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走之後,你應該明白你將面臨什麼?」

九陽做最後的努力。

「當初那地方我都不怕,何況現在?」

丁峰大有深意的說道。

九陽渾身一震,再次想到了萬墳坑的帝山,搖搖頭,踏空遠去,只留下裊裊餘聲,「希望你還有命在,十天後,定會和你做一筆大生意!」

眾人陸陸續續的退到了遠處,卻都沒有離去,只是想看一看,丁峰如何面對龍隱。

「希望,他能夠抵擋住吧?那種丹方,太過精妙了,要是我寶鼎宗在得到相應的丹方,我們的丹道水平,將會有一個質的突變!」

陸空心思轉動,他目光一轉,看到了木子森,心思一動,傳音道,「木老兒,你想看著那小子死嗎?」

「不看著又如何?」

木子森一笑道。

「你這個老傢伙,就知道拿捏,待會,萬一那小子抵擋不住,我們一起出手如何?」

陸空笑罵一聲。

「我符帝宗又能得到什麼好處?」

木子森乾脆道。

「到時候煉製的丹藥,以成本價給你們,如何?」

陸空咬牙道。

「你可不能反悔!」

木子森大喜。

「只能給你宗派弟子服用。」

陸空加了限制,木子森毫不猶豫的點頭。

兩人暗中打成了協議。

這邊,龍隱逼上前來。

「丁峰,走吧!」

龍隱森然道,今天他臉面幾乎丟盡,對丁峰更增添了恨意。

「去哪裡?」

丁峰依然坐在九龍椅上,而且還專門升高了很多,正好俯視著龍隱,他疑惑道。

「小輩,你真不走?」

龍隱已經忍不住了。

唉!

丁峰嘆息一聲,高聲說道:「你黑龍宗的楊木覬覦我的機緣,搶奪我的造化丹和丹方,我不給,他就準備將我擒拿住煉化成傀儡!當真霸道,難道這就是黑龍宗的真正面目?嘿嘿,修為太差,被我反殺,反而引出來你們這一幫老怪物,難道這就是常人所說的,打了小的來了老的?還真是上樑不正下樑歪,一路貨色!」

「小輩,找死!」

龍隱目光一凝,神通自成,方圓千米內的空氣全部凝滯,自成一方牢籠,將丁峰困在裡面。他手一抓,牢籠飛速縮小。

轟……!

