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打算會九龍族?」

女神尊的眼睛眯起來。

「是的,他說不想得到讓人施捨來的聖殿,等他晉陞地神尊就沒有人能夠說不了。」

月主一臉的恭敬。

女神尊冷哼一聲,她如何不明白葉凡說不用懼怕地神尊是什麼意思,這就是在說她。

真是冥頑不寧。

女神尊非常不爽,葉凡的態度讓她很想衝上去將這小子踩在腳下。如今被拒絕了,女神尊發現如果不想徹底撕破臉,她還沒辦法阻止葉凡離開,她或許可以碾壓這小子,但對方可是九龍大帝,代表的絕對是整個九龍族,她還真不一定惹得起。

小子!

我一定要將你踩在腳下。

女神尊憤怒的想著,頓時她決定暫時不去想葉凡的事情,這隻會讓她更加的憤怒。

……

葉凡回到了九龍族,本來還以為那位神主會阻擾了,沒想到對方壓根就沒有理會,這倒是讓他鬆了口氣。葉凡倒不是害怕女神尊,他現在還不想暴露自己的實力,如果能夠用另外一種方式解決聖盟的威脅,他不介意使用。畢竟出手對付一個聖盟神尊總是不那麼保險,一旦失手,會給葉凡帶來無窮的麻煩。

「不知道陛下將我等召來有何吩咐?」

龍九一臉的笑容,作為神尊他已經發現葉凡似乎變強了很多,這讓他非常高興,只要等陛下晉陞神尊,九龍族的輝煌也就不遠了。

「聖盟的事情諸位老祖應當很清楚吧。」

這次被葉凡召來的功用十多個九龍族老祖,他們每一個年齡都非常大,並且曾今追隨過九龍大帝。

月十八冷哼道:「一群自以為是的傢伙,看著就煩。」

龍十一沉聲道:「聖盟的人找過陛下,他們想要幹嘛?」

葉凡從這些老祖的語氣中可以聽出他們對聖盟非常的不爽,這讓他很是滿意。、

「這次我去聖殿的時候被聖盟的人攔住,他們威脅我說如果不加入聖盟就別想掌控聖殿,還對我進行了一次血脈測試。」

月十八怒道:「這聖盟的傢伙越來越囂張了,居然敢威脅我們九龍族的大帝,簡直不想活了。」

龍九沉聲道:「陛下說這些肯定是發現了什麼?」

葉凡點頭道:「九祖猜得沒錯,聖盟的人真是齷齪啊,他們藉助給我測試血脈的時候在我的身上設下一個禁制,要不是朕對禁制這些很了解,還差點沒有發現。」

「什麼?」

「這是找死!?」

……

一群老祖頓時怒了,尤其當他們證實葉凡的身上的確被下了歹毒禁制時,一個個眼中都射出可怕的殺意。

「這種禁制真是歹毒啊,不僅能夠隨時鎖定陛下的位置,還能起到消弱陛下的神力的作用,讓陛下在一定時限內陷入極度的虛弱狀態。」

這些老祖絕對都是眼力驚人之輩,很快就有人解讀了這個禁制的作用,頓時一群人都嚷著要殺到聖盟去。

龍九沉聲道:「陛下似乎還有什麼要說?」

葉凡的臉上露出凝重之色道:「咱們九龍族曾今有一位將要達成的九龍體意外隕落,現在還沒有查明原因,而他同樣接受過聖盟的血脈測試,所以我就想聖盟是不是同樣在他的身上做了類似的手腳。」

「聖盟該死!」

龍九的眼中射出可怕殺機道:「當年殿下跟聖盟的人鬧僵,沒多久就死了,他們聖盟絕對脫不了關係。」

龍十一一臉殺氣道:「還等什麼,咱們殺到聖盟去,將這些王八蛋幹掉。」

一個個老祖都怒了,九龍體多難誕生他們非常清楚,一個快要達成的九龍體被聖盟暗算隕落,這讓他們如何坐的住,這事不能善了。 「這件事情絕對不能善了,聖盟必須付出代價。」

