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這裡帶領土著軍隊纏住他們一下。你快點掩護魚人族的人離開,乾脆也不要去巨人谷躲了,那裡目標太明顯了!你們馬上啟動緊急預按,立即把所有的女人和孩子轉移到島上那幾處避難所去!只要能平安躲過一鎮,這些人可能就會離去了!」被稱為團長的男子急切地命令道。

白人男子沉默了片刻,眼中露出一絲決然之色,說道:「好吧!你千萬要小心!」

說完,他馬上轉身走到樓下一處隱蔽的房間內,只見兩男一女三人正在地上打坐,這三人臉色蒼白,看起來像是受了極重的傷。

此時,如果有外人見到這三人,恐怕一定會大吃已經,因為這三人並非人類,而是魚人族人!

普通的魚人族和地球上傳說的人魚外貌幾乎一模一樣,上半身是人形,下半身是魚身,但魚人中的修真者和王族的外貌卻和人類卻一模一樣,同樣有著雙腿,只是肌肉更加水潤,天生就會水屬性功法。這三名人魚族和人類長得一模一樣,可見其身份在族中不低。

「三位,這裡恐怕很快就要守不住了!你們現在馬上跟我走吧!」白人男子冷靜地說道,馬上示意身後十幾名膚色黝黑的土著人上前,將這三人扶了起來。

「魯濱先生,此事與你們無關,您不用這樣保護我們,那些海盜要的是我們,你直接把我們交出去,說不定就安全了。」為首那名外貌異常美艷的女性魚人臉色沉吟了片刻,突然說道。

白人男子搖搖頭,說道:「我們怎麼可能會這樣做?且不論你們以前給我們的幫助,我們也絕不會做出忘恩負義的事。而且就算我們把你們交出去,恐怕那些人也不會輕易放過我們的。走吧!再不走,恐怕就來不及了!」

白人男子一招手,身後的十多個土著立即上前,動作迅速地將三人抬了起來,在白人男子的帶領下,悄然離開了建築,從一條林蔭小道向島嶼深處退去。

在建築內,那名被稱為團長的中年男子用一台傳呼機向堅守在港口處的同伴發出了命令:「大夥聽著!狠狠的用你們的武器對付那些混蛋,所有人必須堅持崗位三分鐘以上!等我發出信號后,全體立即朝巨人谷撤退!能與你們一同戰鬥是我的榮幸!為了保護藍星島!拼了吧!藍星自治團萬歲!」

花心闊少請自重 傳呼機內傳來其他陣地上同伴的口號聲,此時眾人已無路可退,為了保護家園,下定了死守陣地的決心。

這名中年男子不是別人,正是當初選擇留守藍星島的藍星自製團成員李明。一別十多年,當初留守藍星島的五十二個成員不僅完全適應了藍星島的環境,現在竟然還有了一群土著屬下,更驚奇的是,李明身上隱隱有靈壓浮現,竟是修真者的特徵!

這時,海盜士兵已經殺到海灣邊建築樓群底下,這些修真士兵開始用各種法器攻擊身邊的建築,每發一擊便可以穿牆破洞。很快,這片建築群就被一棟接著一棟地夷為平地,連同裡面拚死抵抗的土著士兵更是被當場擊殺。

不過土著的抵抗也不是毫無作用,一些海盜修士見到對方陣地被毀,急切地從戰陣護罩中衝出,想要搶先撈些戰利品。但失去戰陣防護的他們頓時成了子彈密集攻擊的靶子,普通修士個人的防護罩豈能抵擋如此猛烈的炮火攻擊,很快就有十多個倒霉海盜修士被擊殺。

李明一邊艱難地抵擋一隊海盜修士的攻擊,一邊和六名藍星族同伴一起朝巨人谷方向撤退。這七人身上靈光浮現,各自都放出一層防禦靈盾。只不過這七人的修為極低,只有氣境初期,修為最高的李明也只有氣境中期。而且這七人雖然是修真者,卻沒有任何法器,只能使用槍械戰鬥,同時施展一些簡單的攻擊法術進行反擊。這在已經形成戰鬥隊形的海盜修士面前,根本沒有多少效果。

