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統提示,等級正在提升,當前等級為60級,對應世界等級為合道巔峰。」

「系統提示,等級正在提升,當前等級為61級,對應世界等級為化神初期!」

「系統提示,……」

「系統提示,等級正在提升,當前等級為66級,對應世界等級為化神中期!」

姜亢愣住了,下一條龍已經和他擦肩而過!

最後一條龍出現,姜亢擋在了前方,誰知那龍竟然將他的身體洞穿,直接到了後方。

姜亢頓時就不樂意了,一把將魯班七號給甩了出去。

轟的一下,那龍鑽進了魯班七號的身體當中。

在他身體表面,黃色金屬皮膚開始漸漸黑化了起來,在胸膛之上形成了一道黑色的龍紋,而手中的槍和背後的炮也發生了一些變化。

「魯班七號得到改造,等級提升!」

「目前等級為七級,對應人物等級為大成級別!」

而另外三條龍,一條進入了達摩的身體當中,另外一條沖在了花木蘭身上,最後一條則是讓凱大嘴一張,竟然出現一股駭然吸引之力,將龍吸走。

「啊!」

黑龍入體,凱突然發出了一聲吼叫之聲,兩隻原本暗淡的眼中竟然開始燃燒起來黑色的火焰,身體之上也開始冒著黑火。

「他的罪魔之體覺醒了,控制住他!」

扁鵲不愧是神醫,一眼就看出來了不對勁,即刻沖了上去。

「啊!」

鎧咆哮了一聲,手中的大劍沖著扁鵲一下劈來,接著轉身就跑。

「凱!」

蘇烈和百里守約喊了一聲,隨後紛紛追了上去。

花木蘭身在空中,被黑龍突然入體,體內氣勢暴漲的同時竟然直接暈了過去,閉著眼睛往下落著,讓姜亢接住了。

「這是怎麼回事?」姜亢有些擔憂的問道。

扁鵲走了過來,看了一眼道:「不必擔心,她只是一下受不了而已,休息幾天就會沒事,功力還會大漲的。」

說著,他有些羨慕的道:「這女娃倒是運氣好。」

這龍氣一入體,修為是蹭蹭的往上漲,誰看了能夠不羨慕呢?

達摩直接盤腿坐下,開始吸收這股龍氣。

其他幾人看向了姜亢。

這傢伙很古怪啊,修為在花木蘭之上,在達摩之下,怎麼著都不應該是他最先完成不是?

結果他就跟吃了一口飯,喝了一口水似得,現在就好了,修為也上去了。

姜亢有些尷尬的咳嗽了一聲,正想著如何將話題拉開呢。

「陛下!」

那些大臣從破爛的宮殿之中走了出來,哭聲迎接。

他們的皇帝,他們的陛下,此刻已經沒有了那種霸氣。

臉上,是落寞的笑,是苦澀的笑,最後仰頭,是悲憤的笑。

幾十萬年的歲月,無數代人的野心,期待的這一刻,卻終究成了空。

李斯扶住了他的手,腳步顫顫。

「陛下!」

嬴政沒有回答,身子踉蹌,幾乎要站立不住,口中再次流血,他張了張嘴,抬了抬手,指著上方的龍椅道:「扶朕上去!」 「起駕!」

一個老太監站了起來,拍了拍膝蓋上的灰塵,淚眼嘶吼起來。

最後的征途。

每走出一步,都有龍袍的碎片破落的灑在地面之上,隨後是踉蹌的步伐,往前艱難的走著。

咳嗽的聲音沒有斷過,腳下的血也不曾停過。

噗通!

大臣們全部跪了下去,沖著顫顫巍巍的帝王磕頭下拜:「恭迎陛下。」

「呵呵呵呵,哈哈哈!」

嬴政如若癲狂,放肆大笑。

他的胸口血液流的更快了,心臟的跳動也似乎已經停止了。

然而他的眼中卻依舊是一抹堅決,腳步艱難而又堅決的抬著,向著龍椅走去。

「朕為皇帝,死亦當得其所。」

李斯淚目,低著頭,拱著手,托著自己的皇帝,走完這人生最後一場道路。

宮外的人靜靜的看著,沒有人去打破這一幕。

成吉思汗微微皺眉,隨後搖頭,嘆道:「到了這一步,往日的一切,又有什麼作用呢?」

他偷偷的瞥了一眼姜亢,心裡有些畏懼。

這個年輕的男子,似乎並沒有出多大的力氣,但他走東怕跑西,硬是拉扯上了這麼多的關係,將如此底蘊的秦朝覆滅,著實可怕。

雖然,那最後的變故讓人疑惑,但無他的推進,這最後一步永遠也不會出現。

一道紅色的光,從千里之外飛速趕來。

嬴政推開了李斯,晃了晃身子,最終還是站穩了,抬頭看著上面的龍椅,慢慢的走了上去。

血,依舊在灑;

步伐,卻不曾在停。

最為簡單的台階,最為短暫的路,是他這一身最為艱辛的征伐之路。

九層台階,走上之後,他伸出了滿是鮮血的手,在龍椅上撫摸著。

眼中,是憤怒,也是不甘,更多的卻是落寞。

雄心霸志,這一刻,煙消雲散。

人到了此時,還記得多少呢?

