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嗡……」爭鳴之聲響起,一道金光閃動,金色的劍芒,如同一道流星一般劃破星空,瞬間出現在了人們的視線當中。

血光四濺,人們只感覺到眼前一花,那名之前還叫囂無比的天角族的年輕強者便是金色的劍芒,一分為二。

「太快了吧!」所有人的臉色都是募然變化起來,眼中帶著驚嘆,看向站在那裡的孫俊良。

「嘖嘖,這小子不錯啊,若是沒有洛離,紫陌,董逸塵那幾個小變態,這小子應該比現在更加耀眼吧!」貂得助輕聲開口,目光之中帶著一絲想念,想到了被抓走的那幾個小子。

「切,我兒子要在的話,年輕一代,哪個是我兒子的對手!」鄭欣臉上帶著不屑,看著擂台之上,萬眾矚目的孫俊良。

嘩然之聲響起,血霧漸漸的融合起來,天角族的年輕強者臉上帶著一絲蒼白出現在了人們的視線當中,臉色難看無比。

「我跟你拼了!」青年再次朝著孫俊良沖了過去,大吼一聲,臉上露出瘋狂之色。

「退下!」就在青年剛剛動身之際,一道冰冷的聲音在青年的腦海之中升起,隨後一道渾身青氣的青年出現在了擂台之上。

「還嫌不夠丟人么,萬族的第一戰就戰敗,滾回去!」天角族的青年臉色難看,但是當他轉身看到那名身穿青袍的青年之時,臉色便是露出恭敬,對著青年行了個動作怪的禮之後,便是飛身跳下了擂台。

「好戲要開始了!」徐離子益眼中露出一絲笑意,目光看向擂台上的兩個青年小子。

「太古王族,麒麟一族麒元!」青袍青年臉上帶著驕傲,沖著孫俊良抱了抱拳。

「來吧,早就想會會太古王族了!」相比於驕傲,神族的人們在九域之中絕對是驕傲的一個聖族。

「殺!」麒元臉上露出冰冷的殺意,化成一道青光,朝著孫俊良沖了過去。

「神王九天圖!」孫俊良臉上露出一絲不屑,雙手舞動,龐大的神圖轟鳴中,從星空之下墜落,帶著沉重的氣息朝著麒元震殺而去。

「嘖嘖,了不得啊,六重大陸的威力!」貂得助幾人臉上帶著一絲驚嘆之色,看著星空之下龐大的神圖,輕聲感嘆。

「麒麟嘯天!」飛行中的麒元臉色微微一凝,猛然停下了身軀,仰天長吼一聲,隨後道道的青色雷霆在麒元的口噴出,化成一隻青色的麒麟,朝著神王九天圖嘶吼而去。

「轟隆隆……」轟鳴之聲在龐大的擂台之上響起,兩種武技,在擂台的上空碰撞起來,讓周圍圍觀的人們眼中露出一絲驚訝之色。

兩人沒有去管天空之上碰撞的武技,而是朝著對方沖了過去,開始近身搏殺起來。

人影交錯,兩人不斷的在眾人的視線之下,碰撞起來,旗鼓相當,彷彿遇到了勁敵一般,每一次碰撞,都是帶著強大的波動,即使老一代的強者都是有些動容。

「這兩人堪稱年輕一代的表率了吧!」人們站在那裡,議論紛紛。

「什麼表率,你們難道忘了四聖星域那幾個妖孽了么?他們若是在的話,太古王族的這一代,應該能夠全部都被鎮壓!」隨後便是有人點出了四聖星域的洛離等人。

「對啊,不過,可惜那幾個逆天的妖孽,全被冥幻給一鍋端了!」隨後人們便是紛紛感到惋惜。

人們說話間,擂台之上的兩人也是分出了勝負,麒元直接幻化成了本體,青色的大腳一腳踏在了孫俊良的身上。

孫俊良雖然強大,肉身在同級之中也算是不錯,但是在麒麟一族那堪比龍族的肉身面前,還是有些不夠用,整個人直介面中噴血倒飛了出,跌落在了擂台之上。

「去死吧!」龐大的身軀轟鳴而起,青色的雷霆在麒麟的角上升起,帶著強大的波動,朝著受到重創的孫俊良轟殺而去。

「這是要殺人!」下一刻,人們便是轟動起,孫俊良已經落敗,但是麒元卻是一點沒有停止的意思,反而祭出了更強大的殺招,讓人們驚怒無比。

「哼!」孫滅辰冷哼一聲,伸手一抓,金色的大手直接將孫俊良抓了回來,臉上帶著冰冷,在太古萬族的身上掃視了一圈。

「呵呵,只知道躲在父親庇護下的傢伙,還敢與我動手,來吧,還有誰,一起上吧,我到要看看人族有什麼了不起的!」麒元擦了擦嘴角的鮮血,眼中露出不屑,站在擂台之上大聲開口。

