鍾欣柔來不及阻攔,古雲飛的一拳已經砸了過來。

凌宇迎上這一拳,也是一拳轟了過去。

砰——

二人拳頭相撞,產生的震蕩波把桌子上的碗碟酒杯都給震碎了,就連一旁的鐘欣柔都感覺到胸口遭受了一記重擊,難受的說不出話來,像是被憋了一口氣。

「古雲飛,你TM幹什麼!」

凌宇站了起來,怒視著他。

古雲飛指著鍾欣柔,「你知不知道她是我的女人?你連我的女人都敢碰,今天你非死不可!」

「古雲飛,你給我住口!」

鍾欣柔忍著胸口的劇痛,沉聲道:「你胡言亂語什麼!我從來都不是你的女人!過去不是,現在不是,將來也不會是!」

古雲飛的眼神猶如死神的凝視,充滿了殺氣。

「我說你怎麼一直拒絕我的追求,原來是養了個小白臉啊!鍾欣柔,你還要臉嗎?護著你的小情人是吧?好!今天老子就在你面前宰了他!」

古雲飛已經發瘋了,誰也攔不住他。

「鍾老師,他瘋了!你趕緊回房間去!」

凌宇擔心會誤傷到鍾欣柔。

鍾欣柔哪裡肯離開,她怎麼也不會想到今晚的這頓飯竟會發生這種事情。

「快去啊!」

凌宇吼了起來。

留在這裡也無濟於事,鍾欣柔尚存一絲理智,便按照凌宇的吩咐,進了房間。

「受死吧!」

古雲飛如同一頭蠻牛般沖了過來,全身肌肉膨脹,一拳轟來,石破天驚。

他的這一拳拳速十分緩慢,拳頭的周圍卻有勁風呼嘯。

這一拳的力量足有萬斤!

二人都是高手,凌宇知道古雲飛這是動了真怒,這是要跟他拚命!

血氣方剛的凌宇不會躲避,氣沉丹田,抬起手來,硬是接下了這一拳。

古雲飛的拳頭擊中了凌宇的掌心,兩股絕強的力量衝擊對撞,二人竟是較量起了內勁!

古雲飛自認為自己修鍊多年,內勁絕不會輸給凌宇。

凌宇同樣也有信心,他自幼在山上,被爺爺用各種靈丹妙藥餵養,內勁修為絕不可小覷。

鍾欣柔家的整個房子都晃動了起來,像是要地震了似的。

二人誰也沒有退讓,再這樣下去,雙方內勁耗竭,對各自的身體都會產生極大的損傷。

「小子,今日就是你的死期!」

古雲飛一跺腳,內勁變得更加的洶湧澎湃。

凌宇面泛冷笑,「是嗎?看誰笑到最後吧。」

一瞬間,凌宇的內勁也變得又強了幾分。

一刻鐘過後,二人皆是面色通紅,在他們的頭頂上還有氤氳蒸騰。

他們的內勁都已經到了衰竭的階段,不過依然都在咬牙苦撐。

古雲飛此刻已經冷靜了許多,他內心震駭,從未遇到過如凌宇般妖孽的存在,要知道凌宇可是比他年輕了十幾歲,卻擁有與他不相上下的修為。

這小子日後一定會成為他的大敵!

古雲飛絕不會讓這種事情發生。

突然間,古雲飛的左手一道寒光閃過,直奔凌宇的眉心而去。

這廝竟然使出了暗器!實在是卑鄙!

