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對,我要是歸西了,你正好能重獲自由,怎麼會擔心我,肯定巴不得我完蛋。唉,傷心啊。」

范浪笑嘆一聲。

假,太假了,這哪裡是傷心的樣子。

魔夢雪哼了一聲,把粉唇撅的老高,能做出這個動作,證明她確實沒什麼大礙。

隨後,兩人繼續上路尋找菩提花,連魔閻王都奈何不了他們,更何況別的魔族,他們接下來的尋找之旅,基本上就是橫著走,有時候甚至會殺進一些魔窟之中尋花。

幾天之後,菩提花越來越多,終於湊夠了一百朵!

修鍊軒轅骨的三種材料,分別對應人、魔、佛。

魔是萬惡結晶。

佛是菩提花。

人是玄武者本人!

也就是說,范浪已經湊齊了三種材料,接下來只差正式修鍊軒轅骨了。

修鍊軒轅骨需要到一處特殊的修鍊地點,名為「濟融潭」,是一處洞天福地,有包容並濟的效果,能讓各種能量完美融合,消除彼此之間的排斥。一些特殊的功法或者丹藥,都可以利用「濟融潭」來輔助。

濟融潭就在萬魔窟境內,距離上並不遠,但是不那麼好去,有著層層阻礙,要有玄君出手才能破開其中一層阻礙,范浪現在還辦不到。

范浪下一步要做的,是利用一個「任務」來肅清阻礙,想辦法進入濟融潭,到了那裡就能把軒轅骨修鍊出來了。

這一步要跟一名玄君強者打交道,會遇到各種兇險,就算是范浪也要加倍小心,不能等閑視之。

「真不容易,兜了這麼大一圈子,總算可以練成軒轅骨了,一步,就差一步!」

范浪滿懷期待。

對於軒轅骨的效果,他可是非常的眼饞,練成之後絕對牛掰,吊打各路高手不在話下。

逆天之路,就是這麼一步步走出來的。

在集齊菩提花的當天,范浪便帶著魔夢雪來到了永夜城,如今這裡已經變成了虎賁軍的一處主要駐地,駐紮了幾十萬的將士,城牆上旌旗招展,一掃以前的陰霾頹風。

范浪下一步棋很危險,不可能把魔夢雪這個拖油瓶帶在身邊,所以來到了永夜城,要把魔夢雪暫時安頓在這裡。

虎賁軍跟魔族勢同水火,想讓虎賁軍容納一位魔族,顯然不是一件隨便的事情,得找宇文成鋒商量。

范浪進入城中,受到了軍中的禮遇,將士們對他都很尊敬,這是他應得的榮光。

見到宇文成鋒,范浪說出了自己的請求,宇文成鋒沉吟一下,點頭答應,不過附加了一些條件。魔夢雪身為魔族,只能在城中一小部分區域出入,不能到處亂逛,否則會擾亂軍心。

這個條件並不過分,甚至是一種讓步。

范浪感謝過後,帶著魔夢雪在一處特定的區域找了一個臨時的住處。

屋內。

范浪取出了一張儲物卡,輕輕摩挲著金屬質感的冰涼卡面,意念滲透其中,翻找著裡面的東西。

旁邊的魔夢雪看著范浪,好奇道:「你找什麼呢?」

「我怕你跑了,走之前想用鎖鏈把你拴起來,正在找鎖鏈呢。」范浪答道。

「你、你要把我拴起來?你當我是什麼?」魔夢雪一下子急了,美眸瞪得老大。

「我當你是優樂美。」

「優樂美?這又是什麼鬼東西?」

「好了,好了,剛才只是逗你的,並不是真要把你拴起來,瞧把你嚇的。」

范浪找的東西並不是鎖鏈,而是別的東西。

他找到了其中一樣東西,從儲物卡中取了出來,就好像是在憑空變戲法,將其放在了桌上。

這是一件黑色的披風,上面帶著一些藍色的反光花紋,拿在手裡頗顯厚實。

魔夢雪看得一頭霧水,不明白范浪拿出一件披風是要做什麼。

接著范浪又找出了好幾樣東西,其中包括一柄魔劍,一柄飛梭,五十粒火焰丹,以及各種防身之物。

「拿著吧。這些都送你了。」范浪拍了拍桌子。

……

ps:為新舵主隋成宇加更一章。 「五爺,小小姐這是要給您找女朋友啊!」羅亦小聲的說著。

傅辰修冷笑一下,他養的小狼崽膽子現在變的比熊還大的膽子,一次一次的在挑戰他的耐心,她要玩就讓她玩,他陪著她一起好好玩。

傅辰修沒有說話,羅亦只能提心弔膽的繼續看著監控視頻。

……

莫江湘聽著姜小時把所有吹捧的辭彙都用在了推銷傅辰修身上,不由的淺笑出聲,「姜小姐,你把傅總說的如此之好,更加讓我覺得能配的上傅總的應該是一位才貌雙全的女子。」

姜小時頓時石化在原地,這完完全全不是她想要的結果啊!她說了這麼多目的就是要讓女主愛上霸道多金的大佬啊!得她現在在這裡吧啦吧啦說了半天,反而適得其反。

「姜小姐,我很感激你把我救了,但是總裁我真的不喜歡,你可以試著去找一個總裁喜歡的。」

莫江湘把話一次性說清楚,姜小時頓時接受不了,那看著她的小模樣都快哭了,女主不喜歡男主,那該怎麼搞,在線求幫助啊!

