鄰家奶奶看著我說道:「孩子,你是不是看到什麼了……」

「奶奶,難道這世上真的有……」

我話還沒說完,鄰家奶奶就打斷了我,她繼續道:「回去問問你爺爺吧……」說完,她背著手又回家裡去了。

我心中生了不少好奇,要我問爺爺?爺爺會不會罵我神經病?或者覺得我腦子壞了?

天色漸漸地暗淡了下來,傍晚時分,爺爺扛著鋤頭回到了家裡,我已經把飯做好了。

坐在餐桌上,我盯著爺爺看,不知道以什麼方式來問爺爺。

爺爺也發現有些不對勁,於是他抬頭看著我,問道:「怎麼了?有話直說。」

我深呼吸了一口氣說道:「爺爺,我可能撞鬼了……」

爺爺突然停下了筷子,喟嘆一聲道:「該來的總是會來的,無論如何也避免不了。」

聽爺爺說這句話,我幾乎是帶著哭腔問爺爺道:「爺爺,這到底是怎麼回事?您要救救我啊……」

爺爺點了根捲煙,繼續說道:「當年我撿你回來的時候,我就看出來你命中屬陰,加之生辰也是七月十五日陰時出生,所以對於鬼魂來說。

你全身都是寶物,極有利於他們修行,因而你此生必是鬼怪纏身。我想盡了辦法幫你破除。

可是想來想去只找到了一個方法——那就是給你定一門陰婚,找一個法力高強的女鬼來做你的妻子,唯有這樣,你有活下去的可能。」

「啊?」

我徹底的傻眼了,我哭鬧著跑到了爺爺旁邊道:「爺爺,我不要娶一個女鬼!」

爺爺這次極為嚴厲:「志遠!你如果不這樣你活不過十八歲的!你現在天天晚上做噩夢,那就是惡鬼們對你覬覦的前兆,如果不是我在家裡供養著靈位和道像,你跟本過不了這個十五歲的生日!」

我依舊在抽泣著,爺爺走了過來,摸了摸我的頭說道:「志遠你不用擔心,爺爺當年也學過十餘年道術,以後也會教給你學的,等你道術大成,不再懼怕任何鬼怪的時候,你便自由了……」

事實已經無法改變,爺爺這句話也算是對我有一絲安慰吧,我抽泣了兩聲,問爺爺道:「你怎麼不從我小時候開始教我道術?現在會不會晚了已經?」

爺爺嘆了口氣道:「不是爺爺不教你,你已經定了陰婚,如果從小教你道術,我擔心你的鬼妻會多想,所以等見到你的鬼妻之後問過你鬼妻再教你吧……」

「那我什麼時候才能見到她?」

「或許過兩天就會見到,或許十八歲的時候才能見到……」 古老的村莊總是有不少關於鬼怪的傳言,我們村子也不例外。

比如村郊林外的那棟古老的別墅,向來是沒人敢去的,因為那裡面曾經弔死過兩個人!

而且數次想要拆掉那棟別墅的時候都出了很是奇怪的事情。先是挖掘機莫名的熄火了,卻找不到任何原因。

後來村長堅持拆掉,在工作中好幾個人都從上面摔了下來,斷了手臂。

據當事人說,他們真切的感受到像是從上面被人推了下來……

自此以後,這裡便沒有人再敢來了,尤其是晚上。

而此時日薄西山,我和爺爺做完了一天農活從村郊往家裡走去,這老別墅就在我家田地對面幾十米。

每次晚了爺爺總會拉著我早些趕快離開,還不要我去看那別墅。

不過我今天做完農活想撒尿,想著這麼晚了也沒什麼人,於是走到了田頭偷偷摸摸的撒了一泡,剛剛提起褲子抬頭要走。

我正好看到了前面的那棟老別墅……那老別墅的門口好像有一個老人,而且還在向我招手!