在海盜士兵強大的攻擊下,李明這一邊不斷出現傷亡,幸好有土著士兵的拚死抵抗,這才為藍星自治團成員撤退爭取了一點時間。

從海灣通往巨人谷有幾條道路,李明幾人撤離的這條正是最為隱秘的一條,就在他們放出一個煙霧彈掩護,急匆匆地往後撤退時,突然與身後另一群人相遇了。這群人正是守護另一處陣地的藍星自治團成員,他們此刻同樣狼狽不堪,見到李明等人,二話不說地立即匯合在一起,一同朝著巨人谷撤去。

此時,面對強大的敵人,李明已經知道己方沒有任何抵擋的能力,這場仗一開始的結果必定就是失敗,以藍星島的防禦力量,根本不足以對付強大的修真軍隊。

李明心裡很明白,讓這群海盜殺到巨人谷后,裡面的一切都將被摧毀,藍星島十幾年來發展的勞動成果全都會毀於一旦。

不過隱隱之中,李明心裡仍然存有一線希望。

「只要能撤到巨人谷內…以她的力量,或許能抵抗一下吧?」

但就在此時,一個冷冰冰的聲音從眾人頭頂上響起,李明等人只感到一股龐大無比的靈壓從天而降,頓時動彈不得。

「哼!不過一群小小的低階修士,也能從我手下逃走嗎?!」 ?在李明等人頭頂上,甲浦國統領申子陵正漂浮在半空,一臉傲然地望著下方驚慌失措的藍星自治團眾人,眼裡里滿是不屑之情,彷彿在看著一群螻蟻一般。這也難怪,對付一群沒有任何法器的低階修士與一群使用古怪武器的凡人,竟然也要勞煩他這樣的丹境修士出手,自然有他自大的理由。

「告訴我,藏在這裡的那三個魚人,現躲在哪裡?!說出來,我可以讓你們死個痛苦!」申子陵一臉傲然地喝道,眼裡儘是玩味之意,實際上不管李明等人說不說,他還是會殺掉他們,這對他來說,好比踩死一隻螞蟻一般平常。

李明望了四周的同伴一眼,看到眾人眼中的決然之色,知道此時說什麼也沒用了,反倒覺得坦然起來。他微微一笑,勇敢地英著空中的申子陵,用豎起中指這個地球標準的羞辱性手勢,狠狠地罵道:「死娘炮!想知道他們三個在哪裡嗎?下來跪在老子面前,給老子舔舔鞋,老子說不定會告訴你,哈哈哈哈!」

申子陵頓時勃然大怒,他作為一個高高在上的修真者,他何時受到過這種來自低階修士的羞辱,一股巨大的恥辱之心頓時衝破了他那點可憐的理智。

「混蛋!你…你竟敢這樣罵我?!找死!找死!」

他氣得渾身發抖,大手一伸,空中瞬間形成一個三米長的靈力大手,朝著李明狠狠地抓了下去,他要把這個膽敢羞辱他的低階修士抓住后,再一點點地撕裂,以報剛才他受到的無端羞辱。

這道靈力大手如此之快,威力更是強大無比,李明等人根本沒有任何還手之力,就在他們閉目等死之時,突然一道靈光從天而降,原本鎖定李明的大手被這道閃光擋住,兩道能量相互抵消后,頓時煙消雲散。

「是誰敢擋我!咦?你是什麼東西…?!」

申子陵驚訝地望著前方百餘米外一個突然出現的曼妙身影,不可思議地叫道。剛才就是這個人影突然出手,將他的靈力大手給破掉了。

倒是地面上的李明等人見到遠處空中的人影,頓時放下心來,重新燃起了活著的希望。

空中的曼妙身影漸漸飛近,申子陵定睛一看,這個人影竟是一名絕色的白人女子。只見此女身穿一件潔白長袍,一頭瀑布般的絲滑金髮隨著性格的身軀輕輕撒下,臉龐如同雕塑般精緻完美,高挑的鼻子,肌膚光滑如玉,身材更是凹凸有致、豐滿誘人,一雙魅人的眼珠里閃爍著動人的光澤,猶如女神與魔鬼的結合,散發出令人痴迷的誘惑氣息。