龍九的眼中算是殺機,不過他非常冷靜。

https://tw.95zongcai.com/zc/48418/ 「不過我們必須有策略,聖盟未必會承認這件事兒,如果他們不承認,我們也沒有辦法。」

「這事我認為要通知老大才行,聖盟必須付出代價,不然我們九龍族一定滅了在這方宇宙神國中的聖盟。」

龍九態度非常明確,九龍族損失這麼大,聖盟必須付出血的代價。

葉凡整個過程都沒有說話,這些老祖全都是至神尊,可見九龍族的真正可怕,而這位龍九中的老大,無疑是最強的,他不由驚嘆於九龍族的強大。

葉凡跟著龍九一道進入九龍族的禁地,這地方是九龍族族老們閉關的地方,葉凡當然來過這裡,不過對於傳說中的大佬卻是第一次知道。

兩人來到一座巨大的宮殿前,漆黑的顏色,讓人心悶得有些慌。

葉凡的目光落在漆黑的大殿上,眼睛不由眯起來。大殿上隱藏著無數的陣紋,根據葉凡的觀察,這些陣紋有七重陣尊的水平,還是很不錯的。

大殿內安靜得可怕,沉悶的氣氛加劇,一股恐怖的壓力作用在葉凡的身上。

葉凡顯得很平靜,大殿內的壓力很恐怖,就算是地神尊怕是也難以抵抗,要不是他領悟了五幅虛脈圖,要不然一定喘不過氣來。

龍九有些驚異的掃了一眼葉凡,他自然清楚大殿內的壓力也挺多恐怖,原本還擔心葉凡會跟狼狽,沒想到跟沒事人一樣。

兩人沉默的走著,很快進入一座寬敞的大殿,那一瞬間沉悶的壓力加劇,一下子壓在兩人的身上。

葉凡的眼皮忍不住一跳,壓力愈發的恐怖了,似乎專門針對他一樣,原本顯得很平靜的他不得不啟動第四幅虛脈圖,那一刻體內的劍氣從劍道神木激射而出,少年的功夫通過虛脈圖被放大。

「轟!」

一股媲美地神尊的劍意出現,原本恐怖的壓力頓時一輕。

龍九看得目瞪口呆,這是真正地神尊的劍意,他難以置信,不管怎麼看葉凡都只有第三道坎級別的修為,為何這地神尊級別的劍意如此純粹。

「好!」

忽然,大殿內出現一道爽朗的聲音,很快兩人面前出現一名男子,原本大殿內沉悶的壓力瞬間消失。

「大哥!」

龍九有些激動。

男子非常俊美,不過最引人注意的卻是他滿頭的銀髮。

惡魔寶寶:誤惹花心總裁 男子沒有理會龍九,而是看著葉凡道:「陛下這種手段很像御天大帝獨有的虛脈法,不知道陛下練到第幾幅?」

葉凡有著吃驚,男子居然一眼就看穿他的虛實。心思電轉,葉凡贊道:「老祖真是好眼力,我這修鍊的的確是御天大帝的虛脈法,如今剛好領悟了五幅。可惜我自身的劍道境界太低,不能領悟更多。」

「第五幅的話,陛下應當有真正地神尊的實力了,這的確是一件好事,如果達到真正的地神尊,絕對能夠放大到天神尊。真是不可思議,傳言御天大帝的虛脈圖浩瀚如若星宇,僅僅領悟就需要有陣尊以上的陣道基礎,看樣子陛下的陣道應當很強。」

男子的話讓葉凡有些吃驚,這還是第一次聽到外人講解御天大帝的功法,這讓他意識到眼前的男子肯定非常了解虛脈法。

「老祖說的沒錯,最開始我的陣道太低,看到虛脈法的時候暈了。後來隨著陣道不斷提升,我才逐步悟出虛脈法。現在我的陣道有九重陣尊的水平,要領悟前五幅虛脈圖還是可以做到的。」

「陛下達到了九重陣尊?」

男子目瞪口呆,他可是陣道高手,可也就達到七重陣尊的事情,到了這一步要想更進一步太難了。可是男子沒有想到葉凡居然弄夠達到陣尊圓滿的高度,這簡直太不可思議了。

這怎麼可能?

