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空夢境,六倍速度振幅!」關鍵時刻,雲天羽深陷縛束空間的身體再次暴漲速度,擦著碧海宗主刺來的碧海綠毒槍閃避到了一邊。

「什麼,他的速度怎麼還可以振幅。」看到雲天羽竟然在縛束空間閃避開自己刺出的碧海綠毒槍,碧海宗主露出了一副活見鬼的樣子。

而這時,長舒一口氣的芊如雪一個瞬移出現在了碧海宗主身邊,手持太阿劍繼續向他發動猛烈攻擊。

「碧海襲Lang擊!」數百道鋒利的劍芒從天而降,全身白光環繞的碧海宗主再次劈出了一股股可怕的Lang濤,重疊著攻擊太阿劍芒。

「千鈞一錘!」碧海宗主藉助天壁的力量,施展碧海襲Lang擊抵擋住太阿劍芒時,手戴千柔冰絲手套芊如雪手持混元錘,劈出了一道足有十米多長的巨大光錘,砸向了碧海宗主,不給他繼續攻擊雲天羽的機會。

「轟轟!」兩聲巨響,遭到芊如雪連續施展的攻擊,實力暴漲到二級道仙巔峰境界的碧海宗主被震得連續後退,而這時,驚險閃避開攻擊的雲天羽操控血魔塔從天而降,繼續轟擊向了碧海宗主,想要將其鎮壓。

「天壁,幫我攻擊!」血魔塔從天而降鎮壓而來,碧海宗主立即調動天壁釋放吞吐白光攻擊血魔塔。

一道璀璨的刺目白光重重的轟擊在了血魔塔上,撼動了血魔塔,將血魔塔震飛了出去。

「神雀金翅,金羽之光!」雲天羽遠距離控制的血魔塔被碧海宗主掌控天壁震飛,芊如雪立即控制神雀金翅快速的扇動起來,交織出大量的金羽之光,密密麻麻的攻擊向了碧海宗主。

「嗡嗡嗡!」無盡的金羽之光襲來,剛要施展瞬移的碧海宗主快速的後退,貼在了表面流溢著大量白光的天壁上,藉助天壁的力量化解神雀金翅交織出的金羽之光。

「天羽,速速將那顆蘊含天地之力的紫黑丹藥給我!」天壁的力量太可怕,芊如雪藉助太阿劍的力量雖然可以壓制碧海宗主的攻勢,但卻無法在天壁保護下將其斬殺,看到如今的局面,體內虛仙之力消耗頗多的芊如雪傳音給遠處的雲天羽道。

「好!」當初雲天羽二人擊殺白髮男子得到他乾坤戒指時,得到了一顆蘊含天地之力的紫黑丹藥,而且他們二人研究過紫黑丹藥,感覺紫黑丹藥可以大幅提升道仙高手的實力,所以在這等局面中,芊如雪決定冒險服用紫黑丹藥,一舉擊殺碧海宗主。

雲天羽在雷澤戒指中取出了紫黑丹藥,芊如雪立即瞬移出現在了他的身邊,取過紫黑丹藥,一仰頭吞到了肚中。

「呼呼呼!」紫黑丹藥在芊如雪肚子中融化時,白色光罩中的天地之力受到吸引,立即瘋狂的湧來,融進了芊如雪身體中,大幅提升著她的實力,很快,芊如雪的實力在紫黑丹藥以及天地之力提升下達到了二級道仙巔峰境界。

可怕地力量引動天空中出現了縷縷烏雲,彷彿芊如雪的雷劫就要到來。

「天壁,速速幫我擊殺他們。」貼在光璧上療傷的碧海宗主感覺到芊如雪自身的實力節節攀升,不顧身體損傷,繼續逼出大量的精血融進了天壁中,激發天壁的威力,釋放出一道道扇形光影,攻擊向了給他極大威脅的芊如雪。

