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是這個!」我激動的說完,終身跳了下去來。

等到所有人都進到地下,再次拉了一下鐵鏈,入口關上。

就在入口關上的哪一刻,沙城暴掠過我們剛才的站立的位置。

「按著地圖上所示,這裡曾經是一個驛站,而我們現在所在位置,是當年驛站的儲藏室!」

走在最前面的我,解釋著大家的疑問。

四季長情 「姐姐,你是怎麼知道暗格的開啟方法的?」

眾人跟著地點頭,看來婭妮的話也代表了在場所有人的疑問。

「猜的!」

眾人白眼,一副鬼才信的表情。

走到儲藏室的最裡面,用手中的火把引燃牆上的油爐。隨手找了一張空著的桌子,揮手彈走上面的灰塵,將地圖反過來鋪在上面。

「你們看!」

順著我手指的位置,地圖的背面畫著閣樓樣的簡易圖,上層在地面,而下層在地下,兩層連接處畫著一個蹺蹺板樣東西,兩邊各用鐵鏈連接著。

「那也可能是往開拉門的啊!你怎麼可能一下就做到正確?」麥瑟抱胸表示不解。

「你們在再仔細看地圖!」

地圖上鐵鏈的左右都有箭頭進行標識!的確單憑這個也無法一下子確認開門的方法,我抖那一下鐵鏈也是別用意的。鐵鏈本身就足夠沉重了,再加上鐵門,正常人也需要三五個壯漢才能開啟,一個驛站沒必要做成那樣,那麼唯一的解釋就是機關。而且既然畫在地圖上,那就說明它是能夠使用的。

這樣解釋了一遍,總算是應付過去了,我總不能告訴他們我是瞎貓撞上了死耗子吧,汗!

「現在只要祈禱這場風沙快點過去,我們也好早點離開這鬼地方!」

「我們在這裡點火,不用擔心空氣的問題嗎?」麥瑟問道。

「這裡里地表很近,通氣孔直接伸到地面的!」

「那我們豈不是有可能會被沙塵暴捲走!」婭妮驚叫道。

「如果我沒猜錯的話!這個儲藏室整體都是由鐵鑄的,而且整體鑲嵌在地下,很安全的!」

說道這裡,我突然響起一件事來,很重要的,很要命的事。如果上面被黃沙掩埋,我們怎麼出去?

或許我那不靠譜的能力能解決問題吧!

大概!

而現在,讓我在意的另一件事就是,那幫瘋子為何那麼執著的攻擊那些蟲子。 「一起上!一起上!」

沙漠的另一端傳來一陣叫喊聲,聽動靜人數還不少。

帶路的麥瑟並沒有急匆匆的跑過去,而是選擇找了個隱蔽性比較的沙丘潛到上面。

「是那些瘋子!」

看到我們也跟了過來,趴在沙丘上的麥瑟將手中的望遠鏡遞給我。

果然映入眼帘的正是之前布萬加提及過的–炙夜。

看情形,這幫人像是在圍攻幾隻血蝴蝶。雖然說是瘋子,但他們更多的只是不畏死,行事風格上和正常人不同罷了,但從外面你無從判斷這些人是否真的瘋了。所有的行動,都會有人負責指揮,有人負責進攻。

是的,只有進攻,炙夜的詞典里有沒有「逃跑」兩個字。

這讓我想到魔獸里的血色十字軍,不明覺厲的一個組織,原本都是善良的人類,因為狂熱而導致最終的墮落,任何阻礙血色十字軍的人都要被審判、懲罰。

如果眼前的這幫人也是這樣的話,那就麻煩了。整整四十人的隊伍卡在我們的必經之路上,完全沒有穿越過去的可能。繞道?身後的沙塵暴貌似不會給我們這個時間。

他們為什麼會去主動招惹那些蟲子呢?我好奇的想著這個問題,同時將望遠鏡遞給我身旁的希梅娜。

在希梅娜接過望遠鏡的時候,那邊的陣地上開始出現傷亡了。

瘋子攻擊的間隙,血蝴蝶終於抓住了機會,其中有兩隻騰空而起,翅膀揮動著,可能是風的作用,鱗粉迅速擴散,形成一團朦朧的霧,附近的人即刻籠罩在裡面。

記得書上提及過,血蝴蝶可以控制自己的鱗粉可以聚而不散,你是可以隔絕皮膚與空氣接觸,但是沒有那個人能長時間不呼吸,被鱗粉籠罩,死亡只是時間的問題。

「轟!轟!轟!」

突然響起的爆戰聲,簡直是地動山搖。然後一陣風從我們的頭頂掠過。

「原來如此!」

我瞬間想明白了這個事情,在鱗粉籠罩后,立刻有人就會選擇自爆,通過爆炸產生的風壓,將鱗粉霧團吹散。

「為什麼不去救他們?」

希梅娜放下眼睛,如此慘烈的戰況讓她不忍心再看下去,扭頭指責似的問向麥瑟。

麥瑟瑤瑤頭說道,「沒有用的!誰也救不了他們。如果你聽說過炙夜,就因為知道他們狂熱到什麼程度,任何阻擋他們的人都會被處決,這時候如果我們跳出去,他們會即刻放棄血蝴蝶轉向先攻擊我們的。」