「老祖不要驚訝,朕之所以能夠達到這一步是因為在玄月神國時領悟了剎那永恆的能力,要不然也不會這麼快領悟九重陣道。」

男子苦笑道:「剎那永恆的確是一個驚人的天賦,可就算有充足的時間,如果自身沒有驚人的天賦也是白搭,要不然我也不會一直停留在七重陣尊的程度。」

葉凡忽然道:「我的虛脈圖是在毀滅的神國得到的,根據我知道虛脈圖還有後續,老祖可有御天大帝傳承的消息?」

男子挑眉道:「神國的事情倒是聽說過,當年那件事情鬧得很大,就連我也忍不住去了一趟。不過非常可惜,沒有人得到御天大帝的東西,看樣子這東西需要有緣才行。」

男子說到這裡看向葉凡:「陛下能夠得到虛脈法證明跟御天大帝的傳承有緣,如果將來有機會可以去天神宇宙神國,那裡一定有御天大帝的東西。」

天神宇宙神國?

葉凡很是興奮,終於又有御天大帝傳承的信息了,這對他來說是一件值得高興的事情。

「大哥,這次過來九弟有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要稟告。」

「說吧,什麼事兒。」

「大哥,這次陛下接受了聖盟的血脈測試,結果在陛下的神魂中被種下了禁制,這種手段非常惡毒,要不是陛下有媲美地神尊的實力怕是還發現不了。」

「真有這事?」

男子的眼神頓時變得異常的恐怖,那一刻就算是大殿都在顫抖,似乎根本承受不了。

真是恐怖啊。

葉凡很吃驚,他知道男子絕對是至神尊,可似乎連龍九都一副壓力山大的樣子,可見男子的恐怖絕對是超乎想象。

「這事千真萬確,當年帝子隕落絕對很聖盟脫不了關係。」

龍九的話絕對是導火索,男子體內的殺意從眼中射出,那可怕的光芒射在大殿上,竟然直接將大殿打穿。

真是恐怖啊。

葉凡咂舌,男子的強大有些過分了,至神尊怕是都不是他的對手。

葉凡自然知道該怎麼做,他將自己體內的禁制展示出來。

「這是鎮魔宗的手段,果然是聖盟這些傢伙,真是該死!」

作為七重陣尊眼力自然驚人,男子一眼就看出禁制的出處。

一瞬間男子伸手一點,閃電間就將體內的禁制定住,他的方法非常粗暴,直接將葉凡體內的禁制弄出來了。

男子抓住禁制,他沒有將其捏爆,而是冷笑道:「聖盟正當我們九龍族好欺負了,帝子的隕落不管有沒有關,他們休要擺脫關係,這次定完將聖盟在這裡的力量連根拔出。嘿!我會殺到聖盟總部,好好跟那些傢伙說道說道,要是不給我們九龍族一個交代,這事絕對沒完。」

