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弟,你看他是不是有一份像林傑啊,還有剛才的聲音,是不是父親的聲音。」

經過他這一提醒,他二弟回想一下還真是。

此時,明浩也看到二人的交頭接耳,也知道他們發現了,李可心看到明浩臉上露出了笑容也知道明浩認得二人。 喬安唇角微揚,魅惑無雙的捋了捋如瀑般的長發,「你就說答不答應吧。」

「什麼條件都可以答應?」

宋雲遲笑得像只老狐狸一樣,就差拿個算盤打得噼里啪啦響,把喬安賣個好價錢了。

「當然是有要求的。」喬安兵來將擋,「不違背原則和道德底線的,不為難我的,不過分的條件,可以答應。」

宋雲遲:「……」

什麼好事都讓她佔盡了,他還有什麼好處?

「喬小姐還是去找別人吧。」宋雲遲勾唇輕笑,坐直了身子,繼續用餐。

喬安戳了戳他的手臂,「那你想讓我答應什麼?」

「你先告訴我,你要手機幹什麼?」

「跟家人聯繫。」

宋雲遲眸色倏然深沉,帶著幾分深不可測,「喬小姐不會吃裡扒外吧?」

吃裡扒外?

喬安輕笑一聲,「你也太看得起我了,拿人錢財,為人辦事這個道理我還是懂的。 生活系巨星 既然決定了來S國,我就會貢獻自己的一份力。」

這還差不多。

「OK,成交。」

喬安興奮的伸出手,紅唇微翹,「合作愉快,儘快給我。」

「合作愉快,我會的。」宋雲遲唇角微微抽搐。

洗手間里,紀傾心一手捂住脖子,吐得昏天暗地。

「嘔……」

一開始,是有做戲的成分,後來吐著吐著,就真的反胃了。

這一吐,整個人都虛弱了幾分。

從洗手間里出來,她像是去掉了半條命。

看到站在洗手間門外等著她的男人,紀傾心眼眶一熱,委屈的淚水在眼眶裡打轉。

「靖西……」

「沒事吧?」慕靖西扶著她,低下頭垂眸凝視著她蒼白的臉,「還好么?」

拿起他的手,貼在自己臉上,紀傾心用臉蛋緩緩蹭著他的掌心,「靖西,我們的寶寶太鬧騰了,現在就開始折騰媽媽了。」

「辛苦你了。」慕靖西眸底有一絲柔和的暖流在涌動著。

「為了你和我們的寶寶,一切都是值得的。」

軍色誘惑 紀傾心餘光看到正走來的喬安,依偎進了慕靖西懷裡,低喃著,「靖西,你親親我好不好?」

「……「男人站著沒動。

紀傾心柔弱的抓住他胸前的襯衫,「親親我,我就不難受了。」

「傾心……」慕靖西眉頭緊蹙,似乎這是一個難以達成的任務。

「我們是夫妻不是么?」紀傾心抬起那雙淚水模糊的雙眼,楚楚可憐的模樣,深深印刻在他眸底。

僵持著,慕靖西緩緩低下頭……

「咳咳!」

喬安輕咳兩聲,「好狗不擋道。」

慕靖西的動作一頓,立即直起身,轉頭看向身後一臉囂張的某人。

宋雲遲無奈的攤手:「喬小姐要上洗手間,我送她過來。」

喬安冷哼一聲,繞過兩人,徑自進了洗手間。

紀傾心死死咬住唇瓣,他……到底還是沒有親她。

本以為天時地利人和,能當著喬安的面好好氣一氣她,沒想到……

閉了閉眼,她依舊沒有從慕靖西懷裡推開,而是緊緊抱著他,「靖西,我難受……」

「還想吐么?」 鎮長,在橋上。

今天的天氣很好,出現了冬季里罕見的蔚藍天空,冉冉升起的朝陽,慵懶地,將它的祥瑞之光傾灑在夢幻般的威尼斯,宣告著新的一天來臨。

即便距離交易所爆炸案已過去了整整一天,但威尼斯人似乎並沒有受到什麼影響,或逛街或勞碌奔波,生活得秩序井然。

