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沒事,翼夢,你組織一下大夥,咱們要去東平大陸落腳!」洛天開口,沖著江翼夢吩咐起來,同時不斷的恢復著身體之中那八道本源。

江翼夢聽到了洛天的話,很快便開始組織起來,畢竟一百萬人的遷徙,實在是有些混亂。

在江翼夢組織之下,眾人很快再次有條不紊的站在了星空之下,當然,也有些人趁著大亂之際,悄悄的離開了這些人的隊伍。

雖然說是悄悄的離開,但是哪裡能夠逃的過眾人的視線,最終有大約十萬人默不作聲的走了,還剩下大約九十萬人左右。

洛天滿意的點了點頭,九十萬人,比自己預料的要多上不少,洛天原本預料的是有一半的人留下就非常滿足了。

其實能剩下九十萬人,還是源自於這些人對於洛天的信心,洛天如此年紀,便是七源至尊,完全能夠撐的起一個一般的宗門了,否則以修鍊界的規則,若是單純的懷著報恩心態,留下的人數絕對不會超過一半,甚至更少。

「好了,麻煩大家,同各位的掌門宣布一下,從今天開始,我洛天徹底從青龍宗走出,在東平大陸,加入天元宗!七天之後,我天元宗,將舉行開宗大典,希望個宗掌門能夠前來捧場!」洛天臉上帶著笑意沖著周圍圍觀的人們開口,聲音不大,卻是讓圍觀的人們心神一震。

「洛天反出了青龍宗,這是為什麼!而且還帶走了這麼多隨從,最主要的是青龍宗對此好像一點反應都沒有!」周圍的人們有些驚訝起來,目光看向洛天,帶著不可思議之色,同時將這個消息傳遞到了宗門之中。

隨著眾人的傳遞,隨後整個四聖星域的大大小小的宗門全部都知道四大巨頭排名第一的青龍宗之中第一天驕洛天反出青龍宗,加入其它門派之事,同時將於七天之後,在東平大陸舉行開派大點。

這個消息如同一道風暴一般在整個四聖星席捲開來,人們全部都在談論洛天和天元宗的事情,人們很是好奇,這天元宗到底是什麼宗門,居然能讓洛天這樣的天才加入。

「開派大典?」金詠思手中拿著一塊玉牌,聽著手下白虎宗弟子的敘述,臉上露出一絲笑意。

「柯震天死了兩個最傑出的後人,想必這次不會放過這小子吧,上次圍攻這小子,柯震天不肯燃燒本源,現在我到要看看,這次柯震天到底要不要拚命了!」金詠思低聲自語。

「可惜,我現在剛剛恢復到七源至尊的行列,否則到是可以出手,同柯震天一起將這小子宰了!」金詠思說完,身形消失在了原地。

與此同時,朱雀宗之中,柯震天臉色難看到了極致,看向狼狽不以的朱雀宗,隨後向東平大陸的方向。

「心水,心蝶!你們放心,我會為你們報仇!」柯震天眼中殺意瀰漫,聲音如同一塊寒冰一般,讓稟報的弟子下意識的顫抖了一下。

「傳我命令,七天之後,朱雀宗所有弟子全部前往東平大陸,參加天元宗的開宗大典!」柯震天臉上露出一抹猙獰,沖著身前的朱雀宗的人們,傳達了命令。

玄武老龜悠閑的飄蕩在星空之中,星空之下,陳玄冥站老龜的身前,講述著手下弟子得來的消息。

聽到陳玄冥的話,滿是褶皺的雙眼緩緩的張開,再次閉合起來,看似依然悠閑,但是陳玄冥卻是感覺到,老龜飛行的方向,正是弟子所說的東平大陸。

「唉……雖然晉級到了八源,但是沙蒼茫三人卻是進入到了九源的境界,現在我與玄武前輩合力,才有可能擋的住他們一個人吧,希望他們不要在造殺戮了,為什麼這三個老傢伙,就不懂得得饒人處且饒人的道理呢!」陳玄冥一本正經的開口,讓老龜的嘴角有些抽搐起來。

