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乙墨沒有偷窺的嗜好,悄悄的退了回去,明日,再跟著他們便是。

第二天,風乙墨安排蓮兒、銀川兒留在新房內,假扮沙剛,大搖大擺的出了宮殿北門,在一處海底石林中藏匿起來,等待鯊魚王跟他的新王後到來。

一個時辰之後,鯊魚王攜帶者一個妖嬈的女海妖出現在宮殿北門,並沒有其他人相隨。

那女海妖豐乳肥臀,艷若桃花,雖然化形為人,可是在風乙墨天眼瞳下,還是露出了本體,卻是一條銀鱗三花蛇。

蛇本性淫邪,難怪能把鯊魚王勾引上手了。

二人在海水中急遁而走,速度極快,風乙墨不敢跟的太緊,只能遠遠的吊在二人身後,好在天眼瞳看出極遠,也不至於跟丟了他們。

一路行出十幾里,來到一片巨大的珊瑚群中,穿行而入。

風乙墨想都沒想,便跟了進去,然而,剛剛來到珊瑚群中,便發現了不妥,四周瀰漫著蕭殺的氣息,不待他反應過來,四面八方出現了數十半化形海妖,正對面,鯊魚王正冷笑著看著自己。

此時,風乙墨已然明白,自己落入了一個陷阱之中,可是,自己是如何泄露行藏的?

因為要見魚興舟,風乙墨便恢復了原貌,而且為了全速跟蹤鯊魚王,隱匿符籙起不到作用,只能施展低級的隱匿術,因此才一出現就被包圍了。

「本王道是哪個膽大的狂徒敢偷偷潛入北海宮殿之中,原來是你!」鯊魚王一眼就認出了風乙墨,「你身上有本王的斷臂?」

風乙墨終於意識到了原因,原來是飛天神爪泄露了身份,他可以通過飛天神爪感知鯊魚王的位置,鯊魚王跟他的斷臂相處了數萬年,雖然被他煉化成飛天神爪,藏匿於須彌鐲內,同樣還是能夠被鯊魚王感受到。

「鯊魚王,你待怎樣?」

風乙墨並沒有慌張,而是沉聲問道:「我義兄魚興舟現在如何了?」 「哈哈,沒想到你這個小子還如此有情有義,到了這個時候,還是關心你自己吧,上,抓住他!」

數十半化形海妖各自取出了不同樣式的兵器,向風乙墨圍攏過來。

看到他們手中的兵器,風乙墨瞳孔微微一縮,作為煉器大宗師,自然能夠看出所有的兵器都是出自義兄魚興舟之手,被諸位海妖拿在手中,妖力四射,戰鬥力增強了許多。

風乙墨苦笑不已,沒有想到,義兄煉製出來的法寶竟然用來對付自己,他毫不猶豫的屈指一點,一股驚人的寒氣從天而降,一根散發冰寒氣息的十幾丈長,三丈粗細的指頭,點落在他前方,揮舞著兵器的十幾個半化形海妖瞬間就被凍在碩大的冰坨之中!

這正是風乙墨在感悟殿領悟到的天寒指第二指–天指無盡!

接著,他一拍靈蟲袋,數千吞魂蟲振翅飛出,撲向了其他海妖,而鎏虹追風劍嗖的飛出,嗡嗡的旋轉,冰坨盡數被割成數塊,裡面的海妖面帶驚懼的被斬成數截!

其他妖蟲無法在水中作戰,也就只有吞魂蟲能夠在海水中遊刃有餘的穿行。

鯊魚王大吃一驚,沒有想到風乙墨會如此犀利的神通,以寒息冰凍海水,直接而有效,如果是尋常寒冰,自然困不住半化形海妖,作為五級化形大妖,自然能夠從寒息中感受到一股道韻氣息!

不知不覺中,陰陽訣所凝聚的道韻衍生到其他功法之中,陰陽乃是各法本源,一法通,萬法通!

當日一根手指就能滅殺的人類小子何時成長到如斯地步了?

原本想要大展身手的半化形海妖還沒有衝到風乙墨身前,就已經被數千吞魂蟲所包圍了,驚恐的發現自己的魂魄不斷的被吞噬,立即驚慌失措起來。它們修鍊數千年,好不容易的凝練了魂魄,生出靈智,一旦受損,就會打回原形,變成不開化的蠻妖古獸!

然而,在吞魂蟲的吞噬下,不僅僅是受損的問題,而是要命的問題!