我打了個冷顫,趕緊轉頭跑向了爺爺身邊,等忙完回家,疲累了一天的我,飯也沒吃便趴在床上便睡著了。

等我醒過來的時候,我發現我竟然睡在一條泥土小路上,周圍一片漆黑。

抬頭看去,小路的盡頭有一棟別墅,居然是那棟老別墅!裡面有著微弱的光亮。

在黑夜之中,人總是會對光亮有所依賴的,我不管三七二十一,加快了腳步走了過去。

一直到了老別墅門前,門還是半敞著,光亮已經熄滅了,但是我居然好像是中邪了一般鬼使神差的走了進去!

「有人嗎?」我一邊走進了著別墅里,一邊沖著屋子喊著。

可是遲遲沒有回應,直到我走到了屋門前,依舊是沒有任何人回應我。於是我推了一下屋門,屋門吱呀一聲打開了,一絲絲灰塵從門上落了下來。

我輕咳了兩聲,拿出了手機照著這屋子裡,這屋子裡極為雜亂,滿是灰塵,像是幾十年沒有人住過了一般。

走進屋子裡,我按了兩下開關,屋子裡的燈沒有亮起來。不過這時候,我背後突然咣當一聲,一個木凳突然倒了下去。

我急忙轉身看去,只見一隻野貓從向屋外跑去。隨後便穿來它的叫聲,似是嬰兒在哭泣,似是冤魂在哀嚎。

「擦它娘的,差點嚇死老子。」我額頭上突然冒出了冷汗,聽著這聲音,感覺渾身都不舒服了,我心裡暗罵著。

突然著屋子裡出現了沙沙沙的腳步聲,那野貓也停止了哀叫。此時顯得格外寧靜,唯獨有那腳步聲,離我是越來越近。

「誰!」

我大叫了一聲,拿著手機循聲看去,那聲音是從二樓傳下來的!而且那地面極為平坦的灰塵上居然出現了一個個腳印!我心中已是害怕到了極點,轉身便往門外跑去。

可是就在我剛剛轉身的時候,屋門突然咣當關上了!一個老人突然出現在了我面前,他雙目無神,眼睛已經完全凹陷下去了,像是兩個黑洞一般。

身體骨瘦如柴,真的只剩皮包骨頭。我咕嚕咽了一口口水,被嚇得說不出一句話來。

倒是那老人先開口道:「孩子,你能借我一些東西嗎?」

「借…借什麼?」我心裡極為害怕,戰戰兢兢的說道:「您…您要借什麼?」

老人突然露出了一副極為詭異,甚至到恐怖的笑容道:「借你的命!」

話音落下,那老人的臉開始脫皮,漸漸地從額頭到七孔全部都流出來了黑色的血液,很是噁心。

我下意識的往後退了幾步,腿一軟,直接坐在了地面上。

那老人張開了血盆大口便向我撲了過來,我已經無力掙脫了,只得用手來擋住自己的臉,讓自己死的不是那麼難看吧。

忽然一陣冷風將屋門吹開,一個紅衣女子突然闖了進來這屋子裡。雙手抓住那老人的肩膀直接將他丟在了一旁。

那老人重重的摔在了牆上,那女子拉著我便衝到了屋門外面……她,居然會飛!

我始終看不清楚她的面容,不過在飛到一半的時候,她突然鬆開了我,我整個人從半空中落了下去!

「啊……」我帶著哀嚎聲從床上坐了起來,額頭上滿是冷汗。

「他媽的,又是這種破夢!」我低聲罵著,走到了洗手間洗了把臉。

這種夢已經不是第一次了,好像從我過完十五歲生日以來,每天晚上都會做一個噩夢,夢的場景時有不同,可是每次那個紅衣女子總會出現在我的夢中,呃……好像每次都是來救我的把。

「志遠,出來吃飯啦……」外面傳來了爺爺的聲音。

「哎,就來。」我應了一聲,急匆匆的穿好了衣服走向了客廳。

我坐在飯桌上面,爺爺看著我臉色有一些不好,問道:「志遠,你最近幾天臉色好像都不大好,是不是生病了?」

「沒有,可能是這兩天沒睡好吧。」

我一邊吃著飯,一邊說著。這些夢我並不在意,因為我是一個準高中生,我們新時代都不準動物成精,哪裡還會有鬼怪出現?