也不知道這陳玄冥到底是范了什麼病,這張嘴彷彿開過光一般,每當他說出這句話,就絕對有不好的事情發生,也就是說有人要死亡了。

「唉……」一聲長長的嘆息之聲,在無盡的星空之下響起,也不知道是陳玄冥的還是玄武老龜的。 第八百零四章開宗大典

四聖星域,東平大陸,東平大陸雖然不大,但是容納洛天帶回來的這九十萬人還是比較容易的。

隨著這九十萬人的加入,整個東平大陸的整體實力,也是得到了質的飛升,不再是過去那樣,一個界尊境的強者便是天一般的存在。

在洛天不在的這幾天,江思惜也是沒有閑著,將青龍宗放在東平大陸上的所有青龍宗的弟子,能收編的收編,不能收編的也全部趕出了東平大陸。

幾天的時間,可以說現在的東平大陸,已經完全成了江思惜一人的天下,江思惜的話,完全就是聖旨一般。

隨著洛天的回歸,本來江思惜想把宗主之位,讓給洛天,但是卻被洛天推辭了,對於管理宗門這一方面,洛天實在是不太擅長,洛天知道,在這方面甚至就連江翼夢都比自己要強上許多。

在江思惜的一頓白眼之下,江思惜無奈成為了天元宗的第一任宗主。

江思惜擔任宗主,自然不會有人不服,隨洛天回來的這些隨從們也是知道了洛天和江思惜兩人的關係,雖然還是希望洛天當宗主,但是也沒出現什麼怨言,在他們看來,無論誰當宗主,只要洛天在天元宗,他們就在!

三天的時間,整個東平大陸所有人便是知道了東平大陸,有了一個天元宗這樣一個龐大的宗門,如同天一般存在的宗門。

而天元宗也是傳出消息,在七天之後的開宗大典過後,天元宗也正是開始招收弟子。

這個消息一出整個東平大陸的人們便是瘋狂起來,在這東平大陸之上,修為最高的也就是界尊境而已,界尊在東平大陸之上那就是說一不二的存在。

天元宗這些天的動靜,整個不大的天元大陸,幾乎人盡皆知,尤其是那一個個隨從們身上泛起的強大的波動,讓東平大陸之上的界尊們感到心驚膽戰。

這對於嚮往修鍊界的年輕人們來說,無異於一個強大的衝擊,不斷的有人朝著天元宗匯聚而去,等待著天元宗開宗大典之後的收徒儀式。

與此同時,四聖星域一些宗門的人也是紛紛朝著東平大陸趕來,也不知道是出於什麼原因,不過人們將大部分的原因則是歸結到了洛天和江思惜二人是兩名帝品煉丹師的原因。

對於外面的沸沸揚揚,洛天卻是毫無所知,洛天知道,既然高調的宣布了天元宗的成立,那麼想要將宗門開起來,就不會那麼容易,單單四大宗門的人,就不會輕易的讓自己將開宗大典開的順利。

「嗡……」八道恐怖的本源之力從洛天的身體之上緩緩的飛出,睜開雙眼,經過幾天的修復,洛天的修為也是終於恢復到了八源天至尊的境界。

而江思惜這兩天也是沒有出去,同洛天一起,通過洛天的混沌之力,將之前燃燒掉的本源恢復,恢復到了六源天至尊。

兩人坐在大床之上,相互對視了一眼,洛天在江思惜的眼中看到的是無限的羞澀,讓洛天的小腹有些灼熱起來,忍不住在江思惜的臉上輕吻了一下。

江思惜也許是恢復了修為,也許是因為別的原因,居然沒有絲毫生氣的意思,只是輕輕的站起身來,走下了床,沖著洛天開口:「走吧,咱們兩個多日不出現,也不知道宗門進展的如何了!」

洛天也是緩緩的站起身,整理了下衣襟,來到了江思惜的身前,臉上帶著笑意沖著江思惜開口「宗主大人請!」

「哼……」江思惜看到洛天的樣子,杏目瞪了洛天一眼,嫵媚無比,輕哼了一聲,大步走出了房間。

洛天緊隨其後,恢復到了原本的神態,同樣走出了房間,跟在了江思惜的身後。

兩人一出房間,便看到了忙碌無比的弟子們,一道道流光不斷的在天元宗的上空飛行著,整個被洛天和江思惜改名的天元山,都顯得熱鬧無比。

「主人,主母!」江翼夢臉上帶著古怪的神色,看著兩人從房間之中走了出來,飛身來到了洛天和江思惜的身前,躬身施禮,兩人不在的這段時間,整個宗門都是江翼夢一個人在打理。

