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方玉卿,別打了,我想回家。」

東方玉卿給了秦菲一個安慰的眼神,轉而又冷眼掃過楚銀南,「少特么說那麼多廢話,咱們今天新仇舊恨,一起清算!」

楚銀南死鴨子嘴硬,「好,正有此意!」

眼看著兩人又要開始新一輪的打鬥,秦菲沖了過去,擋在兩人中間,將東方玉卿護在身後。

「菲兒,讓開!」

「寶貝兒,讓開!」

兩個男人異口同聲道,好在稱呼不同。

「我不讓,我不能眼睜睜地看著你腹背受敵。」秦菲怒視著楚銀南,儼然像個護著小雞仔的老母雞一般。

其實秦菲說得沒錯,楚銀南的管家剛才跟人竊竊私語,大概是想偷襲東方玉卿的,好在秦菲及時跑了過來。

「我沒事!」東方玉卿伸手想將秦菲拽開,卻被秦菲躲開了。

「你傷哪了,是不是很痛?」秦菲頭也不回地問著,顯然是為了提防楚銀南的暗算。

重生九零:神醫甜妻,要嬌寵! 東方玉卿抿唇,不說話,不過心裡的某處卻感到了溫暖。

他的女人雖然失憶了,但還是下意識地關心著他。

「東方玉卿,你是不是傻?」秦菲快要急哭了,「這裡是咱們的地盤,你想教訓楚銀南,可以讓保安把這裡圍困住,往死里揍他!」

楚銀南聽秦菲肆無忌憚地在他面前說著如此冷血的話,整個人都不好了。

還有那麼一瞬間,他真心後悔沒有趁機睡了秦菲。 「什麼?」

「可惡,種檀那個王八蛋,該死。」

「媽的,我們七人回去后一定滅了他。」

古博等人反應激烈,其中那七個迦樓界的強者更恨不得現在就回去找種檀算帳了。

方昊天趕緊也將石磯神已經斬殺種檀的事說了出來。

眾人情緒才有所平息。

方昊天看在眼裡,看得出這些人很團結,然後從中也知道樓煌在這裡的人緣不差。

「我們要急著去完成任務,回來再找你聊天。」古博對著方昊天抱拳拱了拱手,「或是你有興趣的話,可以四處走走,順便了解一下樓煌大哥,他是一個真正的英雄。」

方昊天輕輕點頭。

古博等人離開。

「樓煌前輩是真正的英雄?那我幫樓家還真的沒有幫錯……」

方昊天向前走去,他打算先去找胡貴,然後再去任務殿看看,多了解了解。

胡貴還在看著玉牌的信息,身邊四仆正在一旁靜候著,同樣是兩男兩女。

院子的大小跟方昊天居住的地方差不多,布局大同小異,無疑所有新來的人待遇是一樣的。

方昊天直接走進來。

「轟隆!」

四仆頓時氣息涌動,特別是傀二,直接彪悍出手。

四傀仆,傀二的實力最強,屬於主戰。

這裡是屬於私人地方,不經主人允許就擅闖,對於傀仆來說便是入侵,是敵人。

只是傀二的實力跟方昊天差距太大了,也可以說跟終極境的差距都很大,所以傀二的攻擊到了方昊天的面前就被彈開。

胡貴的喝聲幾乎同時響起:「退下。」

傀二被震退回原位,臉色很平靜,並沒有任何憤怒或是委屈。

「兄弟。」胡貴站起來,隨後將玉牌放在桌上。

「還在看啊?」方昊天走進來坐到胡貴的對面,「我已經看完了。」

