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東面跑,有人可以救你!」

女神的聲音在姜亢心中冷靜的響了起來,姜亢頓時眼睛一亮,連忙拉著項誅換了一條路,速度的沖著東方沖了過去。

「你們走不了!」

血脈之力全開的項擎六識變得敏銳起來,耳朵撲捉到了對方逃跑路線的更換,身子一轉沖著東面追了過去。

還好姜亢早早逃跑,不然怕是已經追上來了!

地下的虞喬等人見狀,立馬撇了火焰,一個個衝天而起,跟在了項擎的後面,想要借著他此刻的威力衝出這片操蛋的地方。

八個人身子才起來,下方藤條迅速四面八方的涌動過來。

項擎已經走的遠了,附近壓力大增,幾人紛紛出手,然而藤條卻是越來越多,直接在外圍形成了一個大球,將幾人包裹了進去。

「沖開他!」

項蒼怒喝一聲,學著自己的兄長打開了血脈之力,然而差距實在是大,無法達到那個點的他沒法突破這些藤條的攻擊。

而且因為幾人的前進速度被阻攔下來,藤條和樹木的枝葉攻擊頻率變得高了起來,瞬間將幾人籠罩!

不斷的有人打開了血脈之力,然而卻是始終無法完全掙脫困局,八個人被困在了半空之中,只能憑藉著殘存的體力慢慢的對拼著,讓自己不被這些古怪的樹枝和藤條所拿下,等待著前方人回頭救援。

然而項擎早就紅眼了!

遭受如此大辱,他怎能不氣?

攆著姜亢兩人屁股後面就是一陣狂追,幸而藤條的密度變得高了起來。

似乎高調的項擎吸引了大多數的注意力,其他區域的藤條也在飛速的將手伸到了這塊區域,要對這個狂妄的生命體進行懲罰。

「我一定要殺了你!」

項擎怒吼著,「手中的長槍猛揮而下,一道勁猛之力頓時橫掃了出去,直接沖著下方壓了下去!

轟轟轟!

槍芒突破層層阻隔,落到了姜亢和項誅兩人身後。

兩人同時回頭,合力抬槍抗擊!

咯!

一股渾然巨力襲擊而來,即便是有藤條的重重阻隔,項擎的攻擊依舊是兩人無法承受的,姜亢的手臂關節處傳來了脫臼的響聲,兩人渾身的玄氣都沖入了手中的兵器之中,依舊無法抵擋,身體飛速的往後倒退而去,後背衝到了幾顆大樹,立時吐血,朱紅嘔現!

「項羽哥哥,你沒事吧!」

項誅畢竟已經是先天境界,而且血脈不曾封印,比起目前的姜亢要強大不少,這一招並未讓她如何難受,停住了腳就帶住了後退的姜亢。

「我還好。」

疼的嘶了一口氣,收了手中的湛水龍槍,姜亢灌力將自己的胳膊給擰了回去,一把抹掉嘴角的血,又是幾聲咳嗽。

「趕緊走,再來幾次就扛不住了!』

「恩!」

看出兩人被攻擊所創造成的後退之勢,項擎心中大振同時越發憤怒。

自己竟然讓兩個垃圾給戲耍了!

「哪裡走,納命來吧!」

項擎大喝如雷霆,臉色也有些微微發白,但是身上的強光不敢停下,一旦稍有減弱,只怕無法打開這條道路了!

一路衝擊,即便是他也有些吃不消了。

咬了咬牙,心知必須儘快追上二人,不然自己都要危險了!

強行提起一口氣,身體劃出一道流光來,速度陡然增加!

「卧槽,吃春藥了?」

姜亢一看懵逼了,正好眼前有個山坳,兩人飛奔而下,速度也是快了不少。

走到前方,一株巨大無比的樹木頓時擋住了兩人的去路。

這頭路盤在中央地帶,斷隔兩山通道,巍峨的就像是一道樹木之峰!

身後,項擎已經清晰的感覺到了兩人腳步停下,頓時大喜過望。

一個俯衝,瞬間就到了二人上方! 「他來了!」

項誅急的大喊了起來。

「怎麼辦!」

姜亢現在也慌了,女神不能坑了自己啊!

「別慌,趴下去。」女神從容說道。

姜亢聽了一陣頭皮發麻,躺下去?

是不用對方動手,自己先死好的意思嗎?

但是眼下也沒有其他辦法了,回頭的話鐵定讓項擎殺死!

一把抓住了項誅的手,直接往前面的草叢之中撲了進去。

「啊!」

項誅驚呼了一聲,兩個人頓時栽倒進了草叢之中。

「受死吧!」

渾然一聲大喝,項擎手中長槍急急一抖,一股金黃色的勁氣直接嗖的一下射了出去。

「真龍吐狂息!」

那股金黃色的勁氣直接凝聚成了一條筆直的線,就像是金黃色的激光,擊碎了重重阻隔,赫然出現在了兩人身後。

完了!

這是姜亢腦海中第一個閃過的念頭,讓這東西掃一下,估計立馬就要沒命!

有草叢阻擋,兩人迅速在草中翻過身來,打算做最後的殊死抵抗!

忽然之間,一陣地動山搖,詭異波動在空氣之中出現,那金黃色的光芒竟然變得扭曲了起來。

層層跳躍,像是一束光不斷的在不同的介質之中穿梭,在折現的同時彎曲,在彎曲的同時變慢下來!