申子陵死死盯著這絕美女子,早已把剛才的震怒忘得一乾二淨,而是突然生起強烈的慾火,下體竟不由自主地引起了生理反應。但下一刻,他忽然反應過來,不可思議地叫道:「慢著!你…你不是人類?!你…到底是什麼東西?!」

原來,他剛才用靈識閃過女子的身體時,竟發現女子的身體竟不是由實體構成,而是一團能量光團凝聚而成的虛體。

「凱莉,你怎麼現在才出手。我們剛才差點全都被幹掉了!」李明望著空中的「女子」,一臉埋怨地說道。

這個「女子」的身份可不簡單,她就是當年由丹尼設計在「希望」號上的人工智慧系統幻化而成的電腦人!當年藍星族人大部分人遷往人族大陸時,因為沒有足夠的電能供給,不得不將這個人工智慧拆卸下來,留在巨人谷上,由島上的能源系統提供能量,以維持其繼續運行,並且繼續發揮其儲備的地球科技的作用,為島上的其他成員提供技術支持。但這個人工智慧不知發生了什麼變化,居然能以一幅靈力的化身出現,具有丹境初期的強大實力,這又是怎麼回事呢?!

「抱歉,團長大人,我可不能離開巨人谷多久,要不是你們跑到這裡,恐怕我還不能出來救你們呢。」女子抿嘴輕聲地解析道,一時竟媚態百生。

「你到底是什麼東西!明明是一具靈力化身,為什麼卻有修真者的力量,你到底是器靈還是幽靈?」申子陵先是被女子的容貌所吸引,但又發現此女子不是人類時,心裡突然有股莫名其妙的失望。

「我是什麼對你來說一點也不重要,倒是你們侵入我們藍新島,殺害我們的島民,我對此絕不可原諒!」被稱為凱莉的「女子」突然語氣一轉,對申子陵變起臉來,二話不說,竟率先發起了攻擊。

只見申子陵四周的空間,突然詭異地出現數十道扭曲的光線,眨眼間,光線化作一道道拇指般粗大的雷電,向其直射而去,速度驚人萬分!

「雷屬性攻擊?!」申子陵腦海里閃過這一絲念頭,同時體內靈力一提,身上頓時浮現出一層厚厚的防護罩。

數十道雷電擊中防護罩外,在其表面層層環繞,頓時變成一個巨大的雷球,在空中閃爍不已,更有一道道的雷電被防護罩逼出,砸到地面的草木上,燃起一堆堆雷火。

這驚人的攻擊方式,讓地面上海盜士兵和自治團眾人震驚不已,紛紛後退躲避,生怕被天上的驚雷砸中。

這閃電攻擊持續了近一分鐘才停下,但攻擊過來,申子陵的防護罩依然完好無損,只是在雷電的作用下,他的頭髮變得一根根豎起,好像一個巨大的刺蝟一樣令人可笑。

只是下方的李明等人根本笑不出來。作為熟悉凱莉的人,他們知道,剛才凱莉那威力巨大的一擊,已是她能發出的最強一擊,但卻無法奈何這個丹境修士,心情不免越來越陰沉起來。

「混蛋!你一個沒有形體的東西,竟然也能讓本座受此傷害!」申子陵勃然大怒,毫不猶豫地放出飛刀法器,朝著凱莉劈去。

凱莉此刻臉上看不出任何錶情,神情異常鎮定,見到對手的法寶飛來,突然身上雷光閃閃,化作一個身披雷甲、手持巨劍的武士。她一聲嬌喝,揮舞著巨劍劈向飛刀,臉上毫無懼色。

三把飛刀法寶在申子陵的靈識控制下,異常靈活地移動著,一邊以實體攻擊,一邊發出陣陣刀芒,每一次劈砍都可以形成十多次攻擊。而凱莉手持巨劍發出道道劍光,滴水不漏地擋住飛刀的每一擊攻擊,使用的竟是極為精妙的劍術。