「大王,救命!救命啊!」半化形海妖大聲呼叫,十幾個半化形海妖竟然拿區區蟲子沒有辦法,施展出百般方法,也無法消滅掉如同附骨之疽的黑色蟲子!

特別是身上帶有紅色紋路的吞魂蟲王,單獨一個,就把一頭半化形海妖吞噬的奄奄一息了,很快就到倒不起,死了。

鯊魚王怒不可遏,大好的形式突然逆轉,當即取出一桿鋼叉,對準風乙墨刺了過來。

嘩啦啦!

鋼叉散發驚人的妖力,把黑色的海水衝擊的向兩側分開,一頭額頭上長著獨角的怪獸妖魂出現在鋼叉之上,對準了風乙墨釋放出一道數丈長的電弧!

電弧之下,吞魂蟲紛紛躲避,幾隻躲避不及,頓時被轟成了虛無!

風乙墨沒有想到鯊魚王誤打誤撞的放出兵器含有釋放雷弧的妖魂,剋制了吞魂蟲,又驚又怒,《八陣圖》飛出,裡面的杏黃旗落下,護住了他的全身。

刺啦!

儘管雷弧威力強大,可是遇到了杏黃旗,還是被擋在了外面,無法撕破其防禦力。

鯊魚王見狀一喜,然而不等他高興,風乙墨又是一記天指無盡,鋼叉以及獨角妖魂立即被凍在冰坨之中!

可是,鯊魚王妖力強大,冰坨剛剛形成,就發出咔嚓、咔嚓的聲音,一道道裂紋出現在冰坨之上。

然而數息時間已經足夠了,風乙墨祭出了鎖魂刃,刺中了冰坨,此寶連鬼皇都能封印,更別說一個妖魂了,瞬間就把妖魂吸收了進去!

鯊魚王驚怒交加,鋼叉失去了妖魂,威力大減,這小子手段怎麼這麼多?

沒有了雷弧威脅,吞魂蟲再一次蜂擁而至,又有幾個半化形海妖死於非命!

「啊!本王殺了你!」鯊魚王怒吼一聲,縱身飛來,雙手握住了鋼叉,挺叉直奔風乙墨當胸刺來。

這一叉,飽含了鯊魚王的憤怒,聲勢浩大,鋼叉為此而劇烈的顫抖,四周的海水都劇烈的晃動,好像被煮沸了一般,形成了一片旋渦,竟然夾雜著一道道鋒利的水箭!

在海里,鯊魚王就是王者,其控水的能力無人能及!

然而,風乙墨卻不止吞魂蟲、天寒指,他還有修羅黑芯焰!

「唳!」

一聲鳥鳴,修羅黑芯焰所幻化的朱雀浮現在風乙墨頭頂之上,嘴巴一張,一片黑色的火焰噴出,在五級靈焰的高溫下,海水瞬間就被氣化,無數的氣泡、水汽升騰起來,令所有人都好像置身於仙境一般。

當!

鎏虹追風劍閃電般飛來,正中鋼叉,鯊魚王碩大的身軀向後翻騰,內心十分驚駭,自己的鋼叉比那小小的飛劍巨大了十數倍,怎的卻被震得雙臂發麻?

一直處於觀望的女妖有些惱怒,本來是要順利的去見煉器天才,誰知被眼前的人類所破壞了,見鯊魚王處處被壓制,心中十分的震驚,有心幫助鯊魚王,裊裊上前一步,嘴巴一張,一口毒煙就噴了出來,四周海水中的游魚頓時全都在毒煙中化為了膿水。

然而,躲在杏黃旗中的風乙墨卻毫無懼色,深吸一口氣,所有的毒煙全都鑽入了他的嘴裡,然後一張嘴,一道黑光激射而出,噗的從女妖額頭鑽了進去,從其後腦飛出!

女妖慘叫一聲,仰面倒地,瞬間就變成了一條銀鱗三花蛇,接著開始腐爛,很快就變成了一堆白骨!

風乙墨乃是萬毒之體,劇毒比銀鱗三花蛇的蛇毒更加猛烈,黑蜂針快似閃電,那女妖根本沒有想到風乙墨神識強大到可以同時操控數件法寶,猝不及防之下,便中招而死!

鯊魚王仰頭咆哮,剛剛得到的美人就這麼香消玉殞了,自然是暴跳如雷,嘴裡發出一聲尖厲的吼叫,方圓數十里之內的海妖、海獸盡數的向這裡游來!