「太阿劍,人器合一!」身體不斷交融天地之力,提升實力的芊如雪看到十餘道光影重疊著襲來,立即停止提升實力,強行與太阿劍融合,化成了一把擁有毀天滅地之力,交融天地之光的巨劍,一劍斬在了十餘道重疊光影上,強行將光影擊碎。

斬碎了十餘道重疊光影,人器合一的芊如雪餘威不減劈向了面色微變的碧海宗主,想要一舉將他擊殺。

「瞬移!」近距離感覺到芊如雪一擊之威,碧海宗主想都沒想施展瞬移進行閃避,讓人器合一的芊如雪斬在了流溢著光暈,威力可怕的天壁上。 「嗡嗡嗡!」天壁遭到人器合一的芊如雪攻擊,立即劇烈的波動起來,一股讓她感覺到窒息的力量在天壁之中傳出。

「不好!神雀金翅防禦。」窒息的力量在天壁之中傳出,察覺到危險的芊如雪立即控制神雀金翅護在了自己身前,抵擋天壁中涌射出的一股毀滅力量。

「嘭!」的一聲,雖然芊如雪有神雀金翅防禦,但她還是被天壁中涌射出的毀滅力量擊飛,重重的撞擊到了遠處白色光罩上,噴出了大量的鮮血。

「冒犯我者,死!」天壁釋放出的毀滅力量震飛了芊如雪后,一道低沉不似人類的聲音在天壁之中傳出。

「天壁大人,您終於醒來了,請你出手幫我擊殺他們。」聽到天壁中傳出的低沉聲音,碧海宗主心中大喜,恭敬地說道。

「這股聲音,難道這天壁和天宗道院傳道崖一樣,內部沉睡著仙器器靈。」雲天羽遠遠地看著白光肆意的天壁,在心中默念道。

「天羽,不要猶豫,我們速速擊破這光罩離開這裡。」深切體會到天壁中可怕存在的厲害,芊如雪焦急的催促道。

「好!」雲天羽點了點頭,迅速控制極品天器血魔塔不斷的變大,重重的撞擊向了天壁形成的白色光罩。

「哼,天壁大人醒了,你們還想逃跑嗎?」碧海宗主看到雲天羽和芊如雪猛烈地攻擊白色光罩,想要擊破光罩逃跑,一個閃身出現在了他們二人身前,手持碧海綠毒槍兇猛的向他們二人發動攻擊。

「虛神丹。」遭到碧海宗主糾纏,內心不安越來越嚴重的雲天羽毫不猶豫的取出了一顆虛神丹吞到了肚中,最大程度提升自己的實力。

「呼呼!」在虛神丹釋放強大能量刺激下,雲天羽自身的實力節節攀升,很快達到了六級道尊境界。

境界提升,雲天羽控制血魔塔的攻擊威力更大,配合全身天地之力纏繞的芊如雪兇猛的攻擊碧海宗主。

「天壁大人,求求你速速出手,他們身體的精血應該可以幫大人你恢復身體傷勢。」雲天羽藉助虛神丹的力量大幅暴漲實力,給了碧海宗主極大的壓力,再加上天壁中神秘存在蘇醒,天壁停止了給碧海宗主灌注力量,使得碧海宗主的處境變得危險起來。

