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麼意思?小歌,是楚亦寒不信任你嗎?」那邊溫立心的語調一下子就變了。

失望中又帶著疑慮。

「不知道,今天就連我想去見楚雲偉,都沒見到人。不過楚雲偉被他餓了一天,滴水未進,他可能是擔心我心腸不忍去給他送吃的,所以才這麼做。」蘇歌平靜的解釋。

「所以楚雲偉直到現在,還被餓著?」

溫立心似乎又看到了希望。

只要楚雲偉能死,管他是餓死的還是怎麼死的,只要人回不去楚園了,她都如願了。

「是,楚雲偉從昨天從楚園帶回楚亦寒這裡直到現在,沒進過一粒米,沒喝過一口水,人都快虛脫了。」

「小歌,這可真是個好消息。」蘇歌話音剛落,溫立心聲音里都是掩藏不住的笑意。

昨天到現在了還不給楚雲偉吃東西,連水也不給他喝,這不擺明了就是想餓死他嗎?

看來楚亦寒是打定了主意要給老爺子好好出一口氣了。

「立心姐,我話還沒說完。」

溫立心顯然高興得太早。

而蘇歌也顯然是故意讓她高興得太早。

這會兒才又說道,「楚雲偉雖然在楚亦寒這兒肚子里沒進任何東西,可就在剛才,楚亦寒已經讓人把楚雲偉給送回楚園了。」

「你說什麼?」

溫立心的聲音瞬間就拔高了。

「立心姐,我說楚亦寒,已經把楚雲偉放回去了,楚雲偉雖然在楚亦寒這兒沒吃什麼東西,回到楚園之後,楚園的人未必還會把他給餓著。」蘇歌的聲音至始至終保持著冷靜。

倒是溫立心的聲音變來變去的,正如她此時青白交錯的臉色般,「廢話,楚雲偉回了楚園,怎麼可能還會餓著。你以為柳鳳梅和楚國華都是死人么。楚亦寒怎麼能把人放回來呢,他怎麼能把人放回來呢……」 玉麒麟回過神來,趕緊說道:「左天恩肯出手是好,但左氏一族的長輩高層未必願意為了老大出面,我們趕緊去聶氏總部,時間不等人!」

說完,眾神獸們連忙御空飛行,朝聶氏總部飛去……

聶氏總部,位於軒轅神國靠近中央的天帝山脈內,整條天帝山脈,方圓千萬里之遙,全都是聶氏一族總部的領土。

整條山脈,全都有靈力陣法保護,除非從天帝山正門進入,否則若是想從別的地方進入天帝山,要麼會被聶氏一族的巡邏部隊發現,要麼就是被陣法的攻擊手段給打中。

當聶氏總部正門口守山侍衛發現玉麒麟等人從遠處向正門口靠近的時候,同時擺出一副禦敵的姿態,為首那元境高階的隊長,朝神獸們朗聲遙喊道:「來者何人,有何事來我天帝山聶氏一族?趕快報上名來,否則將按擅闖聶氏一族的名義將你等拿下!」

聶氏一族,在軒轅神國中僅次於軒轅一族,哪怕是現在勢弱,但就是號稱最強的左氏一族,也不敢說能夠穩壓聶氏一族一頭。

玉麒麟聽到那隊長的聲音,連忙喊道:「不要動手,我們是受三掌門之邀,特來聶氏一族拜見!」

如果要解釋前因後果,未免有些太麻煩了,和聶氏高層說也就算了,跟守山的弟子說那麼詳細純粹是浪費時間。

所以玉麒麟直接搬出了三掌門,反正三掌門也確實邀請了聶甄,玉麒麟這話也不算是說謊。

「三掌門?!」果然,當聽到玉麒麟說到三掌門的時候,那些守山弟子臉色一變,開始意識到眼前這些人的不簡單來。

不過那隊長顯然不會因為玉麒麟這一句話就信了它了,當即說道:「你說是三掌門邀請,有何憑據?」

「你們派個人直接去問一下不就行了么?!」鬼鬼皺起眉頭,不滿道。

玉麒麟一擺手,將鬼鬼按了下來,然後對那隊長道:「這位夥計,麻煩你們派個人回稟聶氏三掌門,就說之前他邀請來聶氏總部的聶甄來了,另外,我們也不是無名無姓之人,這枚玉牌是聶氏弟子的身份牌,這回總相信我們的來歷清白了吧?」

那隊長將身份牌接了過來一看,果真是聶氏弟子的身份牌,再加上玉麒麟的話不似作偽,當下便信了幾分,心道:「難道此人所言非虛,他們真的是三掌門邀請的?若真是如此,倒也不得怠慢……」

當下那隊長向玉麒麟等人拱了拱手,然後說道:「諸位稍等片刻,我即刻去詢問三掌門。」

玉麒麟等人點了點頭,雖然聶甄此刻還被困在平沙派中,形勢十分危機,但是這點時間還是必須要等待的。

過了約莫半個時辰,那小隊長匆匆趕了回來,先將身份牌雙手交還給玉麒麟,然後雙手抱拳道:「早前多有失禮,我已經與三掌門聯繫過,他現在在中正山大殿等候諸位,請諸位隨我來……」

中正山位於天帝山脈最中心的位置,需要通過內部傳送陣法前往,畢竟整個天帝山脈地域十分廣闊,一般修鍊者,如果不用傳送陣法的話,要上中正山豈不是要好幾天甚至十幾天的時間了?