「小子,你殺了十個,本王就喚來二十個,殺了二十個,本王就喚來一百個,累也累死你!」鯊魚王猙獰的吼道。

對於湧來的海妖、海獸,風乙墨看在眼中,多少有些焦急。就像鯊魚王所說,海中的妖獸無窮無盡,殺了一批還有更多的,早晚會被累死,連忙示意修羅黑芯焰噴出一大口火焰,周圍的海水頓時沸騰起來,水汽、水泡充斥著方圓數百丈,看不清任何景緻,等水汽散盡,鯊魚王驚奇的發現,風乙墨消失在眼前!

「啊?誰看到那個人類了?」鯊魚王狂暴的吼叫起來。

所有海妖全都搖頭,剛才全都是水汽,沒有人發現那個人類是如何消失的。 「找!都去找,必須找到他!」鯊魚王跳著腳咆哮道。

「是!」

所有海妖四散開,尋找風乙墨的蹤影。

在珊瑚群中,一條黑色的游魚冷眼看著到處亂竄找人的海妖,冷笑不已,「找吧,找幾天也休想找到小爺!」就在變化成黑魚瞬間,風乙墨就以修羅黑芯焰包裹住了飛天神爪,以免再被鯊魚王感受到。

這條黑魚自然是風乙墨變化的,剛才,他趁著修羅黑芯焰燃燒了海水,冒出大量水汽,遮住了所有海妖的目光,收了吞魂蟲、鎏虹追風劍、修羅黑芯焰、八陣圖,變成了一條黑魚,躲在珊瑚中。

因為體內妖丹的存在,只要他變成其他生靈,便會掩蓋了身上人類氣息,簡直就是一模一樣。

海妖們找遍了方圓百里,也沒有發現那個人類的影子,氣的鯊魚王暴走不已,實在是弄不明白,那個人類是如何憑空消失的,而且,對於斷臂的感知也憑空消失了,無法感受到大致方位了。

半天時間,幾乎把附近都翻了幾遍,沒有任何結果,鯊魚王只能讓眾海妖全都散去,轉身向珊瑚群深處行去。

他渾然沒有注意到一條黑魚跟在他不遠處。

鯊魚王來到一處密集的珊瑚叢前,左右看了看,見沒有任何人,取出一面令牌,對準一簇紫色的珊瑚微微一晃,紫色珊瑚嘩啦啦閃開,露出一個洞穴來,他彎腰鑽了進去。

就在紫色珊瑚即將關閉之際,黑魚快速的遊了進去。

裡面沒有水,完全是一個封閉的空間,就像蓮兒的怡然居一樣。

「主人,您來了!」剛剛進去,一個風乙墨熟悉的聲音就響了起來,卻是被鯊魚王生擒活捉的左山!

難怪此處有禁制保護入口了,可是他一個人類元嬰修士,怎麼能認鯊魚王為主呢?

「嗯,情況怎麼樣?那小子還老實嗎?」鯊魚王問道。

「回稟主人,老奴一直盯著他呢,每天煉製十幾件法寶,用不了十年,便會給大王打造出五萬適合海妖大人使用的法寶了。」左山諂媚的說道。

「十年?太久了!從明天開始,不,從現在開始,讓他一天煉製三十件法寶,五年內,本王要組成五萬大軍!」鯊魚王皺了皺眉頭,十分不滿的說道。

左山一呆,一天煉製十幾件法寶已經是超出常人十數倍了,主人還不滿嗎?可是嘴裡還是說道:「是,主人!」然後弓著腰,跟在鯊魚王身後,向洞內走去。

沒有了水,風乙墨這條魚只能落在地上,也不能動,只能等鯊魚王、左山走遠,這才恢復了原貌,取出一張隱匿符籙貼在身上,悄悄的向裡面潛去。

裡面的空氣略微潮濕,通道完全是人工開鑿出來的,到處都是刀削斧鑿的痕迹,洞壁上是熒光石,照耀在凹凸不平的地面,而且越往裡,溫度越高。

既然義兄魚興周在此地煉製法寶,應該就有一處地火。

就在前行了數十丈后,風乙墨在右側發現了一個封閉的小門。通過陰陽訣,可以感受到裡面有微弱的生命氣息,是誰被關押在裡面?