「精血,我要道仙的精血,我要道仙的虛仙核。」聽到碧海宗主焦急的大喊聲,天壁中神秘存在再次發出了低沉的聲音。

「真龍吟!」就在處境危險地碧海宗主焦急大喊時,六級道尊境界的雲天羽立即施展真龍吟,發出一股可怕的聲波攻擊向了碧海宗主。

而就在碧海宗主遭到真龍之聲攻擊,腦中靈魂出現顫抖時,藉助紫黑丹藥提升到二級道仙巔峰境界的芊如雪瞬間和太阿劍融合在了一起,化作一道白光,刺向了碧海宗主。

「瞬移!」感知到危險,回過神來的碧海宗主看到芊如雪人器合一的出現,本能的施展瞬移進行閃避。

但就在他施展瞬移的瞬間,五道加持威力的雷光鎖鏈縛束向了他的雙腿,強行延緩他半秒移動速度。

「嗤!」的一聲,人器合一襲來的芊如雪抓住這半秒速度延緩,一劍劈在了碧海宗主的胸口上,破開了他身體防禦,直接將他重創,大量的鮮血不受控制的流淌了出來。

「天壁大人救我!」碧海宗主做夢也沒有想到,雲天羽施展的五雷天鎖竟然可以延緩自己半秒速度,導致自己直接被芊如雪重創,一個瞬移出現在了光華開始內斂的天壁旁,逼出精血融進天壁中。

「精血,我需要道仙精血。」碧海宗主身體中流淌出的精血源源不斷融進天壁中,受到道仙精血滋潤,天壁中強大存在散發的氣息越來越強大,開始主動吸收碧海宗主身體的精血。

「死!」就在碧海宗主身體精血源源不斷的流失,有些驚恐的貼在天壁上動彈不得時,芊如雪整個身體再次與太阿劍融合在了一起,人器合一的攻擊向了碧海宗主。

「不!」眼睜睜看著人器合一的芊如雪快速的靠近,流失了大量精血,身體異常虛弱的碧海宗主發出了絕望的聲音。

但就在這時,吸收了碧海宗主大量道仙血液的天壁神秘存在出手了,一道天地之力構成的手掌破出天壁,一掌印向了人器合一襲來的芊如雪。

天壁中凝聚的天地大手威力雖然可怕,但太阿劍畢竟堪比仙器無堅不摧,劈斬到天壁凝聚的天地大手時,立即將其斬碎。

天地大手被芊如雪人器合一斬碎,天壁中立即凝聚出大量的光絲,纏繞向了高速襲來的太阿劍,阻止芊如雪擊殺碧海宗主。

「冰凌劍影!」遭受到天壁中湧出的光絲縛束,人器合一的芊如雪立即控制太阿劍劇烈的抖動起來,瞬間交織出大量的冰冷劍影,絞碎著縛束自己的光絲,攻擊身體中精血源源不斷流失,動彈不得的碧海宗主。

「噗噗噗!」身體極度虛弱,體內三分之二精血流失的碧海宗主遭到數道斬破光絲的冰凌劍影攻擊,立即被斬破,疼得他痛苦大叫。

「血魔塔,給我鎮壓!」碧海宗主多處被斬破,雲天羽立即控制血魔塔從天而降,鎮壓向了碧海宗主。

「天壁,無盡光源!」就在血魔塔鎮壓到碧海宗主身體的一瞬間,天壁中強大的存在繼續控制天壁進行攻擊,轟擊向了血魔塔。

「太阿劍,斬碎!」血魔塔遭到天壁中映射的無盡光源攻擊,被硬生生抵擋住,芊如雪立即調動天地之力融進太阿劍中,繼續劈斬向了傷勢嚴重的碧海宗主。

在血魔塔和太阿劍雙重攻擊下,天壁中強大存在有些顧此失彼,被鋒利的太阿劍芒斬破了光源,將碧海宗主從頭頂直接劈斬成了兩半。

「血魔塔,鎮壓虛仙核!」天壁中涌射出的光源被太阿劍強行斬破,雲天羽強行控制血魔塔從天而降,鎮壓向了碧海宗主力量本源虛仙核,搶在光璧中強大存在搶奪前,將虛仙核鎮壓在了血魔塔中,震死了身體被劈開的碧海宗主。