男子被激怒了,扔下這句直接消失。

葉凡吃驚道:「老祖打算怎麼做?」

「當然是直接殺過去,聖盟這次如果不給一個合理的解釋跟交代,咱們九龍族絕對不會善罷甘休。」

龍九說得斬釘截鐵,強大的自信讓葉凡側目,直到現在他才知道男子叫做龍一,曾是九九龍大帝座下第一強者。

「他到底有多強。」

葉凡忍不住詢問傳承之塔。

「圓滿級至神尊,九龍族曾今的銀髮魔尊,這可是神戰時期威名赫赫的存在。」

至神尊的強大是超乎想象的,可似乎同樣為至神尊,這個實力的差距也是如此,龍九同樣恐怖,可他跟龍一的差距就像不是一個級別的。

至神尊都是如此恐怖了,完全完全可以相信御天大帝有多恐怖,葉凡記得龍女說過,御天大帝可是大主宰,這似乎是凌駕於至神尊上的無上境界。

有了龍一解決聖盟的事情,葉凡覺得應當沒有自己什麼事情了,所以現在他答應囡囡在這裡停留兩年的決定變得毫無意義。

「你打算現在就回去?」

囡囡皺眉,葉凡自從遇到月主開始,她就被收進傳承之塔,所以對於最近發生的事情根本不知情。

「當然,繼續留在這裡根本毫無意義。」

「你知道大人要調查的是什麼了?」

囡囡很是驚訝。

「當然清楚,葉神要調查的應當就是這個聖盟,這個組織據說匯聚了聖族最強的天才,他們立志於恢復聖族的無上輝煌。」

葉凡將自己遇到月主,然後去了聖殿見到了傳說中的神主說了一遍。

「你其實應當答應加入聖盟才對,這樣我們豈不是失去真正跟聖盟接觸的機會。」

囡囡對於葉凡的決定有些不滿。

葉凡冷哼道:「你懂個屁,聖盟的傢伙在懷疑我的身份,就算我能夠在血脈測試上矇混過關,他們也不會相信我,所以我只會永遠處於他們監控中。」

「可是……」

囡囡可不是那麼容易被說服的人。

葉凡哼道:「何況我覺得聖盟的人是打算讓我潛伏進入葉家,然後謀奪什麼重要的事情,你以為我能夠深入聖盟?不要做夢了,我想聖盟既然懷疑我,那就一定不會讓我真正接觸聖盟的核心秘密。」

縮到這裡,葉凡冷笑道:「收起你的心思吧,如果我真要了解聖盟,我會用自己的辦法。」 葉凡對囡囡有些不滿,這個小丫頭總是有些自以為是,如果真的按照她的辦法,對於他來說才是真正的大麻煩,他可不想一直處於聖盟的監控下,這樣可能會讓他很多秘密都暴露。

葉凡討厭這種被生活在監視下的日子,所以哪怕事情會變得麻煩,他也不會在意,只要自己能夠自由就好,其他的都不是重點。

「這件事情絕對不能善了,聖盟必須付出代價。」

龍九的眼中算是殺機,不過他非常冷靜。

「不過我們必須有策略,聖盟未必會承認這件事兒,如果他們不承認,我們也沒有辦法。」

「這事我認為要通知老大才行,聖盟必須付出代價,不然我們九龍族一定滅了在這方宇宙神國中的聖盟。」

龍九態度非常明確,九龍族損失這麼大,聖盟必須付出血的代價。

葉凡整個過程都沒有說話,這些老祖全都是至神尊,可見九龍族的真正可怕,而這位龍九中的老大,無疑是最強的,他不由驚嘆於九龍族的強大。

葉凡跟著龍九一道進入九龍族的禁地,這地方是九龍族族老們閉關的地方,葉凡當然來過這裡,不過對於傳說中的大佬卻是第一次知道。

兩人來到一座巨大的宮殿前,漆黑的顏色,讓人心悶得有些慌。

葉凡的目光落在漆黑的大殿上,眼睛不由眯起來。大殿上隱藏著無數的陣紋,根據葉凡的觀察,這些陣紋有七重陣尊的水平,還是很不錯的。

大殿內安靜得可怕,沉悶的氣氛加劇,一股恐怖的壓力作用在葉凡的身上。

葉凡顯得很平靜,大殿內的壓力很恐怖,就算是地神尊怕是也難以抵抗,要不是他領悟了五幅虛脈圖,要不然一定喘不過氣來。

龍九有些驚異的掃了一眼葉凡,他自然清楚大殿內的壓力也挺多恐怖,原本還擔心葉凡會跟狼狽,沒想到跟沒事人一樣。

兩人沉默的走著,很快進入一座寬敞的大殿,那一瞬間沉悶的壓力加劇,一下子壓在兩人的身上。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