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那一扇門中是一片虛無的世界。

神火鼎已從羅征的體內分離出來……

九條真龍的靈魂精魄則圍繞著神火鼎不斷地盤旋,而羅征似乎已失去了意識,雙手下垂,一動不動漂浮在虛空中。

巨大的神火鼎中,洶湧的黑色火焰正冉冉升起,那黑色的火焰彷彿能吞沒一切。

就算是匠聖,也不能隨意將自己的肉身暴露在這黑火中,他身上有一道明黃的光芒將他完全保護起來。

「九條真龍精魄……你們都是羅霄當年的契約獸,」匠聖注視著九龍精魄淡然說道,「羅霄在神域中號稱萬獸聖皇,諸多聖人中,他所簽下的契約獸應該是最多的,尤其以真龍為主,便是湊足了四十九條真龍……你們是想要恢複本身的軀體,還是想奉獻自己的靈魂精魄,融給羅征?」

羅霄喜歡豢養契約獸,尤其是以龍為主,構築寰宇的同時,便在大衍之宇的一側構築了單獨的真龍界,這真龍界可算是羅霄的靈獸場!

在匠聖看來,九條真龍精魄也算是不錯的材料,將他們煉化給羅征,也算是一次助力。

「我們……拒絕,」五爪金龍忽然開口說道。

匠聖倒是對九條真龍有了興趣,「羅霄算是你們的主人,為何不願意為主人奉獻自己的靈魂?」

「我們真龍界中出了問題,他們策反了我們的族人,現在的我們還不能將自己奉獻掉……」五爪金龍回答道。

肢解一個聖人構築的寰宇,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因為寰宇本身感受到危機,也會籌謀反擊,即便是聖族佔盡優勢,想要攻佔大衍之宇也不容易,因為大衍之宇自身的意識,就會營造出入侵者非常不利的環境……

這就像一支軍隊入侵一個國家,這個國家的一切,包括大地,草木,河流,這些環境都會進行無聲的反擊。

所以這一次聖族入侵是準備了萬全之策。

除了上古巫族之外,妖夜族,魔族可能都有問題,所以天位一族並不是很信仰這兩大種族,至於真龍界中則早就開始行動了,他們已想辦法策反了其中四十條真龍,而其中的九條真龍,更是失去了自己的肉身!

九條真龍並不是不願意成就羅征,但他們在真龍界中尚且還有大仇未曾得報。

在此之前,他們自然不肯就此犧牲掉自己…… 匠聖也沒有再糾結此事。

他只能算是半個局內人,關於羅霄的計謀,他只會在暗地裡推一把,但不會將自己完全陷入其中。

畢竟他終究只是一名煉器師,也只能將自己的專長發揮到極限,例如現在將羅征往前面推一把……

「大陰陽轉火陣!」

此刻匠聖開始布置出一道道神紋,開始不斷地收攏那黑火。

這神火鼎也是神域中的一件古寶,其中所盛之的黑火,與陽泉精火和混元真火在神域奇火榜上並列第一。

不過匠聖對神火併不熟練。

三大奇火得一者就足夠了,何況所有的煉器師最為熱衷的乃是混元真火,那等火焰用來煉器則是最佳選擇,蓋因混元真火特性略微平淡溫和一些,而這黑色神火過於犀利,稍有差池,便將鍛造的胚子給燒毀了。

不過以神火煅體,是鳩聖的選擇,也是羅霄的選擇,匠聖也只能小心行事!

一道白色的圓盤在匠聖腳下慢慢地顯露出來,那圓盤上的白色真元開始不斷地流轉,同時這虛空中的黑色神火也宛若水流一般,向這圓盤的另外一邊不斷地流淌,匯聚……

由此,形成了一個黑白分明的八卦。

大陰陽神道,為匠聖所修神道!

此神道當年在神域緣故聖族手上發揚光大,但隨著聖族的衰敗而衰敗,古往今來,將其修鍊到極致者渺渺幾人,以此神道封聖者,更是稀世罕有……

匠聖並沒有以大陰陽神道封聖,但在其中的造詣也自不凡。

不過他修大陰陽神道的目的,還是為了煉器。

在此之前,尚且不曾有人將大陰陽神道用於煉器一途,隨著匠聖宛若一顆耀眼的星辰崛起,不少人將目光注視在他身上后,大陰陽神道也變得炙手可熱,許多煉器師也紛紛修鍊此神道。

目的自然只有一個,效仿匠聖以大陰陽神道煉混沌至寶!