「你們竟然敢殺了他,奪走他的虛仙核,我要你們死。」碧海宗主最珍貴的虛仙核被血魔塔鎮壓,完全激怒了天壁可怕的存在,一股滔天氣焰在天壁中湧出。

「天羽,我們突圍出去!」血魔塔鎮壓死了碧海宗主,芊如雪收走了他遺留下來的乾坤戒指,上品天器碧海綠毒槍后,想要和雲天羽一起突圍離開。

「咔嚓!」雲天羽和芊如雪剛剛瞬移消失在天壁邊上,光滑如鏡的天壁突然崩裂開了道道裂痕,一名身體殘缺不全,只有半邊腦袋,一手一腳的白光人影離開了光璧。

「呼!」離開光璧,殘缺不全的白光人影立即釋放出一股強大的吸力,將空氣中殘留的血氣全部吞噬掉,快速的追趕向了正在瘋狂攻擊光罩,想要迅速離開的雲天羽和芊如雪。

「神雀金翅,金羽之光!」殘缺人影快速出現,芊如雪立即扇動背後極品天器神雀金翅對其發動攻擊。

「天器也想傷我。」遭到密密麻麻的金羽之光攻擊,殘缺人影毫不畏懼,僅剩的一根手臂輕輕在身前環繞了一圈,交織出可怕的能量漩渦,直接將道道襲來的金羽之光絞碎在了裡面。

「半仙器靈!」目睹殘缺人影的實力,雲天羽立即確定這殘缺人影絕對是半仙器靈,擁有遠勝極品天器的威力。

「你們殺了他,那就留下給他賠命吧。」輕鬆化解了神雀金翅的攻擊,殘缺人影發出了低沉的聲音,兇狠的說道。

「天羽,小心點,我來對付他,你繼續攻擊光罩!」天壁的力量太可怕,芊如雪和雲天羽一時無法破開光璧離開,使得芊如雪不得不與天壁中的半仙器靈交手。

「嗡嗡嗡!」芊如雪妙曼的身體與太阿劍融合在一起,以極快的速度襲來時,半仙器靈周圍的空間立即呈現出水波紋,強大的扭曲力量快速的在他身前凝聚,形成了一股迴旋漩渦。

人器合一的芊如雪一劍刺進扭曲力量凝聚的迴旋漩渦時,強大的扭曲力量立即震裂了她手臂表面的皮膚,大量的鮮血不受控制的流淌出來。

「轟隆隆!」控制天地扭曲之力抵擋住芊如雪的攻擊,半仙器靈立即張開了殘缺的嘴巴,噴出了一道星辰般的白光,攻擊向了手臂震傷,快速後退的芊如雪。

「嘭!」的一聲,就在芊如雪施展瞬移閃避的一瞬間,半仙器靈噴出的白光突然爆開,一股股強大的破壞力量重重的轟擊在了瞬移不及的芊如雪身體上,直接將她擊傷,摔向了遠處。

「如雪姐,你沒事吧!」雲天羽看到芊如雪受傷,一個瞬移出現在了她身邊,輕輕將她摟著懷中,關心的問道。

「那半仙器靈的實力太可怕,我估計他的實力堪比三級道仙,比我厲害。」芊如雪輕輕搖了搖頭,擦拭乾凈嘴角溢出的鮮血,輕聲說道。

「堪比三級道仙!如雪姐,你好好休息,它交給我了。」雲天羽深吸一口氣,從芊如雪手中接過了太阿劍,一個瞬移出現在了凶戾的半仙器靈面前。 「弱小的人類,你也敢阻攔我。」雲天羽瞬移出現在了半仙器靈面前時,半仙器靈看了一眼雲天羽,毫無感情的說道。

緊接著,一股可怕的天地之力從四面八方湧來,攻擊向了虛立在半空中的雲天羽,想要將他擠壓碎。

「太阿劍器靈給我爆!」遭到半仙器靈調動的天地之力攻擊,雲天羽深吸一口氣,迅速在太阿劍中融入大量的精血,燃燒了太阿劍本身的器靈力量,然後將能量暴漲的太阿劍扔向了天壁半仙器靈。

「嘭!」的一聲,當太阿劍即將擊中半仙器靈時,他內部堪比完整仙器的器靈爆開了,釋放出一股可怕的能量將半仙器靈吞噬在了裡面進行破壞,並震散了天壁半仙器靈調動的天地之力。