話落,胡貴感到靈魂一震,玉牌所有的信息都打入了他的靈魂中。

胡貴有所震驚的看了一眼方昊天,但沒有就此事多說什麼,笑著對四傀仆道:「他是我兄弟,你們記住了,以後他隨時可以來這裡。」

「是。」四傀仆應諾。

傀四上前給方昊天沏茶。

茶水一模一樣,一樣難喝。

方昊天喝了一口后,胡貴道:「這茶是我喝過最難喝的茶。」

方昊天笑道:「也是。」

哈哈……兩人對視一笑。

「外出斬殺域外邪魔很危險,我希望以後我們盡量一起。」方昊天道,「我們也去叫上楊寒他們。」

考驗中,與楊寒、王召和王奇組隊,也算是有了交情,而且感覺那三人確實不錯,所以方昊天希望五人仍然組隊。

胡貴當然沒有意見,當則道:「那我們去找他們……玉牌的信息太多了,我們看需要太久,你直接告訴他們就行了。」

至於方昊天為什麼看這麼快,胡貴沒有問。

兩人離開。

因為大家都住在這一帶,方昊天能靈魂感應力能夠很快找到。

方昊天和胡貴選擇步行,順便看沿路的一些環境。

當方昊天和胡貴找上門時,楊寒、王召和王奇都在看玉牌的信息,因為這個很重要,不管是誰都知道必須要看,這關乎自己在九月城能否生存。

方昊天和胡貴找上他們,都由方昊天用靈魂這法將玉牌信息盡數告知,然後提出五人繼續組隊的事,他們都沒有異議,甚至更是內心感激方昊天。

他們心裡都知道方昊天的實力比他們強大許多,如果能與方昊天一起組隊自然是好事。

「如果你們自己能夠進入更強大的隊伍外出做任務更好。」方昊天道,「如果暫時找不到,我們就一起組隊。」

「這可不行,以後我們進退一體。」

「就是。找到好的隊伍就不組了,找不到好的就組?那我們豈不是反覆無常的小人?」

「唐兄弟,如果沒有你,我們連來這裡的機會都沒有,所以我們以後唯你馬首是瞻。」

楊寒、王召和王奇急急表態。

胡貴哈哈一笑,他不需要多說,他更加不會做這種反覆的事。

「沒什麼事的。」方昊天淡然一笑,「我們看情況而定就是。但我們既然組隊了,而我又是隊長,我就有責任讓我們這個隊伍強大,有責任讓你們在這裡都有好生活好的資源,所以我有一套陣法,我拿了來大家一起煉。」

「陣法?」大家都是一怔,他們在這方面都不懂。

隨之胡貴一拍方昊天的肩膀:「兄弟,你越來越讓我覺得高深莫測了,你懂的還真多。」

楊寒三人看著眼裡笑了笑,雖然大家也都算有過同患難共生死交情,但他們三人永遠無法像胡貴這樣如此肆無忌憚毫無避諱的如此對方昊天。

他們三人感激方昊天,也視方昊天為友,但內心深處多少又有對方昊天實力強大的一種敬畏。

胡貴不同,他只有敬,並沒有畏,因為他理所當然的覺得方昊天既是他的兄弟,那兄弟之間還有什麼顧忌的?

當然,方昊天對胡貴也是與眾不同,因為在方昊天的眼中,胡貴簡直就是胡思歸的分身了。

「此陣法兩個人以上則可,人越多威力越強大,如果我們五人聯手,幾乎能讓我們的戰鬥力翻倍,我覺得也很不錯。」方昊天道,「而且此陣法因為人數限制比較弱這一點,哪天你們兩人或是三人遇敵之時,也可以用來聯手。」