看到江翼夢那古怪的眼光,江思惜臉上露出一絲紅暈,孤男寡女,共處一室好幾天,人們要不多想才奇怪呢。

「小妮子,別瞎想,我們只是在恢復修為而已!」江思惜開口解釋,這段時間以來,也不知道是因為兩人都姓江的原因,江思惜和江翼夢兩人的關係處的很好。

江思惜一不解釋還好,這一解釋,就顯得有種做賊心虛的感覺,讓江翼夢的眼光更加的曖昧起來。

洛天連忙開口,將話題轉移:「這幾天宗門怎麼樣,出沒出現什麼事情?」

一聽到洛天問話,江翼夢的臉上便是露出一絲自豪的神色,沖著洛天和江思惜開口:「一直都很順利,整個宗門現在基本上已經可以正常運轉,各個從青龍宗帶來的人們也都是沒出現什麼問題,而且周圍的幾個大陸,也都是有宗門前來表示祝賀,人數還在不斷的增加中!我已經都為其安排了住處!」

洛天和江思惜聽著江翼夢的敘述,洛天的眼中露出思索之色,而江思惜的目光則是露出一絲擔憂。

若是正常以他們兩人的實力來看,建立一個宗門,顯然是完全夠用的,同時兩人也知道,兩人同朱雀宗已經是解不開的仇,青龍宗那裡也完全鬧翻,白虎宗,洛天早就得罪了,只有玄武宗那邊還好一點,所以兩人開宗立派,就沒想過會順順利利的開下去。

尤其是朱雀宗和白虎宗,江思惜也是知道洛天在封神大陸所做的事情,江思惜聽到洛天一人將兩個宗門的六源至尊,幾乎屠戮一空的時候,甚至都決定,不開宗門,打算同洛天浪跡天涯,做一對亡命鴛鴦了。

可是洛天卻是連番保證沒什麼事情,保證不會有什麼危險,即使有危險,也是有機會逃走。

「這麼多宗門么?也好,當著這麼多宗門的面,想必四大宗門不會對我們出手吧,若是出手,四大宗門的面子會往哪裡擺,至於其他宗門?呵呵,誰若出頭,終究會成為我洛天震懾其他宗門的墊腳石而已!「洛天眼中華光閃動,一股殺意在洛天的心中滋生起來。