這多虧鎮長的保密工作做得好,住在交易所附近、親眼見證爆炸的居民都被他「拜訪」了,並被採取了一些適當的威脅手段。

此時,鎮長佇立在威尼斯最大的橋上,眉心緊鎖,左手握著未出鞘的軍刀,右手是他片刻都不離身的煙斗,幾縷白煙和那朝陽一樣,冉冉升起。

挺起胸膛,他仔細觀察著每一個路人,從眼睛、鼻子,到胳膊和手,殺手的手掌和一般人有明顯的區別。

就連一些女人他都沒放過,她們都有個共同的特徵——貌美且身材好。

鎮長直勾勾地,盯著她們的胸.部和腰肢,還有腿。

望著一位少婦款款離去的靚麗背影,垂涎已久的他深深嘆了口氣,揉揉眼,低聲發牢騷給自己聽:「布拉德到底死哪去了?!」

他怎麼也沒有想到布拉德會走水路,而且是搭乘義大利戰艦逃跑,那大傢伙在整個義大利只有五艘,就算在水面上橫行霸道,也絕對沒有士兵敢攔下了盤查。

昨天布拉德在河上遭遇了好幾隊巡邏兵,那群沒見過世面的兵丁,全都老老實實地躲到旁邊讓路,在戰艦龐大身軀的震撼下,正面硬剛的勇氣頃刻間蕩然無存……

目送著少婦消失在街角,鎮長嘬了口煙,繼續瀏覽街上的行人。

自然而然的,鄭飛獨特的膚色與長相,引起了他的注意。

「嘿!」他抬手叫道,凝重的臉色立刻緩解了些,欣喜一笑。

恰好,鄭飛進城就是奔著他來的,禮貌地回了個微笑,招呼車夫駕車前去。

到了橋底,鄭飛跳下車,和聖地亞哥等人一起爬上去,穿過眾多持槍警戒的士兵,來到了鎮長面前。

鎮長看了看聖地亞哥他們,不是那天在偶然遇見的馬戲團表演者,於是對鄭飛皺眉道:「馬戲團老闆,你手下那些人呢?」

鄭飛攤攤手,笑道:「他們也是我的手下,看這又高又壯的大漢,他是專門表演舉重和抗擊打的。」

「抗擊打……」聖地亞哥心底暗說了句操,尷尬地咧咧嘴,沖鎮長笑笑。

鎮長來了興趣,挑眉道:「抗擊打,聽說東方人很擅長這個,他們的藝人能徒手拍碎磚頭,我還從來沒見識過呢。」

說罷,他把目光移向聖地亞哥,道:「來一個讓我瞧瞧。」

面對眾多士兵期待的目光,聖地亞哥難堪地撓撓後腦勺,有種想逃的衝動。

尷尬。

這時,鄭飛輕咳了一聲,對鎮長微笑著,不緊不慢道:「最好的節目,當然要留到王子生日那天,您說呢?」

大概是覺得有道理,鎮長努努嘴,嘬了口煙,點頭道:「好,禮拜天在亞伯拉罕莊園,一定要來。」

「好的。」鄭飛回了一句。

下橋。

搭著馬車,他直奔醫館而去。

在帶人去海上圍捕布拉德之前,他還吩咐幾個人去小木屋裡照顧昏迷不醒的原始人,醫生處理完原始人的傷口后,便讓人把他帶到了自己的醫館里,時刻觀察他的情況。

穿過威尼斯的大街小巷,七拐八拐,他們終於來到了位置偏僻的醫館,更恰當地說,是幽靜。

醫館旁邊,有家小酒館,跟別的酒館不同,它不讓客人在店裡喝酒,只賣酒,以免店裡被被弄得烏煙瘴氣,足以看出老闆是個講究人。

出奇的是,它的生意卻火爆得很,因為酒的口味和歐洲酒有很大差別,烈且沖,喝下去之後能從嗓子辣到腸胃,俗稱燒刀子。

沒錯,它來自遙遠的東方,許多年前,由於種種原因,老闆的祖宗來到這裡,開了這家酒館,到目前為止沒人記得過了多少年,只冠名為「百年老店」。

店老闆和家人,精通拉丁語和古漢語。

鄭飛沒有被那獨特的酒香吸引,徑直進了醫館,瞧見醫生就坐在櫃檯后,垂下眉毛看書。

醫生專註於書里的內容,聽見有人進屋,眼皮都沒抬一下,習慣性地說:「客人,請坐。」

「我的朋友怎麼樣了?」鄭飛上前道,神色擔憂。