爺爺看了我一眼,說道:「那你在家裡好好休息,爺爺去田裡看看莊稼。」說完,爺爺便扛著鋤頭出去了。

……

我叫李志遠,從小跟著爺爺一起長大,從我記事以來,爺爺向來是地地道道的農民形象,可是他總是在屋子裡供著一個靈牌和一尊道像。

我曾經問過爺爺為什麼要供奉這些,爺爺說這是當年他恩師的囑託,可以保佑我們祖孫二人平平安安的。

老人們總是喜歡弄這些鬼鬼神神的,我也可以理解,也就沒有再追什麼。

不過說來也奇怪,在我過完十五歲生日之後,爺爺就很少讓我出門了,尤其是在晚上。

而我卻總是閑不住,今天天氣也算是清爽,還有三四天才開學,我可以到處轉轉,不過我剛剛出門,一陣清風吹來了幾縷殘燼落在了我的鞋子上。

我低頭看去,這像是紙錢的灰燼,雖然不相信鬼神,但是還是覺得有些晦氣,於是跺了跺腳,將這些殘燼全部抖落了下去。

沿著風向看去,好像是有人在我家這條小路上燒過紙錢。

突然從鄰家走出來了一個女子,身著紅色衣裳,轉頭對我笑了笑,便向小路的另一頭走去。

這女子有些熟悉啊……我看著她的背影,想著這女子我是在哪裡見到過,可是又想不起來。

鄰家的奶奶緊隨其後也走了出來,我就尋思著問一問,這女孩子到底是誰。於是我走到了鄰家奶奶的身邊問道:「奶奶,剛剛從你家出來的那個紅衣女孩子是誰啊?」

鄰家奶奶用奇怪的眼神看著我,說道:「哪裡有從我家出來女孩子?我現在才剛剛打開院子門。」

「什麼!剛剛明明有一個女孩子……」我抬頭看去,這小路上已經沒有了那女孩子的身影。

我的腦袋嗡的一聲,有些雜亂,這女孩子不可能在幾秒鐘之內走出這小路!剛剛我走到奶奶身邊的時候,她還在……

鄰家奶奶看著我說道:「孩子,你是不是看到什麼了……」

「奶奶,難道這世上真的有……」

我話還沒說完,鄰家奶奶就打斷了我,她繼續道:「回去問問你爺爺吧……」說完,她背著手又回家裡去了。

我心中生了不少好奇,要我問爺爺?爺爺會不會罵我神經病?或者覺得我腦子壞了?

天色漸漸地暗淡了下來,傍晚時分,爺爺扛著鋤頭回到了家裡,我已經把飯做好了。

許你一世情緣 坐在餐桌上,我盯著爺爺看,不知道以什麼方式來問爺爺。

爺爺也發現有些不對勁,於是他抬頭看著我,問道:「怎麼了?有話直說。」

我深呼吸了一口氣說道:「爺爺,我可能撞鬼了……」

爺爺突然停下了筷子,喟嘆一聲道:「該來的總是會來的,無論如何也避免不了。」

聽爺爺說這句話,我幾乎是帶著哭腔問爺爺道:「爺爺,這到底是怎麼回事?您要救救我啊……」

爺爺點了根捲煙,繼續說道:「當年我撿你回來的時候,我就看出來你命中屬陰,加之生辰也是七月十五日陰時出生,所以對於鬼魂來說。

你全身都是寶物,極有利於他們修行,因而你此生必是鬼怪纏身。我想盡了辦法幫你破除。

可是想來想去只找到了一個方法——那就是給你定一門陰婚,找一個法力高強的女鬼來做你的妻子,唯有這樣,你有活下去的可能。」

「啊?」

我徹底的傻眼了,我哭鬧著跑到了爺爺旁邊道:「爺爺,我不要娶一個女鬼!」

爺爺這次極為嚴厲:「志遠!你如果不這樣你活不過十八歲的!你現在天天晚上做噩夢,那就是惡鬼們對你覬覦的前兆,如果不是我在家裡供養著靈位和道像,你跟本過不了這個十五歲的生日!」