「自爆器靈!」臉色煞白的芊如雪看到雲天羽竟然不惜代價的自爆太阿劍中的半仙器靈進行攻擊,面色立即發生了變化。

不過面對堪比三級道仙的半仙器靈,芊如雪知道自爆太阿劍器靈是唯一扭轉乾坤的辦法,如果不能重創天壁中的半仙器靈,那等待自己和雲天羽的就只有滅亡。

「可惡,你竟然自爆器靈!」遭到太阿劍器靈自爆能量攻擊,天壁半仙器靈發出的憤怒的咆哮聲,不斷地調動天地之力進行防禦。

「冰雪穿心掌,流星趕月!」就在天壁半仙器靈全力抵禦時,雲天羽、芊如雪不斷沖著自爆中心施展上品天技進行攻擊,加重半仙器靈的身體傷勢。

而天壁形成的光罩遭到太阿劍器靈自爆攻擊,好似碎玻璃一般被震碎,碧海宗整座後山都在這股可怕的能量衝擊下顫抖了起來。

「你們這些卑微的人類,休想殺我!」被太阿劍器靈自爆能量衝擊,傷勢嚴重的半仙器靈發出了憤怒的咆哮聲,使足全力想要掙脫出來。

不過就在傷痕纍纍的半仙器靈掙脫出太阿劍器靈自爆能量之中時,早已等待的雲天羽立即控制血魔塔從天而降,鎮壓向了它。

「轟隆隆!」因為天壁半仙器靈遭到太阿劍器靈自爆攻擊,傷勢極重,沒有抵抗住血魔塔的鎮壓,被血魔塔強行鎮壓在了裡面。

「太阿劍半仙器靈,融入血魔塔中!」血魔塔強行鎮壓了天壁半仙器靈,雲天羽立即通過控制,將殘缺的太阿劍器靈融進了血魔塔中,燃燒殘缺不全的太阿劍器靈,強行在血魔塔中煉化天壁半仙器靈。

「不!」遭到太阿劍殘缺器靈燃燒,不斷被煉化的天壁半仙器靈發出了絕望的大吼聲,拚命地掙扎、抵抗,想要破開血魔塔脫困而出。

但此時的半仙器靈傷勢太重,再加上遭到威力可怕的太阿劍器靈燃燒攻擊,半仙器靈抵抗力量越來越弱,漸漸地被血魔塔中充斥的濃鬱血氣一點點滲透,緩慢的與血魔塔進行融合。

「呼,雖然損失了太阿劍,但如果血魔塔融合了天壁半仙器靈以及太阿劍殘缺器靈,應該可以發生質的飛躍。」通過血魔塔感覺到半仙器靈遭到血氣滲透,開始與血魔塔一點點融合,做出極大犧牲的雲天羽深吸一口氣,在心中默念道。

「天羽,用不用我幫你將太阿劍融化,煉進血魔塔中,增強血魔塔的威力。」就在虛立在半空中的雲天羽默默等待時,芊如雪出現在了他身邊,輕聲問道。

「將太阿劍融化煉進血魔塔中!如雪姐,你有辦法融化極品天器太阿劍。」雲天羽眉頭一掀,露出了濃濃的震驚之色,反問道。

「嗯!我有一團當年幸運得到的天地仙火,足以融化極品天器。」芊如雪輕輕點了點頭說道。

「天地仙火!如雪姐謝謝,我答應日後一定重謝你。」雲天羽沒有給芊如雪客氣,許諾道。

「天羽,我不求你重謝,我只求你有一天你可以幫我殺了鈞天王爺,為魔雷子報仇。」芊如雪輕輕搖了搖頭說道。

「好,我答應你,那鈞天王爺日後必死。」雲天羽輕輕點了點頭,語氣堅定地保證道。

「天羽,將太阿劍收回來,我來幫你融化。」得到了雲天羽的保證,芊如雪內心突然安定了許多,讓雲天羽收回了布滿裂痕的太阿劍,然後在乾坤戒指中取出了一個貼著大量黃色封印符籙的罈子。