一股恐怖的波動從那巨大無比的大樹之上蔓延了過來,而後一根精鋼一樣的藤條出現,沖著已經扭曲的沒法看的金光砸了過去。

轟的一聲,金光頓時被砸的粉碎。

化作漫天的金星落下,帶下錯愕的眼神。

「是這頭大樹!」

「目標:木之靈神

身份:???

技能:???

等級:???」

姜亢頓時大喜,原來女神說的救兵就是這大傢伙!

就沖著這一連竄的問號,打退項擎那還不是輕而易舉,最好是一把將這傢伙給報銷了才好!

天空中的項擎也是吃了一驚,而後狂發飛舞而起,沖著那巨大無比的樹木咆哮了起來。

「你這些不開眼的精怪,竟然幫著這些卑鄙之輩來害我,著槍吧!」

說著,長槍一搖,身上金光乍現。

燦爛的金色光芒之中,項擎咬著牙沖了過來,強絕的氣勢帶起了一陣罡風,長槍直指木之靈神。

姜亢覺得這傢伙有點傻乎乎的。

你丫的沒長眼睛嗎?

你單挑也不要這麼實在好不好,這麼大個傢伙你打的過嗎?

不過想想也是,估計他是被自己氣瘋了,好不容易追上了耍了自己一晚上的人,結果來了這麼個大傢伙攔路,內心肯定是奔潰的。

唰唰唰!

天空中落下了無數的葉子,一個個像是鋼刀似得,沖著項擎就飛了過去。

項擎手中長槍急忙甩動了起來,放棄攻擊。

他也不是傻子,這些飛刀葉子一看就不好對付,送了自己的性命就不好了。

叮叮噹噹的聲音響了起來,手中的長槍帶起來一片片的火花。

大樹簌簌的搖動了起來,數不盡的飛刀落了下來,密密麻麻的跟暴雨似得。

「真下刀子啊。」

姜亢都看傻眼了,這夠恐怖的,不會落在自己頭上吧?

項擎看了一眼,登時頭皮發麻,轉身就跑了起來。

嗖嗖嗖!

飛刀的速度何其之快,在項擎轉身的時候,從他身體周邊一一劃過。

「啊!」

半天空中傳來了一聲撕心裂肺的慘叫,接著一片片的破布落了下來。

半空中的人影,只剩下了一個褲衩子!

「哈哈哈!兒子你能耐啊,人家裸奔,你裸飛!」姜亢在下面大笑了起來。

項擎身體迅速的搖晃了起來,蒼白的臉色漲的通紅,而後噗呲一聲吐出一口血來。

給氣的。

一晚上到現在,他都不知道自己怎麼活過來的啊。

飛刀不斷的往外飛著,在項擎身體上割裂開一個個口子,但是始終不曾傷了他的性命。

這讓姜亢想到了大長老的話,這裡面的東西會給人帶來危險,但是不會威脅到生命,應該是和至尊的靈氣有關了。

畢竟進來的都是自己人,這些生物都是靈氣所化成的,即便是至尊不在了,他們也應該繼承了一些意念和記憶才是。

項擎沒敢晃悠著身子了,迅速的往前沖了出去,只是撂下了一句狠話。

「我一定會找到你,讓你死無葬生之地的!」

怒吼聲傳來,一條巨大的鞭子從大樹底下蔓延著拉了出來,而後在他身下一個上挑,直接抽了過去。

「啊!」

忍不住一身慘叫,霸氣無雙的項擎被抽的連番了幾個跟頭,往遠處虞喬他們所在跌落過去。

一道血痕從他頭頂到胯下,那叫一個醒目啊!

虞喬他們現在很慘,終於力量耗的差不多了,也架不住越來越密集的攻擊,一個個被從天空中扯住了。

起初還可以掙脫開一兩根的藤條,到後面越來越多,基本上就是毫無招架之力,紛紛從空中跌落了下來。

接著藤條越發的多了起來,將人捆的嚴嚴實實的,直接聽到距離地面四五米的位置,四處有藤條或者樹枝和瘋長的草生物鑽入了他們的皮膚裡面。

鮮血淋漓不是重點,重點的是這些樹木竟然在吸收他們體內的玄氣,讓他們的境界飛速的跌落著。

眾人臉色一片慘白,對於修行者來說,這種行為比起殺了他們也強不了多少啊!

吸了沒多久,年紀最小,也才突破先天境界的項蒼哭了起來。

「嗚嗚嗚!我跌破先天境了!」

「嗚嗚嗚!我要回去,嗚嗚嗚!」

那個哭聲叫作一個凄慘啊,眾人聽了都不免心中一沉。

修行是多麼苦的事情,全世界的修行者只有姜亢一個人不知道。

每一個大境界都是難以跨過的,即便是封天家族也有人被困在了後天到先天的道路之上,在三十歲前不能突破先天境界,基本上就慢慢的走在了家族邊緣了。

突破先天,也不是容易的事情。

換作自己,也會哭的吧?

緊接著,一人也臉色慘白,而後忍不住嗚嗚的哭了起來。

「你也跌破先天了?」虞喬心慌了起來,她已經到了先天初期了。

那人一臉尷尬的抬起頭來,臉上的眼淚嘩嘩的留著,嘴角不斷的抽搐。

「不是啊……是那玩意,鑽進我弟弟里了……」 虞喬臉色瞬間就拉了下來。

只有其他幾個男人都同情的看向了他,如果那樣的話,真的不如死了來的痛快啊……

就在幾人傷心欲絕的時候,一道身影從天空之中落了下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