胡貴等人皆是雙眼發亮了起來。

單是聽方昊天這麼簡單一說,他們就知道此陣法是好東西。

「嗡!」

胡貴等人突然感到腦海一震,一套陣法就出現在了他們的腦海中。

「璇璣極合陣!」

這是陣法的名字。

將陣法教了后,方昊天道:「你們先好好參悟,不懂的地方隨時可以問我,等你們全悟透了我們再演練。」

「好。」

胡貴等人當則閉目靜參。

萬界基因 他們很清楚此陣法對他們這個隊伍意味著什麼,意味著超常發揮的實力,意味著保命手段,也意味著以後完成任務的情況。

方昊天也在一旁靜坐,參悟自身武學。

一個月左右,胡貴第一個睜眼。

方昊天有所感應便也將眼睜開。

胡貴看了一眼其餘三人,見他們還在苦思參悟,便以傳音的方式跟方昊天交流:「兄弟,我有七點不明……」

胡貴將七點不明的地方告訴方昊天。

方昊天一一解答。

胡貴聽了后都能明白,然後又閉目靜參。

楊寒三人也陸續從參悟狀態中醒來。

他們一醒來,每一個也都是第一時間向方昊天請教。

方昊天有足夠的耐心一一解答。

就這樣半年過去。

「差不多了。」

胡貴他們四人雖然以前都不懂陣法,但都是能夠修鍊到終極境的存在,無一不是世間罕見的絕世天才,所以半年時間參悟此陣法,是他們想真正將陣法悟透才會花費這麼多時間。

現在半年時間,他們真覺得對此陣法完全悟透,如果想再有發現,在演練過程中也許才有可能發現了。

「那我們就在這裡演練。」方昊天起身,身形一閃便站好了位置。

不管什麼陣法,總有最重要的陣眼,方昊天是此陣的傳授者,又是實力最強大,陣眼位置他當仁不讓。

胡貴四人則是商量一會,按照自己所悟以及本人所擅長的情況來選擇位置。

陣法一啟,胡貴等人立馬就感覺到自身的戰鬥力確實強大了許多,這還是第一次演練就如此,如果真將陣法演練成熟,那戰鬥力無疑更加強大。

「楊寒移動時慢了一點,你出手時稍慢……王召太急,一定要穩住再出手……王奇,你單臂出手必須要快,儘可能的快,陣法的伺機刺殺就交給你,你那一招劍法變化太多,斜削和下斬去掉……貴哥的拳頭抬得太高,雖然打臉部可致命,但你若改為打心臟位會更好……」

大家停下來交流心得或是進行一些細節討論,但更多是方昊天指出他們在演練陣法時的一些不足,甚至方昊天還有意無意的借指點陣法變化時指出他們招數中的一些不足。

胡貴四人細思方昊天所言,皆有茅塞頓開之感,趕緊參悟其中奧妙。

「再來。」

胡貴四人突然覺得收穫良多,神情更加振奮。

市長老公滾遠點 陣法再啟。

每一次演練后大家都會討論,然後方昊天都會指點。

胡貴他們越來越習慣了方昊天的指點,同時內心中越發覺得方昊天深不可測。

大家雖然都是終極境,但方昊天卻能當他們的師傅。

時間,在演練陣法當中流逝。

一天天過去,距離一年的免費生活時時間只餘一個月了。

至此,胡貴等人對璇璣極合陣已經完全掌握,演練變化都到達爐火純青之境。

他們的實力在無形中也進步了許多。

「我現在有種感覺,我們五人聯手怕是能夠抗衡虛空神了。」 江山策攝政王娶夫 胡貴很興奮,拳頭一振便打出,很簡單,卻多了以前所沒有的精妙。

楊寒等人也是覺得簡直脫胎換骨。

他們內心中對方昊天是更加尊敬了。

「我們該去接任務了。」方昊天向門口走去,「再不接任務完成,我們得露宿街頭了。」

胡貴四人一笑,跟了上去,個個都信心十足。

五人聯手,絕對媲美一般的虛空神,這樣的實力相信能夠完成一些任務了。 東方玉卿抿唇,依舊沒有說話。

「即便黑狐的身手再好也難以招架住車輪戰……再說他也不是我哥的對手,最後楚銀南還不是任由你捏扁搓圓啊?你幹嗎要跟一個神經病單打獨鬥啊?」

秦菲的話說大不大,說小也不小,卻足以使得在場的所有人聽得一清二楚。唏噓不已的同時,也同情地看向楚銀南。

唉,還真是三十年河東,三十年河西啊!

之前同情東方玉卿被綠,這麼快又輪到楚銀南被虐!

中年女人內心百感交集,就算之前好吃好喝的供著,那也改變不了秦菲是被他們劫持來的事實,人家出言維護正牌老公也在情理之中。

東方玉卿揉了揉秦菲的頭髮,輕嘆一聲。

秦菲哪裡知道,東方玉卿就是想親手教訓楚銀南,才能解了他的心頭之恨!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