眼看丁峰就要被困死,卻有幾股強大的力量爆發出來,瞬間將牢籠破碎。七道人影出現丁峰周圍。將他護在中間。

「至尊強者?護道人?」

看到這七位冷冰冰的強者,龍隱眼皮子直跳,心中驚駭。他感覺到這七位體內蘊含的力量,比他強的不是一點半點。

遠處觀戰的各方老祖。也一個個震驚萬分。

「果然……!」

陸空有些后怕,有些慶幸當初是黑龍宗的楊木率先出手了,否則,他們寶鼎宗就有可能面對現在的丁峰。

「這小子到底是哪裡來的?這些強者全部都是生面孔,又是哪裡來的?」

木子森和劍四十九紛紛疑惑。

可他們依然不看好丁峰,因為龍隱是黑龍宗的宗主,又因為黑龍宗是帝宗,只有帝宗。才知道帝宗的底蘊有多麼恐怖。

「龍隱,是誰找死?」

九龍椅上的丁峰托著下巴,笑吟吟道。

「怪不得楊木長老損落這裡,你還真不簡單,可你真以為,他們能擋住我嗎?」

龍隱神情凝重,卻十分不屑,他伸手抓住了頭頂上的黑龍劍,劍指丁峰,「我就讓你見識見識帝兵的威能。帝兵之下,至尊螻蟻!」

「是嗎?」丁峰神情稍微嚴肅,可他一分意念已經進入了系統空間。「系統,兌換暗金傀儡!」

「叮,暗金級傀儡沒有等級之分,兌換一個,需要一萬億能量點,是否兌換?」

「一萬億?是神尊傀儡的一百倍?」

丁峰大吃一驚。

「叮,暗金級傀儡,乃是准帝強者,整個身軀。相當於准帝之兵,宿主是否兌換?」

所謂准帝。也就是半帝

「幸好!」丁峰有些慶幸,一萬億能量點。相當於一百億神晶,要不是剛才得到了一大筆,恐怕就要向劫和古風求救了。

劫和古風,也能得到魂點和兌換物品,只是相當於分離出兩個子系統罷了,他可以隨時調動兩分身的資源,因為他不缺魂點,倒沒有這麼做。

「神土造化丹的丹方,就夠一個準帝了,這買賣?」

丁峰感覺好笑,他看向龍隱,更不怕了。

「去,殺了他們!」

眉頭一凝,殺機隱現,他手一指,發出了格殺令。

「是!」

金一到金七同時應了一聲,就撲了過去。

「狂妄,給我殺!」

龍隱大怒,在他身後還有四位至尊級別的長老,隨著他一聲命令,全部動了,他則一劍劈向了撲過來的金一。

至尊交手,還有帝兵,絕對毀天滅地,摧毀十萬里方圓,也幸好周圍有木子森等擁有帝兵的老祖,紛紛打出神通,護衛住下方,否則整個紅葉國都會被摧毀

轟……!

金一沒有躲避,一拳轟向了黑龍劍。

「愚蠢!」

龍隱嗤笑。

劍四十九等人卻不解。

帝兵是何物?毀天滅地,無物可擋,而金一卻用拳頭硬碰,他們不理解。

丁峰卻目光灼灼的看著。

劍光落下,金一的拳頭直接被劈開,繼而拳頭破碎,手臂炸裂,就連肩膀都被轟碎了,金一也被轟飛百里開外,奄奄一息。

「好一個帝兵!」

丁峰『噌』的一下站了起來,神情萬分凝重。

對帝兵,他這才有一個直觀的認識。金一是至尊之中的超級存在,身體強度,至尊神兵難傷,卻在黑龍劍下輕易的毀壞,還差點被斬殺。

論真實的戰力,金一絕對比龍隱強上一籌,然而現在卻不是一合之敵。

這就是帝兵之威!

「丁峰,你還拿什麼來抵抗?」

龍隱露出了笑意,已經勝券在握,手執帝兵,抓向了丁峰。

「拿什麼?」丁峰站定不動,他感應了一下神源內的大帝捲軸,還是決定不動用,那是最後的底牌,又想召喚豬九戒過來,卻也壓下了念頭,「那麼,暗一,出來吧!」

聲音落下,虛空裂開,從裡面從容的走出一位面無表情的中年人。

「去,殺了他!」

丁峰手指龍隱,下了命令。(未完待續)

ps:上月的稿費出來了!

傲古神皇一月的訂閱:257元!

老李悲泣,電費都不夠!

誰能告訴老李,該拿什麼堅持下去? 即便林北望沒有轉身看過來,女人還是快步的走到了林北望的跟前,神情高傲,氣勢十分的壓迫人,絲毫不容林北望無視她。

林北望這回不是在心裡,而是直接翻了個白眼。

厲千陽看到走到他們這一桌的姑蘇雅菲,不由身子緊繃了起來。

林北望在心裡嘀咕了一句,沒出息。

「好久不見了,林北望。」女子巧笑倩兮的看著林北望。

林北望不語,也不看她。

女子卻絲毫沒有在意,依然笑如春風的看著林北望,「我送你的見面禮,喜歡嗎?」

呵,現在壞人都這麼猖狂了……林北望捏了自己的手,依然不言語。身旁的陸寒徹眼眸冰冷,身子不動,戾氣卻四散開來,他的餘光感覺到林北望神情的異樣,淡淡的開口說道,「不喜歡的話,就離開。」

爸爸從小教育不能浪費食物。這麼一桌子的好菜,林北望覺得不可以浪費。

林北望站起了身,滿手油漬的往姑蘇雅菲的腰間一握,湊到姑蘇雅菲的耳旁,痞笑著說到,「這些年,我不在姑蘇家族,你這個姑蘇大小姐才有了出頭的日子,若是現在外界知道了我是姑蘇北望,我是那個姑蘇家的二小姐,你猜,你這些年的苦心經營會不會全部消失?所有矚目的目光是不是都又會回到我姑蘇二小姐的身上了?雅菲你何時敢玩的這麼大了啊?」