凌宇竭力躲避,他的內勁稍稍有所鬆動,古雲飛的內勁便狂涌而來,湧進了他的筋脈之中。

「噗!」

一口鮮血噴了出來,凌宇已經是面色蒼白。

「古雲飛!」

就在古雲飛準備痛下殺手之際,鍾欣柔從房間里走了出來。

「你敢殺他!我一定會向世人揭露你的真面目!讓世人都知道你是個偽君子!」

古雲飛瞥到了天花板上的攝像頭,這才意識到自己剛才的卑鄙舉動都被拍攝了下來。

「攝像頭和我的手機是連著的,剛才你做的卑鄙的事情,我已經存放到了郵箱,設置了定時發布!你趕快給我滾,否則我一定叫你身敗名裂!」

鍾欣柔的眼神異常的冰冷。 「鍾欣柔!你這個臭biao子!你居然為了這小子和我決裂!」

古雲飛怒髮衝冠,胸中怒火燃燒,瞪大眼睛,怒視著鍾欣柔,像是要吃人似的。

「古雲飛,我早就該看清你的真面目了!」

曾幾何時,鍾欣柔險些就答應了古雲飛的追求,畢竟在任何人看來,古雲飛都是這個城市最優秀的男人之一。

「好!你給老子等著!老子一定會讓你為今天做出的決定後悔!」古雲飛握緊雙拳,面目猙獰,目光斜視,冷冷地看著受了重傷的凌宇。

「小子,你不是挺囂張的嘛,受了這麼嚴重的內傷,我看你還怎麼囂張!」

「古雲飛,你趕緊給我滾出我家!我再也不要見到你!」鍾欣柔聲嘶力竭地吼道。

「臭娘們,你就心疼你的小白臉吧,總有一天,我要你跪在我的面前,求我寵幸你!」

古雲飛大笑一聲,開門而去。

「凌宇,你怎麼樣?」

鍾欣柔趕緊沖了過去,剛才竭力扶著桌子沒有倒下的凌宇終於力竭不支,一屁股坐了下來,嘴角有血線流了出來。

「怎麼辦啊?」

鍾欣柔一下子慌了,她可沒經歷過這些。

「沒事。」

凌宇道:「有浴缸嗎?幫我放熱水,水越熱越好。古雲飛的真力十分陰毒,我要把體內的寒毒給排出來。」

「好,我房間里就有浴缸。我扶你起來。」

扶著凌宇來到了房間,鍾欣柔先讓凌宇坐在床上,隨後便進了衛生間,開始放水。

她按照凌宇的吩咐,把水溫調到最熱,放了大半個浴缸的水。

「水放好了,我扶你進去。」

剛一觸碰到凌宇的手臂,鍾欣柔便驚呼了起來。

「啊呀!你的身上怎麼那麼冷啊?」

她觸摸到凌宇的手臂,感覺就像是觸摸到了一塊寒冰。

陰胎十月:鬼夫,纏上身 進了衛生間,凌宇道:「你出去吧,我要把身上的衣服全部都脫掉。」

「你這樣了,我怎麼放心出去啊。這樣吧,我背對著你,你有什麼就跟我說。留在這裡,也好有個照應。」

凌宇的神智已經變得有些模糊,他已經沒有精力再去應付這些事情。費儘力氣,脫掉衣服,凌宇好不容易才跨進了浴缸里。

浴缸里的水溫超過七十度,但此時他泡在裡面,卻感覺不到一點燙,依然覺得冷,甚至還打起了寒顫。

不到五分鐘,浴缸里的水就涼了。

「鍾……鍾老師,能不能麻煩你幫我換水?」

凌宇實在是沒力氣做其他的事情,他現在正在運功把體內的寒毒逼出來。」

「好。」

人命關天,鍾欣柔轉過身來,看到了泡在浴缸里一絲不掛的凌宇,只是稍微愣了一兩秒,隨後便回過了神,把浴缸里的冷水放掉,重新放上熱水。

如此反覆,衛生間里氤氳繚繞,氣溫早已經超過了三十度,鍾欣柔熱得香汗淋漓,原本就服帖的睡裙此時已經被香汗打濕,緊緊地貼在身上,更凸顯出了凹凸有致玲瓏曼妙的身材。

來來回回,鍾欣柔已經不記得到底放了多少次水,不過看上去凌宇的面色似乎好了不少,不像之前那麼蒼白了,恢復了一點血色。

凌晨三點左右,當鍾欣柔再想給凌宇換水的時候,凌宇搖了搖頭。