人族看著那囂張無比的麒元頓時紛紛轟亂起來,不過老一代的強者卻是放不下來臉上去,年輕一代都知道孫俊良的實力,自認不是孫俊良的對手,看著剛才的麒元的氣勢,很明顯是想要擊殺孫俊良,要不孫滅辰出手及時,孫俊良很有可能已經被麒元擊殺。

「怎麼?人族沒有人了么?」麒元站在擂台之上,披靡的看著人族一方,隨後輕輕的搖了搖頭。

「哈哈,果然是孱弱無比,連麒元都戰不勝!」太古王族一方臉上帶著譏諷之色,還有一些比麒元強的年輕強者,更是大叫出聲,聲音之中帶著濃濃的不屑。

「該死,我們四聖星域的天驕被你們冥族的人擄走了,若是有一個在的話,保證叫你這小子閉嘴!」徐離子益幾人大聲叫嚷,絲毫不將自己的身份當成一回事,沖著麒元大叫。

「人族註定是廢物,即使在,我也一樣鎮壓!」麒元臉上帶著不屑,大聲反駁,絲毫沒將徐離子益等人紀元中後期的修為放在眼裡,他知道,若是這些人出手,王族一方同樣也會有長輩出手。

「誰說九域沒人了?」就人族憤怒無比的時候,一聲清冷的聲音在星空之下響起,一個身材纖細的身影從星空遠處飛了過來,一個二十歲左右年輕女子,落在了擂台之上,目光之中帶著一絲笑意。

「這是誰?我怎麼看著有點眼熟?」貂得助幾人眼中露出疑惑,低聲議論起來。

「太眼熟了!但是為什麼我一時間想不起來?」鄭欣幾人雙眼死死的盯著擂台之上的少女,費勁心思想要想起來。 第一千四百五十五章洛惜婷

「這個小姑娘是誰?」所有人都是帶著疑惑看著擂台之上的二十多歲的小姑娘。

明眉皓齒,身材纖細,活脫脫一個美人的模樣,尤其是那一雙大眼睛,顯得異常的深邃,讓人忍不住深陷其中。

「小妹妹,你是誰?」麒元臉上露出一絲笑意,目光看向眼前的女子,眼前一亮,雖然與人族敵對,但是眼前的這個小姑娘讓他生不起絲毫的敵意來。

「你今年多大?是哪個聖地的?有沒有親事?」麒元眼中閃過陣陣的華光,沖著女子開口。

「我是誰不重要,就是九域一個普通門派的弟子而已,連聖地都算不上!」女子臉色冰冷,伸手一揮,一把青色的長劍出現在了女子的手中,身上泛起陣陣冰冷的氣息。

熾焰豪門:boss老公誘妻成癮 「那就好辦了!」麒元目光在人族的眾人身上掃視了一圈,隨後朗聲開口:「這個女子我要了,是哪個門派的,可以來麒麟一族來找我,我可以承諾,太古王族踏平聖地之時,不入侵你們門派!」

「算什麼東西!就憑你紅嘴白牙那麼一說,就不入侵了?」一名身後有三隊翅膀的青年眼中露出不屑,沖著麒元開口。

「就是,這個女子是我的,你們誰也別跟我爭!」其他幾名太古王族的年輕天驕紛紛開口,全部都是被擂台上的女子所吸引。

「廢話少說吧,想娶我,你得問問我爹同不同意!」女子臉上帶著冷淡,雙眼之中帶著殺意,看向麒元和那些太古王族的年輕天驕。

「你爹是誰,一個小門派的門主而已,放心我想他會同意的!」麒元臉上帶著不屑,即使是聖地聖族的掌教,他都可以不放在眼中,更何況是女子所說的一個小門派。

「我爹叫洛天!」但是隨後女子開口,卻是讓所有人都是安靜了下來,眼中露出不可思議之色看著女子。

「洛……洛天!」貂得助幾人瞪大了雙眼,目光看向女子,隨後臉上便是露出狂喜之色。

「她是惜婷!」隨後鄭欣等人的身影衝天而起,瞬間便是落在了擂台之上,一下子將女子圍了起來。

「惜婷侄女,哈哈,我說怎麼這麼眼熟,怪不得怪不得!」鄭欣大笑一聲,洛惜婷可是他認準的兒媳婦啊。

貂得助,徐離子益等人眼中也是帶著狂喜之色,看著眼前已經長成大姑娘的洛惜婷,站在擂台之上,彷彿沒有看見其他王族和人族的人們一般。

「洛天的女兒?」人族的人們眼中也是露出不可思議之色,他們是知道洛天有一個女兒的,但是當年洛惜婷隨著古天輸離開時,還是個幾歲的小姑娘,這麼多年,洛離等人的風頭太盛,也是讓人們忘了洛天的這個女兒。