風乙墨停住身形,展開天眼瞳,眼中的道韻紋路閃出精芒,那石壁牆面慢慢的變成了透明,看清楚裡面的場景。

一個男子趴卧在地上,早已經沒有了氣息,死去多時,肉身都已經開始腐爛,在他身邊,是一個半人半魚的奄奄一息的婦人,正是義兄魚興周的母親帕雅,而那死去的人應該就是他的父親!

風乙墨毫不猶豫的打開了小門的禁制,鑽了進去。

「是、是誰?」魚興周母親聽的開門聲,驀然轉過頭,風乙墨震驚的發現她的一雙眼睛竟然被挖掉了,只留下兩個孔洞,還流著膿血。

「伯母,我是風乙墨,是義兄魚興周的結拜兄弟,我來晚了!」風乙墨心情沉重的說道,鯊魚王也太狠了,居然把自己的親妹妹害成這樣,簡直不是人!

「是你!」帕雅驚喜的叫起來,掙扎的想要爬起,可惜身體太虛弱,幾下都沒能爬起。

風乙墨連忙上前攙扶:「伯母,是誰害的你們?」雖然心中確定是鯊魚王,可是他還是想要聽帕雅親口說出來。

帕雅凄慘一笑,道:「還能是誰,我那心狠手辣的兄長啊!」

風乙墨右手不禁握緊,恨不得親手殺了鯊魚王!

「伯母,你感覺怎麼樣?能堅持一會兒嗎,我先去裡面想辦法把義兄救出來,再過來救你!」風乙墨取出一粒療傷靈丹,遞過去。

帕雅搖了搖頭,沒有接靈丹,而是扭頭,把臉朝向了魚興周父親屍體,臉上竟然露出了一絲欣慰的笑容:「不用了,周兒能有你這樣的兄長,真是慶幸。我不行了,如果不是想再見一見周兒,早已經隨他去了。我們雖然一個是人類,一個是妖族,可是我們兩個真心相愛,相敬如賓,他為了找我,不遠數萬里來到死亡之海,而且被困於此數十年,能有他相伴最後時光,知足了。」

「如果帶著我,勢必會成為你們的累贅,伯母只求你,在我們死後,安葬在一起,遠離這片死亡之海,尋一處安靜的地方,讓我們二人永遠在一起!」說到這裡,帕雅的氣息越來越弱,一隻手慢慢的伸向了魚興周的父親。

風乙墨眼含熱淚,把帕雅輕輕挪過去,讓兩個人的手牽在一起,帕雅帶著幸福的微笑,咽下了最後一口氣。

這兩個多災多難之人終於在一起了!

風乙墨只感覺胸口中有一團火在猛烈燃燒,快要炸開了一般。

「鯊魚王……」他不知道該如何形容自己現在的心情,只是滿含憤怒的吐出三個字,平復了一下心情,取出一具石棺,把裡面的殭屍挪開,小心翼翼的把二人屍體放進去。

離開了石室,風乙墨繼續沿著通道向前,又走出百丈,裡面的空間豁然開朗,是一個巨大的洞穴,裡面有數個冒著火焰的煉器台,除了左山之外,當初追殺風乙墨的其他幾名修士也有數人在不停的忙碌著,最裡面的煉器台站著的卻是熟悉的義兄魚興周!

此時,所有人都在不停的引動地火,煉製一個個兵器胚胎,前面幾人逐一的提煉材料,熔化各種材料,輪到最後,魚興周負責塑型,出成品,幾個人把法寶的煉製過程形成了流水線!

許久不見,原本英俊的魚興周蓬頭垢面,面容憔悴,雙眼布滿了血絲,好像許久都不曾休息過一般,看了讓人心疼。

鯊魚王就站在魚興周身邊,看著他變換法訣,一塊柔軟的胚胎在其手中很快就變成了一個桿長槍。 接著,魚興周把長槍拋到地火之上,懸浮於火焰之中,左手獸爪露出,以其散發出來的淡淡妖力,在長槍上刻畫禁制。他的手法怪異,緩慢,似乎每刻畫一道禁制,都十分吃力,一桿長槍,足足刻畫了半個時辰。

錚!

禁制完成,長槍飛起,落在魚興周手上。完成了一件法寶,魚興周顯得十分疲憊!