「莫小姐,你別一次性就回絕了我,或許你跟五叔在一起久了你就能發現,在這個世界上所有人都比不上我家五叔。」姜小時還在垂死掙扎的想要改變她的想法。

「姜小姐,喜不喜歡一個人不是可以強求的,總裁交代的事我還沒有完成,就先去忙了。」莫江湘說完就沒在理會過姜小時,埋頭工作。

姜小時,「……」

……

「五爺,我們要回去嗎?」羅亦小心翼翼的問著傅辰修,畢竟此時的某人臉色並不好看。

傅辰修看了一眼視頻裡面,因為沒有把他推銷出去的某人垮著小臉,冷眸幽涼,冷聲的,「嗯。」

傅辰修不急不緩的走在前面,羅亦則是心驚膽戰的跟在他的後面,兩人回到辦公室。

莫江湘見到他們出現就站起來打來一個招呼,「總裁,師傅。」

「嗯。」

傅辰修直接走向姜小時,看見某人興緻不高的翻看著電腦,心中就憋著一把怒火,自己跟她表白了小丫頭還把自己往外推雖然早就知道某人心中有花花腸子,但是還是忍不住想揍某人。

走過去趁著某人注意力不集中,將她抱入懷中,乾淨的指尖捏了捏某人白白嫩嫩的臉蛋,報復性的捏的很重,「看完了嗎?」

姜小時抬頭吃痛的看著某人,黑白分明的眼珠含著水汽的瞪著他,嗓音也飽含怒氣,「五叔,你幹嘛捏我,很痛的。」

「痛嗎?」說著傅辰修又捏了捏她的臉蛋。

「五叔,你是想讓我這邊臉也毀容嗎?」姜小時怨氣的說著。

傅辰修看著她臉上的白紗,眉頭擰了擰,這才鬆了手,「我給你的資料看的怎麼樣了,能全部理解嗎?」

姜小時,「……」她能說她沒看幾頁嗎?

「五叔,我餓了……」姜小時不敢告訴大佬自己沒看幾頁,也就只能撒嬌賣萌了。

傅辰修視線輕飄飄的掃了一眼電腦,嘴角無奈的勾了一下,「想吃什麼,我讓羅亦買回來。」 「這些都給我了?」魔夢雪大感意外,她能看得出來,這些東西都價值不菲,而且都是適合魔族使用的東西。

「你不是總嚷著要自由么,那我就給你一點自由。這次我出去辦事,會花費一些時間,短則數日,長則一月,在這期間,你可以拿著這些東西防身,然後到處走走,想去哪就去哪,沒人攔著你。當然,你不能在這座城內亂逛,只能出去逛。你身上有降魔咒,不管走到哪裡,我都能判定你的位置,等辦完了事,我就會去找你。說白了,這段時間就是給你的一個假期,自由的假期。」

范浪說出了自己的安排,表情跟語氣絕不是在開玩笑。

魔夢雪有生以來,第一次看到自由的曙光,心頭莫名一熱,問道:「要是我拿著這些東西遠走高飛呢?」

「隨便你,反正你逃不出我的手掌心,只要你還活著,我總能找上你。」范浪無所謂道。

「呵呵,這種短暫的自由有什麼用。」 瓷骨 魔夢雪苦笑道。

「隨便你怎麼想,無病呻吟也好,黯然神傷也罷,那是你的事,反正我把假期給你了,這是我的慷慨。」

「我才不是無病呻吟!」

「都說了你隨便怎麼想都行,就別跟我吵了。順便多跟你說幾句。沒有我在身邊,你獨自在外闖蕩,肯定有一定的風險,就算有我送給你的各種防身之物,還是不能保證萬無一失。如果你在外面有個三長兩短,這就是追求自由的代價。你對我很重要,但並非必不可少,這正是我答應放任你自由行動的原因。」

范浪發揮自己的烏鴉嘴,開始說各種打擊人的話,一句比一句難聽。

「我已經做好了最壞的打算,你有可能被別的魔族幹掉,或者被別的魔族抓走,不管你遇到魔族還是人族,都有很大的風險。我有這種打算,你更加要有這種打算。到時候你誰都指望不上,我可沒法救你,一切只能靠你自己。該說的我都說了,是老老實實窩在這裡,還是一個人出去冒險,你自己決定。言盡於此,我走了,希望以後還能見到活蹦亂跳的你。」

范浪的烏鴉嘴言論說完了,也不管魔夢雪那一陣青一陣白的臉色,直接走出了房間,然後關上了門。

他出了城,到了外面才放出黑月麟,翻身騎了上去,駕馭黑月麟破空而去,趕往了濟融潭所在的方向。

剛才做出的這個決定,其實是有點冒險的,其中的風險,他之前已經說了。

此舉有可能讓他失去魔夢雪!