「各位叔叔,你們還好么?」看到鄭欣幾人,洛惜婷寒著的臉上也是露出一絲笑意,沖著徐離子益幾人開口。

「好,好,好!怎麼回來也不說一聲,跑到這裡來了!」幾人臉上帶著喜色,彷彿忘了這裡是萬族擂台一般。

「洛……洛天……」麒元站在那裡,臉色難看起來,目光帶著不可思議,這麼多天,他聽的最多的名字,便是洛天,人族天驕的第一人,整個九域無人能夠撼動。

「喂!你們要敘舊就去下面敘舊,別站在那裡耽誤我們!」看著貂得助幾人站在擂台之山敘舊,沒有絲毫下去的意思,萬族的人們不由得大喊起來。

「叫喚什麼,這是你家?」鄭欣幾人嘴上哪裡是吃虧的主,當下就是開始反駁起來。

「草,你們算什麼東西,我認識你們,四聖星域的么,趕快滾下去!」一名名太古萬族大聲開口,聲音之中帶著不耐煩。

「老子今天就站在這了,你們能把我們怎麼樣?」鄭欣幾人強勢回應,論起嘴仗來,他們還真的誰都沒怕過,更何況,背後還有龍傑,南宮御清這樣的域主級別的強者。

「幾位叔叔,你們還是下去吧,等我將這些人斬了,為你們出氣!」洛惜婷雖然多年沒回四聖星域,但是卻也知道這幾個叔叔的脾氣秉性,臉上帶著笑意,沖著鄭欣幾人開口。

「嗯,惜婷啊,你別留情,剛才這個小狗已經出了殺手了,所以你直接將他斬了就行了!」鄭欣沖著洛惜婷開口,聲音之中帶著關切,稱呼麒元為小狗。

「嗯,放心吧,各位叔叔!」洛惜婷點了點頭,將鄭欣,古雷幾人送下了擂台之後,轉過身,目光清冷的看向麒元。

「小美人,沒想到你竟然是洛天的女兒,要是將你娶了,想必人族鼎鼎大名的洛天一定會很高興吧!一舉兩得,你同不同意?」麒元臉上露出一絲笑意,繼續沖著洛惜婷開口。

「死吧!」洛惜婷看著麒元的嘴臉,臉上冷芒閃動,手中的長劍,爆發出陣陣的嗡鳴之聲,一道青色的劍芒瞬間出現在了麒元的身前。

「嗯?」麒元臉色募然一變,隨後臉上便是露出陣陣的驚訝之色,沒想到洛惜婷看起來是個柔弱的小姑娘,但是實力卻是如此強悍。

麒元腳下蹬地,隨後身形閃動,想要避開洛惜婷的一劍,但是就在其剛剛動身之際,青色的劍芒卻是在一個詭異的角度,出現在了麒元的身前。

「該死!」麒元臉色一變,渾身青氣瀰漫,在長劍斬在他身上的一瞬間,恢復到了龐大的本體。

「啊……」低沉的吼聲,瞬間在擂台之上回蕩起來,大片的鮮血將擂台染紅,青色的麒麟四肢,被青風掃掉。

「噗通……」龐大的身軀,落在了擂台之上,龐大的雙眼之中露出不可思議之色。

「都說洛天的兒子很強,沒想到洛天這個女兒竟然也這麼強!」整個擂台的周圍,無論是人族,還是太古王族人們的臉上全部都是露出震驚之色,看著站在擂台之上的洛惜婷。

「一家子都是變態!」人族的們臉上則是帶著苦澀,想到了洛天這變態的一家人。

「吼……」龐大的麒麟猛四隻迅速的恢復過來,朝著洛惜婷狠狠的踩去,顯然對於剛才的落敗心中非常的憤怒。

「死吧!」長劍再轉,洛惜婷臉上不慌不忙,青色的長劍,再次化成一縷劍芒朝著麒元的身上掃去。

這一次,麒元再也沒有那麼幸運,直接被洛惜婷一劍洞穿,慘叫之中,龐大的身軀升起道道的神紋,鮮血再次大片的灑落,無形的波動瞬間籠罩在麒元的肉身之上,不斷的煉化著麒元那強盛的生機。

