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欺負個屁,契約獸參戰,這本就是被允許的。」

小金的出現,惹來了巨大轟動,就連高台上的武皇強者也是嘴角抽搐起來。

你說你吃藥也就罷了,居然還把契約獸召喚出來。

雖然是被允許的,也不能如此無恥吧?

就算有了小金加入,但諸位強者卻不認為古木能夠佔據上風,畢竟前者只不過是四品玄獸,對應人類武者也僅僅是武王水平。

商崇連已經達到武皇境界,想要秒殺這頭玄獸也是極為輕鬆,所以根本構不成威脅。

「可惡的人類,你把本王召過來是送死!」小金落在武鬥台,看到商崇連爆發出的強悍實力,心中怒吼著。

古木心中說道:「沒事,你只要將上次的氣勢爆發出來就可以了。」

小金聞言氣結。

上次面對白家高手的強大氣勢只是意外,難道還真的以為本王可以隨時隨地就能開啟嗎?

「我相信你。」古木說道。

「……」

小金快哭了,這個男人是真的想讓自己死啊。不過誰讓自己是契約獸呢,對於命令,只能無條件的服從。

古木並沒有理會小金的想法。

而是向前跨了一步,同時微微閉上雙眸。

「他又要幹什麼?」

「難道還有底牌要亮出來?」看到古木這般模樣,眾人頓時凌亂,吃藥,召喚契約獸不算完,還要再來更猛的?

不錯。

古木還要來更猛的。

而這個猛就是突破現在的極限,將『天罡九演陣』達到六演。

自從晉級武皇境界,古木意念提高的程度很大,而如今在暴元丹的支持下更是達到武皇初期巔峰,他認為,分出心神進行六演應該可以成功。

隨著古木微微閉目,分出意念和心神去融入腿部禁陣,眾人就看到他的右腿散發出璀璨紅芒。

他們這才頓然明白,原來此人是要開啟剛才那般的禁陣道啊。

看到愛徒如此,司馬耀瞪圓雙目的說道:「他要六演?」

別人不知道天罡九演陣,但他知道。

這種禁陣每一次提高,不單單耗費心神,同樣也會給身體帶來難以想象的傷害。

這種傷害最快的體現就是提高失敗!

屆時,施展者會被力量反噬,從而皮肉崩裂,血肉模糊。

而就算能夠成功達到六演,當禁陣作用消失,施展者同樣也要體會到肉身崩潰的巨大痛苦。

除非,修為達到很強,肉身很強。

古木的肉身很強,司馬耀無法否認,但致命的是他的修為,所以不管前者失敗還是成功,最後結果都是被力量反噬而重傷。

這無疑是傷敵一千,自損八百的做法。

「混蛋,怎可如此亂來!」

司馬耀可不想看到自己的徒兒,最終落得體無完膚的結果。但事已至此,他又無法阻止,所以只能很生氣的看著。

「嗡!」

而就在古木分出心神的片刻,所有人聽到了清晰無比的顫抖聲,同時看到前者臉上青筋爆出,就好像在承受著什麼。

司馬耀知道,他這是在承受六演加持的反噬痛苦。

「果然,想要六演,難度很大……」

分出心神融入腿部禁陣的一瞬間,古木就感覺自己身體肌肉崩的很緊,同時那種仿若皮開肉爛的劇痛從全身傳來。

這種感覺,就好像隨時要崩碎!

「媽的,一定要成功。」古木咬著牙,同時水木真元在體內運轉,凝聚於全身經脈,來抑制著肌肉崩裂的趨勢。

最終在他的堅持下。

腳腕處禁陣成功被激發。

而大腿上的禁陣也開始散發璀璨光芒,有著隨時開啟的可能。

這個過程在眾人眼裡僅僅是幾個呼吸間。

可對古木而言,那種痛苦的折磨卻是很漫長。

「鏘!」

而就在他專心啟動六演的時候,商崇連已經調息完畢,看到前者仿若在掙扎,仿若在激發什麼,自是不能這麼等待,而是抽身攻了過來。

「吼!」

看到商崇連攻來,小金猛地一聲怒吼。

旋即巨大身體移動,沖向了對方。

它知道古木是在激發天罡九演陣,這需要時間,而自己能做的就是為他爭取時間。

但對手可是武皇強者,縱然小金身軀龐大,對方僅僅是揮出劍氣,擊在其身上,頓時就被狼狽的打飛出去。

「砰!」

重重摔在地上,小金非常人性化的呲牙咧嘴起來,尤其被擊中的部位更是被劃開一道醒目的傷口,鮮血順著此處噴發出來。

一劍劃破玄獸的皮肉,足以看出商崇連和小金之間的差距。

不過縱然如此,縱然是受傷。

小金也並沒有後退,而是踉蹌的站起身,再次義無返顧沖向商崇連。

「轟!」

小金巨大的身體再次沖至商崇連面前,結果又被劍氣掃了出去,而與此同時後者更是一步步逼近古木。

「好疼,好疼!」

小金再次從地上爬了起來,那張獸面已經徹底扭曲,顯然被利刃砍傷,那種痛苦的滋味很不好受。

「這頭玄獸在商崇連面前弱的可憐。」眾人看到小金兩次被擊飛,兩次挂彩,紛紛議論起來。

他們始終不解,古木將契約獸召喚過來,到底是為了什麼,難道真的是拿來送死的?