我依舊在抽泣著,爺爺走了過來,摸了摸我的頭說道:「志遠你不用擔心,爺爺當年也學過十餘年道術,以後也會教給你學的,等你道術大成,不再懼怕任何鬼怪的時候,你便自由了……」

事實已經無法改變,爺爺這句話也算是對我有一絲安慰吧,我抽泣了兩聲,問爺爺道:「你怎麼不從我小時候開始教我道術?現在會不會晚了已經?」

爺爺嘆了口氣道:「不是爺爺不教你,你已經定了陰婚,如果從小教你道術,我擔心你的鬼妻會多想,所以等見到你的鬼妻之後問過你鬼妻再教你吧……」

「那我什麼時候才能見到她?」

「或許過兩天就會見到,或許十八歲的時候才能見到……」 下午5點的時候,我和柳可到了別墅,師叔正在大廳寫著毛筆字。

「這麼快就回來了啊,蔡,明天早上我們就離開這裡,去一個鎮上收服靈嬰。」

「順便帶你去風水師協會考取一張風水師資格證。」

「你會跟著我修行一年多,在接下來這段看似漫長的時間裡,我會把畢生所學傳授與你。」

這話我聽著很舒服。

至於去風水師協會我很期待,就怕考試不過關,給自己丟人。

「師叔,考取風水師資格證容易嗎?」我問了一句。

師叔說「對於別人來說很難,但是對於你而言,簡單的和一加一等於二一樣簡單。」

「我先與你說說什麼是算命,算命是你師叔我最拿的出手的。」

「算命這門學問源遠流長、博大精深,其是古典哲學陰陽五行學說的分支,民間多用於對未來事推測以求探知命運發展軌跡。」

「孔子曰:」不知命,無以為君子」。黃石公的《素書》也曰:「賢人君子,明於盛衰之道,通乎成敗之數,審乎治亂之勢,達乎去就之理。」

「故潛居抱道,以待其時。若時至而行,則能極人臣之位;得機而動,則能成絕代之功。如其不遇,沒身而已。」

「意思即是,大智者應了解盛與衰的規律,知道成與敗的時間,審視好與壞的時勢,知道去與回的時機,把握時機,適時而為、順勢而動。」

「命運是客觀存在的,這種客觀存在實際就是指生命狀態的個別性、特殊性,每個人生下命運就不同。」

「命運問題始終是困擾人生的大問題,命運處在可知與不可知之間,命運肯定存在,因為人之生活、前途確實存在外在的非人力可把控的偶然性因素。」

「如何注意、懂得、認識、重視偶然性,要利用或抗衡這種偶然性,或不為其左右而在偶然性中建立起屬於自己的必然性,這就是安身立命,這樣就不會做非分之想,就是君子之所為了。」

「算命一般泛指四柱八字,亦稱「子平術」,應用是用來推測人命運之休咎。」

「實踐證明,子平術的四柱加大運加流年的預測模式是不完整的,只有四柱太陽律月亮律才是四柱八字預測的完整模式。」

「從曆法查出的天干地支八個字,用天地天干地支表示人出生的年、月、日、時,合起來是八個字。」

「八字(八字命理,八字命理學)是按陰陽五行法則推命的一種命理學。生克關係又代稱為正印、偏印,傷官、食神,正官、偏官,正財、偏財,比肩、劫財十種,統稱「十神」。」

「四柱八字的主要概念是命,或稱命局。」

「簡而言之,一個人出生的年月時天干地支的排列組合(即八字)就是命。但是僅憑八個天干地支,沒法推算貴、賤、吉、凶。」

「於是和陰陽五行納配,使天干地支具有了陰陽五行的屬性,具備了相生、相剋的關係,並且衍生出刑、沖、害、合等多種關係。」

「根據干支曆法、陰陽五行等理論推測人的事業、婚姻、財運、學業、健康等的學問。」

「算命和學風水有共同之處,也有一命二運三風水一說。」

「命,這個字是居於首位的,算命這裡面有很大的學問,提前與你簡單的說說。」

「依你的資質和領悟力學起來,絕對是水到渠成。」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