但明眼人可以看出,凱莉雖然能擋住飛刀的攻擊,但其身形卻不斷地後退,很明顯她已被死死壓制住,沒有辦法做任何的反擊。

申子陵對凱莉的防禦力大為吃驚。他在殺上島嶼之前,沒想到島上竟然還有這樣一個實力強大的個體存在。眼前這個凱莉只有不過丹境初期的實力,但兩人戰鬥了上百回合,申子陵的法力已經消耗了小半,但對方身上的法力卻一點也沒有減弱的跡象,這不禁令他懷疑起來。

「這是怎麼回事?這身上的靈力怎麼一點也沒有變化?這不對啊?!咦?那是什麼?!」

申子陵突然發現,一道靈力從遠處的山谷中隱隱投射而來,與凱莉的身體連接起來。就是這股靈力的不斷注入,才使得凱莉得以一直保持著持久的法力,並一直堅持戰鬥至今。

「居然是這樣?!原來你竟是個法力投影?!」

申子陵一揮手,放出一道法力光弧劈向連接凱莉的靈力線,在斬斷靈力線的一瞬間,原本法力充足的凱莉突然感到法力一縮,彷彿停了電般失去了移動能力。這一刻,正圍住她攻擊的三把飛刀突然射出三道光芒,在她四周形成一個圓形的靈力罩,完全隔絕的與外界的聯繫。

「啊!」

凱莉連忙揮舞巨劍,想要破開靈盾,但她沒有了遠處靈力線的支持,頓時法力大減,巨劍劈砍到靈盾上,沒有一絲效果,自身的法力更是消耗了不少。

此刻,她終於開始慌亂起來。

「哈哈哈!不錯不錯!我猜的沒錯!你是依靠外力的輸入才能和我對抗的。我也覺得奇怪,不過區區一個丹境初期的存在,竟能和我硬拼了這麼久。不過我好奇的是,到底是什麼寶物能支持你這樣戰鬥?難道是什麼高人留下的秘寶不成?看來,我此行可是發大了!哈哈哈!」

申子陵得意地大笑,而下方的李明等人聽到這話,頓時臉色慘白,他們知道,藍星島最大的秘密,恐怕今日就要暴露了。

「放開我! 史上第一混子大師兄 難道你就是這樣對待一個女士的嗎?!」

凱莉氣急敗壞地大叫道,臉上滿是無助和焦慮之情,和真正的人類已經沒有多大差別了。

「嘿嘿,別急!我到是第一次遇到像你這樣的靈化生命體,不管你是器靈還是什麼別的東西,既然能幻化出實體,那本座以後就把你收為奴婢,以後你就好好在洞府內服侍本座了!哈哈哈!」

申子陵獰笑道,望向凱莉的眼神帶著一絲**之色,伸手放出一個靈力大手,向凱莉一把抓去! ?林達聽到到遠處傳來一陣陣劇烈而熟悉的槍炮聲,又感應到數股或強或弱的靈力波動時,心裡頓時冒出各種想法,不覺焦慮起來,加快了飛行的速度。當他看到遠處隱隱若現、時曾相識的島嶼輪廓,終於肯定那就是闊別已久的藍星島!

當他飛臨島嶼沿海上空,距離島嶼不過兩三公里時,他終於看到了港灣處的五艘飄揚著甲浦國海盜旗的軍艦,數十個甲浦國海盜士兵正在沙灘上吵吵嚷嚷地叫著什麼。緊接著,他又感應到遠處兩股強大的氣息發生戰鬥,其中一股好像還似曾相識時,各種各樣的想法不斷湧上心頭,讓他臉色大變。

「到底發生什麼事了?藍星島上怎麼會有這些甲浦國海盜?他們是怎麼來到這裡的?島上是什麼人在戰鬥?!」

帶著巨大的疑惑和不安,林達再也顧不得用什麼隱蔽的方式出現了,現在他急切想要確認島上同伴的安危。林達心念一動,備受鳳凰雙翼瞬間施展而出,渾身法力霎那間全開,化作一團金色霞光,以驚人的速度朝著藍星島疾馳而去,幾個閃動就飛行了數百米,飛到了島嶼上空。