神域中在此神道中探索的煉器師可不少,可惜卻沒有一個人練出混沌至寶,他們始終參悟不透其中的要點……他們卻不知,混沌至寶的要點根本不在大陰陽神道。

當匠聖布置出大陰陽轉火陣后,隨手一拉之下,羅征的身體就輕飄飄的落在這陣中,隨即那八卦就開始飛速轉動起來。

他並不是一個循規蹈矩的人。

雖然將羅征看做一件不錯的「胚」,但他不會刻意將羅征煉製成一件鴻蒙至寶,亦或者煉製成一件混沌至寶。

那樣或許能在短時間內迅速提升羅征的實力,可同時也將羅征完全固定在了這一級別。

這一次,匠聖要做一個嘗試。

「你們可以先離開此地,我相信你們不願意在這枯燥的世界中呆太久,」匠聖對九條真龍說道。

九條真龍沒有說話,便在此刻離開了那扇門……

「老鳩,時間流速,他需要一次漫長的熔煉,」隨後匠聖將羅征一個人扔在八卦上,自己也走出了門外。

鳩聖點點頭,操控時間對聖人來說並不困難,他隨手一揮之下,那扇門再度死死關閉,同時他開始改變門內的時間流速。

門內的時間流速,在這一瞬間開始急劇下降,變得異常緩慢。

十分之一……

百分之一……

千分之一……

萬分之一……

百萬分之一!

千萬分之一!

冷情暖少:愛妻哪裏跑 門外的鳩聖不斷壓縮門內的時間。

華天命感受到那扇門中逸散出的時間法則,眉頭微微一皺,似乎勾起了一些不那麼美好的回憶。

當年他在兵主秘境中呆了三百年,也是被壓縮了時間,秘境三百年,外面其實只有三年而已,那種孤獨在很大程度上也改變了華天命的心性。

「門內的時間壓縮到什麼程度了?」華天命問。

「大概是三千萬分之一……」鳩聖依舊在不斷地壓縮時間。

雖然神煉禁地是他的地盤,但他也不能將時間無限制的壓縮,三千萬分之一,已經是鳩聖的極限了。

若繼續壓縮時間,那逸散出的時間法則已經有混亂的跡象,這時間法則原本就是相當玄妙的東西,兩地時間不同的情況下,就會形成「時間差」,而這「時間差」中蘊藏一種無可抵擋的壓力。

他不斷地壓縮時間,時間差的壓力就會越來越大。

雖然這扇門身為空間類的鴻蒙至寶堅固無比,能夠承擔極為強大的壓力,但在這高壓之下,只要這扇門出現任何一絲裂縫,那麼整扇門就會崩潰。

那強烈的「時間差」的壓力爆發出來,可不是開玩笑的事情,壓縮的時間和正常的時間交匯之後,會產生恐怖的威力,這原本就是修鍊時間法則的武者,施展出的一門禦敵的強力手段。

尋常真神,能夠壓縮到數十萬的時候,威力就已相當恐怖……

而現在鳩聖卻將時間壓縮在三千萬分之一,這已經屬於瘋狂的地步了。

那壓力爆發的話,足以毀掉整個裡世界……

「三千萬分之一……」華天命也有些愣神,「外面過一天,這其中就是三千萬天,化為大衍之宇中的時間,則是八萬年,羅征他能承受嗎?」

不管是華天命還是羅征,都太年輕的,他們連「百年」這個尺度都未曾體驗過,更別說千年,萬年這種時間尺度!

「沒關係,對於沉睡的羅征來說,也不過是南柯一夢,不會讓他在精神上跨越這麼多年,」鳩聖淡淡的說道。

數萬年時間,對於那些真神聖人們來說,或許算不了什麼……

一些真神從遠古活到現在,度過了不知道多少個神紀元,對時間的認知自然不同。

若是驟然讓一個只活了數十年的青年,驟然熬過數萬年時間,那絕對是最大的折磨,所以匠聖一開始就設法讓羅征陷入沉睡的狀態。

那八卦不斷地盤旋著。

黑色的火焰不斷地來回穿梭,沉入羅征的體內。

他體表的金色梵文閃爍的光芒也越來越濃郁。

羅征的體內,卻有一抹靚麗的身影,悄然從羅征的身體中浮現出來,默默地注視著羅征。

熏被遺落在了門內……

自羅征從夢幻戰場回歸之後,熏的態度一直相當奇怪。

她似乎患得患失,但經常表現的前後矛盾,後面乾脆與羅征停止了交流。

此刻她抬頭環視著周圍的環境,看著那夢幻一般的空間,臉上流露出一絲孤寂的笑容,「這裡……真不錯。」

她當然明白三千萬分之一的時間差是什麼概念。

倘若他們需要一天的時間,那麼羅征在這裡,就需要躺上八萬年……

她曾無數次希望時間停滯,讓一切都歸零,只要她陪伴在羅征身邊就好。

但那終究只是空想罷了,無論她如何去幻想,時間總是一步一步將她逼迫,推著她進入一個自己不願意麵對的深淵中。

不過現在,時間終於停止了,或者說無限接近於停止。

就算只有一天時間,她也能這般陪在羅征身邊八萬年,若是兩天,便是十六萬年,就算是對於熏來說,也是一個相當漫長的時間。

看著沉睡的羅征,熏便伸出細細的手指在他臉上輕輕的摩挲,儘管那金色梵文不斷轉動之下,讓羅征的面孔略顯猙獰,但緊閉的雙眼還是透露出安詳之色,讓熏感覺異常的沉靜。

這個男人在她的注視之下,不知不覺已經是如此強大了……

這空間中,時間正在以極其緩慢的速度流逝,她卻絲毫不曾覺得枯燥,反而倍加珍惜。

一天時間,對於華天命,對於鳩聖,匠聖還有九條真龍而言很快就過去了,而門內的熏,卻已陪伴了羅征八萬年之久…… 黑色神火像一條條小蛇,順著這盤旋的八卦遊動一點一點鑽入羅征體內,又一點一點的被羅征噴吐出來。

據說混沌是先化陰陽,而後陰陽又化萬物!

