靈參只要活著,便可以不斷長出參須,拔掉參須,並不會傷到靈參主根。

只要靈參主根沒有傷到,就不會有事。

而這等靈參,用來煉藥,好處無窮。

若能長至仙參,更是無法想象。

這麼說來,這次收穫還是很驚人的。

「好了,你們玩吧!」

撒旦奪歡 江寂塵把靈鼎收了起來。

他實在不想看到這一對奇葩組合,真不知道,哪天藍衣會忍不住,一口吃掉靈參。

江寂塵很快就穿過了山谷,繼續深入蓬萊古島。

「這一次,遇到海族,這麼說來,不止海族,冰龍族等等很多大勢力,只怕各顯神通,也都登上了蓬萊古島,尋找世界樹。」

江寂塵心中暗暗想道。

果然,路上,江寂塵又遇到很多勢力的修士。

他們大多都是擁有機緣寶地的地圖,在尋找寶物。

往往,這些寶物,都無比的驚人,雖然遠比不起靈參,但任何一樣,都會引來眾修拚命爭搶。

本是平靜的蓬萊古島,此時變得風起雲湧。

與此同時,梵音谷聖女她們一行人,離蓬萊古島的傳承之地,已經不遠了。

於是,江寂塵不再耽擱,尋他們而去。

江寂塵踏動行字訣,速度無比的驚人,根本沒有多久,江寂塵便已出現在一座古老的山嶽中。

愛你是情難自禁 這一座山嶽,處於蓬萊古島的中心,巨大無邊,直入雲宵,迷霧繚繞。

虛空之中,隨處可見絕殺禁制,而且,凶獸氣息,強大恐怖。

這裡,恐怕是整片蓬萊古島,最兇險的地方。

不過,沿著蓬萊古島的傳承之地路線圖,似乎並沒有什麼危險。

蓬萊古島的傳承之地,就在這一座山嶽的深處。

江寂塵踏上這一座山嶽,便彷彿來到了另一個世界。

這裡,古老滄桑、氣息悠遠,彷彿自天地初開便已存在。

或者說,這一座山嶽,雖然與蓬萊古島連在一起,但其實是兩個不同空間世界。

山嶽之上,一根草,竟然都能如外面世界的一棵樹一般高大。

一隻小蚊子,粗如桌子!

這一幕幕,讓人看到心驚。

不過,在這一片天地,天地猶若初開,甚至,空氣中,似乎還有玄黃曦的痕迹。

也即是說,這一座山嶽,有可能還有傳說中,天地初開時,產生的玄黃之氣。

一切都充滿了神秘!

江寂塵也不得不小心謹慎,沿著地圖,深入古岳。

幸好有地圖指引,若不然,隨意踏入這一座古岳,只怕很難活命。

在山嶽之中,行走了一日,江寂塵驀然遠遠的看到一座古殿,在雲霧之中浮沉。

「蓬萊傳承,原來就在那裡了!」

江寂塵心中暗道。

這時候,梵音谷聖女她們已經先江寂塵一步,來到了神秘古殿處。

她們看到,古殿大門上有幾個字,寫著:蓬萊仙殿!

殿名,竟然敢帶一個仙字。

梵音谷主等人,感到震驚無比,同時,心中狂喜。

但凡,能與仙字掛勾,其傳承必是驚世無雙。

縱然不是仙,但也接近仙。

「若能得到蓬萊仙殿的傳承,我梵音谷,必然可以稱霸無盡海域。」

梵音谷主心中激動到極點。

「這一次,真是逆天機緣,無論如何,也要爭到。」

玄光宗主也在心中暗道。

這時候,繡衣開口道:「師妹,這裡你最懂,你來開路!」

梵音谷聖女點點頭!

她推開門,直接走入蓬萊仙殿之中。

不過,讓人意外的是,蓬萊仙殿中,竟然毫無危險。

古殿廳中,四周竟然空無一物。

只有中心處,一處高起的祭台上,飄浮著一本玉書!

四四方方,以秘玉打造成,看似只有一頁,但給有的感覺,又似有無數頁。

被聖光籠罩,顯得無比神秘。

「這,難道是傳說中的《蓬萊天書》,是蓬萊古島的至寶之物。」

梵音谷主等人驚呼,顯得激動到極點。

而這時候,梵音谷聖女,不由自主的向前走去,彷彿,那本神秘的玉書與她的血脈產生了感應。

在她的眼中,彷彿出現了無數奇異的文字。

無數的信息,不斷出現在她的腦海之中。

很快,梵音谷主等人,發現了梵音谷聖女的異樣。

「她,她是在接受傳承!」

繡衣這時候,驚呼道。

「不可以,若讓她得到傳承,這裡就沒我們的什麼事了。」

玄光宗主大叫道。

「只要中斷她的傳承,再殺掉她,以她之血,喚醒《蓬萊天書》,我們便可以一起接受傳承了。」

「而不是,讓她一個獨自霸有。」

紫靈門主也開口說道。

此時,他們同時把目光落在梵音谷主的身上,似等著她做決定。

「好,為了太古之地的崛起,這一切,只能犧牲她了。」

最終,梵音谷主冷酷無情的開口道。

聽到梵音谷主的話,玄光宗主道:「那就由我來出手吧,先中斷她與《蓬萊天書》的感應,再以她之血,喚醒天書,我們一起接受傳承,到時,便看各自的造化了。」

玄光宗主說話之間,一掌拍向梵音谷聖女。

噗!

