝向還素露出不善的神色,很顯然在之前與小和尚的交手中沒有佔到便宜。

「姐姐,和尚身邊那個野小子也不是什麼好人,剛才居然搶了我的混沌青蓮!」

八零後修道記 突然發現了站在還素跟前的李天,王家二小姐卻是面色微變,轉頭就對著辰曦告狀。

「咳咳!」

聞得小丫頭的話語,李天卻是嘴角直抽,露出一副無辜的樣子,伸手摸了摸自己的鼻子。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