跟在後面的白羽見林達突然暴走起來,頓時驚訝起來,可當她同樣用靈識掃描島嶼時,臉上的表情更是古怪起來。

「是他?他怎麼會在這裡? 新攝政王的冷妃 罷了!既然在這裡碰上你,我又有林國師相助,這一次,是絕對不會放過你了!」白羽咬定主意,眼中露出一絲冰冷的殺意,同樣加快了飛行速度,緊跟林達而去。

藍星島上,當申子陵大手一抓,眼看就要把凱莉抓住呢,突然心神一顫,不由自主地停下手來,朝遠處方向驚奇的望過去,臉上滿是不可思議的表情。

「怎麼回事?!那股氣息是誰?難道是嬰境強者嗎?怎麼會在這裡出現?!」

申子陵連忙放下了凱莉,同時飛快地放出防護罩,將小刀法器祭在身前,緊盯著遠處林達來襲的方向,眼裡竟露出一絲恐懼之色。

林達的靈識掃過整個藍星島,很快就發現了距離港灣不遠處的戰場,帶著巨大的疑惑,他急匆匆地撲了過去,還沒來到申子陵等人面前,就有一股龐大的靈壓籠罩而來。

「李明、趙丹、加利亞…是你們?!」

林達來到戰場上空,一眼就見到了地上的同伴。雖然已經過去十餘年了,但他還是準確地認出了在場的所有人。不過他也察覺到同伴們身上傷痕纍纍,有幾個人更是昏迷不醒,氣息極為微弱。

「林…林達!是你嗎?!哈哈哈!太好了!你終於回來了!」李明突然見到空中的林達,頓時興奮若狂地大笑起來。

林達點點頭,與李明等人相識一笑,雖然他心裡有許多疑問,也有許多話想和同伴們說,但現在是什麼情況,他一眼就看得出來。

「李明,這是怎麼回事?就是這些甲浦國混蛋把你們打傷的嗎?他們到底幹了什麼?!」

林達掃了下發的海盜士兵一眼,把目光狠狠地鎖定在對面的申子陵身上,冰冷的眼神帶著凌冽的殺氣。

申子陵的臉皮猛跳了數下,原本已經運起法術的手心竟不覺滲出汗來。他臉上的皮肉動了一下,不知是該笑,還是該哭,或是該說些什麼,身體不覺有些微微後退起來。

他當時也參加過亂礁海戰鬥,自然認得出林達。此刻他非常明白,以林達當日與黑風王大戰時展現的威力,絕不是自己一個人能夠阻擋的,即使加上他帶來的所有士兵也不是林達的對手。

「我記得你,你是甲浦國的統領之一吧?沒想到你竟然會來到這裡撒野,真是冤家路窄,而且你還傷了我的朋友,你說,我該怎麼對付你才好?」

林達冷冷地對申子陵說道,同時盯著他的一舉一動,體內的法力也隱隱開始運起來。

「嘿嘿…沒想到會在這裡遇到林…嗯…林國師…嘿嘿…這是誤會!一定是誤會!很抱歉我們給您添了麻煩,我這就下令馬上撤離此島,我們造成的損失一定加倍賠償!絕不會再到這裡來!」

申子陵嘿嘿一笑,假裝十分無辜地說道,一邊小心翼翼地朝地上的海盜士兵移動。

「你以為你們這樣就可以走了嗎?」 左教授,吃藥啦 林達冷冷地說道,不等申子陵答話,瞬間就揮出一道劍光,狠狠地劈了過去。

申子陵早就知道林達不會放過自己,在林達出手的一瞬間,他竟沒有轉身而逃,而是將自己的小刀法器化作一道光幕迎上,自己則轉身猛地沖向地上的李明等人。他非常清楚自己沒有對抗林達的實力,但如果捉住林達的一個同伴作為人質,到是有逃生的可能。

「大膽!」

林達見申子陵沖向同伴,心中一急,正在射出的劍光突然一分為二,一道狠狠地破開申子陵的防護光幕,另一道著拐了個彎,瞬間擋在申子陵前進的方向,阻止了他的行動。與此同時,林達也瞬移到了李明等人身前,擋在了這個狡猾的頭目前方。