「天羽,將太阿劍給我!」取出了貼著大量黃色封印符籙的罈子,芊如雪接過雲天羽遞來的太阿劍,虛空飛到了血魔塔塔頂。

「天地仙火,融化!」虛立在不斷煉化半仙器靈的血魔塔塔頂,芊如雪立即解開了罈子表面的封印符籙,緊接著一股炙熱的火焰在罈子中湧出,扭曲著空間,融化了特殊材質的罈子,燃燒向了插進火焰中的太阿劍。

「滋滋滋!」遭到天地間很少出現的天地仙火燃燒,布滿裂痕的太阿劍表面開始一點點融化,一滴滴精純的液體不斷從半空中滴落,融進了血魔塔中。

血魔塔在融合了太阿劍融化液體時,自身的強度開始一點點增強,加快了煉化半仙器靈的速度。

大約一個多時辰過後,太阿劍完全被天地仙火融化,融進了血魔塔中,而不斷焚燒天空的天地仙火也僅剩下一小縷。

「如雪姐,我將這僅剩的天地仙火收進血魔塔中,加速半仙器靈煉化了。」雲天羽看著天地仙火還剩下一小縷,輕聲問道。

「好的!」封印天地仙火的符籙已經破損,芊如雪無法再繼續儲存天地仙火,點頭同意。

「血魔塔,收容天地仙火!」 錯跟總裁潛規則 芊如雪同意,雲天羽立即控制血魔塔收容了僅剩下一小縷的天地仙火。

天地仙火進入到血魔塔中,立即焚燒起了抵抗力越來越弱的半仙器靈,很快,損傷嚴重的半仙器靈就被血魔塔完全煉化融合了。

「太阿劍器靈,融合!」天壁中的半仙器靈成功與血魔塔融合,雲天羽立即控制血魔塔中殘缺的太阿劍器靈融合進血魔塔中,大幅提升血魔塔的力量。

「嗡嗡嗡!」太阿劍殘缺器靈一點點與血魔塔融合時,血魔塔中形成了一個全新的器靈,推動血魔塔的力量節節攀升,很快達到了極品天器極限。

「天地仙火,淬鍊血魔塔!」血魔塔達到極品天器極限后,突然停滯不前,這時,雲天羽控制血魔塔中僅剩的一小縷天地仙火淬鍊起血魔塔,讓血魔塔和太阿劍完全融合,繼續提升威力。

「呼呼!」當僅剩下的一小縷天地仙火將血魔塔完全淬鍊了一遍時,血魔塔與新生成的器靈開始默契的融合,一股股可怕的吞噬力量在血魔塔中釋放出了出來,瘋狂的吞噬周圍的天地靈氣。