聞言,醫生抬頭,連忙放下書,嘆氣道:「不樂觀,他一直都昏迷不醒,流的血太多了。」

頓了頓,他想到了什麼,好奇似的道:「有件事我思考了很久,你說,要是能把其他人身上的血抽一點注入他的身體,會不會好很多?」

輸血。

人類歷史上第一次有記載的輸血,是在1492年,也就是幾十年後,羅馬教皇三世因患中風身體虛弱,陷入昏迷狀態,醫生建議輸血,由於使用的方法很原始,教皇並沒有從中受益,在年底去世。

鄭飛除了懂得受傷后的自救外,對醫術可謂是一竅不通,但他知道,血絕對不能亂輸。

所以,他果斷搖頭道:「不行。」

「為什麼?真的可以試試的,那樣你的朋友沒準還能醒過來!」

老醫生急迫道,情緒激動得鬍子一顫一顫。

「先不說這個,他現在是什麼情況?」鄭飛的目光,投向後面的病房。

【晚上8點才吃好飯,來的晚啦(;′⌒`)今天有三更,陸續奉上】(未完待續。) 紀傾心臉色驟變,一臉痛苦的點點頭,轉身猛地衝進了洗手間。

「嘔……」

一陣比一陣更痛苦的嘔吐聲,在洗手間里響起。

喬安從隔間里出來,看著俯身不斷嘔吐的紀傾心,眸底泛起一抹冷意。

紀傾心,孕吐就很難受了么?

蜜戰100天:億萬總裁我不嫁 你以後要受的,比這痛苦百倍千倍。

若無其事的洗手,喬安正準備離開,一道低低的,虛弱的聲音叫住了她:「喬小姐。」

「有事?」喬安眉梢微挑。

「搶別人的男人,就那麼好玩么?」紀傾心眯起眼眸,眸底劃過一抹怨毒的幽光,「你就這麼缺男人?」

「這句話應該我問你,紀傾心,你就這麼缺男人?」

丟下話,喬安臉色冷然的離開。

走廊上,趁著這會兒沒人,宋雲遲收起了笑意。

一派肅穆的模樣,壓低了聲音,「靖西,本來今天我也是要去找你的。既然遇上了,我索性就在這告訴你了。」

「什麼事?」

慕靖西擰眉問。

這時,喬安冷著一張美艷無雙的臉從洗手間里出來,宋雲遲立即止住話,「喬小姐,你先回去,我跟靖西說兩句話。」

喬安沒說話,只是點了點頭,目不斜視的跟慕靖西擦身而過。

男人深邃的眼眸,凝視著她離開的背影,她怎麼了?

宋雲遲長話短說,「中情局收到消息,A國會對針對喬安,策劃暗殺行動。時間大概就是這段時間,你注意著點,千萬要保護好喬安,別讓她出任何差錯。」

「好,我知道了。」

中情局的消息,一向準確。

慕靖西不會傻到去質疑中情局的情報。

A國不會放任喬安來到S國,為S國效命,任由S國的航天領域再上高峰。

慕靖西抬手,落在宋雲遲肩上,「你幫我照顧傾心,我去找喬安。」

他不能讓喬安遠離他的視線範圍。

「好。」

慕靖西剛回到餐廳大廳,放眼看去,座位上,只有顏真真一人,喬安早已經不見蹤影。

心猛地一沉,慕靖西快步上前,冷聲質問顏真真:「喬安呢?」

顏真真被嚇得渾身一顫,瞪大了眼,「靖西哥哥,喬……喬安她不是去上洗手間了嗎?」

「她沒回來?」

顏真真搖頭,「我沒看到她回來呀,怎麼了靖西哥哥,喬安不見了么?」

「閉嘴!」

喬安不見了,慕靖西整個人都異常冷暴,拿出手機,立即給警衛打電話,「馬上包圍餐廳,不許進不許出!還有,以餐廳為軸心,開始追蹤,有任何可疑的人或車輛,立即攔下!」

「是,三少!」

慕靖西快步離開,來到餐廳監控室,一腳踹開了監控室大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