「撤退!」

見到林達已經識破自己的詭計,申子陵想都不想地立即往海港方向逃去,此刻他一心只想離開藍星島,連手下兩百多個海盜士兵也顧不了了。而其他海盜修士見到首領不戰而逃,又感應到林達身上強大無比的靈壓,早就被嚇破了膽子,頓時一鬨而散。

林達並沒有馬上追上申子陵,而是轉向李明等人,關切地問道:「李明,你們沒事吧!」

「哈哈哈!林達!你真的是林達啊!太好了!你能回來太好了!」

李明眼裡泛著淚光,激動地抱住林達的肩膀,既是為見到闊別十餘年的同伴而高興,也是因為剛才死裡逃生而激動不已。

「林達!你怎麼變得這麼強大了?這…這太不可思議了!實在是太好了!可是,你現在能救救陶德他們嗎?他們…快不行了!」那個名叫加西亞的中年男子指著昏迷的幾個同伴,急切地說道。

林達點點頭,顧不得追趕四周四處逃散的海盜士兵,馬上一拍法袋,從裡面取出一瓶精緻的藥瓶來。

「快!給受傷的人每人倒一顆!」

林達取出的丹藥是人族大陸上一種珍貴的療傷聖葯,只要剩下一口氣都可以起死回生,對各種致命的傷勢有緩解作用。眾人七手八腳地給身受重傷的同伴服下丹藥后,見到傷員的臉色稍微好些,這才放下心來。

「林達,你怎麼變得這麼厲害了?這些年來你們到底發生了什麼事?你…你現在應該是丹境修士了吧?」

李明見林達取出的丹藥竟能奇迹般地救活了同伴,又見到他剛才驚退強敵的一幕,驚訝地問道。

林達點點頭,微笑地說道:「是的,一別十餘年,我們在人族大陸上發生了很多事,真是一言難盡啊!不過我也想知道,你們在島上還過得好吧?」

「好…我們很好…」李明點點頭,他看了一眼身邊剩下的二十多個同伴,突然指著離去不遠的海盜士兵背影,悲憤地說道:「林達!沒想到今日你回島會碰上這種事情!我們藍星自治團有好幾個兄弟姐妹都死在那些混蛋手裡,我不想放過他們!你…能為他們報仇嗎?!」

在剛才的戰鬥中,堅守港灣的三十多個藍星自治團成員和兩百多個土著士兵面對強大的海盜修士士兵毫不畏懼,奮力反擊,但因為實力相差巨大,自身傷亡慘重,只剩下不到百餘人活了下來。不幸戰死的團員就有八人,包括橋本隆太郎、安倍金三兩個自治團中唯一的日本人。

林達想起死去同伴的音容笑貌,想到一別十餘年,還沒來得及和他們見面敘舊便生死隔離,心中頓時升起一股悲憤之意,眼裡更是要噴出火來。他對李明點點頭,沉聲說道:「放心好了!我不會放過這些混蛋的!」

說完,林達一跺腳,化作一道金光騰空而起。面對遠處的海面,飛快地從法袋中取出一張珍貴的傳訊符,快速地用手指比劃幾下后便向遠處射去。接著,他展開所有的靈識,頓時覆蓋了四周五十公里內的範圍。

在強大靈識的感應下,他清晰地察覺到四周每一個海盜修士所在的方位。此刻,倉惶逃竄的海盜修士正拚命地擠上海灣外的五艘戰艦,而一些聰明的海盜則從戰艦上拆下小船,在船上施展了疾風術后,加快向大洋深處開去,還有一些海盜士兵更是顧不得登上船,直接施展飛行法術向大洋深處逃去,全都像遇到鬼一樣,急切地逃離藍星島。