他之所以冒這個險,主要是因為之前被魔夢雪幾次真情流露的樣子給打動了,這個魔女三番五次的念叨自己渴望自由,不想再被束縛,每次說這種話都顯得可憐巴巴。

既然如此,那就讓魔夢雪自由一次好了。

「何去何從,能不能安然無恙,就看她自己了。」

范浪瞭望遠方,心中暗暗道。

之前的那個房間里。

魔夢雪氣呼呼的看著關上的房門,儘管范浪已經走了,還是難以釋懷。

「臭烏鴉嘴,張嘴閉嘴就沒一句好話,就這麼想我出事么!」魔夢雪一跺腳。

發泄一番之後,魔夢雪稍稍平復,轉頭望向了桌上擺著的各種東西,有了這些,能讓她的自保能力提高很多,但是依舊有限,如果遇到魔閻王那種高手,肯定毫無勝算,再退一步,隨便來一個六七星的魔族,都能讓她這個五星魔族身陷險境。

在這個處處兇險的萬魔窟內,她太弱小了。

她看著桌上的東西,沉思良久,心緒起伏。

有生以來,她第一次這樣接近自由,身邊再也沒人限制她,只要她願意,現在就可以離開永夜城,想去哪就去哪,天高地遠,任她遨遊。

明明已經有了這樣珍貴的機會,可她卻在躊躇不前。

她並沒有出去闖蕩的實力,所謂的自由,根本就不存在,她一直以來所追求的,很可能就是一個夢幻泡影。

「也許每個人,每個魔,都是籠中鳥,能打開籠門的不是別人,而是自己。現在的我根本寸步難行,因為我沒那個能力。」

「出去?出去做什麼?出去自討苦吃嗎?魔族容不下我,人族也容不下我。」

「要是遇到危險,要麼被殺,要麼被人抓住,甚至可能更加凄慘。范浪只是嘴上說要把我當****別人也許就直接這樣做了。」

魔夢雪苦笑一下,放棄了遠走高飛的想法。

她收起了范浪贈送的每一樣東西,然後看了看窗檯,那裡有一盆花,開的很嬌*艷。

既然逃不出這個鳥籠,或許可以在鳥籠之內做一些喜歡的事情,讓自己變得更快樂。

她走到窗邊,稍稍挪動了一下花盆,這個角度之下,盆中的花朵看起來更美一些。

……

萬魔窟境內有很多兇險絕地,有的地方,甚至連魔閻王那樣的魔族都不願意深入。

無底魔冢就是這樣一處地方。

冢,有墳墓之意,這裡是一處直通向下的深淵,各方魔族勢力都會把死去的魔族屍體運送到這裡,隨意丟向深淵。

裡面堆積了無數的屍體,死氣瀰漫,濃郁無比,久而久之,有很多屍體跟骸骨被死氣影響,變成了殭屍與骷髏精。

將屍體丟進這裡,早已經成為了本地魔族的一種習慣,延續了很多年。裡面到底有多少屍體,沒人知道。

無底魔冢越是深處就越是危險,就連魔閻王那種水準的大魔頭,都不敢潛入最深處。如果裡面那海量的殭屍一擁而上,連他都活不成。

今天,無底魔冢迎來了一位不速之客。

范浪騎著黑月麟飛到此地的上空,居高臨下,向下望去。

無底魔冢的入口是一個大坑,直徑超過千米,下面黑漆漆的,根本看不到底。有濃郁的死氣一縷縷的飄起,這種死氣與玄武者體內的死氣有相似之處,但又有些不同,要更加的陰冷,更加的詭秘莫測,是純粹的死亡氣息。

下面接連響起殭屍所發出的古怪聲音,像是獸吼,又像是痛苦的低吟。

洞口周圍散落著很多屍體,還有大量的森森白骨,很顯然,有很多屍體被直接丟在了無底魔冢附近,並沒有丟到大洞裡面。

周圍縈繞著屍體的惡臭,還有大量的蠅蟲在飛舞。

放眼望去,簡直就是人間地獄。要不是有所圖謀,沒人會願意來這種鬼地方。

范浪也不想來,奈何濟融潭就藏在下面,沒有選擇的餘地。

「這個鬼地方就跟遊戲里一樣噁心啊。」范浪感嘆道。 眼前的景象跟遊戲中的場景一樣,但這是遊戲嗎?

莊周夢蝶,亦或者蝶夢莊周?

這個誰能說得清。

到底是遊戲化為了現實,還是現實照進了遊戲,范浪其實思考過很多次。

穿越也要按照基本法,總要有個來龍去脈。

范浪穿越這麼久,根據方方面面進行判斷,總體來說還是偏向於相信這是現實。

太真實了,實在太真實了,根本不是遊戲所能達到的。

與其說他穿越到了遊戲世界,更像是穿越到了一個現實世界,只不過他帶了一套遊戲系統,而且這個現實世界與遊戲世界有著極高的相似度。

這是他的判斷。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