鯊魚王從魚興周手裡拿過長槍法寶,揮舞了幾下,滿意的點頭,道:「興周啊,你要加快速度,舅舅可是等著你這一批法寶呢。有了這批法寶,舅舅我就可以率領海妖大軍,攻佔大陸,這樣一來,富饒的大陸就歸咱們所有了!哈哈哈!」

魚興周面無表情,道:「興周沒有什麼野心,只是希望鯊魚王你完成當日的承諾,讓我帶著父母離開!」

「沒有問題,你若是能早一天完成任務,就能早一日見到他們!」鯊魚王眼睛都不眨一下的說道。

「好!」魚興周說完,立即繼續煉製法寶。他哪裡知道,自己的父母已經被鯊魚王折磨致死了!

風乙墨見魚興周還被蒙在鼓裡,如果繼續這樣不眠不休的煉製法寶,早晚會被累死,實在是看不下去了,鎏虹追風劍唰的一閃而出,劈向鯊魚王。鯊魚王一直站在魚興周身邊,必須把他逼走,不然一旦抓住了義兄,自己就被動了!

鯊魚王根本沒有料到在自己的地盤會有人偷襲,吃了一驚,下意識的躲避開去,風乙墨趁機出現在魚興周身邊,一把抓住他,閃出數丈之外。

「大哥,不要相信他的話,他騙你的!」風乙墨說道。

見風乙墨突然出現,魚興周一愣,隨即緊張起來,急切道:「兄弟,快走!」

風乙墨心中感動,這個時候,義兄第一個想到的還是自己的安危,他拉著魚興周,道:「大哥,放心,在這個地方,沒有人能傷了我,我要帶你離開!」

「又是你!」鯊魚王快瘋了,三番五次的被風乙墨破壞好事,對其恨之入骨,一擺手中的長槍,向風乙墨當胸刺來。

這一次,沒有水,數萬妖蟲就有了用武之地,風乙墨祭出了萬蟲巢,無數妖蟲振翅飛出,嗡嗡的湧向了鯊魚王,就連站在遠處的左山等人也沒能倖免。

四級低階、中階妖蟲可是相當於元嬰修士,數萬隻憑空飛舞,有的組成了一團,撲到左山等人身上,幾乎瞬間,他們就變成了一堆白骨!可憐他們為了生存卑躬屈膝,認鯊魚王為主,卻最終死在了一群蟲子手中!

鯊魚王大吃一驚,一收長槍,在身前舞出一片槍影,以他強悍的肉身,加上特殊的法寶,妖力四射,凡是接近他的妖蟲紛紛被其刺落下來!

然而,妖蟲的數量實在是太多,鯊魚王殺了數百隻,卻有數千隻湧上來,令其手忙腳亂。

「住手,魚興周,快讓你的義弟住手,你難道不想見到你的父母了嗎?」鯊魚王急了,再繼續下去,恐怕得死在妖蟲之中了!

魚興周連忙一把拉住風乙墨的手,道:「義弟,且住手,為兄的父母還在他手中呢。」

風乙墨滿臉悲傷,放出了石棺,道:「大哥,伯父伯母他們已經被鯊魚王害了!」

啊?

魚興周完全愣住了,難以置信的打開石棺,見裡面躺著兩個人,一個就是相認,卻一直分離的母親,另外一個已經腐爛的面無全非,卻還是能夠認出來是父親。

「爹、娘!」魚興周傷心欲絕,悲痛萬分,撲倒在石棺上,嚎啕大哭,聲音悲愴,聽的風乙墨也跟著流淚不止。

「大哥,對不起,我來晚了,應該早來幾天,伯母起碼不會死!」風乙墨自責道。

魚興周停住了哭泣,站起身,搖了搖頭,「義弟,為兄要多謝你,如果不是你,我恐怕連父母最後一面都見不到了。要怨就怨鯊魚王!」說完,他轉頭怒視著鯊魚王,一雙手不斷的打出一道道法訣,組成一個奇怪的圖案,然後嘴裡吐出一個「爆!」

鯊魚王手中長槍突然爆開,一雙手炸的血肉模糊!

風乙墨一愣,沒想到大哥竟然還能控制鯊魚王手中的法寶,看來他在煉製法寶時候留了一手!

鯊魚王又驚又怒,做出一個讓風乙墨、魚興周吃驚的舉動,只見他身體一晃,露出二十多丈的巨大本體,腦袋狠狠的撞在洞壁之上,轟隆一聲,撞開一個大洞,海水頓時涌了進來。

風乙墨連忙收了所有妖蟲,放出吞魂蟲來,然而,鯊魚王已經從巨大窟窿逃了出去。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