梵音谷聖女本是沉浸在《蓬萊天書》的傳承,但現在,被一掌打飛,就此重傷,掉落一邊,與《蓬萊天書》中斷了聯繫,自然也停止了傳承。

「你們……」

此時,梵音谷聖女才反應過來,不可置信地看著他們。

她突然覺得,她的師父和師姐,變得無比的陌生起來。

「星痕,對不起,為了太古之地的崛起,只能犧牲你了。」

梵音谷主冷漠地開口道。

聽到這一句話,梵音谷聖女心中只感到刺骨的寒意。

她打死都沒有想到,她所愛所敬的師父,竟然會如此對她。

這一刻,她也終於瞬間明白,自開始,師姐就在算計她,而這一切,無疑都是她師父梵音谷主的意思。

(本章完) 梵音谷聖女星痕,已身受重傷,身體連動一下都困難。

但是,她現在並不在乎這些。

夏多的耐色瑞爾之旅 此刻,她只覺得心痛!

她從沒想過,她如此信任的師父、師姐,竟然一直都在算計她。

而且,在蓬萊古島傳承面前,可以毫不猶豫和手軟的犧牲掉她。

「師父,就算我得了傳承,你若想要,開口一聲,我也會立刻給你。」

「星痕這次來,並非是為了傳承,只想知道自己的身世而已。」

「可是,沒想到師父竟然要殺我,以我之血,喚醒傳承。」

「師父,我真的很心痛!」

梵音谷聖女星痕聲音悲絕地道。

然而,梵音谷主,一臉漠然,淡淡地道:「星痕,我養你這麼大,就是為了這麼一天!」

「你總不能讓為師的願意無法實現的吧?」

師姐繡衣也說道:「師姐,你該這樣想,你現在是為梵音谷犧牲,難道,你捨不得么?」

看著這些虛偽的人,梵音谷聖女感到絕望、心痛、無助。

這些,她曾經視為最親近的人,現在,在她的眼中,卻如惡魔一般兇殘。

玄光宗主道:「好了,不要與她廢話,放掉她的血,只要融入玉書中,我們再同時手按玉書,便可以得到《蓬萊天書》的傳承了。」

紫靈門宗主道:「一會,我與玄光宗主,還有梵音谷主、繡衣,我們可以四人一起接受傳承。」

寒門崛起 「畢竟,你們梵音谷功勞最大,該有兩人名額,這是之前商量好的。」

玄光宗主、梵音谷主、繡衣,都點頭表示同意。

這時候,繡衣向梵音谷聖女星痕走過去道:「待我來放她的血,取之性命!」

此時,梵音谷聖女星痕,面如死灰。

她做夢也不會想到,有一天會死在自己自認為最親的人手上。

「師妹,你死了,梵音谷聖女之位就是我的哦!」

「你以為,梵音谷聖女讓你白當的呀?這本是師姐我的位置,怎會讓出去呢?」

「今天,師姐我要親手取回屬於我的東西了哦!」

繡衣面容美麗,但是卻顯得有些猙獰、陰狠。

彷彿,這些年,積壓在心中的怨氣,終於爆發出來。

一直以來,自己這個師妹,修為、天份比自己高,容貌比自己漂亮,更是分去了諸多母親對自己的愛。

小時候,什麼好東西,都被她拿去。

所以,一直以來,繡衣心中都對星痕有無窮的怨痕之意,早就想取之性命了。

只是,她平時掩飾得很好,沒有表現出來而已。

此時,繡衣無需再掩飾,盡情釋放自己。

梵音谷聖女面如死灰地道:「師姐,你真的這麼恨我,想殺我么?」

「好,今日之後,無論我星痕是生是死,皆與你們再無關係。」

繡衣聽到梵音谷聖女的話,不由得冷笑一聲道:「你覺得你有活的機會么?」

說話之間,繡衣已經拎著梵音谷聖女,向祭台走去。

重傷中的梵音谷聖女,自然沒有一絲反抗的餘地!

繡衣沒有一下子殺死梵音谷聖女,因為她需要放她的血。

「你會失血而亡,這就是你的死法!」

繡衣伸出長長的指甲,在梵音谷聖女的玉碗上輕輕一劃,一道血槽在動脈處出現,然後,梵音谷聖女的血如流水一般,流在祭台上的玉書上。

血水,自主融入玉書之中!

嗡!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