「小金,再頂一會兒!」處於激髮狀態的古木,感覺到小金受傷,心中說道。

他將小金召喚過來,當然是為了能夠拖延時間,他可不相信,自己在這裡開大招,商崇連還會很紳士的等著自己。

小金忍著劇痛,心中更是崩潰不已。

在劫難逃,公子難哄 本王倒是想頂一會兒,可這人類實在太猛,自己想要為你爭取時間,能做的就是不斷的被砍啊。

哎,砍就砍吧。

小金是豁出去了。

畢竟它無法反抗古木的命令,而且這傢伙是主人,如果有什麼意外,自己也會跟著完蛋。「吼!」小金爆發出玄獸的野性,猛地跳躍起來,向著商崇連再次虎撲過去。 東岑西舅 陳尋的異樣,加上自己原先的猜想,司徒雲舒篤定一定出事了!

島上的槍聲,還在繼續。

激烈的槍戰,已然拉開序幕。

司徒雲舒想要跳下遊艇,被陳尋和警衛死死按住,將她衝到船艙內。

「陳尋,你瘋了么?慕靖南還在島上!」

她們就這麼走了,慕靖南怎麼辦?

他會死的!

陳尋神色堅定,目光透著一股決心,「少夫人,我相信這也是二少的選擇。在生死面前,二少選擇保護您。 https://tw.95zongcai.com/zc/35206/ 如果您出了什麼差錯,二少這輩子也不會好過的。」

「立即返航!我不能眼睜睜的看著慕靖南去送死!」

「您放心,警衛已經分成兩個小組,現在由我們先護送您安全撤離。另一組警衛,已經去救援二少了。」

頓了頓,陳尋又道,「少夫人,為了讓您安全撤離,我知道您不會主動配合我們的。所以,得罪了。」

司徒雲舒意識到他想幹什麼,心中大駭,急速後退,然而,陳尋已經將麻醉藥注射進了她體內。

「得罪了,少夫人。」

閉上眼之前,司徒雲舒看到陳尋猩紅的眼眸。

…………

睜開眼,司徒雲舒看到了陌生的環境。

陌生的裝飾,陌生的擺設。

巔峰是條狗 這裡的一切,都是陌生的,她緩緩坐起身,腦袋還有些隱隱作痛。

一手揉著額角,昏迷前的種種,迅速竄入了腦海里。

她想起來了!

慕靖南……

掀開被子下床,她立即往外跑。

這裡是一家五星級酒店走共同套房,她跑到客廳,看到陳尋正在跟警衛吩咐些什麼。

「陳尋!」

聽到聲音,陳尋轉過頭來,「少夫人,您醒了?」

他擺了擺手,警衛迅速退了下去。

「慕靖南呢?」

司徒雲舒眸色堅定,疾步上前,來到他面前質問。

「少夫人,二少沒事。京都有急事需要他去處理,他已經連夜離開了。」

「是么?」

司徒雲舒不相信,「這裡是哪?」

「這裡是C市。」

一座著名的海濱城市,旅遊業發達。

京都有急事,慕靖南連夜回去處理,這麼蹩腳的借口,司徒雲舒又怎麼可能相信。

「手機給我。」

「少夫人,您要手機幹什麼?」

「打電話。」說完,她直接伸出手,索要手機。

陳尋一臉難色,司徒雲舒轉身,就去拿起酒店座機,撥下慕靖南的號碼。

關機。

掛了電話,司徒雲舒冷笑,「你說他沒事,回了京都,那你告訴我,為什麼他的私人號碼會關機?」

陳尋早就想好了措辭:「二少的手機進水了,還沒修好。您有什麼事,可以直接告訴我,我幫您向二少轉達。」

「陳尋,你是不是把我當成傻子了?」

京都有急事,現在又手機進水,她倒想看看,他還有什麼蹩腳的借口。

「少夫人,您誤會了。我絕對沒有不尊敬您的意思。」

「那就告訴我,慕靖南究竟在哪!」

陳尋垂下頭,畢恭畢敬的說,「二少在京都。」

深吸一口氣,司徒雲舒攥緊了拳頭,不鬆口是吧? 那好,她回京都!

「那好,我回京都找他。」

「少夫人!」陳尋一個箭步,擋在她面前,阻止她出去,「二少說了,您在這裡安心等他回來就好。他處理完急事,就回來帶您度假。」

陳尋急中生智,解釋一番,「少夫人,您忘了么?這裡是二少和您度蜜月的地方。二少說,您就在這裡安心等他回來。他回來后,會帶您重溫當初的蜜月。」

蜜月……

當初他們是相親結婚,即便是蜜月之旅,也跟個陌生人一樣,相敬如賓。

沒有結婚的甜蜜,也沒有二人世界的膩歪。

相反,他一直在遙控處理京都的公務,而她……多數時間,都是自己一個人出酒店玩的。

C市臨海,美景數不勝數,一天兩個景點,她都能玩得不亦樂乎。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