「啊……」麒元臉上露出驚恐之色,感覺到自己的生機迅速的消失著。

「叔叔救我!」麒元大吼一聲,朝著太古王族的一方人大喊起來。

「洛天的女兒?」麒元的話音剛剛落下,一道清冷的聲音便是在人們的耳中響起,一隻黑色的大手將麒元抓了回來。

「麒麟一族天角墨麒麟,麒子昂?」人們循著聲音看到了一身黑衣的麒子昂,臉上露出震撼之色。

「呵呵,還真是威風!」伏星月站在太古王族的人群之中,眼中帶著不屑,想到了當年洛天一腳一個將太古王族的這些人踩在腳下的畫面,好像還發生在昨天一般。

「黑子,你瞅誰呢,堂堂紀元後期的強者,要對一個半步紀元的小輩出手不成?」看到麒子昂眼中的殺意,貂得助等人自然也不會害怕,沖著麒子昂大聲開口。

「黑子……」人們嘴角抽搐的看著貂得助幾人,目光之中帶著敬佩之色。

「黑子,怎麼越聽越像是狗的名字!」

「想必整個人族也就這幾個活爹,敢如此喊麒麟一族的族長為黑子了吧!」人族的人們低聲議論起來。

「你們算什麼東西,真以為有那個洛天撐腰,我就怕你們不成?」麒子昂臉色頓時陰冷起來,目光之中帶著殺氣看向貂得助幾人。

「呵呵,凶獸一脈的叛徒而已,有什麼資格在我們面前耀武揚威?」龍傑大步站了出來,身上升起陣陣的威壓,目光冰冷的看向麒子昂。

「龍族!龍皇!」看到龍傑,人們臉上露出激動之色,沒想到這麼快便要看到域主級別的頂尖天驕的對決。

「龍族,你要與我一戰?」麒子昂渾身黑氣,目光森然的看著龍傑,顯然對於龍族,麒麟一族也是沒什麼好感,麒麟一族被譽為凶獸一脈的叛徒,雖然時間久遠,但是這段歷史,妖域的高層還是知道的。

「你不配!」 碎夢神劍傳 龍傑臉上帶著不屑,輕輕的撇了撇嘴,抱起了雙手。

「你說什麼?」麒子昂看著龍傑,身上的氣息頓時升騰起來,一步一步朝著龍傑走了過去。

「好,那我今天就為凶獸一脈清理一下門戶!」龍傑渾身金光閃動,隨後也是一步邁出,朝著麒子昂緩緩的走去。

「龍叔叔,我們年輕一代還沒有戰完,你就別著急了吧!」洛惜婷臉上帶著笑意,目光看向龍傑,同時嘴唇微不可查的動了動。

「好吧!」龍傑腦海之中響起洛惜婷的聲音,隨後輕輕的點了點頭。

「讓小一輩的先來吧,你我等下再戰!」龍傑沖著麒元開口,隨後帶著貂得助等人飛身走下了擂台。

看著龍傑幾人走下去,麒子昂礙於身份,自然不會對洛惜婷出手,臉色難看的走下了擂台。

「你們還有誰要戰么?」洛惜婷臉上帶著笑意,目光在萬族年輕一代的身上掃了一掃。 第一千四百五十六章我的女兒是你能動的么?