聽完麥瑟的話,從希梅娜的手裡拿過望遠鏡繼續繼續關注著對面的戰況。

「給我也看看嘛!」婭妮也好奇的想看。

一邊觀察著,順口冒出了一句,「小孩子不適合看這個!」堵住了婭妮的嘴。

「哦!」嘟嘴表示不服氣。

希梅娜再也不忍心看下去了,拉著婭妮,滑會沙丘的底部。此刻沙樑上,只要我和麥瑟兩個人了。

通過望遠鏡觀察,戰場上又出現了新的變化。

「攻擊!攻擊!不要停頓,後面的,封鎖天空,不要再給這幫雜碎一絲飛起來的機會!」

一個團長模樣的人,左右手交替指揮著,不是會摻雜幾句髒話。

團長身邊幾個法師模樣的人物,不停的釋放著戰爭熱誠,負責進攻的戰士和盜賊,如同死士一樣不要命的往上壓。

如果被血蝴蝶抱住無法掙脫,就引爆身上的*,後面的法師也是,各種能力加持、攻擊型法術不要命的往上丟,身體脫力到吐血。魔力耗空了就扔掉法杖,撿起地下的武器,像戰士一樣衝鋒上前。

目睹這一切的我也深深為之震撼,我想任何人看到這個場面都會為之動容的吧!在這裡好像每個人的生命都不是自己的一樣。

四十人的團隊,根本承受不住這樣的消耗。雖然血蝴蝶也在死亡,但是相比之下,人類的傷亡更大一點。

將望遠鏡稍微抬高點,微微調整了一下,發現遠處更多的人正在趕來。

「看來這場戰鬥,短時間是不會結束了!」說完,將望遠鏡丟給麥瑟,轉身滑向沙丘底部和希梅娜匯合去了。

看到我也下來了,希梅娜急忙問道,「怎麼樣了?」

我掏出布萬加給我們的那份簡易圖紙。

「我記得這附近應該有一個驛站的。」

手指在圖紙上比劃著,不是抬起頭來,看著四周的景象,

「在風沙到來前,那幫人是不會撤的,還是先找地方躲避風沙吧!」

「怎麼找不到呢?」

說著,我閉上眼睛,放開自己的感知,這一感知不要緊,嚇得我收一抖,差點把圖紙扔到地上。原來黃沙下面,大量的沙蟲正朝著一個方向–炙夜的瘋子圍攻血蝴蝶的地方集結。

也許是風沙的原因,一開始沒聽到,現在靜下心來,那股「沙沙沙」的聲音不由的飄入腦海里。加上,剛才的畫面,由不得的起一身雞皮疙瘩,打小我就害怕各種蟲子。

「那個…麥瑟!」

聽到我在喊她,麥瑟急忙從沙丘上滑下來。

我將眼下的情況和她說了一下,說到蟲子們的時候,麥瑟也是直皺眉。

「這附近有木有躲藏的地方?」

麥瑟搖了搖表示沒有。

現在想想也不是藏著掖著的時候,看著即將飄來的沙塵暴,我將地圖遞給她,指著上面的一個左邊說道,「那你知道這個地方在哪么?」

麥瑟只看了一眼,「這邊!」

……

「這裡什麼都沒有啊!」婭妮看了看四周說道。

的確這裡除了一下倒塌風化的牆壁,再無其它了。

麥瑟看了看天空將至的沙塵暴,「如果地圖所示是真的!那一定就是這裡不會錯!」

「大家都仔細找找!」希梅娜說道。

當下四散分開挨著殘垣斷壁一寸一寸的查找著,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

此時的婭妮看起來興緻不是很高,一邊找個姐姐口中的藏身地,一邊用腳踢著腳下的黃沙。

「這是?」

突然感覺腳被什麼東西磕了一下。

「姐!你們快過來看,這是什麼?」

聽到婭妮的呼喚,我們三人幾乎是同時趕過去的。此時婭妮已經把上面的黃沙扒拉掉了,看起來像是一根大鐵鏈,另一端在黃沙下面,好像連接什麼東西。

我走上去,伸手抓了起來,「好沉!」

第一感覺真的很重,然後用力一抖,「哐啷!」一聲清脆的聲音響起。

一拉,一松,鐵鏈自動縮回,「啪嗒!」隨著黃沙的陷落,地面上顯現出一個向下的入口。