所緬懷的,更多是自己的生命,還有昔日的往事。

他一轉身,坐下了,坐下來,坐在了那象徵至高無上的龍椅之上。

抬起頭,透過破掉的宮樓,看向了外面的天空,眼中是追憶的色彩。

此時此刻,眼中沒有了黃沙滔天,也沒有了千軍萬馬,野心消失了么。

七日囚歡:總裁大人別太壞 「呵呵呵呵!」

他笑著,讓人不解的笑著,卻是瘋狂的笑著。

嘴角帶著一抹嘲弄,似在嘲弄天下人的卑微;眼中帶著一股鄙夷,似在鄙夷天下人的弱小。

又或者,是對於自己?

「呵呵呵,天下,天下!」

最後一刻,他的眼望穿了一切,遍掃整個大陸之上。

他惦記的,還是他的霸業。

他還是他,那個不可一世,威名震天下的帝王。

手捏緊了龍椅,高挺的鼻子一抽,胸口的血開始加速的流出。

「咳咳……千秋基業,萬古威名,帝王一身血沾塵;疆場狂沙,霸爭高下,萬年氣概朕為名!」

最後的話語,是道不盡的帝王之心,是征伐未了的霸業。

雙目圓睜,怒視天下,八方,已不見!

奮六世之餘烈,振長策而御宇內,吞二周而亡諸侯,履至尊而制六合,執敲扑而鞭笞天下,威振四海!

人雖死,卻不曾倒下,他依舊坐在那高高的龍椅之上,看著這片天下。

「陛下!」

下面大臣全部跪倒,失聲痛哭。

門口衝來一道火紅色的影子,手裡拿著一把鮮紅的匕首。

「父親,我來報仇了。」

是趕來的赤靈。

俏影立在門口,掛淚的桃花眼怔怔的看著上方,隨後鬆開了手中的匕首。

有人走了過來,是守在門口的一個護衛。

他彎下了腰,撿起了那把匕首。

「小心!」狄仁傑喊了一聲。

「沒事。」姜亢搖了搖頭。

他看得清楚,護衛的眼中沒有了絲毫的殺意。

果然,他撿起了那把匕首,回頭看了一眼他的皇。

走到了門外,伸手推了推,將倒下的門板立了起來,隨後站在了那,將身體立的筆直筆直的。

噗呲!

匕首刺入了他的咽喉,臉上卻是一種笑意,眼睛閉上,就此終結。

「陛下!」

同時,大殿之內的諸多大臣仰天一聲痛呼,紛紛自盡而死。

「哎,萬年基業……」成吉思汗搖了搖頭。

「行了,大秦的地盤,諸位一塊分了吧。」姜亢大氣的一擺手。

重生五零致富經 「對了,大秦的倉庫在哪?」想太多也不是時候,姜亢立馬問了起來。

大秦這麼多年的積蓄,倉庫裡面一定有很多的王者水晶才是,自己要是吸收了,那修為還不是又得往上漲一截?

搞不好還能一口氣突破到大成境界,簡直美滋滋。

「金幣銀幣應該還有,如果需要王者水晶的話想必不用找了。」諸葛亮搖了搖頭,嘆道:「連地氣都融化了,你覺得嬴政會放棄王者水晶裡面的能量么?」

姜亢一怔,隨後點了點頭。

轟隆!

外面傳來了一聲巨響,一道人影跌落下來。

血紅的身影,一把鐮刀。

「是白起。」韓信說道。

白起立在皇宮門口,怔怔的看著龍椅之上的嬴政,嘆了一口氣,將自己的血色鐮刀放在了門口,渡步而入。

一直走到了嬴政的面前,他才停了下來。

「你雖是我皇,但我不能容忍你的行為。」他搖了搖頭,嘆了一口氣。

眾人頓時驚醒過來,感情大家能夠活著,這是第一功臣啊!

錚!

他一伸手,將龍椅旁邊的劍拔了出來,用手輕輕一彈,笑了起來。

「不管如何,大秦無數年的努力都毀在了我的手中,白起這條命,應當給你們!」

說著,拔劍而起,就往脖子上抹來。

「慢著!」眾人連忙大喝。

毫不遲疑,不為所動,那把劍依舊割下,十分利落。

噗呲!

血若湧泉,長劍落地。

白起的膝蓋一彎,在嬴政的面前跪了下去,低垂頭顱,就此逝去。

總裁爹地寵翻天 姜亢無奈的搖了搖頭,白起終究是沒有逃過歷史的宿命,自刎而亡。

不久,蘇烈等人回來,凱不知去向,沒能追上。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