「狂妄!」太古萬族的人們聽到洛惜婷的話,頓時臉上露出憤怒之色,目光看向年歲不大的洛惜婷。

「沒想到你的女兒都是如此的狂啊!」伏星月臉上帶著笑意,站在萬族之中,壓制住了星月神族想要上前的年輕強者。

「剛才一個個不是很狂妄么?來吧,我就站在這裡!一個一個來,還是一群人都可以!」洛惜婷身上氣息驚天,臉上帶著不屑看向太古王族。

「臭丫頭,我來會會你!」一名身後長著三對翅膀的羽族天驕,飛身上到了擂台之上,飛身朝著洛惜婷沖了過去。

「陳叔叔,惜婷送你六對翅膀!聽說羽族的翅膀,是一身的精華,也是世上的美味啊!」洛惜婷目光看到了人群之中人高馬大的陳戰鏢,隨後長劍舞動起來。

「噗……」劍光閃動,那名飛行中的羽族天驕,瞬間便是從天空之上跌落下來,三對翅膀,漂浮在了天空之上,隨後被洛惜婷伸手一抓,將其送到了陳戰鏢的面前。

「呵呵,正好我有點餓了,塞塞牙縫也正好!紅燒雞翅我喜歡吃!」陳戰鏢憨笑一聲,伸手點起了火焰,將六隻翅膀架在火上烤了起來。

「唉,要是大哥在就好了,他那個火焰最好使!」陳戰鏢臉上露出懊惱之色,看著陣陣香氣四溢的翅膀。

「彪悍!」人們看著陳戰鏢竟然真的當著羽族的面,將羽族的翅膀烤了起來,嘴角不由得抽搐起來。

不過隨後人們便是更加震撼洛惜婷的實力,從第一戰與麒元對戰,洛惜婷似乎就沒有出過超過三劍,每一劍都是讓王族天驕受到了重創。

「惜婷的通靈之眼,始終能夠找到敵人的弱點,對其進行攻擊,單單這一項就是逆天無比了!」鄭欣臉上帶著苦笑,想到了當年被一群後輩圍攻的場面。

「你們沒有看出來,惜婷也會梵天攻殺么?那種攻擊根本不是半步紀元能夠展現出來的!」貂得助幾人眼中也是露出一絲驚嘆之色。

囚愛成婚:強擁小妻入懷 「單論實力的話,惜婷甚至是這些孩子中最強的一個!」龍傑開口,點了點頭,眼中露出滿意之色。

「還有么!」洛惜婷站在擂台之上,衣衫輕飄,整個人多了一股出塵的氣質,風華絕代,如同九天玄女一般,看著太古王族的那些天驕們。

太古王族的天驕們沉默起來,麒元還有羽族的那名天驕,他們兩人的實力,這些人自然清楚,即使是最強的一個,都不敢說一招便是讓兩人重創。

「變態,洛天變態,兩個孩子也是變態無比,一門四神體,還給不給別人一條活路了!」人族的人們低聲議論,不過眼中卻是露出振奮之色,尤其是看著剛才那些還叫囂無比的太古萬族,此時根本連個屁都不敢放,實在是讓人暢快無比。

「也可以一起來!」洛惜婷再次開口,聲音之中帶著強勢,輕輕的舞動手中的長劍。

「該死的臭丫頭!」一名太古王族的天驕看著站在那裡的洛惜婷,目光深沉起來,沒想到人族竟然還有如此逆天的天驕,最不能讓他們接受的還是一個女子。

女人,在太古萬族之中,不過是強者的附屬品而已,很少有女人能夠佔據主導地位。

「一起出手,雖然有些勝之不武,但是不能讓這個人族囂張下去!」一名名太古王族天驕,飛身站到了擂台之上,眼中露出一絲殺意。

「來吧!」洛惜婷看著那一個個氣息衝天的身影,絲毫沒有懼色,隨後雙手變化起來。

「嗡……」嗡鳴四起,青色的長劍懸浮在洛惜婷的頭頂之上,隨後一分為二,二分為四……

一把把青色的長劍頓時將整個擂台籠罩起來,懸浮在眾多王族天驕的頭頂之上。

「去!」 律政甜妻:總裁老公你好壞 洛惜婷臉上也是流出了滴滴的汗水,顯然有著不小的消耗,隨後口中噴出一口鮮血化成一道道血滴,湧入到了一把把長劍之中。

「無量劍陣!」洛惜婷輕聲開口,隨後素手緩緩的朝著擂台之上輕輕一按。

「嘩啦啦……」一把把清鋒長劍,彷彿活了一般頓時朝著那一名名太古王族轟鳴而去。

下一刻,一聲聲哀嚎之聲,便是在擂台之上響起,一明明太古王族的天驕被一道道青鋒洞穿,一片片血霧,灑落在擂台之上。

「震撼!」人們震撼的看著洛惜婷,想不出這看似柔弱無比的大姑娘,為什麼會如此強大。

「我怎麼感覺這丫頭比當年的洛天還兇殘!」鄭欣顫聲開口,目光之中露出憐憫之色,想到了自己的兒子若是娶了洛惜婷,會不會受到虐待。

「夠了!」那些太古萬族的強者們終於坐不住了,看著一名名天才被洛惜婷如同殺雞一般不斷的絞殺著,若是時間再長一點,肯定連滴血重生的機會都沒有,僅僅這一會兒,便是有人已經開始死第二次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