「不要再幫我換水了,熱水已經不起作用了。鍾老師,給我找一條幹凈的毛巾來。」

鍾欣柔很快就給凌宇找來了一條幹凈的毛巾,並且還拿了一件厚厚的羽絨睡衣過來。

她親自為凌宇擦拭身體上的水珠,然後幫凌宇穿上衣服。

「你怎麼樣?」

從衛生間里出來之後,鍾欣柔問道。

「好、好點了。」

雖然嘴上這麼說,不過凌宇的情況依舊是不容樂觀,他的牙關還在止不住地打顫,手心摸上去依舊像是一塊寒冰。

「今晚你不能離開我家!你這個樣子我不放心。」

鍾欣柔打開衣櫥,又包了兩床羽絨被出來,鋪在床上。

「一共三床被子,應該夠暖和的了。你上去睡吧。」

「可、可這是你的床啊!」凌宇道。

鍾欣柔道:「這都什麼時候了!你還管這些幹嘛!再說了,睡了我的床又能怎樣?又不是讓你跟我發生什麼!」

凌宇就站在床邊,鍾欣柔一把將他推倒在床上,蓋上被子。

「你的手腳都很冷,家裡有熱水袋,我去給你灌兩個熱水袋來。」

不多時,鍾欣柔便拿著熱水袋回來了,一個放在凌宇的腳下,一個讓他抱著。

「你的身上怎麼還跟冰塊似的那麼冷?」

鍾欣柔秀眉緊蹙,急得原地打轉。

「告訴我,我能為你做些什麼嗎?」

蓋著三床被子的凌宇還在冷的發抖,他已經沒有精力開口說話。

站在床邊的鐘欣柔猶豫了一番,嘆了口氣,掀開被子,鑽進了被窩裡,從後面抱住了凌宇。

只是她能想到的唯一的辦法了,此時此刻,她只想讓凌宇舒服一些,至於他們之間的師生關係,她根本沒心思去想那些。

也不知過了多久,鍾欣柔才感覺到懷中的凌宇不再打著寒顫了,她便也隨之沉沉睡了過去。

她實在是太累了,這一夜把她折騰的夠嗆。

這一覺一直睡到第二天下午,等到凌宇睜開眼醒來的時候,他才發現鍾欣柔正抱著他,而他的鼻端正充滿著鍾欣柔身上女人特有的誘人的香氣。

兩張臉之間的距離不超過十公分,凌宇就這麼近距離地觀察著睡夢中的美人,彎彎長長的眉毛,靈動不安的睫毛,還有那小巧精緻的瑤鼻。

見鍾欣柔睡得香沉,凌宇便沒有叫醒她,正好借這個機會好好欣賞欣賞他的這個雲大最美女老師的傾城之色。

也不知過了多久,鍾欣柔被突然響起的電話鈴聲吵醒了,睜開眼來,便看到了凌宇正直勾勾看著她的眼睛。

頓時雙頰生暈,兩頰火熱,鍾欣柔本能地想要推開凌宇,忽然間想到他身上有傷,便沒有推開他。

「你感覺好些了嗎?」

凌宇道:「這是內傷,沒那麼容易復原,不過已經好很多了,體內的大部分寒毒已經全都排了出來。」

「我先接個電話。」

鍾欣柔掀開被子下了床。 是個推銷電話,電話一接通,那邊還沒說完一句話,鍾欣柔便掛斷了電話。

「餓了吧,我去做點吃的。你再休息一會兒。」

語罷,鍾欣柔便走出了房間。

凌宇還躺在床上,此刻的他已經要比昨夜好多了,躺在這鬆軟的大床上,聞著枕頭和被褥上殘留著的鐘欣柔的體香,只覺心曠神怡,真想賴在床上不起來算了。

約莫二十分鐘后,鍾欣柔推門走了進來,端著一碗熱氣騰騰的麵條走了進來。

「你能起來嗎?」

「我要是不能起來,你是不是還要喂我啊?」凌宇笑道。

鍾欣柔道:「如果你真的需要我喂的話,我是可以滿足你這點要求的。」

「我又不是廢人。」

說著,凌宇已經坐了起來,伸手接過了鍾欣柔端來的一碗面,狼吞虎咽地吃了下去。

「夠嗎?不夠的話,我再去給你煮一碗。」鍾欣柔道。

「夠了夠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