姑蘇雅菲聽此臉色大變,低頭看到林北望手剛才摸過的地方,尖叫了起來,「林北望你個流氓痞子!」

林北望一副無所謂的樣子,姑蘇雅菲氣的直接離開了餐廳。

環抱著雙手靠在椅子上的陸寒徹,冰冷的眸子里有些笑意。雖然沒有聽到林北望對姑蘇雅菲說了什麼,但是看到高傲的姑蘇雅菲這副氣急敗壞的模樣,陸寒徹就知道林北望沒吃到虧。

厲千陽俊美的眸子里,雖然笑意暖如春光,卻暗藏著一絲波瀾。看到林北望和姑蘇雅菲好像很熟的樣子,能和姑蘇家族相熟的人,到底背後是什麼樣的人?難道是陸寒徹有對外未公開的一面,還是這個林北望本身就是陸寒徹藏著的一張王牌?

厲千陽微眤著雙眸,若有所思。

氣走了姑蘇雅菲的林北望絲毫沒有再多想,面對著一堆美食,哪還有多餘的腦袋去想別的。

坐在林北望對面的厲千陽,笑容滿面一臉痴漢笑的看著林北望吃著美食。女孩小鹿般的眼睛亮閃閃的,吃起東西來感覺格外的香。厲千陽忍不住目光都跟著林北望走。

「你不該也請我一起吃嗎?」陸寒徹低沉的聲音幽幽的傳來,垂著的眸子看不見情緒,身上依然是一副生人勿進的禁慾系。

昏婚欲睡 林北望轉過身來,給了陸寒徹一個眼神,那眼神的意思就是,「別鬧。」

陸寒徹垂著的眸子,淡淡的轉過來看向林北望,「林北望,叫我的名字。」神情居高臨下,口吻不容你拒絕。

怎麼有人霸道起來都這麼理所當然啊!拿著刀叉正咬著東西的林北望,塞滿了食物的嘴鼓鼓的看著陸寒徹,想說的話,因為嘴裡滿滿的食物,一時難以說的出口。 ?暗一出現,震驚全場。

「這樣的氣息?」

劍四十九顫抖了,他體內發出『噌噌』的劍鳴聲音,戰意一瞬間衝破天級,就想衝過去,卻被劍無敵拉住了。

「師傅,不合適!」

劍無敵搖頭。

「可、可……他肯定是准帝強者,這樣不依靠帝兵的強者,哪裡去找?」

劍四十九眼睛發光,卻也忍住了。

「不久的將來,肯定會有很多,中州的古風,西土的劫,北域的蠻吉,東域的姐妹,還有……!」

劍無敵低喃,聲音只有他自己能聽到,低下頭的一瞬間,眼中劃過一道執著的劍光。

轟隆隆!

暗一拳出打爆蒼穹,將龍隱逼退,兩人沖向萬里蒼穹,雲層之外,大戰一起,破碎萬里空間,打碎了蒼茫。

金二等六人對著黑龍宗的四大長老發起了攻擊。

丁峰將金一收入系統空間進行恢復之後,就坐在九龍椅,靜靜的看著遠處的爭鬥。

「雖壓制,短時間內卻難以取勝,那麼……!」

丁峰毫不猶豫的又兌換出四個金級上品傀儡,從金八到金十一,留下兩個護衛在他身後,另外兩個加入了戰團。

八對四,絕對的壓制。

啊……!

不一會兒功夫,金六便撕下了對手的一條胳膊,強弱之勢更加明顯。

無盡的高空,暗一一雙拳頭,不停的轟擊黑龍劍,雖留下一道道傷口,卻完全能夠承受住。

龍隱卻臉色發白,以他的修為操控帝兵十分勉強。心中焦急:「這樣下去,我非敗不可!」他眼光一掃,看到了下方。頓時心神狂跳。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