跑得最快的那人當然是申子陵了,他此刻已經飛離了藍星島七八公里遠,完全是一副被嚇破膽的樣子,哪有一點軍隊統領的樣子。

林達盯著這個最大的目標,二話不說,背後雙翼一展,朝著申子陵逃跑的方向快速追去,背後雙翼驅動之下,速度竟比對方快了數倍之多! ?林達全力飛行之下,不到一分鐘的時間就追到了申子陵身後數十的地方。感覺到身後啥殺氣騰騰的林達,這個原本還帶著點僥倖心態海盜頭目頓時心神大亂。他開始將所有法力都轉化為飛行法力,拚命地加快逃跑的速度,想要盡量拉開與林達的距離,但無論他如何怎麼努力,林達還是緊緊地跟在他身後上方,如同戲虐老鼠的貓一樣不緊不慢。

「林國師!你不要逼人太甚了!太不了我申某人和你同歸於盡!」

申子陵壯膽大叫道,實際上完全是色厲內茬。林達怎麼可能會在意區區一個丹境初期修士對他的威脅,他腦里完全是想為同伴報仇的念頭,手中法力微動,做好了攻擊的準備。

「我跟你拼了!」

申子陵大叫一聲,猛地在空中一轉,迎面對準林達狠狠地劈出本命法寶,三把小刀法寶化作漫天刀芒,密密麻麻、鋪天蓋地地射出。他的這一擊,傾盡了全部法力,完全是搏命一擊。

「哼!以卵擊石!」

面對漫天刀芒,林達毫不在乎,雙手在身前掃過,頓時放出一層厚厚的金色光幕。只見這光幕不斷伸延變大,好似天空中一朵雲團一般,柔和,卻又暗藏殺氣。

這正是林達的絕技之一劍幕神通。以他如今丹境巔峰的修為,這劍幕的厚度,要比之前在亂礁海之戰時要厚重了不少,不但能化盾為牆,體積更有有近畝大小。

漫天的刀芒劈到這劍幕上,好像砍到什麼銅牆鐵壁般,頓時爆發出劈里啪啦的金屬碰撞聲,但沒有見到金屬相碰的火花,只有能量的劇烈碰撞。不出所料,光芒閃過,上萬刀芒根本奈何不了一道劍幕。

申子陵不過丹境初期修為,這一擊已是全力而為,見到劍幕絲毫無損,眼裡不禁露出絕望之意。他一咬牙,猛地咬破舌尖,吐出一口精血,又對著空中懸浮的獻血不斷比劃,憑空出數十個奇怪的符文,一陣詭異的閃光亮起,符文竟沒入其身軀中。

眨眼間,申子陵的身體發生了驚人的變化。身上的皮膚生出一張張鱗片,四肢更是變成鰭狀,他竟然在片刻之間變成了一條半人半魚的奇怪生物。接著,這個怪物頭也不回地猛地扎入海中,用比之前在空中更快一倍的速度飛快逃脫起來。

「想逃?!」

不遠處的林達對申子陵的變身雖然感到很奇怪,但他既然已經出手,就絕無可能讓此人逃掉。他立即對劍幕一指,橢圓形的劍幕頓時變幻成劍形,劍鋒正指海面下方申子陵逃跑的方向。

「去!」

隨著林達一聲大喝,劍幕猶如利箭般離弦而出,將下方五百多米寬的海面完全籠罩起來,猶如無數把利劍插入海中,在海面上激起密密麻麻的巨大浪花。數秒之後,一個半人半魚生物被一股劍絲生生從海水中一抓而起,將其懸吊在海面之上,渾身上下都是血淋淋的傷口。

這招化幕為絲,也是林達劍幕神通中的一種殺傷戰技,非常適合用於大範圍攻擊,不過此種戰技只能施展一次,用過一次后劍幕就會恢復原狀,否則在戰場上倒是一種威力巨大的大規模殺傷型招數。

林達緩緩飛向漂浮在海面上的申子陵,同時伸出一張靈力大手,眼看要把這海盜頭目當場捏得粉碎。這時,原本好像已經斷氣的申子陵突然發出一陣炫目的亮光,身體爆炸起來,在海面上炸出一團數十米高的巨大浪花。

在飛濺的浪花中,一團藍色光芒飛射而去,幾個閃動就消失飛出數百米外。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