受到血魔塔釋放的吞噬力量影響,碧海宗後山大片大片的茂盛植被枯萎了,滾滾靈氣不斷地融入血魔塔中,提升著血魔塔的力量。

「嗯!這天地之中的靈氣波動怎麼會這麼嚴重?」就在整座碧海宗以及碧海宗後山受到血魔塔的影響時,一名身穿黑色長袍,正在洗劫碧海宗藏寶庫的中年男子被驚動了。

「難道有強大的寶物現世了。」感覺到碧海宗中的天地靈氣越來越稀薄,幾乎要將碧海宗藏寶庫洗劫一空的中年男子目光中透出了一絲炙熱之色。

「唰!」的一聲,黑衣男子消失在了遭到洗劫的碧海宗藏寶庫,連續施展瞬移來到了碧海宗後山中。

「這,這難道是仙器。」當瞬移出現的黑衣男子遠遠看到正在瘋狂吞噬天地靈氣,提升自身力量的血魔塔時,立即感覺到血魔塔的力量遠遠超過了極品天器,深邃的目光炙熱了起來。

但就在他施展瞬移,準備搶奪血魔塔時,一道模糊的嫵媚身姿突然出現在了他的面前。

「二級道仙!」感覺到瞬移出現的芊如雪的實力,黑衣男子眼眸中的炙熱之色立即被凝重所取代。

「那血塔是你們先發現的?」看著性感妖嬈,實力不再自己之下的芊如雪,黑衣男子低沉的問道。

「那血塔本來就是我們的,並非無主之物,如果閣下不是碧海宗的人,就請速速離去吧,否則別怪我對你不客氣。」芊如雪看著眼前疑似達到二級道仙境界的黑衣男子,冷冰冰的說道。

「那血塔是否是仙器。」極品天器就已經可以讓道仙高手為之瘋狂,更不要說威力還在極品天器之上的仙器,所以聽到芊如雪充滿敵意的警告,黑衣男子並沒有立即離去,繼續問道。

「無可奉告!希望閣下不要再考驗我的耐心。」依仗紫黑丹藥,一直維持二級道仙巔峰境界的芊如雪祭出了混元錘握在了手中,目光冰冷的說道。

「不好意思,仙器對我的誘惑力太大了,除非你們可以收走那仙器,否則我動手搶了。」黑衣男子看了一眼給他致命誘惑的血魔塔,祭出了一根天藍色的長鞭,而在這根長鞭的鞭頭上,鑲嵌著一顆碩大的能量寶石。

「既然這樣,那你就納命來吧。」因為血魔塔在力量提升階段,雲天羽無法將其收進身體中,所以芊如雪看到黑衣男子想要出手搶奪,毫不猶豫的手戴千柔冰絲手套,高舉混元錘向他發動了攻擊。 「轟!」的一聲巨響,當芊如雪手持混元錘砸到黑衣男子交織出的大量鞭影上時,立即在半空中傳出了一道震耳欲聾的轟鳴聲。

「兩件上品天器!」感覺到芊如雪手戴的千柔冰絲手套以及混元錘雙雙達到了上品天器等級,黑衣男子白嫩如女人一般的雙手中浮現出了一對紫色的手套。

而這對紫色手套的等級與千柔冰絲手套一樣,達到了上品天器等級。

「如意海藍鞭化蛟!」戴上了上品天器等級的紫色手套,黑衣男子立即控制手中的天藍色長鞭化成了一條栩栩如生的蛟龍,扭曲著攻擊向了芊如雪。

「神雀金翅,金羽之光!」如意海藍鞭化成的天藍色蛟龍襲來,芊如雪背後立即伸展出神雀金翅,一道道金色羽光密密麻麻的攻擊向了天藍色蛟龍,硬生生將天藍色蛟龍逼退。

「極品天器!」看到自己的上品天器如意海藍鞭被芊如雪背後的神雀金翅逼退了回來,黑衣男子露出了一絲驚訝之色,驚訝芊如雪竟然擁有極品天器。

「千鈞一錘!」就在黑衣男子吃驚之際,芊如雪手持混元錘,轟出了一道光錘砸向了黑衣男子。

「天地之掌!」勢如破竹的光錘砸來,黑衣男子立即交融天地之力彙集到雙掌之中,印出了天地大掌,印在了千鈞一錘上,硬生生將千鈞一錘震散了。

「冰雪穿心掌!」千鈞一錘被擊散,芊如雪一個瞬移出現在了黑衣男子身旁,向他印出了擁有穿心之力的掌芒。

「瞬移!」擁有穿心之力的冰雪掌芒襲來,黑衣男子立即施展瞬移進行閃避,不過這時,他感覺自己身體周圍的空間之力滾滾向他湧來,強行縛束向了他的速度。

「如意海藍鞭,纏繞光影。」身體遭到芊如雪調動的天地之力擠壓,黑衣男子立即控制天藍色長鞭分裂出大量的鞭影,纏繞向了芊如雪,不給她連續攻擊的機會。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