中正山山頂,只有一座巨大的宮殿,佔據山頂九成以上的面積,名曰:正氣殿,是聶氏一族最重要的地方之一,平日里聶氏一族的高層開會商議要事,基本上都是在正氣殿內進行的。

眾神獸跟隨那名小隊長來到了正氣殿大殿門口,然後那名小隊長便向玉麒麟等人告辭了。

而玉麒麟等人則大步邁入正氣殿內。

才一進入正氣殿,一股充滿壓力的靈氣從殿內沖了出來,若非眼前這五大神獸全都是見慣了大場面的神獸,而是換了個尋常人的話,恐怕還沒見到殿內的人,就會被嚇倒了。

進入殿內,玉麒麟掃了一眼,正氣殿的中央最上首,擺著三張寬大的座椅,而此刻有兩張座椅都空著,只有左首端坐著一個黑須赤袍的中年男子,顯然此人就是聶氏的三掌門了。

而正氣殿的兩邊,分別都坐著十餘名修鍊者,玉麒麟靈識一掃,右邊的人稍微少一些,只有五個人,但全都是皇境四段的修鍊者,而左邊十來個人,則全都是皇境一至三段修為。

這一個大殿內,居然有十幾名皇境強者!而那為首的三掌門,就是以玉麒麟的靈魂力量都看之不透。

火麒麟則悄悄傳音告訴夥伴們道:「此人修為達到了皇境七段初期,恐怕所謂的三掌門就是他了。」

以火麒麟的修為,想要看穿聶氏幾大掌門的修為,實在是太輕易不過了。

「大膽!你等見了我聶氏三掌門,竟敢不行禮!」 百蜜一疏,機長的大牌新歡 突然,一名聶氏強者驟然起身,指著玉麒麟他們罵道。

「我聶氏三掌門,何等身份?!你們是哪裡的草莽,哪兒來的膽量見面不拜?!」又是一名聶氏強者站了起來。

其他強者雖然沒有站起來,但從表情上來看,對玉麒麟它們的失禮行為,還是十分不忿的。

「我……」墨麒麟見這些人類,居然膽大妄為要自己下跪,當場就想要罵髒話。

說什麼?!

在場的,三大麒麟神獸,兩大變異神獸,哪一個的身份不在聶氏族人之上?叫它們下跪行禮?!

玉麒麟以眼色制止了墨麒麟發飆,然後向三掌門拱手道:「我等見過聶氏三掌門,由於我們並非聶氏族人,所以以客人之禮見過諸位,還請諸位不要見怪……」

「就是客人,你們也……」

一開始呵斥玉麒麟他們的那名聶氏修鍊者還準備想要說什麼,誰知火麒麟突然眼睛一瞪,一股澎湃的皇境強者氣息以他的中心釋放出來,一下子就充斥著整個大殿,就連三掌門身上的氣魄都被壓制了下去。

「皇境高階強者?!」聶氏眾人臉色巨變,就連三掌門都情不自禁地站起身來。

三掌門不可置信地看著身前那個赤發男子,心道:「此人的實力,居然如此之強!就是大掌門親至都未必是他對手!」 溫立心顯然橫豎想不明白。

這麼短的時間,楚亦寒竟然就將人給放回來了。

他不打算給老爺子出氣了嗎?

別說餓了楚雲偉一天一夜就叫出氣了,這一般人一天一夜,哪兒餓得出個什麼毛病來。

至少也得餓個三天三夜吧。

「立心姐,事已至此,我這邊也沒什麼辦法了。我在楚亦寒身邊畢竟受限,輕易也不敢打草驚蛇,立心姐,此事,還是交給你來處理吧。」

「我能怎麼處理啊?」溫立心當即沒好氣道,「這麼好的機會你都沒把握好,我還能有什麼辦法。你以為我在楚園,有多大的權利嗎?」

蘇歌唇角冷冷勾了勾,「立心姐,人畢竟剛剛送回去,你擔心之後找不到機會下手,你也可以趁現在下手啊,你要是現在下手,出了問題,不還是楚亦寒的嗎?」

「我……」溫立心聲音一下子就小了,幾乎是在自己嘀咕,「楚亦寒是什麼人,做這種事情栽贓在他頭上,不等於太歲頭上動土么。」

她就是有那個心,也沒那個膽啊。

她這麼做不管成功與否,惹了楚亦寒,對她都是百害而無一利。

她才不會去做這種傻事。

蘇歌聞言唇角的弧度更深了。

所以她不敢做的事,就叫她蘇歌去做?