洛天和江思惜兩人又是和江翼夢交代了一翻事情之後,便再次回到了房間之中,同時一道結界將整個房間籠罩起來,外界完全感覺不到房間之中的波動。

時間緩緩的流逝,距離天元宗開宗立派的日子也是終於到來,江思惜盤坐在洛天的床上,而洛天則是眼中帶著一絲笑意,站在了江思惜的身前。

「嗡……」強大的波動傳出,江思惜渾身瀰漫著一股黑氣,臉上露出莊重之色。

「轟隆隆……」宏亮的響聲在江思惜的身體之中響起,讓洛天的雙眼微微一凝。

「時間剛剛好!三天的時間,領悟黑暗屬性本源,思惜真的比我還要怪物!」洛天輕輕的點了點頭,心中震驚江思惜的資質。

江思惜緩緩的睜開雙眼,彷彿兩顆流星墜落在江思惜的雙眼之中一般,將彷彿陷入無邊黑暗的房間點亮,江思惜周身的黑暗本源也衝進了江思惜的身體之中。

「七源至尊!」江思惜輕輕的握了握拳,沖著洛天輕輕一笑,彷彿一切都那麼自然一般。

「晉級七源至尊了,是不是得好好謝謝我啊!」洛天緩步走到了江思惜的身前,輕輕的縷了縷江思惜散亂的頭髮。

「以身相許可好!」江思惜沖著洛天眨了眨眼,伸出玉手輕輕的在洛天的胸前划著圈。

「好……」洛天何時看過江思惜如此嫵媚的模樣,下意識的開口。

「嘭……」下一瞬間,洛天的身影便是出現在了房間之外,摔在了地面之上,捲起大片的塵土。

「咳咳……」洛天翻身站起,看著周圍幾個弟子,在看著自己,洛天輕輕的咳嗽了一聲,冷聲開口:「嗯哼,你們宗主,晉級七源至尊,波動太大,將我擊飛出來!」

人們看著洛天屁股後面那一個黑色的腳印,想要笑,卻是不敢笑,只能憋著,連忙點頭:「恭喜宗主,晉級七源!」

「嗯,不錯,這些丹藥,你們拿著,記住你們宗主晉級七源的事情,要保密,保密知道么,不要傳出去!」洛天像模像樣的點了點頭,從懷中拿出幾枚丹藥,遞到弟子們的手中,鄭重的開口。

「你丹藥很多麼?」就在洛天將丹藥遞到眾人手中的時候,一道冰冷的聲音傳出,江思惜面目威嚴的從房間之中走了出來,不知道何時已經換上了一身江翼夢早就為其準備好的宗主的長袍。

江思惜一出現,讓洛天等人的臉上微微一亮,江思惜本來就是一個美人,此時穿上這麼威嚴的衣裝,給人一種另一種威嚴的美,隨從們不由的臉上露出欽佩之色,目光看向洛天,欽佩洛天連這樣的女人都能征服。

洛天看到周圍那些人的眼神,便知道這些人心中所想,臉上帶著得意之色,跟在了江思惜的身後。

「走,隨本宗去參加開宗大典!」江思惜雙眼冷光閃動,大步走到了人群的最前方,朝著天元山的前山走去。 第八百零五章排擠

東平大陸之上,熱鬧非凡,東平大陸人盡皆知,甚至整個四聖星也都知道,今天,一個宗門即將成立。

宗門成立,對於任何一個宗門來說都是個大日子,此時被改名為天元山的龐大山峰之上,無數個來自其他大陸的宗主們坐在了一起,臉上紛紛都是露出感嘆之色。

「這天元宗開宗大典的熱鬧程度,都快趕上排名戰了吧?」一名有頭有臉的宗主臉上露出一絲感嘆的神色,看著四周熟悉的其他大陸的宗主們臉上露出一絲笑意。

「我也不想來啊,兩個帝品煉丹師,還不配我親自過來,但是沒辦法啊,朱雀宗的柯宗主給我發消息了,讓我過來一趟,我能不過來么!」一名七源天至尊開口,眼中露出一絲羨慕,沒想到洛天不但是青龍宗的弟子,而且還有朱雀宗柯震天有些關係。

眾人一交流,這才發現,洛天同四大宗門的關係好像都不一般,因為人們都是收到了四大宗主的消息,才來的這開宗大典。

「這洛天到底是什麼來頭,難道是哪個超凡大能的子嗣不成?為什麼反出了青龍宗,青龍宗的掌教不但沒有絲毫的惱怒,反倒找到其他宗門,為洛天捧場?」宗主們坐在那裡議論紛紛,心中暗自震驚著洛天的身份。