「就是這個!」我激動的說完,終身跳了下去來。

等到所有人都進到地下,再次拉了一下鐵鏈,入口關上。

就在入口關上的哪一刻,沙城暴掠過我們剛才的站立的位置。

「按著地圖上所示,這裡曾經是一個驛站,而我們現在所在位置,是當年驛站的儲藏室!」

走在最前面的我,解釋著大家的疑問。

「姐姐,你是怎麼知道暗格的開啟方法的?」

眾人跟著地點頭,看來婭妮的話也代表了在場所有人的疑問。

「猜的!」

眾人白眼,一副鬼才信的表情。

走到儲藏室的最裡面,用手中的火把引燃牆上的油爐。隨手找了一張空著的桌子,揮手彈走上面的灰塵,將地圖反過來鋪在上面。

「你們看!」

順著我手指的位置,地圖的背面畫著閣樓樣的簡易圖,上層在地面,而下層在地下,兩層連接處畫著一個蹺蹺板樣東西,兩邊各用鐵鏈連接著。

「那也可能是往開拉門的啊!你怎麼可能一下就做到正確?」麥瑟抱胸表示不解。

「你們在再仔細看地圖!」

地圖上鐵鏈的左右都有箭頭進行標識!的確單憑這個也無法一下子確認開門的方法,我抖那一下鐵鏈也是別用意的。鐵鏈本身就足夠沉重了,再加上鐵門,正常人也需要三五個壯漢才能開啟,一個驛站沒必要做成那樣,那麼唯一的解釋就是機關。而且既然畫在地圖上,那就說明它是能夠使用的。

這樣解釋了一遍,總算是應付過去了,我總不能告訴他們我是瞎貓撞上了死耗子吧,汗!

「現在只要祈禱這場風沙快點過去,我們也好早點離開這鬼地方!」

「我們在這裡點火,不用擔心空氣的問題嗎?」麥瑟問道。

「這裡里地表很近,通氣孔直接伸到地面的!」

「那我們豈不是有可能會被沙塵暴捲走!」婭妮驚叫道。

「如果我沒猜錯的話!這個儲藏室整體都是由鐵鑄的,而且整體鑲嵌在地下,很安全的!」

說道這裡,我突然響起一件事來,很重要的,很要命的事。如果上面被黃沙掩埋,我們怎麼出去?

或許我那不靠譜的能力能解決問題吧!

大概!

而現在,讓我在意的另一件事就是,那幫瘋子為何那麼執著的攻擊那些蟲子。 「一起上!一起上!」

沙漠的另一端傳來一陣叫喊聲,聽動靜人數還不少。

帶路的麥瑟並沒有急匆匆的跑過去,而是選擇找了個隱蔽性比較的沙丘潛到上面。

「是那些瘋子!」

看到我們也跟了過來,趴在沙丘上的麥瑟將手中的望遠鏡遞給我。

果然映入眼帘的正是之前布萬加提及過的–炙夜。

看情形,這幫人像是在圍攻幾隻血蝴蝶。雖然說是瘋子,但他們更多的只是不畏死,行事風格上和正常人不同罷了,但從外面你無從判斷這些人是否真的瘋了。所有的行動,都會有人負責指揮,有人負責進攻。

是的,只有進攻,炙夜的詞典里有沒有「逃跑」兩個字。

這讓我想到魔獸里的血色十字軍,不明覺厲的一個組織,原本都是善良的人類,因為狂熱而導致最終的墮落,任何阻礙血色十字軍的人都要被審判、懲罰。

如果眼前的這幫人也是這樣的話,那就麻煩了。整整四十人的隊伍卡在我們的必經之路上,完全沒有穿越過去的可能。繞道?身後的沙塵暴貌似不會給我們這個時間。

他們為什麼會去主動招惹那些蟲子呢?我好奇的想著這個問題,同時將望遠鏡遞給我身旁的希梅娜。

在希梅娜接過望遠鏡的時候,那邊的陣地上開始出現傷亡了。

瘋子攻擊的間隙,血蝴蝶終於抓住了機會,其中有兩隻騰空而起,翅膀揮動著,可能是風的作用,鱗粉迅速擴散,形成一團朦朧的霧,附近的人即刻籠罩在裡面。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