她溫立心不敢在太歲頭上動土,就叫她蘇歌去太歲頭上動土?

可真是打得一手好算盤吶。

不過蘇歌還是裝模作樣道,「立心姐,難道就這樣便宜了楚雲偉,任由他以後繼續在楚園胡作非為嗎?」

「當然不能!」溫立心果然非常肯定的回答,「即便他回來了,即便楚亦寒輕易放過了他,咱們也不能就這麼放過他。」

「立心姐,你是還有什麼考慮嗎?」

蘇歌其實專程給溫立心打這個電話,並非就是為了通知溫立心楚雲偉被送回去了。

她清楚溫立心不會輕易放過楚雲偉,所以想知道她的下一步計劃。

「在楚園動手自然是不方便,看來,得想想別的辦法了。」溫立心聲音已經平靜下來,「小歌,在楚雲偉的事情上,你還願意幫我嗎?」

「當然,我不幫立心姐幫誰啊。」

蘇歌說話間,眼底光芒也閃了閃。

在楚園動手不方便,所以溫立心,是不打算繼續在楚園動手了?

既然不在楚園動手,那麼唯一的,就是對楚氏企業下手。

她正好要混進溫氏企業打探PE集團的情況,或許,這倒是一個不錯的契機。

「我就知道小歌你最講義氣,需要小歌你幫忙的時候,我會通知你的。」溫立心說完又問道,「楚雲偉是剛剛離開楚亦寒家的嗎?到楚園,大概還需要多長時間?」

「可能要一個小時左右。」

她回來的時候楚雲偉剛剛離開,算起來,也走了一會兒了。

「好,我知道了,謝謝你啊小歌。」

「不客氣。」

溫立心那邊率先掛了電話,蘇歌看著手機,臉上揚起抹笑意,直接將手機扔到床上,然後轉身去浴室洗澡。 火麒麟直接出手,以氣勢壓倒了在場眾多聶氏強者,一瞬間所有人看它們的眼神都變得不同了起來。

這個世界說起來還是拳頭大的人說的算,你有實力,就能得到別人的尊重,火麒麟只是露了一手,那些聶氏強者就不敢再說什麼,乖乖坐回了作為,只是臉色比起之前,多了一些不自然來。

三掌門鎮定了下身子,對玉麒麟它們微笑道:「呵呵……想不到幾位遠道而來的朋友還有如此實力,不過諸位在正門的時候說聶甄前來歸宗,可卻又說你們不是聶氏族人,那也就是說,聶甄他……」

玉麒麟微笑道:「不錯,我家老大並不在此……」

三掌門看了看眼前這些人,笑了一下道:「早前我就聽百霜聶氏的族長說起,此次若不是聶甄出手,百霜聶氏之危恐怕還未能如此輕易化解,想不到我聶氏年輕人,居然還有珠玉在外,本想今日一見,只可惜啊……」

玉麒麟說道:「我家老大原本正要前來聶氏總部拜見三掌門,只是突然遇到了枝節才耽擱了,事情是這樣……」

當下,玉麒麟將聶甄前往平沙派報仇的事情,從頭到尾大致說給了三掌門聽,並且說了聶甄陷入平沙派地底深處,希望聶氏一族派人前去支援。

聽完玉麒麟的話,三掌門本人陷入了沉思,但下方卻炸開了鍋。

「我還以為這個聶甄自命不凡,看不上我聶氏一族,所以才派了幾個手下來呢,原來是來求救兵了,哼哼……」一開始因為火麒麟而色變的那名聶氏強者,此刻露出了冷笑。

「當初三掌門明明邀請了他,結果他硬是要搭架子,這邊磨磨那邊蹭蹭,結果現在踩到了硬點子,反倒來向總部求救,誒……早知今日,這又何必當初呢……」另一名強者同樣冷笑道。

鬼鬼臉色已經開始有些不好看起來,頓時不滿道:「喂!你們到底是出手還是不出手,給個痛快話!也別浪費我們的時間!」

誰知,鬼鬼此言一出,頓時惹惱了在場這些成名數百年的強者,當場有人起身發飆道:「放肆!你算什麼東西?!敢在我們聶氏一族總部指手畫腳!你以為這裡還是百霜聶氏么?!」

「哼哼……這也是求救的態度?知道的以為你們是來求救的,不知道的還以為你們是來當大爺的呢!」

兩邊聶氏一族的強者一個個冷嘲熱諷起來,五大神獸的臉色一個個都變冷了起來。

「哥幾個,看來聶氏一族是靠不住的了,求人不如求自己,我看我們不如……」如果不是看在是聶甄宗族的份上,墨麒麟已經準備開罵了,現在強忍著怒意,建議幾大神獸不如離開得了。