「吼……」一聲聲驚天的吼聲,在整個東平大陸之上響起,讓東平大陸上的人們露出心驚的神色,目光全部看向天空之中。

一隻金色的長龍,出現在了人們的視線當中,金龍之上,沙蒼茫,竇建德等青龍宗的一干長老們站金色的長龍之上,從天空緩緩地降落下來。

「拜見沙掌教!」各個宗主們不敢怠慢,臉上帶著恭敬的神色,對著沙蒼茫躬身施禮,當人們看見沙蒼茫是九源至尊之時,心神懼震,眼中帶著不可思議的神色。

「九源!青龍宗要統一四聖星了不成,沙掌教居然晉級到了九源!」人們心中露出震驚的同時,已經在思考著如何和沙蒼茫搞好關係了。

「吼……」就在人們還在震驚沙蒼茫成就九源之時,一聲震天的虎嘯之聲,將人們的視線再次拉到了天空之上,一隻白色的巨虎威風凜凜,從虛空之中飛出。

白虎之上金詠思臉上帶著笑意坐在上面,目光在人們身上掃了一拳之後,飛到了沙蒼茫的身前。

「金掌教這是什麼情況?怎麼修為還倒退到了七源至尊了?」人們臉上露出一絲疑惑看向金詠思。

「燃燒本源!」一名七源至尊顯然看出了金詠思身體中青情況,輕聲開口,讓人們心中有些疑惑,倒底是什麼樣的人,能夠逼的金詠思燃燒本源。

與此同時,柯震天也是臉色難看的出現在了人們的視線當中,而整個朱雀宗的強者,則是站在東平大陸之外,將整個東平大陸各個方向封鎖起來。

「老柯,臉色怎麼這麼難看!」金詠思臉上帶著笑意沖著柯震天開口。

「你別明知顧問,我就不信你沒得到消息,等著吧,我到要看看這個小子的天元宗,到底能開上多長時間!」柯震天臉上露出一絲凶煞之色,目光看向天元山的深處。

「老柯,得饒人處且饒人啊!你這是何苦!」陳玄冥的聲音從虛空之中傳出,同時陳玄冥和一名更加蒼老的老者也是緩緩的從虛空之中走了出來。

老者彷彿到了壽終正寢一般,沒精打彩的站在沙蒼茫的身邊,眼皮上甚至都出現了許多的皺紋,額頭和臉上,也是出現了一塊塊的壽斑。

「玄武前輩!」金詠思和柯震天,臉上帶著恭敬的神色,沖著老者躬身施禮,甚至連沙蒼茫也是飛到了近前,同金詠思二人一樣,對著老者躬身。

「好了,我就是來看看熱鬧而已,你們忙吧,不過,我勸你們最好不要太過分了,我能感覺到亂世即將到來了,不要過渡的消耗四聖星的實力了!我彷彿看見了至尊喋血的景象,而且還是九源,即使是超凡境,若是不小心,也將難以存活!」老者睜開雙眼,混沌無比的雙眼之中露出道道的精光,目光看向從遠處走來的江思惜還有洛天兩人。

聽到玄武的話,沙蒼茫等人臉色微微一變,玄武之所以被稱為神獸,而又活了這麼久,早就能夠預感到一些東西了,眼下玄武這麼說,不得不讓沙蒼茫等人重視。

「嘶……」陣陣倒吸涼氣的聲音傳了出來,人們看著天空之上,站著的能夠主宰四聖星域一切的幾人,心中感嘆,洛天的面子居然如此之大,將這些人通通請了過來。

「這小子,將來也許會救四聖星一命,所以……你們可以磨礪他,最好不要對他有什麼殺心,否則最後,後悔的只能是你們自己,我言盡於此,你們好自為之吧!」玄武懶洋洋的開口,做為四聖星域活的最悠久的存在,自然不希望,四聖星毀滅,所以,才對幾人說出了這麼一翻話。

「是啊,三位,為了四聖星的將來找想……你們……」

「不可能……」陳玄冥本來還想要在勸解一下三人,但是下一瞬間,沙蒼茫,金詠思還有柯震天,便是異口同聲的將陳玄冥的話打斷了下來。

讓他們放棄,這麼多年來從來也沒有人敢騎在他們的身上拉屎,而今,洛天一而再再而三的不斷的打著他們三家的臉,讓他們三家損失慘重,他們三人怎麼能夠放掉洛天。

「唉……」陳玄冥知道,自己勸了也是白勸,這三人這些年在四聖星域高高在上習慣了,怎麼能夠讓人欺負了還莫不做聲。

「柯掌教也是進入到了九源的境界啊……那個是咱們四聖星唯一活下來的神獸玄武前輩么?沒想到連他老人家都來了!」人們臉上震驚連連,對著沙蒼茫等人躬身施禮。

與此同時,江思惜和洛天也是帶人從遠處飛了過來,一股威嚴在江思惜的身上散發而出,讓眾人的眼前一亮。

「七源,這個江思惜竟然到了七源天至尊的境界!」

「更變態的還是洛天,他居然到了八源,我記得上次排名戰之後,也沒過多久,這小子回到青龍宗之中吃了什麼舉世的仙藥了不成!」人們倆個人感覺到洛天和江思惜的修為,再次大聲驚呼起來。