這「大陰陽轉火陣」是由大陰陽術推演而來,大陰陽術本身威力驚人,以此道煉器則是事半功倍……

不過神域中不少真神施展大陰陽術,乃是「順轉」。

因為真元與混沌的特性非常類似,如果將混沌比喻為「平級能量」,那麼真元其實就是一種「次級能量」。

大陰陽術順轉之下,就已真元代替了混沌,以真元化八卦兩儀,那一道八卦鎮壓下來,可毀天滅地,十分霸道。

不過匠聖的「大陰陽轉火陣」則是「逆轉」……

這其實也是煉製混沌至寶的關鍵之一。

逆轉之下,便是以混沌化陰陽,而不是以「真元」化陰陽……

若是匠聖自己煉製混沌至寶,自然是需要自備混沌之氣,這一次「煉製」羅征,當然是沒有這個必要,畢竟羅征的丹田中就有源源不斷的混沌之氣……

大陰陽轉火陣在運轉的同時,羅征的體內世界也在不斷地衍化!

時間的概念在羅征身上變得極度微妙。

他陷入沉睡之後,身體也在日益蒼老。

神海境武者的壽元是數萬年之久,神極境武者則有數十萬年至百萬年不等,耗費八萬年時間倒不至於讓羅征過度蒼老,進入天人五衰……@^^$

而熏在陪伴羅征許久之後,她也陷入了一個十分專註的狀態。

在她的靈魂之體中,漂浮著一根細細的長針,那是一根鑲嵌在靈魂深處的針,表面鏤刻著極為神秘的花紋,其中蘊藏的工藝至少在寰宇這種次級宇宙中無法鍛造,採取了一種極為高深的煉製手法。

每一位加封妖夜族的王者,在登臨王位的時候,都會舉行一場相當神秘的儀式。

這個儀式處於妖夜族最高級別的保密之中,除了妖夜族極少數人之外,並沒有其他人知曉此事……

而這個儀式是從上古妖夜族傳承下來的,至於這場儀式的作用和目的是什麼,熏當年也不清楚。!$*!

不僅僅是熏,包括瑤和輕語同樣也不清楚。

但從夢幻戰場結束之後,這根打入熏靈魂中的長針就開始活動起來,那些長針上下兩截,一邊朝左,另外一邊朝右開始轉動起來,同時釋放出一點點信息……

這些信息開始左右熏的思維,她甚至無法抗拒。

一開始從這針中釋放出的信息並不完整,但在那些信息的感染之下,熏在心中產生了一種強烈的厭惡感。

她一度開始討厭羅征!

當時的熏相當迷惘,她怎麼可能會去厭惡羅征?

但這種本能的厭惡,甚至將羅征視為天敵的感覺,無時無刻都影響著熏,她根本無法將其忽視。

可是從理智上來說,熏對羅征已是情愫漸深,這兩種矛盾的感覺交錯之下,讓熏的脾氣變得相當暴躁,為了遏制這種感覺,她甚至一度讓自己陷入沉睡之中。

隨著這根針釋放的信息越來越多,她了解的才越來越多!

後來熏發現,自己厭惡的不僅僅是羅征,而是所有的人族……

在她靈魂中的這根針,就是一種傳承手段,與羅征吸收的天位一族的換血一樣。

不過天位一族的換血,是將一些重要的信息放在了那金色血液中,同時讓血液的持有者具備了某種隱藏的能力,但妖夜族的這種儀式,卻是將某種傳承置入靈魂之中。

這種方法則更加霸道,因為熏不僅獲得的是能力,她受到了那根針的影響,甚至自身的思維也被這根針所改變!

她覺得自己是大自然中的老鼠與蛇一般,從誕生的一刻起,他們彼此就互為天敵,這種來自於靈魂的傳承根本無法抵抗……

意識到這一點后,熏面對羅征更加沉默起來!

她不願意離開羅征體內,更不願意與羅征成為敵人,所以她一直蜷縮著,一直讓自己沉睡……同時她的內心中也是相當驚惶,因為她並不清楚自己在這根針的影響之下,最終會變成什麼樣子。

其實以她的聰慧,隱隱已經明白,妖夜族與人族的立場是不同的,這根針的存在就已經說明了一切。

在大衍之宇中的內應,並不是只有上古巫族,妖夜族可能也是另外一支,甚至魔族都有可能是……而且天位一族似乎也隱隱有了戒備,在召集諸多天尊對抗的時候,有意無意將妖夜族和魔族都孤立在外。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