玉麒麟雖然顧全大局,但不代表它就沒有脾氣,說實話,聶氏的表現還是有些令他失望的,至少比起左天恩來都有些差距。

就在玉麒麟打算就此告辭的時候,三掌門卻抬起雙手手掌下壓,按下了聶氏這些人的話語微笑道:「你等休要當著客人的面這麼說,反倒顯得我聶氏一族不團結了似的……聶甄他原本出生自三大帝國,與我們聶氏一族關係已經淡了,有機會來到軒轅神國之後,卻不忘記聶氏總部,這本就說明他時刻記掛著聶氏一族,如今他有難,我們作為同樣姓聶的,又豈能袖手旁觀?」

三掌門此言一處,針對聶甄情緒最為激烈的一名聶氏強者,冷笑道:「哼哼……從三大帝國這種地方出來,能進入軒轅神國已經是天大的運氣,自然一門心思想著要攀上我們聶氏一族的高枝了。」

「老東西,你夠了!我老大何等人,用得著攀你們高枝?!小玉,這種鳥氣咱們受不了了!走吧!我們又不是求著要來聶氏一族!」鬼鬼頓時大怒,眼睛都冒著火光。

「放肆!你以為我聶氏一族是你們想來就來想走就走的地方么?!」那老者面色通紅,見這個小個子居然敢說這種話羞辱自己,頓時想要出手教訓鬼鬼。

「喔?!不然想要如何?我很想見識見識!」火麒麟全身氣勢釋放出來,直接將那老者身上的氣焰給壓倒,他頓時感到心口一悶,身上的靈氣居然都有些緩不過來。

「好大的膽子!這裡是聶氏一族,由不得你們幾個人放肆,我看這幾人忒得無禮,我們也別講究什麼江湖道義了!一起上吧!」另一名聶氏強者見同伴吃癟,立馬叫嚷著要一擁而上。

「夠了!」就在此時,三掌門猛然起身,低喝了一聲,瞬間將嘈雜的大殿喝止了下來。

所有人都因為三掌門這一聲呵斥而停了下來,所有人都把視線看向了三掌門。

三掌門掃視了四周的人一眼,然後冷聲說道:「你一言我一語像什麼話?!無論如何,人家也遠來是客,這就是你們的待客之道?!」

三掌門的威壓釋放出來,在場的聶氏高層一個都不敢再作聲了。

三掌門見所有人都不再說話了,才繼續道:「無論怎麼說,聶甄終究是姓聶的!何況他被困於平沙派之前,還受到過我的邀請,他也就是我們聶氏的人了!現在我聶氏一族的人,居然被困在平沙派那種地方,這種事情傳出去,叫我聶氏怎麼抬頭?所以我決定,去平沙派把聶甄給救出來!」

三掌門在聶氏一族的地位可謂一人之下萬人之上,他一開口,就算那些高層有再大的意見也不頂用。

其中一個皇境二段的強者開口道:「既然三掌門決定了,那就讓老夫去把聶甄給接回來吧。」

「如果三掌門不放心的話,我和老爵一塊去,那平沙派算個什麼東西,我們兩個親自走一趟,帶一批人去把平沙派給蕩平了!」

三掌門微笑著搖了搖頭,說道:「不用那麼勞師動眾,不過就是個平沙派而已,老夫一個人親自去一趟就行了!」

見三掌門居然為了聶甄親自出馬,聶氏的高層們暗自震驚,卻也不敢拂逆三掌門的意思,不過他們也都知道,既然三掌門都親自出馬了,那一定能順利將聶甄接回來。 洗漱好再換了衣服出去,差不多也到晚飯時間了。

蘇歌本以為楚亦寒應該會坐在樓下沙發等她的,一出房門就往下看去,樓下卻是空蕩蕩的,並沒有楚亦寒的身影。

心底莫名就湧上一股失落。

剛準備下樓,同一樓道的書房門忽然打開,矜貴俊美的男人走了出來。

高挑的身形配上一身得體的西裝,就這麼往樓道上一站,簡直就是一幅雜誌精美插圖。

「亦寒……」蘇歌面上頓時一喜。

「我以為你應該還要一會兒時間。」男人性感低沉的嗓音響起,隨即淡淡朝她走來。

蘇歌不好意思的站在原地,「我平時有這麼磨蹭嗎?」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