「歡迎各位前來我天元宗的開派大典,無論你們是出於什麼原因,我們天元宗都是歡迎至極!」江思惜站在了沙蒼茫等人的身前,臉上帶著恭敬之色。

「思惜,你本是我青龍宗的天驕,就因為老夫當初為你綁了縛神帶,今日就投靠了洛天不成?」沙蒼茫開口,目光中帶著一絲感嘆。

江思惜這樣的天之嬌女,必然是每個宗門爭搶的目標,他當初也是想,殺了洛天之後,再恢復江思惜的地位,卻沒想到,偷雞不成失把米,成全了洛天。

「不好意思,沙掌教,現在洛天是我的相公,所以以後這樣沒營養的話就少說吧!」江思惜開口,目光看向沙蒼茫眼中露出一絲冰冷。

在江思惜看來,洛天和她根本就從來沒欠過青龍宗任何的東西,反倒是兩人為青龍宗帶來了不少的利益,兩次排名戰,他們二人帶領青龍宗獲得了兩次第一,如此大的功勞,青龍宗還如此對洛天,讓江思惜心中很是不憤。

「江思惜,我問你,我朱雀宗的柯心水還有柯心蝶兄妹二人,是否是你所殺!」柯震天目光掃向洛天和江思惜,沉聲開口。

「想必柯掌教自己心中有了答案了,我的答案也正是你想的答案!」江思惜臉上依然帶著笑意,沖著柯震天回答。

「嘿嘿,小子,今天應該沒人能救你了吧!」 惹上狂邪總裁 金詠思沒有同江思惜說話,而是直接跳過了江思惜,將目光投入到了洛天的身上。

對於金詠思的挑釁,洛天直接選擇了無視,冷聲開口:「各位掌教,今天是我青龍宗開宗之日,你們來此若是祝賀,我天元宗表示歡迎,若是想要找麻煩,也可以等我們開宗大典完事之後在解決,當然誰若是不識相,想要在我們大典之上鬧事的話,我倒不介意,事情了結之後,去你們的宗門走上一圈。

聽到沙蒼茫幾人和洛天的話,讓站在天空下的各宗宗主們臉上露出了驚訝之色。

「我草,原來不是洛天的面子大,四大宗門前來,彷彿是來找洛天麻煩的!」人們低聲議論著你看我我看你,看著天空之上的洛天目光中帶著敬佩的神色。

而隨洛天一起回來的隨從們,臉上也是露出複雜的神色,沒想到洛天居然將四大宗門中的三個得罪到這樣的地步,一些人不禁有些開始後悔起跟隨洛天來。

本來人們以為,以洛天和江思惜的天賦,完全能夠成為四聖星的第五巨頭,但是現在看來,他們有些想多了,在還沒成長起來的時候,便是選擇和四大宗門如此硬碰硬,讓這些人害怕無比。

江思惜也是手心裡全是汗,但是臉上卻是依然帶著平淡的笑意,看向沙蒼茫三人。

「你算什麼東西,還想在四聖星開宗立派,經過我們允許了么?」就在這時,一道玩味的聲音在人們的耳中響起,讓洛天和江思惜的目光微微一沉。 第八百零六章還有誰不同意

東平大陸之上,沙蒼茫,金詠思還有柯震天三人,臉上帶著冷意,看向洛天和江思惜,整個天空的氛圍很是微妙。

「你算什麼東西,在四聖星開宗立派,經過我們同意了么?」就在天空之上的氣氛逐漸凝固的時候,一道玩味的聲音在地面之上響起。

隨後,又有幾道聲音附和著在人群之中響了起來,讓天元宗的們人們臉上露出冰冷的神色。

同樣也有一些人,保持著觀望的態度,並沒有發表什麼言論,一副看好戲的樣子。

洛天是八源至尊,這種恐怖的修為,除了四大巨頭宗門,也僅僅只有幾個實力不俗的宗門敢惹而已。

「青鴻府……龍牙閣……白馬軒……」一個個宗門的名字被人們給說了出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